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叶米果的博客


艾叶米果的博客
gzf1968.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博客信息
博主:GZF1968 
栏目分类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686 次
  • 今日访问:1次
  • 日志: -248篇
  • 评论: 0 个
  • 留言: 0 个
  • 建站时间: 2009-10-1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上一篇 >>
全班都来谈恋爱
作者:GZF1968 提交日期:2009-10-12 16:35: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259




第一章 2008年第一场雪

 1、陈小歌这个寒假,真是太特别了。
 一场突然如其来的冰雪,竟然冻住了整个江南。陈小歌家乡万安县竟然成了这次冰冻灾害的主战场,乖乖!厚厚的冻冰竟压塌了一座座天线架、摧毁了一条条输电线路。220KV的万潭线也被冰雪生生切断,赣南数十个县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于是,数万解放军指战员、武警官兵纷纷来到万安,冒着刺骨的寒冷,开进崇山峻岭,帮助抢救输电线路。当地群众更是全体动员、全力支援。陈小歌的父亲陈大雷从正月初二开始,一直奋战在高山顶峰,一双手全被冻得开了口子。陈大雷本是万安湖风景区管理局的局长,坐惯了办公室,可这一次却主动请缨,随大军开往了第一线。
陈小歌本来无所事事,天天在家里描绘2008年“恋爱作战图”,立志开学后一定要拿下“杨潇潇”这座坚固的堡垒。他的作战计划共分三个步骤:一是公开求爱,力争在全校造成恋爱事实,最好是闹得满校风雨;二是短信轰炸,发动全班同学做说客,发短信,向着杨潇潇不断发射“飞毛腿导弹”;三是做一两件大事,最好是有创意,有内容,能吸引全校师生的眼球,让杨潇潇刮目相看。“尖端,尖端!”画完作战图,陈小歌丢下笔,情不自禁地叫起好来。
那天晚上,陈小歌躺在床上看电视,无意中打开了万安电视台的频道。一看,竟然看到了父亲陈大雷。此刻,陈大雷正带领一群机关干部在山路上挥锹铲雪,试图为后面的数十辆军车开劈出一条平坦大道。镜头一会儿又转到了山上,陈小歌看见众多解放军战士一身泥水,正齐心协力地抬着电线杆上山。“尖端!真尖端!”陈小歌心头一热,大叫一声。第二天,他毫不犹豫地跟着志愿者们上了高山前线。
 那几天,陈小歌真是一生难忘啊。虽然天气寒冷,滴水成冰,可满山遍野都是人,到处都是抬着角铁、铁架上山的解放军、武警官兵。这些战士有的与陈小歌年龄一般大,也是刚成年,入伍才四五个月,岁数大一点的战士也就二十来岁。看着他们在冰冷的泥水中迈着艰难的步子,陈小歌几次眼睛发涩。走在前面的战士为了减轻后面人的重压,竟一律跪在地上,向着山顶爬行,一步又一步,雪白的冰霜上常常留下一点点血迹。陈小歌有时替战士们扛一把,有时替受伤的人包扎,有时替他们端茶送水。忙碌的陈小歌虽说每天累得脚抽筋,但晚上睡在帐篷里,内心却非常得充实。他握着手机,几次想给远在昆明的杨潇潇发短信,告诉她自己目前的表现。可每次写了几个字后,又都删除了。“也不要这样小气,否则她更会有别的想法。”陈小歌脑海中千万次浮现出杨潇潇那双明亮的眼睛,一想到她那满头飘逸的秀发、微微上翘的嘴唇,陈小歌总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脸上总要随之显出一丝笑意。
陈小歌确实没有想到出名,可机会说来就来了。陈小歌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8年2月9日,陈小歌起床后,照常与团员青年们一起到山脚下挑水,然后烧茶、煮饭、送饭。挑饭菜的都是些老练的大龄青年,走在前面。陈小歌挑着两桶热水,行进在队伍的中间。走了半小时后,陈小歌实在吃不消了,就停下来休息。志愿者队队长看见后,上来要替他挑一段,陈小歌说什么也不肯。队长嘱咐了几句,挑起东西先走了。陈小歌把担子放上肩,正要开步走,可肩膀不争气似的,疼痛难忍。他掀起衣领子一看,一双肩膀全都磨烂了。他只好走一段停一段,慢慢地向山上移。