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北野:陈先发《两僧传》赏析
诗人北野:陈先发《两僧传》赏析

作者:洛杉矶的黑豹 提交日期:2011-12-16 12:25:00
  
  
  陈先发《两僧传》赏析 / 北野
  
  如果我把它看成独幕剧,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这是两个“玩偶”的寓言。或者是四个“玩偶”的寓言——哑巴、僧人、老亲戚和我。其实还有许多人,他们是隐身在这首诗歌背后的面孔模糊的乡亲——他们恰恰加深了这个故事的背景,使这首诗有了本土性和社会性。
  
  这样的演绎需要一个场:一群被尘世不断推动、打碎、重塑和淹没的小人物,自我张扬或模糊,自我粉碎或救赎,既有一个人珍贵的普世道德观,又有流氓无产者的遗产型习气。反复诵读,令人迷茫痛惜。
  
  哑巴老头一身毛病,既是盗贼,又声色犬马,直到“老病交加”“奄奄一息睡在街头”,这一幕,我们可以做到熟视无睹,因为他仍然会在“城里寻欢作乐”,不只一闪而过,这也是一僧,他若教人开悟,必是要在生活里显一流氓破落相,此相恶劣,连庙都敢拆敢卸,这反倒成就了另一真僧的名节,“我从饿虎,变成榆树,再变成人,才建起了它。为了节省一口饭的钱,我的胃里塞了几条河的砂子”,其实这庙可怕,僧也可怕,一座庙的建成和建成一座庙的代价,并不能教我们迅速成为圣徒,反而逼出了几个破釜沉舟的“犹大”。
  
  所以,玩偶终于诞生了——“我活着却早已不会加固自己。我糊里糊涂的脸上在剥漆”“我度日如年,我是我自己日渐衰老的玩偶”。《两僧传》终于成了今天的“玩偶之家”,也成了我一个人自我衰落的理由。先发此诗,贵在发现了一个奥秘:人生兴盛如此,如菩萨肚子里的沙,是多少条恒河的波浪淘洗出来的呢?!
  
  此仅限一解,其它解即其它沙。
  
  陈先发原诗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ca57eb0100u20c.html
#日志日期:2011-12-16 星期五(Fri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陈先发诗歌研究资料专辑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