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书

博客信息

博主:李小建 

博客登录

友情博客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访问:259004 次

今日访问:108次

日志: -5篇

评论: 53 个

留言: 29 个

建站时间: 2005-10-22

博客成员

杨黔川 普通成员

李小建 管 理 员

一个打死七个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本站域名:
http://lixiaojian.blog.tianya.cn/

夜里的水从我梦里流过

作者:李小建 提交日期:2008-3-10 18:20:00 正常 | 分类:非诗歌 | 访问量:615

我现在要开始抒情,一种虚伪俗套泛滥的抒情。像这个三月的雨,死人般的脸孔。那么多的雨像浸湿的羊毛一样飘落。周围的空气充满腥湿的气味。哦,那流亡的人,那被迫迁徙的人,那对自己厌倦无比的人,在这个三月望着雨水渐渐隐遁。我想起了乔伊斯,他在多雨的爱尔兰的都柏林的被雨淋湿的街道上,撑着伞走着的身影。他说,流亡是我的美学,无论它是社会、教会或是祖国。
那些背叛自己的叛徒、贩卖自己的忧伤的浪子,在雨水中洗净身体和内心。夜里的水从我的梦里流过。一个女人在河的对岸呼喊我的名字。更多的人在黄昏的时刻在隐秘的角落呼喊我的名字。我将他们遗忘了,他们的面容如此模糊。我忘了,如此彻底的遗忘了一个人的名字。你像狭窄仄道里穿行的风将我猛推向前,踉踉跄跄。我看不见你,正如我看不见自己。我需要一面镜子,一面能映照我满面尘垢的镜子。过往的岁月如同流水。我看见干涸的河床在阳光下发出白色的光。像月光下的白盐。哦,你们是世上的盐,你们是世上的光。我看见你的年华被削去肉体,露出白色磷磷的骨头。我看见你的青春被腐蚀,流出锈黄的铁水。你曾经预言的一切现在都以一种无可挽回的态势实现。
我在重复一个梦境,上一个梦境如此令人诧异地再次复现。那个人的手从我的梦中挣扎伸出,揪紧我的头发。黑夜被揪出滴滴的浓浓的黑墨水。一次被重复的被预演的死亡。哦,甜蜜的死亡。普拉斯是个女人,她在空白的纸上写诗。她在以一种致命的方式写诗。在发出死亡气味的煤气中写诗。她写诗,给那个抛弃她的男人。迷恋或者眷恋,总会以一种致命的方式结束。不是吗?不是吗?你如此恍若无知。在夜里或者清晨,你喜欢听瓷器破裂的声音。哦,那飞翔的面孔,痉挛的手以及沾染铜绿的面孔,总要以一种未知的方式结束。生命的旋转没有尽头,仰望的远方没有尽头。我在此岸打望你。你不说话,我也没有多余的言语。那个瘦削的人,维特根斯坦,想象一种语言就是想象一种生活方式。你在园子里修剪花草,在咖啡室里修剪指甲。你的方式我的方式。想象的能力被局限,就像收紧的袋口。你能指望那匍匐在地的会飞起来吗?你能指望那流失的水会在下一刻聚拢吗?哦,我在说写什么。早逝的人,我用一首诗埋葬你。我用原野的鲜花给你编织话环。我用向西流去的河水。你笑的像个孩子。在七年前的春天里,在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地里,你的笑容被千万多花映照。阳光被空气托举。哦,此刻陈旧的时光。那个爱你的男人在酒坛边老去。匆匆的少年已经过望。岁水将镜子打照的发亮。你的青春在时光的隧道中愈趋陈旧,像剥落的门板上的漆。不是吗?不是吗?那个虚伪尖酸的男人,那个世俗小气的男人,那个猥琐可厌的男人。你以你的青春和轻信作赌注,输的最干净的人却是我。哦,对不起。流水鲜花白云终会远去。一次偶然的邂逅我就不再想走。你的遗忘就是一次死去。我的死亡没有地址,没有墓碑,没有预告。

#日志日期:2008-3-10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异地书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