大约是上午九点五十分许,陈小歌突然听到旁边一声尖叫:“哎呀”!陈小歌放下担子,回头一看,愣住了。只见一个小战士坐在雪地里,双手紧掐住脚肚子,手上全是血。另一个小战士蹲在旁边,吓得脸色铁青。“怎的啦?”陈小歌立即跑了过去。蹲着的战士大声说道:“他被角铁刺出了血。”他叫受伤的战士松开手,发现伤口很大,血流很快。“可能伤到了大血管,得止血。你快去叫医生来。”陈小歌变魔术似的从身上掏出一段纱布,替受伤的战士紧紧地包裹住伤口,接着背起他就跑。山路崎岖,再加上冰霜路滑,几次陈小歌都差点跌倒在地。他连着跑了十几分钟,脚下越来越沉重起来。那个战士一直叫着要下来,可陈小歌一直未停下步子。也好,正当陈小歌气喘吁吁,全身透湿之际,志愿者们抬着担架赶来了。接诊的医生一看,说:“就地抢救,先止血。”打开伤口上的纱布,医生夸道:“小伙子,纱布包得不错,亏你及时,否则失血就多。”陈小歌自豪地说:“我妈也是医生,她教过我。”“哦。”医生点了点头。在场的志愿者中有个漂亮的姑娘对陈小歌竖起了大拇指。
事后,部队团长亲自找到陈小歌,向他表示感谢,并庄严地向他行了一个军礼。市报记者得知消息后,立马就要采访陈小歌。陈小歌东躲西藏,总算没有与记者正面接触。可好事的记者不知从哪里得知陈小歌是南方大学在校生,父亲还是局长,于是大书特书一番。不仅标题引人注目,说什么“九O后后生可赞,局长公子不娇嫩”,而且还擅自编制了几个感人的细节。
所以,寒假未休完,陈小歌的英雄故事却早已飞到了南方大学校园。2月21日,陈小歌一进学校,就感受到了同学们异样的目光。
 “哈罗,我们的英雄回来了——”刘龙龙永远是个快乐的王子。他一见陈小歌就夸张似的张开双臂,迎了上去,“来,我要为我们602室的骄傲击鼓庆贺。”他拿起一个新脸盆当真使劲地敲了起来。“哐哐哐——”的响声在空旷的六楼显得格外怪异。
 “小歌,你知道吗?我一直在脑海中构思,想看一看你在冰天雪地里是怎样救助解放军战士的,可就是想不起来。”胡光光一脸地坏笑,“说实话,我有点不相信。以为这是别人杜撰的情节。”
 “去,你这个四川佬,就晓得怀疑一切。”刘龙龙越发使劲地敲脸盆。
 “尖端,我也就碰上了这一回。”陈小歌不知怎么,一进校园,他的内心又鼓胀到了原来的位置。
 “你是英雄了,以后说话可不能这样随便。”刘龙龙劝说道。
“我还是我,原来怎样现在还怎样。”陈小歌丢下行李,吆喝道,“不瞒你刘龙龙,我刚才进校门时差点撕了这张表扬稿。”
刘龙龙放下脸盆,一脸惊诧地看着陈小歌。
 “呵,这才是我们的陈小歌。”胡光光咧开嘴大声地笑了起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 “哎,这个许铭还没来吗?”陈小歌看见许铭的床还是空的,“这个书呆子,寒假还没歇够?”
 “他呀,又是去补习外语了。”胡光光感叹道,“人家,那才是真读书。”


 2、陈小歌没料到,王晓这么快就到他们602室来了。
 “王老师,请坐,请坐。”刚从九江老家赶来的许铭,一见辅导员老师来了,迅速从上铺跳下来。
刘龙龙满脸含笑道:“王老师,寒碜呢,我们这里的饮水机坏了。要不,我到外面给你买一瓶水吧。”
“算了。”王晓坐在了胡光光的床铺沿,扬扬手,说,“陈小歌,下来,我有话对你说。”
陈小歌睡在胡光光的上铺,此刻从床上弹了起来,惊叫道:“哎呀,王老师,你来了,我真是该死,还在睡觉。”陈小歌几步走下床,笑道:“王老师,还望你恕我失迎之罪。”
王晓眼皮一抬,淡淡道:“陈小歌,今天我不会与你计较。你现在是法学二班的英雄了。你为我们争得了荣誉,我要表扬你。刚才学院张院长找到了我,说是学院也要给你甲等奖学金。”
“好,谢谢王老师的厚爱。如果奖学金发来了,我一定请王老师撮一顿。对不对?哥们?”陈小歌向着胡光光眨眼。
“那当然,你得请两顿。”胡光光、刘龙龙大叫道。
“陈小歌!”王晓实在没有耐心了。他大喝一声,说:“我在与你谈正事,请你严肃些。”
陈小歌从座位上站起,点头重复道:“是,严肃些,严肃些。”
王晓也从床沿立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大家以为他就要出寝室。可是走了三步之后,他又转头走了回来,眼光在全寝室四个人的脸上划过,最后死死地停在了陈小歌的脸上。他一字一顿道:“陈小歌,现在你不比以前了,时时事事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千万不要再去追什么潇了,知不知道?”
