余怒
余怒
博客信息
博主:余怒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2013-5 ( 2 )
·2011-7 ( 1 )
·2010-10 ( 1 )
·2010-9 ( 1 )
·2010-8 ( 1 )
·2010-7 ( 2 )
·2010-6 ( 1 )
·2010-2 ( 1 )
·2009-6 ( 1 )
·2009-3 ( 1 )
·2008-12 ( 1 )
·2008-10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46818 次
今日访问:8次
日志: -185篇
评论: 71 个
留言: 21 个
建站时间: 2005-11-3
博客成员
余怒 管 理 员
吴橘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9-22 08:10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21 18:08
小奋青滤pe
2020-09-18 18:2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16 08:26
小奋青滤pe
2020-09-14 18:14
冷自知胺
2020-09-11 12:30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10 14:51
小奋青滤pe
2020-09-10 09:57
小奋青滤pe
2020-09-04 18:1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04 07:09
冷自知胺
2020-09-02 12:02
小奋青滤pe
2020-08-31 12:35



答今天网友问(三)
作者:吴橘 提交日期:2008-8-11 16:10:00 正常| 访问量:4966

答江涛问

江涛:可跟我们说说你的创作现状吗?譬如,一个星期(或一个月)写多少首诗?在什么样的精神状态下容易写出诗来?
余怒:我现在几乎是一个“专业作家”,放弃了很多人羡慕的职位,弄了一个闲差,八、九点钟上班,工作就是看书写作,做到每天都能写上几行吧。这是我四十年间最愉悦的日子。也许,人在焦虑状态和放松状态下更容易写出诗歌。

江涛:看到之前不少问题都提到模仿你诗歌的人很多,你有想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模仿你吗?是因为太容易模仿吗?还是别的?如果越来越多人模仿你的语言风格,你会担心自己的作品会被淹没在这些后来的模仿品中而失去独特性吗?你觉得自己的诗歌有什么是别人不可能模仿的?
余怒:受到模仿,当然不是件令人高兴的事,不过,我理解一些朋友对新鲜事物的渴望,我尊重他们的这种学习的愿望。假以时日,他们会找到自己的语言的。
我的诗歌有一个特点,“语义乱而诗不乱”,我想这是我的优势所在,也是我与大部分诗人的区别。有的人乱不了,总是中规中矩地叙述,有的人刻意乱,却成了一盘散沙。

江涛:你满意现在自己的创作状态和已有的作品吗?你有打算要突破自己过去的写作和语言风格吗?你觉得有难度吗?如有,难度在哪里?未来你有什么写作计划?已开始实施了吗?你最想写出的作品是怎样的?
余怒:创作状态我基本满意,因为每天都能涂上几笔。已有的作品中有一些较喜欢,但大多数远没有达到满意的程度。几乎每一首诗歌的写作,我的脑袋里都会反复回想着两个字“突破、突破”,我被它弄得筋疲力尽。今年正在写一个长诗,像过去每一次写作一样,失败感总是笼罩着我,我想尽快地将它完成。我最想写的作品是《猛兽》那样的,那是一种抛弃读者的写作。

江涛:还有一个问题,是看到你回舒雨湖的问题8提出的。“中国诗歌或者扩大些说中国的各种艺术领域首先必须解决的是如何更新欣赏观念的问题,要‘制造读者’。”我想问的是,你怎么理解“制造读者”?另外,你是怎么“制造读者”的?
余怒:我引用拙文《体会与呈现:阅读与写作的方法论》来回答你的这个问题:
“我认为,最可能具有文学性(诗性)的方式是‘体会’。它是读者在面对一部文学作品时忘我的浸入,是不带意思预设和解释企图的浸没,‘体会’即浸没、交融、重合。‘解释’显然不是这种阅读方式的手段,更不是目的。体会往往具有瞬间性的特征,它发生在读者阅读作品的第一时间;其时读者暂时忘记了对历史/现实的价值提问,身心的参与导致瞬间本能复苏,不再服从于虚无本质的社会学召唤。”
我希望'制造"越来越多这样的读者。




答李大兴问

李大兴:同意“诗与常识无关,一首诗体现常识也罢,没有体现常识也罢,都与它是不是一首好 诗没有任何关系”。更多人还是习惯文本的可读性,而非在阅读中生成与参与。这样才会要求常识,这也关系对于文本,对于语言功能的认识。
你在回答我的问题时已经谈及“思维对语言的依赖”,能否就思维与语言的关系更多说一 点?
余怒:人们总是认为语言与思维(思想)是两个不相干的东西,将语言仅仅视为思维(思想)的工具,这种对语言的蔑视在我看来是十分片面的。语言不仅能帮助我们思考,而且能引领我们去思考,思想在语言中生成,与语言交缠难分。从原始人到现代人,随着语言的逐步完善,人们思维的广度和深度才逐渐扩展。可以这么说,正是有了语言的发展,才有了今天科技的发展。由于有了几何、微积分、电脑语言,才促长了人类的抽象思维能力,没有对于事物的概括和抽象的语言,人不会走得这么远。没有语言,人什么也无法思考。被狼养大的狼孩,没有人教会他语言,便变得像狼一样只会简单的思维。思维对语言的依赖,或者说二者在人脑中交缠难分,是超乎我们的想象的。语言不仅是独立存在的客观的事实,它一旦进入思维领域,便成了我们思维的一个组成部分。

