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怒
余怒
博客信息
博主:余怒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2013-5 ( 2 )
·2011-7 ( 1 )
·2010-10 ( 1 )
·2010-9 ( 1 )
·2010-8 ( 1 )
·2010-7 ( 2 )
·2010-6 ( 1 )
·2010-2 ( 1 )
·2009-6 ( 1 )
·2009-3 ( 1 )
·2008-12 ( 1 )
·2008-10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46806 次
今日访问:18次
日志: -185篇
评论: 71 个
留言: 21 个
建站时间: 2005-11-3
博客成员
余怒 管 理 员
吴橘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9-22 08:10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21 18:08
小奋青滤pe
2020-09-18 18:2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16 08:26
小奋青滤pe
2020-09-14 18:14
冷自知胺
2020-09-11 12:30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10 14:51
小奋青滤pe
2020-09-10 09:57
小奋青滤pe
2020-09-04 18:1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04 07:09
冷自知胺
2020-09-02 12:02
小奋青滤pe
2020-08-31 12:35



答今天网友问(一)
作者:吴橘 提交日期:2008-8-11 11:18:00 正常| 访问量:4672

答李浔问

李浔:你什么时候开始创作的,你认为自巳的创作分哪几个阶段,自巳满意的作品有哪些?
余怒:1985年。那时我还是个在校学生,年轻人的矫情、自恋与前辈诗歌中渗透出的浪漫气息一拍即合,从此走上了诗歌之路。那个时期的诗作没有什么价值,后多被我撕毁。真正可称之为写作是从1992年开始的,从那时起,我铁了心要做“少数中的一分子”,不理会既定的美学原则,不惜担上乱涂之名。这种心态和写作状态一直延续至今,同时,我对语言与世界、语言与我们的认知之间的关系的认识也逐渐明晰。
在我看来,我的创作难以划分阶段。自1992年以来,我的语言观、世界观、人生观少有改变。写了这么多年,自己满意的作品有长诗《猛兽》、《网》、《个人史》,短诗《病人》、《剧情》、《抑郁》、《童年旧事》、《交换》、《一件东西》、《众所周知的立方体》等。

李浔:你认为现阶段诗歌创作是怎样的一种状态,也谈谈体制外写作。
余怒:我在一次访谈中说过,任何时代都是平庸的,只不过平庸的表现形式各有不同。现阶段中国诗歌界即是如此。100个诗歌作者中,有60个人在“面朝大海”,朗诵徐志摩和海子杂交的抒情诗,30个人在不假思索地口吐口语诗,8个人在有板有眼地“叙事”,剩下两个人,一个将纸笔扔了,不愿再提诗歌,一个在考虑今后该干什么。我不懂,为什么我们的写作要听命于那些规则和模式,将他人的认知和经验窃取为自己的认知和经验?这样的写作侮辱了这个世界。

李浔:你怎么看待诗歌的独立精神,以及风格的多元化问题。
余怒:无论是哪一门艺术,艺术家的独立精神都是十分重要的,因为艺术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其区别于他物的特征决定了它是艺术品,也就是它的独特性决定了其艺术性。倘若趋从时尚,人云亦云,那么他所制造的东西一定也会是赝品。
一个成熟的作家(诗人),无论其作品风格如何变化,作品中所显现或隐现的世界观、语言观可能都是一脉相承的。比如大江健三郎的《性的人》和《万延元年的足球队》,这两个作品在风格上截然相反,《性的人》直接、大胆、色情,而《万延元年的足球队》却含蓄、温婉、扑朔,然而二者之间的气息有着某种隐秘的相通之处,从中可以看出作者存在的疼痛感和绝望,两部作品出自同一个作者之手丝毫不令人感到奇怪。




答胡子博问

胡子博:台湾诗人 向明 先生在《假如诗是游乐场》一文中,对你的诗歌《守夜人》提出了严厉批评,认为“整首诗的描写叙述过程虽还精彩但不合理,根据常识的验证且是极为荒唐,令人有诗人没知识胡搞骗人的感觉”。我曾在某论坛参与讨论,就 向明 先生解读诗歌的方式提出不同意见,我认为诗歌阅读往往不考验读者的智力,但需要考验读者的理解力; 向明 先生的解读和评论貌似“有知识”,其知识实际上却是搬自“字典上的(死)知识”,而不是来自“日常生活中的(活)知识”。在今天论坛“八方焦点”栏目中,你全文转载了 向明 先生和其他几人批评你的文章,你使用的题目很有趣——《11人评余怒<守夜人>,有褒有贬,相映成趣》,而我特别感兴趣的是,你对 向明 先生等人的批评除了觉得“相映成趣”之外,还会有何回应?如果遇到 向明 先生,你会如何向他解释在他文中针对《守夜人》所提出的问题呢?