“知道。王老师。”陈小歌大声回道。
“你们也得注意维护陈小歌这个英雄形象,知道吗?现在到了大三了,考研的、司法考试的、英语六级等等,你们都不能落下。虽说到了大三,可也不能谈恋爱,你们知道不知道?”
“知道,我一定努力。”胡光光轻轻答道,眼睛却望着天花板。
“寒碜呢,不准谈恋爱,这怎整?”刘龙龙差点吐出骂人的话来,幸亏他转得快,“唉,还是学习要紧呀。”
 “许铭不错。大二就过了六级,而且又在拿注册会计师资格证,学习上你们得向他学习。”王晓向着许铭一笑,“现在,又出了陈小歌这个典型,希望大家要好好保持这个荣誉。”
陈小歌摇头晃脑道:“王老师,我们记住了。”
刘龙龙看着陈小歌滑稽的模样,赶紧捂住嘴,怕自己笑出声来。
王晓又环视了一遍全寝室四个人脸上的表情,这才满意而去。
2月26日下午,学院召开大会。张院长开始说了一通,什么上学期情况的总结、什么本学期的工作安排,陈小歌都没有听清楚。他一直看着第三排的杨潇潇。只可惜一下午看到的都是她的背影,杨潇潇居然没有回一次头。但是,张院长说着,说着,最后就说到了陈小歌的事。
陈小歌至今还能原原本本地想起张院长说的那几句话。“同学们,这个寒假,我们法学院出了一桩大好事,也可以这么说是出了一个好典型。寒假期间,我国的南方发生了严重的冰冻灾害,倒塌了不少电力设施,情况很危急。江西省万安县就是其中的一个地方。江西省省长吴新雄同志曾指出,如果说抗冰保电是一场特殊战争的话,那么万安县就是当年的上甘岭。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2006级二班的陈小歌主动请愿,冒着寒冷上前线,积极参与当地的抗冰保电工作,而且还运用自己的医学知识,抢救了一个受伤战士的生命。2月19日,学校办公室就收到了部队特意写来的感谢信,称赞学校培养出了一个优秀的大学生……”张院长刚说到这儿,陈小歌便发现同学们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射向了自己。其中有一双眼睛特别明亮,特别有神采,也特别漂亮。尖端,那才叫尖端!陈小歌知道这双眼睛里面一定含有许多文章,含有许多话要说。他激动得闭上了眼睛,任凭大家盯着,也任凭她看着自己。张院长后面又说了什么,陈小歌都没有注意了。他只记得,掌声如潮水一般,起伏了几次,把耳膜都震疼了。
会后,就是晚饭时间,可大家还在议论纷纷。刘龙龙高兴得眉飞色舞,好像英雄就是他。他拉上陈小歌说:“走,现在我们去找杨潇潇,我不相信,她这个美人能过你这英雄关。”胡光光也说:“是呀,她这只骄傲的凤凰,这一回定要乖乖投降。”
“不去,这样子搞,一点也不尖端。”陈小歌说着,用手搔了一下他那长长的乌黑头发。那头发顺风一吹,越发得洒脱。
“这怎整?”刘龙龙没辙,只好跟着陈小歌来到了第二食堂。这个食堂在全校五个食堂中质量最差,平常除了胡光光,他俩一般不会光顾。
两人刚打好饭菜,正要寻位置,突然有人喊:“陈小歌,大英雄,坐这儿。”刘龙龙寻声一望,竟是杨潇潇。他什么都明白了。转头一看,陈小歌正朝他狡猾地笑着,一脸的灿烂。
 “走,走。”陈小歌拉上他走到了杨潇潇的对面位置。刘龙龙看见,许铭正坐在杨潇潇的身边大口大口地吃着饭。
 杨潇潇外身穿着红色的滑雪衫,映得一张脸又红又白,更加得靓丽。陈小歌坐下来,一边胡乱地用筷子拨着盆中的饭菜,一边在心里思索着话头。刘龙龙却紧张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会儿看看杨潇潇,一会儿看看陈小歌。
 “陈小歌,你这件事干得尖端!”杨潇潇说完,会意地笑了。
 “哧……”刘龙龙居然喷出饭来了。有些饭粒喷在了许铭前面的桌子上。
 “对不起,寒碜呢。”刘龙龙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 许铭看了一下陈小歌,说:“没事,都是602的哥们,真的没事。”
 “呵呵!”杨潇潇笑得用手捂住了小嘴,“你们这一对活宝贝,真是的!”
