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怒
余怒
博客信息
博主:余怒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2013-5 ( 2 )
·2011-7 ( 1 )
·2010-10 ( 1 )
·2010-9 ( 1 )
·2010-8 ( 1 )
·2010-7 ( 2 )
·2010-6 ( 1 )
·2010-2 ( 1 )
·2009-6 ( 1 )
·2009-3 ( 1 )
·2008-12 ( 1 )
·2008-10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661640 次
今日访问:31次
日志: 32篇
评论: 102 个
留言: 21 个
建站时间: 2005-11-3
博客成员
余怒 管 理 员
吴橘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雨中TY
2017-03-18 14:31



简析余怒的《主与客》/萧相风
作者:余怒 提交日期:2008-5-30 15:32:00 正常| 访问量:4469

《主与客》
与你谈话,很快活。(1)
你故意用生活是如此糟糕之类的话来引起(2)
我的烦躁。痉挛与和解之类。 (3)
新居的空气,在玻璃框里。
没有人觉得反常,有一天(4)
我请你来做客
谈诗,喝浸了虫子的酒。(5)
不问你是谁,是什么人,有没有
对新鲜事物的适应性。(6)
你没有,我敬你一杯。
你是身体复杂的侏儒,我敬你一杯。
你是一边旋转一边进食的猎奇者,我敬你一杯。
拿起电话时我还在想:新居可以
用来干什么。
干什么呢?(7)
会飞的虫子有一颗病人的脑袋,渔夫捕鱼
总要网吧?我们可以例外?
最终你只是你就像
我只是我。如果我赶你走,那意思就是(8)
我烦透了,尼安德特人撞见了比利时人。(9)
2008/3/13
简析:鉴于个人薄力,田力给我这首余怒的近作,我是有压力的。同时又是高兴的。我的这种评析,不能登大雅,更不能登刊,仅作个人间相互交流。
首先,我理解余怒创作上的自主性和创新。他不愿意重复过去的自己,企图给人以新的形象。
我对余怒的近作阅读有限,我说说我个人的感觉,不代表什么啊。
我的感觉:余怒的心态越来越放松(这种放松,不是指对诗歌标准的放松,而是对世界紧张关系的暂时缓和),对事物,对外在的状态,几乎趋向过度冷静,片面地说,趋向中年化。
在这首诗的状态就是如此。语言节奏平缓。
(1)“与你谈话,很快活。”写得随意而自然。
(2)“你故意用生活是如此糟糕之类的话来引起”这种长句式,从心态上,作者达到了一种放松的,自然而然的,不修边幅的,带口语化的写作的状态。他不修边幅,不再强行分行。这种故意,是否与现在流行的无聊分行的短句有所区别?还是有意区别过去自己的亢备状态?孔子说过: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不逾距而从心所欲。这是一种人生的状态吧。也是诗歌状态。如今于坚也说:诗歌是一种慢。
我在这里说不出对和错,我心里也有一个想法就是:“老不看三国,少不读水浒。”写诗是否可以违反人生常态,我们的状态是否可以反过来,少宜静,老则怒。中年人恰恰就要警惕这种慢。个见。
(3)“我的烦躁。痉挛与和解之类。”这又是突兀的一句。字面上不突兀,与上文一看就知道,与“你”谈话,很快活,而“我”在意的快活,竟然是你引起“我的烦躁。痉挛与和解之类。”作者似乎有意对这种平缓的近乎凝固的生存状态的一种不满。时间是缓慢的杀手,“我”想挣脱,“我”想变化。
(4)“新居的空气,在玻璃框里。/没有人觉得反常”看到这句,我更能按我的思路理解。“我们”的新居,在玻璃框里,这个玻璃框有意思,透明、虚幻,就好比照片里被框,就像电视里的生活在电视框里。这是一种预定的、有计划的生活。最躁闷的是“没有人觉得反常”,“我”还尚睁着一只眼,清醒于这种生活,试图还寻求着什么。