余怒:一直以来,我承受了各种批评和指责,其中最多的是说我的作品晦涩,看不懂。批评多了,也就麻木了,所以我才有“有褒有贬、相映成趣”的良好心态。这并不是我故作姿态,我真的是平静处之,像一个旁观者。
《守夜人》是不是一首好的作品,是不重要的。有趣的是那些批评者的解读,有时候令人啼笑皆非。例如一位著名的批评家始终搞不懂为什么作者在十二点钟时使用两个“当”,而在十二点三十分时偏偏只使用一个“当”,这样无关宏旨的问题回答起来有什么意义?记得有一位批评家对“钟敲十三下”提出质疑,我索性回答他:“我家的钟坏了,乱敲还不行吗?”
向明是台湾的老诗人,他这篇文章的主要意思是说《守夜人》违背了常识。他说“我们的已知的习惯和最普通的常识会提醒我,苍蝇在漆黑中,空间有限的蚊帐里是不会飞起来的(苍蝇有飞蛾的习性,在亮处才活跃),更不可能飞得翅膀振动发出‘嗡鸣’。苍蝇不吸血……”。我想说的,《守夜人》并没有违背常识。首先,《守夜人》通篇没有提到“蚊帐”内外是“漆黑”的,“夜晚”并不一定等于一切地万皆“漆黑”。其次,向明先生一定是在舒适的生活里呆久了,可能他的蚊帐里从没有飞进过一只苍蝇。然而我的童年经验告诉我,苍蝇在漆黑中,空间有限的蚊帐里也是会飞起来的,也是会飞得翅膀振动发出“嗡鸣”的。解释至此,我感到有点索然无味。我认为,诗与常识无关,一首诗体现常识也罢,没有体现常识也罢,都与它是不是一首好诗没有任何关系——这才是诗歌的常识。




朱巧玲的问题:

朱巧玲:我觉得余怒的诗歌开拓了汉语诗歌的写法,但是我觉得就余怒一个人那么写就足够了,现在有很多人模仿你的写法.你觉得是好事吗?
余怒:写作方式总是决定于思维方式,而相似的思维方式却不一定导致相似的写作方式,原因可能在于语言与世界关系的不确定性。我相信,受到我的思维方式启发的年轻朋友终将会形成不同的写法,完成自己风格的确立。

朱巧玲:我觉得用先锋一词来归类余怒的诗歌并不适合.个人感觉余怒的诗歌更具备"现代性".不知道余怒怎么看待诗歌的"先锋"这种说法?
余怒:我曾经说过,“先锋”是创新的同义词,它是每一个写作者都应具备的基本素质。目前诗歌界,有人拼命标榜“先锋”,看其作品,却从语言到写作手法都十分陈旧,同于前人,不知其“先锋”从何说起?“先锋”不是好诗的标准,也不是差诗的借口。




答赵卡的问

赵卡:为什么很多人(包括我)渐渐不喜欢你2002年(?)以后的诗,却发现它们又是非常重要的值得研究的文本?
余怒:作为相交多年的朋友,我感谢你的直言,这样才有助于我发现写作中的问题。我2002年以后的作品的确有一种变化,从关注词语与词语之间的关系过渡到关注句子与句子之间的关系,看似与常规手法相近了,平实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一点引起了你的反感?我的想法是,在平实中体现存在的荒谬性。也许,它的荒谬性被平实的语言遮蔽了。

赵卡:余怒可能成为一位风格化的诗人吗?如果是,那还是先锋吗?如果不是,那怒兄可能-----?
余怒:应该说,我一直在避免成为风格化的诗人,可能这种努力是一种徒劳,突破自己谈何容易。尽管我天天“叫嚷”着突破自己。

赵卡:余怒是否发现自己正在成为一个源头性的诗人?
余怒:源头性的诗人?我争取吧。




答李大兴问

李大兴:我感觉你对当代诗歌的叙事倾向和此前盛行的抒情倾向都有所保留,能不能简单谈一下你的看法?
余怒:刚才在答李浔时表达过,我对一切铺天盖地的“集体写作”感到不安,无论是口语诗、叙事诗还是抒情诗。同时,这些诗歌对语言与世界的关系的执着立场也为我所怀疑,正是这种执着立场使语言成为了表达主体感受的工具。而我的看法是,因为思维对语言的依赖,语言直接引导了主体的感受,使主体感受服从集体性、知识性的语言的意旨,从而剔除了直接的、个体的、独特的感受,个体感受一经说出,也就成了标准化的、复制的、没有作者的他者的经验。如何使直觉在诗中显现,这于诗歌写作是一个问题。当下的口语诗、叙事诗、抒情诗都有一个共同的弊端,那就是语言刻板,通篇陈词滥调,不能传达出作为个体的个人体验。当然,它们的先驱者例外。

李大兴:在《体会与呈现:阅读与写作的方法论》,我感觉你事实上对你自己的写作和对你的作品的阅读都提供了相当清晰的理论线索。我的问题是,你自己是有意识地写作“可写性文本”吗?避免构建“意思”框架固然重要,但如何使避免本身不成为另一种理性建构呢?
余怒:避免构建“意思”框架其实是一个理想,或者说是一个极端的做法,我在长诗《猛兽》中曾试图接近这个理想。完全抛弃“意思”意味着抛弃所有读者。北岛先生曾让我“再极端一点”,不知《猛兽》是否堪称“极端”?

李大兴:你的短诗和你的长诗读来似乎很不同,对此你自己如何想?
余怒:作为我个人来说,我更喜欢我的长诗,可能是一首长诗投入的劳动量较大吧,也可能长诗可以使人随心所欲地“胡乱涂抹”,像恣意在宣纸上泼墨,大写意,大惬意。


#日志日期:2008-8-11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余怒
引用地址:


copyright 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