 “潇潇,什么事这么好笑,说出来也让我笑笑。”话到人到。饶雪琴忽啦一下将饭菜盒丢在了陈小歌面前。嘴里也不闲着,“陈小歌,你这家伙,看不出来啊,竟然成了英雄!贺喜贺喜!”
 陈小歌笑道:“怎么看不出来?我平时难道很熊包吗?我陈小歌哪一件事不是走在全系的前面,哪一个事不尖端?不时尚前卫?”
 “真不谦虚。”杨潇潇笑着说。
 “好!痛快!”饶雪琴用筷子在桌上使劲一敲,大声道,“陈小歌,你知道我欣赏你什么吗?就是你的那种真实感,什么事也不隐瞒,敢说敢为。”
 “这有什么?”刘龙龙插上话来,“我们602哪一个不是英雄?都是敢说敢干的种。”
 “杨潇潇,说实话,你是怎么看我们602的?你们709有没有暗中替我们打分?我能得多少分?”陈小歌用眼盯着杨潇潇。
 “打了,这个游戏谁不会干哪。”饶雪琴抢过话头,直截了当道,“你刘龙龙,还有你许铭,我说实话都不记得多少分了。可是陈小歌我记得,好像是98分,排在全班第一。”
 “雪琴,你……”杨潇潇阻止道。
 “这有啥?他们还不是打我们的分?”饶雪琴的语速极快,“我知道,你们如果打分,肯定是潇潇得第一,她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肯定是你们男同学心目中的偶像。唉!我这么胖,肯定分比林庆庆、姚晨要低很多。”
 “嘿,谁说的?”刘龙龙急了。
 许铭不急不慢地吞下一块米粉肉,淡淡地说道:“我们还没打分呢,你就这样自卑?”
 “真的?”饶雪琴睁大了眼睛。“如果打,我能得多少分?陈小歌,你会打我多少分?”
 陈小歌坏笑道:“你别急,我到时会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南方大学的美女排行榜也将在我的手上新鲜出炉。”
 “咯咯……陈小歌,你真逗!”杨潇潇笑得花枝乱颤,一双筷子都快拿不住了。
 “哼!你骗人!你难道还敢公开你的打分?”饶雪琴嘟着嘴嘀咕道,“你们不过是逗我们玩?”
 “有什么不敢的?”陈小歌看着杨潇潇,一字一顿道,“只要我遵守宪法,不侵犯他人利益,什么事我陈小歌不敢?”
 “这个我相信,陈小歌。”杨潇潇被陈小歌盯得有点不自在,她赶紧站了起来,说道,“你这个英雄,今天让我们沾了不少的光。不过,以后可再也不要干出什么出格的事了。”说罢,她收起饭盒站了起来。
 “出格的事?有什么事算出格?”陈小歌大笑道,“不出格的事,我陈小歌还懒得干呢。要干,就来点硬的,新鲜的。”
 杨潇潇摇摇头,说:“反正你别冲我来。”
 我原来干过什么出格的事?只不过将求爱信贴在了杨潇潇他们709寝室的木门上。哼!这算什么呀!太小儿科了!可是你这杨潇潇居然没有任何反应。按理说,我这大帅哥,走到哪儿不是一片阳光灿烂。每次走进教室,全班31个女生(也包括你杨潇潇)不是都要向我投来赞赏的目光?有些人的眼球子也快要挤出来了,看那架势像要将我陈小歌全吞进肚里似的。哼!你杨潇潇傲什么?凭什么不在我眼前举手缴械?想到这儿,陈小歌得意地甩了一下长发,回道,“不冲你来,我还懒得干呢。我就是要冲你来。”
“你现在可是榜样了,得注意点形象,知道吗?”杨潇潇仿佛吓了一跳,“我可吃不消你那尖端。”
“哈哈……”刘龙龙笑得合不拢嘴。
“就是,怕什么。陈小歌,你好样的。”饶雪琴飞速地吞下一口饭,大叫道,“OK!”