(5)只有“你”来了,我稍稍反常或激扬,“喝浸了虫子的酒”。
(6)“不问你是谁,是什么人,有没有/对新鲜事物的适应性。”其实“我”也知道,并非任何“客人”都是交流内心所需的,或者谈理想中的话题。但是,有胜于无。
(7)“你没有,我敬你一杯。/你是身体复杂的侏儒,我敬你一杯。/你是一边旋转一边进食的猎奇者,我敬你一杯。”
我在“诗生活”上看过沈浩波的一首诗,忘了其名。凭记忆约是:“咣,再碰一杯”,结构稍微相似。
我在这里还是看到了惊喜。读到“我敬你一杯”有时候有种莫名的激动。这要靠读,我无以言表。
至于“你”没有这种适应性、“你是身体复杂的侏儒”、“你是一边旋转一边进食的猎奇者”,靠各人的理解。
我的理解是,客人仍处于旧的观念中,或者具备常人的欲念,却总无法达至灵魂的高度,或者甚至是猎奇者。令人想到人与人之间的真正心触碰心的交流,何其少哉。有时候,双方都能体悟出存在的意义,但双方只能体悟,限于各种原因,却无法当面深层次吐露。这是其中一层的理解。
(8)“拿起电话时我还在想:新居可以/用来干什么。/干什么呢?”这句“干什么呢?”给我带来了较大快感。
(9)“会飞的虫子有一颗病人的脑袋,渔夫捕鱼/总要网吧?我们可以例外?/最终你只是你就像/我只是我。”这句很不错,余怒在近来的变化是,他的意象用得越来越少,意象的跳跃性也不会过大,几乎是依靠简单的对白,平常琐屑的语句来构成诗歌。
“会飞的虫子有一颗病人的脑袋。”有意思的想象。相似,不牵强。
“渔夫捕鱼/总要网吧?”这是一种弹性较大的喻示。“我们可以例外?”我们怎样例外呢?哪种“例外”,“捕鱼”不用“网”呢?还是超出世俗的例外、存在的例外?
在这里,我暂不赋予它意义。
“最终你只是你就像/我只是我。”这是有意思的绕口。作者分行娴熟,带来了一定快感。如这样分行“最终你只是你/就像我只是我”就逊色多了。
因为这里,可认人读成两种可能:“你只是,就像。”也可读成:“你只是你就像。”而“你就像”是一种什么东西呢?你就是你所表现的一样。
(8)“如果我赶你走,那意思就是/我烦透了,尼安德特人撞见了比利时人。”这句我感觉一般般。
用一种知识性比喻,一般来说要慎重。尼安德特人是远古智人,但不是我们现代人的祖先,他们与我们的祖先是平行的古猿人,已绝迹。这是我网上搜索所知。我知道余怒的阅读面非常广。但是用这种知识性太强的比喻,用得不好,快感一般般。个见。
最后这句说明:“主”与“客”是平行的不交叉的两类。
总结:
至于“主与客”,为什么不说“主人与客人”呢?读者可以去思考,去赋予意义。
读者可以理解为“主人”与“客人”之间,即人与人之间,最终呈现的是个体有时候就是个体,两者间交流是无法统一的,同时又是必须的。也呈现出自我对存在的不满。
也可以理解为“我的主观性”与“外在的客观” 之间的紧张、不接驳,最终也是呈现出自我对存在的不满。
作者的写作,也以切入日常生活来表现自己内在的紧张,笔调变了。就文本的水准相比于当下,是相当出色的。至少我还写不出这种水平。而且这种写作,多数人容易接受。我眼高手低地来看,以余怒的水平,这首诗快感不大。诗歌过于倾向智性,我喜欢感性的。我还是喜欢刀法犀利的余怒。纯属个人偏见。



#日志日期:2008-5-30 星期五(Fri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8-7 12:05
问好余大哥,近安。这个评当时写得太匆匆,只是顺手附写的,也未校对。因此,其中有不少地方打错了字,打漏了字。

 萧相风上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余怒
引用地址:


copyright 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