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诗人鹰之:中国诗人离“诺贝尔”还有多远?
辽宁诗人鹰之:中国诗人离“诺贝尔”还有多远?

作者:洛杉矶的黑豹 提交日期:2009-10-19 16:40:00
  

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评选又一次在平淡中(一直是地球上四分之三人口的节日)降下帷幕,已经“四进宫”的中国诗人北岛又一次与诺奖擦肩而过,相信对于一个一直殷勤关注诺奖的中国诗人来说,此时心情恐怕与那些在看台上欣赏世界杯的中国足球队员一样,又做了一回激动的哑巴。是呀,我们在呐喊、在蹦跳、在欢呼、在鼓掌,但世界听不到我们的声音,感受不到我们的殷切,我们发出的声音还不能叫做语言,还不能与世界做平等的交流。
   痛定思痛之余,我们也不禁扪心自问,难道仅仅是语种歧视,世界不了解汉诗中国,世界才一再冷落
  疏忽了中国人吗?我们自身究竟有没有存在问题?如果我们修正了我们自身的不足到底离诺奖还有多远?
  
  
  再来一次“反哺”行动,会不会离诺奖近些?
  
  
   中国人用三千多年时间才打破了格律诗“四”“五”和“七”的三个神秘数字一统天下的诅咒,相信仅仅靠区区百年不到时间就祛除干净是不现实的,根据马克思否定之否定理论,中国自由体诗至少要做出多次复古形态的轮回反哺动作才能日趋走向成熟,而作为中国新诗近百年来的第一个发展高峰------朦胧诗,就是第一次成功的反哺行动!从内容来上以北岛为代表的言志诗、和舒婷为代表的抒情诗都是向中国格律诗时代“诗言志”“诗言情”一次亲密靠拢!从形式上来说北岛的诗铿锵押韵,舒婷的诗回环往复,都具备声律之美,同时朦胧诗以意象美为主体所彰显出来的“朦胧美”也是向格律诗时代“意境”的一次回归,而作为主要靠格律诗审美标准熏陶下的人民群众也给与了他们热切的响应,再加上政治上“拨乱反正”时期的东风助推,说朦胧诗令中国现代诗做了一回天之娇子并不为过。而如今呢,人民群众对现代诗却似乎不闻不问漠不关心,难道人民群众对诗歌的热情消失了吗?我相信不会!既便是他们忙于各自的生计中,对风花雪月的东西不再那么“感冒”,内心深处热燃烧着的真善美的火焰是不会熄灭的。如果说人民群众不关心中国现代诗的发展进程是不正常的,那么诗人画地为牢式的踽踽独行同样也是不正常的,我相信人民群众对格律诗时代的眷恋、朦胧诗朦胧美的倾倒之情仍然存在,既然人民群众是艺术的创造者,那么人民群众自然也会分泌他们自身需要的东西,我预计中国现代诗的第二个发展高峰必然与第二次“反哺”行动有关!因为地球上任何一门艺术都像斗牛身上的犄角一样,只有和牛自身的强壮融为一体才可能显出牛气。而根据第一次反哺时间:1909---1979大约70年,除去政权交替10年、十年动乱万马齐喑的10年,也就是在50年左右,那么预计中国现代诗的第二次反哺行动大约将在2030年左右。推测出这个时间的根据之二是,中国经济经过50年的异军突起式迅猛发展后,也将逐渐进入平稳运行的第二循环周期,所谓“衣食足知荣辱”,那时精神文明对物质文明的反作用力将进一步突出,人民群众对生存质量的要求进一步提高,对资源不可再生、环境污染的担忧更加自觉化、尖锐化,因此客观上为诗歌高雅艺术的繁荣创造了有利条件。
  
  
  不要“先锋”又如何?
  