李大兴:余怒兄的长诗《猛兽》,似乎引起的争议更多。我很匆忙地看过,感觉没能进去,而进不去的障碍似乎在于未能把握其结构。请问对长诗的结构余兄是怎样想和怎样写作的?
余怒:《猛兽》分为三章,“栅栏”、“表象”和“回声”,分别对应于现实、现实和内心间的冲突(意即世界是意志的表象)、对话(语言)。第一章“栅栏”,主要描述我们所看到和体会到的客观世界的场景。第二章“表象”着力表现内心的分裂、破碎和迷乱,采取的是语言拼贴的方式,在语句中放弃了意思的框架,使词语的脉动成为维系语句的唯一线索。第三章是四个残疾人的对话,由四个章节组成,每一章节的对话由一个残疾人主持。软骨人,意即身体的束缚;植物人,意即思想对人的束缚;半身少女,意即性的束缚;没有五官的孩子,意即时间的流逝对人的束缚和影响。整个《猛兽》的框架就是这样的。你不能进入,可能是我的“催眠”能力不够,哈哈。
李大兴:余怒兄的作品很冷静,然而不知你是否对理性为诗有所警惕?
余怒:是的,一首诗理性过度会使人感到乏味,同样的道理,一首诗如果感性过度也会令人读来不悦。感性理性恰到好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
答南屿问

南屿:我们中国文学为什么永远没有生活精彩?我们所经历的东西,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文学的表现远远落后了,我们还要阅读小说做什么?还读诗做什么?我们每天面临失业\离婚\灾难\贫困\疾病\自杀\绝望,但是我们的诗人还很小资,还很风花雪月,余先生是如何理解的?
余怒:你的问题牵涉到文学的功用问题,这是一个很多年来人们争执不休的问题。因为题目太大,我只能简单谈谈我的想法。我也经常思考,被我们当作精神寄托的诗歌到底能做什么?当地震发生,你在舞台上向灾民奉献上一首首悲伤或鼓励的诗会给灾民带来慰藉吗?显然不能,效果往往还会适得其反。灾民可能会将可怜的诗人视为你所言的吟风弄月的“小资”。
我认为,在任何时候,文学(诗歌)的功用是十分有限的,它的有限性在灾难、战争等重大事件面前会表现得更为显然。然而从更大视野中的文明进程来说,文学(诗歌)又是不可或缺的。正是文学、哲学等“无用之学”的发展,促进了天文学、医学、建筑学等“有用之学”的发展,它的潜移默化的精神力量不可低估。




答然疑生问

然疑生:很多人都反映看不懂余怒兄的诗,余怒兄是否考虑在发表诗歌时候稍微作一下注释?当年卞之琳就是如此。我想这不仅有助于大家对你的理解,也可以让大家更好地学习你的精彩之处。比如你发表在今天论坛里的诗歌,比较费解的,是否可以解释一下这首诗的写作背景,是什么引起了这首诗的灵感,以及它想表达什么意思等等。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大家看不懂你的诗,却在那里问一些诗歌之外的东西,似乎意义不大。
余怒:将一首诗稍微作一下注释,可能还不能满足不同阅读者的疑惑,从一些批评者对《守夜人》的解读中可以知道这一点。不如索性附一篇释文如何?

《守夜人》/余怒

钟敲十二下,当,当
我在蚊帐里捕捉一只苍蝇
我不用双手
过程简单极了
我用理解和一声咒骂
我说:苍蝇,我说:血
我说:十二点三十分我取消你
然后我像一滴药水
滴进睡眠
钟敲响十三下,当
苍蝇的嗡鸣:一对大耳环
仍在我的耳朵上晃来荡去
 1992.8.24


释文:
午夜,钟敲了十二下,当,当,我在蚊帐里捕捉一只苍蝇。过程很简单,我不用双手(我躺着,懒得动),苍蝇飞进蚊帐,我能理解它,(它在蚊帐外面或许感到不安全吧?)它打扰了我的睡眠,我咒骂它。我说:苍蝇啊,我说,我要让你付出血的代价,我说,十二点三十分我会打死你。说完之后我就睡着了,像一滴药水滴进了睡眠。到了十二点三十分,钟敲了十三下,当,(各位看官,有必要交代一下,我家的钟坏了,与你们家的钟的敲法不同,它乱敲一气,至于是怎么坏的,我就不交代了,如果像这样面面俱到地交代,这首诗会长得令你无法忍受。)苍蝇仍在飞,仍在发出嗡鸣声,就像一只大耳环,晃荡在我的耳边。
这样的释文有助于阅读吗?除了满足了读者的好奇心,会不会使阅读变得索然无味?这里,读者不再有一丝想象的空间,一切听命于作者,阅读成了一场小学生填鸭式的被动听课。这是不是对读者智力的怀疑和亵渎?



#日志日期:2008-8-11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余怒
引用地址:


copyright 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