 杨潇潇无可奈何地摇头道:“我对你真是……唉,我走了。”
“哎,潇潇,等等,我还没有吃完呢。”饶雪琴慌乱地扒拉着饭,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陈小歌,别怕,我永远支持你。你原来干的那些事真叫一个酷!”
 “你们慢吃吧。小歌,我先走了。”许铭也吃完了。他站起来招呼一声,也走了。
 “小歌,你又要干什么?”刘龙龙好奇地问道。不曾想,胡光光也从另一个地方陡然冒了出来,竖起耳朵想听。
 陈小歌笑道:“暂且保密。这一回……呵呵……”
 胡光光也笑了:“小歌,肯定很尖端吧。”
 “当然。”刘龙龙与陈小歌异口同声地答道,会意地一笑。

3、天气渐渐地回暖。那些女生们迫不及待地穿起了裙子,五彩缤纷的裙子霎时将校园装点得分外妖艳。法学院门前的那几排柳树也悄悄地吐出了嫩黄的小芽,几棵李树也长出青绿的新叶。
杨潇潇紧张了几个星期的心总算松懈下来了。那天,上完法制史课,她与林庆庆、饶雪琴、姚晨一起回709。走在宽敞平坦的大道上,迎面吹来一阵阵微风,几个女生感到格外的清爽,有说有笑,十分高兴。正走着,突然发现陈小歌他们几个从对面走来了。林庆庆轻声叫道:“陈小歌,陈小歌。”
杨潇潇本是要躲藏的,可这一叫,她只好停了下来。陈小歌几个人快步走了上来,胡光光也很高兴地叫道:“啊呀,709全在呀。”
“林妹妹,你是不是想我们小歌了?“刘龙龙笑着说。
“忽悠,接着忽悠。”林庆庆口齿伶俐,颇有几分林黛玉的神似。可她最恨人家叫她林妹妹。因为她说过,林妹妹命运太惨,不但身体不好,红颜薄命,而且爱情也很不顺利。现在见刘龙龙又叫林妹妹,自然还得反击一下,“你这个东北小疙瘩,就晓得忽悠人。可惜咱江南水乡妹子不吃你这一套。”
“好了,你们不要再狗咬狗了。”饶雪琴一开口就令人啼笑皆非。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竟然忆起了过去的一个老话题,“哎,陈小歌,这一个多月,怎不见你表现表现了?可别成了一个闷葫芦。”
陈小歌故意低声道:“我现在可是榜样了,得注意点形象。老王又天天盯着我。唉!”
