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怒
余怒
博客信息
博主:余怒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2013-5 ( 2 )
·2011-7 ( 1 )
·2010-10 ( 1 )
·2010-9 ( 1 )
·2010-8 ( 1 )
·2010-7 ( 2 )
·2010-6 ( 1 )
·2010-2 ( 1 )
·2009-6 ( 1 )
·2009-3 ( 1 )
·2008-12 ( 1 )
·2008-10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46233 次
今日访问:13次
日志: -184篇
评论: 71 个
留言: 21 个
建站时间: 2005-11-3
博客成员
余怒 管 理 员
吴橘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9-22 08:10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21 18:08
小奋青滤pe
2020-09-18 18:2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16 08:26
小奋青滤pe
2020-09-14 18:14
冷自知胺
2020-09-11 12:30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10 14:51
小奋青滤pe
2020-09-10 09:57
小奋青滤pe
2020-09-04 18:1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04 07:09
冷自知胺
2020-09-02 12:02
小奋青滤pe
2020-08-31 12:35



答今天网友问(二)
作者:吴橘 提交日期:2008-8-11 12:11:00 正常| 访问量:5170

舒雨湖问

舒雨湖:你怎样度过每一天?你认为,每天都一样的规律地生活是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呢?你认为自己的现实生活和自己的诗歌创作有什么样的关系呢?(也就是说,潜在地问诗人如何度过现实的每一天)
余怒:平静的生活,可能是大部分人的梦想,也是我的。现在我的生活状态接近于这一梦想。放弃了一些我不需要的东西,终于换得了悠闲,我想,这种状态更有利于我的写作,至少在时间上给以了保证。

舒雨湖:就一个具体的诗歌作品,你认为是在用词书写,还是在用句子书写呢?
余怒:在一首诗中,词语和句子都在发挥着它的作用,尤其是短诗,每一个词语、每一个句子都是决定作品成功与否的关键。

舒雨湖:请用简要的一段话阐述一下你自己眼中的有关诗歌的基本观点。
余怒:看了奥运建筑“鸟巢”,再看看北京西客站。两种建筑,一个是创造性的艺术品,一个是所谓的传统的赝品。我想说:艺术品是“鸟巢”,不是西客站。

舒雨湖:请问上边有朋友说你是九十年代以来很有作为的青年诗人,你认同么?也就是说,你如何看待社会对你的评价,以及你自己如何评价自己。
余怒:社会的评价比不上诗友私下的认同,我一直这样认为。对于自己,我不予评价。

舒雨湖:你认为在中国的诗歌领域需要还是不需要培养后继人才?如果需要,请问有什么主张?谢谢。也就是你对年轻一代人的希望是什么样子的。
余怒:我希望年轻的诗人作品与我们迥异。

舒雨湖:现在网站与论坛盛行,你认为网络上的交流,尤其有关诗歌方面的交流是否靠的住?另外,你在网络上阅读作品么?阅读的话,请问都阅读什么类型的?
余怒:不能一概而论。就我的个人的经验来看,网络上的交流有时让人反感,有时又让人受到启发。我不在网络上阅读书籍。

舒雨湖:在你看来,什么样子的作品是具备文学属性的?或者说,什么样子的作品是具备诗的属性的?
余怒:借用我在《体会与呈现:阅读与写作的方法论》一文中引用的罗兰.巴特的话回答这个问题,在罗兰.巴特看来,只有“可写性文本”方具有文学价值,“为什么可写文本是我们的价值呢?因为文学工作(文学就像工作)的赌注,是使读者不再成为消费者,而是成为文本的生产者。”我赞成罗兰.巴特的说法。

舒雨湖:你认为21世纪中国诗歌领域最急需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余怒:中国诗歌或者扩大些说中国的各种艺术领域首先必须解决的是如何更新欣赏观念的问题,需要“制造读者”。

舒雨湖:冒昧地问一下,你除开写诗,还写别的什么吗?比如散文什么的。也就是说,你最喜欢写什么?为什么?
余怒:我写过一些散文,还写过一些谈诗的文章。写别的东西,没有快感,只有诗歌,才能带来创造的愉悦。




答北岛问

北岛:记得我曾说过,希望你走得更极端。其实我的意思是如何在精神性上走的更远,所谓精神性,我指的是你与社会与自己的紧张,以及超越的可能,形式只是这种精神性的外延而已,所谓形式上的突破往往与此有关。我想这不仅仅是你的问题,也是中国诗人普遍需要面对的问题,包括我在内。请问,关于这一点,你是否有深入的思考与反省?
余怒:“人与社会的紧张关系”我更愿意理解为个体与集体的紧张关系,撇开其中意识形态的因素不说,这种紧张关系,我个人认为是超越任何时代的,换言之,任何一个时代都不可能消弭个人与集体之间的对抗。而个体自我的紧张关系不过是外在紧张关系的内化。从这个意义上说,个体的存在是荒谬的,总是“不合法”的,为了获取“合法性”就必须放弃“紧张关系”,认识到这一点,是令人沮丧的。在我的诗作中,充斥着这种失败感,摆脱它或曰超越几无可能。因此,我只能将你的话当作一种勉励。




答张伟良问

张伟良:在你的诗中,影响你最大的是那些诗人?你现在阅读什么书?
>余怒:对我影响最大的诗人我不知道,我可以列出曾给予我影响的诗人:阿什贝利、奥哈拉、普列维尔、北岛、顾城。现正在读索尔.贝娄的《奥吉.马奇历险记》、《金枝》和哈贝马斯的一本书。

张伟良:诗界称你是探索诗人,你自己这样认为吗?在这一条路上你继续走下去吗?问好!
余怒:继续。为什么不呢?

张伟良:对乔伊斯和庞德这两位作家你欣赏吗?如何评价?
余怒:读过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和庞德的《比萨诗章》的第一部,喜欢乔伊斯时而冷静时而狂欢的叙述方式,不太喜欢庞德,可能是《比萨诗章》的翻译问题,使它看上去杂乱无章,且无语言和想象力方面的快感。

张伟良:网上有人评价你是继北岛之后 ,发扬汉语诗最有成效的诗人,你怎么看待?
余怒:如果果真如此,我将感到荣幸。如果并非如此,我也不在意,只当是诗友的一个善意的玩笑。北岛是我们这一代诗人的先驱者,从他开始,中国诗歌才稍稍像个样子。




答浊之云问

浊之云问:你在诗歌中似乎回避某些东西,比如说一些当代意识、群体性的,乃至我们所生存、发展方面…… 我个人认为永无止境的余怒老师似乎会因此受到了束缚!不知余怒怎样认为?
余怒:我不太明了你所言及的“当代意识、群体性的,乃至我们所生存、发展方面”的确切含义,如果是指“当代个体和群体的生存状态”的话,我想在我的大部分作品中并不缺乏,它们可能没有当下的一些诗歌那么直白,热衷于记述一些真实事件和经历,如果是这样,我愿意继续回避。
我所有能感到的束缚乃是我所使用过的语言及其形式的束缚,而不是其他。




答韦斌的问

韦斌:
我是一名在校大学生,进入大学之后我才去写诗,原本一位在这个风味内会坚持着写诗,(当然,这个坚持是可以感觉到自己在进步的创作),可是在大学的最后一年,也就是现在,我面临着实习,就业的压力,写诗便无奈丢在了一边,原因是之前尝试的写作都无法让自己满意。
有人说诗歌的灵感源自生活,那么,我想请教的是,,我该如何去转变,如何去坚持下去。我像听听您在这个方面的经历!
余怒:我认为先解决生存问题为好,有了饭吃,才能安心地写东西。诗人应该面对现实,认识到现实的残酷性,既有利于生存,又不至于在写作时自恋和自我膨胀。
祝你有一份好的工作。




#日志日期:2008-8-11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余怒
引用地址:


copyright 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