“真的呀,有没有搞错?”饶雪琴惊叫道,“如果你陈小歌变成了这个样子,哼!别说你帅,你就是成了佟大为,我也不喜欢了。”
杨潇潇、姚晨全笑了。姚晨直叫:“真有你的,饶雪琴。”林庆庆笑得直不起腰,连说“大开眼界”。
“笑什么,笑?真虚伪。你林庆庆不是也喜欢陈小歌吗?”饶雪琴掉转枪口,突然袭击。
“你?”林庆庆忙止住了笑,指着饶雪琴说,“你别连上我。”
“怎么不是,我看得出来。哼!”不知饶雪琴还要讲出什么话来,林庆庆一张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一般,忙找借口道:“哎呀,我把书忘教室了。”赶紧溜了。
“你这个饶雪漫。”姚晨正色道,“你真是看饶雪漫看多了,变得这么神经过敏。”
杨潇潇也有点不悦,说:“陈小歌,我们是开玩笑的,你们别介意呀。”
刘龙龙笑道:“介意什么呀。小歌现在正得意呢。林庆庆什么人呀,班花一朵,竟然也……”他猛地刹住了车,因为他发现陈小歌的脸色正在变暗。
果然,陈小歌嘻皮笑脸道:“什么呀,这都是玩笑话。喜欢我陈小歌的人可能还没出生呢。只是我自己剃头挑子一头热罢了。”
说罢,陈小歌竟头也不回地开步就走。胡光光嘀咕道:“这是哪儿跟哪儿呀,乱七八糟的。”
 饶雪琴不会想到,709所有的人都不会想到。也许连陈小歌自己可能也没有想到。饶雪琴的话一下子就点燃了陈小歌满腔的激情。当晚十一点,正当大家上完晚自习回到寝室要睡觉时,陈小歌却带着刘龙龙来到了女生宿舍区七栋楼前的小花园里,用六百根蜡烛做了一个大大的“心”字。这六百蜡烛一点,整个女生宿舍区都轰动了。这还不打紧,陈小歌居然还早准备了一只高音喇叭。他刚把喇叭举到嘴边,刘龙龙跑过去,跳起身来一把夺过。陈小歌怒道:“刘龙龙,你干什么?”刘龙龙更加恼怒,吼道:“我倒要问你,你要干什么?这么晚了,你还吹这个?”陈小歌一个箭步跨过去,用力一拉,喇叭又到了他的手上。他晃着喇叭,大声道:“胆小鬼,你怕,你走,我的事指望不上你们这些人。”刘龙龙委屈地的指着七栋楼,小声道:“我帮你点蜡烛,都已是莫大的帮忙了。你难道还要违犯纪律,吵醒大家?”陈小歌没有回声,举起喇叭,对着七栋楼大叫道:“杨潇潇,我爱你!杨潇潇——我爱你——”“天哪!陈小歌你疯了。”刘龙龙脸色都变了,他连忙迈开大步跑出了小花园。
 一扇、两扇、三扇……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左右几栋宿舍楼的灯也都全亮了。女生们都从床上陆续爬了起来。709的人也都听到了。饶雪琴跑到窗户边,连听了几遍,方才高兴地大叫道:“你们听,这是陈小歌在向潇潇求爱呢。天哪!太浪漫了,太有创意了。”林庆庆也跑到窗户边,惊叫道:“果然是,这陈小歌就是不一样,不过,胆子也太大了。”杨潇潇开始还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她确信是在叫自己的名字时,一时竟不知所措,脑海中一片空白。许久,她才醒悟过来,不由得大叫道:“陈小歌,你这个大笨蛋,大笨蛋!谁允许你这么干?谁允许……”
 “杨潇潇,我爱你——”陈小歌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就如同长了翅膀一般,传得很远很远。又如同海中的波浪一样,一浪超一浪地波动开来,在每个人的心海里都产生了不一样的涟漪。
“好,好!你这小子真有创意,酷毙了。”也不知哪楼的一个女生,兴奋地叫道。
“嘿,陈小歌,你这个英雄,追女人也不同凡响哪。”也有人认识陈小歌。
但也不少的女生表达着不同的意见:“你这人,还要不要让人睡啦?”“真是的,有你这么求爱的吗?羞死人了。”……
也不知是谁打了报警电话。学校派出所刘所长亲自带着民警赶来了。一到小花园,二话不说,将所有正在燃烧的蜡烛一一踩灭,与此同时刘所长命令陈小歌停止呼喊。可陈小歌不听,刘所长只好从他手中夺过喇叭,并命令他到所里接受处理。
饶雪琴站在窗户边目睹了事件的全过程,虽然有时听不清双方争执的具体内容,但她清楚地看到了刘所长将陈小歌带走了。当陈小歌在她视线中完全消失了的时候,她终于惊叫出来:“天,陈小歌被派出所抓了。”
林庆庆也站在窗户边,同样“欣赏”了事件的全景展现。可她没有表现出惊慌,她淡淡地说:“陈小歌也许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我们不要害怕,他会处理好的。”杨潇潇确信是喊自己的名字后,就一直用被子蒙着脸,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这时,听了饶雪琴和林庆庆的话,气得一下子掀开被子,大声说道:“别管他,快睡觉吧,影响大家的休息,就该处罚。”
灯,次第地熄灭了,整个女生宿舍区又恢复了深夜的寂静。







#日志日期:2009-10-12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艾叶米果的博客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