  
   中国现代诗不到30年的时间就走完了西方近百年来的先锋发展史,人家有达达咱有非非,人家有学院派与民间之争咱也有,人家有垮掉、下半身,咱也有莽汉、下半身、垃圾派,人家才后现代咱早就后后现代了。咱真的需要这种“应有尽有”吗?在整出这些哗众取宠的名堂后,除了那些所谓先锋诗人们个人身上多了一层瞬间呼风唤雨的神秘光环外,并未对诗歌起到什么真正推动作用,相反的是其个人的写作不但没有在其理论助推下递进式发展反而陷于江海日下的衰退中,大有过把瘾就死的架势,这说明那玩意是假的是“伪先锋”。而几百年前的唐诗宋词,几十年前的西方译诗,还平淡无奇地摆放在那里,只不过依然没有落伍,依然是我们的高峰与梦幻。既如此,我们还要这些所谓先锋干什么呢?直接向唐诗宋词、西方译诗取经不就够了吗?
   如果说,朦胧诗的崛起令中国现代诗离开“体制传声筒”式的集体主义创作,向个体化写作迈出坚实一步的话,那同样也可以说自90年代以来的所谓形形色色的先锋流派则明显矫枉过正,又把诗歌带入了个人化、概念化、圈子化的小胡同写作中,人人自我陶醉于小感觉、小零碎、小诡辩、小反讽、小日记式的“抚摸体”“谄媚体”写作之中,这好比令中国白话新诗这棵没长成的小树苗又发出了很多杂乱的枝桠,我们必须不断砍掉它才能令其主干得以向上拔高,直到长成一棵参天大树,我们现在要做的工作反而是要不断消除这些伪先锋的影响,才能真正实现向世界艺术高峰靠拢,真是何苦来哉呀!直到西方诗歌再折腾啥玩意咱们莫不关心的时候,才说明我们真的要成熟了,这就好比一个一个刚来遗精初潮的少男少女最主要任务就是长身体,人家长大了成年了结婚生孩子那是人家的事!
  
  
  
  诗歌到底需要不要“标准”?
  
  
  
   诗歌到底需要不要“标准”?可谓众说纷纭,有人说西方自由体诗歌都几千年的发展了没听说有啥标准,既然白话新诗本就是舶来品那自然也不需要什么标准了。从表面上来看道理确实是这样,但就中国白话新诗先天不足(有人称之为“断裂”)的历史背景,以及目前中国现代诗歌的特殊发展阶段来说,如果有个约定俗成的标准没准能取得事半功倍的发展速度。虽然我们奖项繁多、帮派林立,但自北岛以后还没有那个诗人能毫无争议地被诗坛认可为大诗人,也就是说没有哪个诗人具备北岛当初的影响力,而诺奖评选的首要一条就是诗人的影响力,在你祖国都没有影响力的诗人如何能取得世界的认可呢?我们如果做个试验恐怕更有趣,假如把陈先发的诗混到下半身口水帮诗歌中能分出个高低吗?回答是不一定!假如,评委是从来不读现代诗从不写诗的一般初高中农民,他会毫不犹豫地说出当然陈先发好!因为那些下半身口水诗他觉得自己也能写出来,而陈诗他们写不出来。但如果评委是那些专门评奖出书的学者教授诗歌经纪人呢,他恐怕会来个老好人似的“一碗水端平”大家都好一样好,以体现所谓“包容”。你觉得这很好笑吗?不,一点都不好笑!先发就曾屡屡有与下半身口水帮诗人同台领奖的经历。那是不是说中国的这些“砖家”“叫兽”就真的赶不上农民呢?也不能这样说,因为如果把陈先发的诗和徐志摩、汪国真的诗放到一起,农民未必分辨出哪个好,也许那些“砖家”“叫兽”会投陈诗一票,因此当前情势下如能建立一个中国现代诗的宏观诗学标准可谓当务之急。再一点,如果中国现代诗一味跟在西方译诗的屁股后面呀呀学语亦步亦趋,而没有东方诗歌自己固有的特色,获奖恐怕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其实建立标准的依据也很简单,首先从空间上来说,世界文学史经过大浪淘沙所剩下来的作品必有其存在价值----“终极价值的追问能力”(海德格尔)也就是知识分子的使命感与担当精神,其次从历史来说,三千多年(也许还要早得多)辉煌历史的古代汉诗也必有其存在的根据-----“意境”,也就是“不可言说性”,再次,无论西方的还是东方的古代的还是现代的存留下来的都有一个共同点----诗歌是门艺术!是有难度的,不是可速成的,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写出好诗的,文字背后都潜藏着一神秘的世界。因此,综上所述我们不妨姑且把诗歌称之为“一门立体的艺术”,即,从西方拿来一个使命感与担当精神的“高”(中国古诗由于受到封建君主制度的制约,而使诗人写作沦为休闲化,是不具备这点的),从老祖宗唐诗宋词那里继承一个不可言说性的“宽”,外加一个对诗歌是门艺术的敬畏心,即:在表面的“高”和“宽”后面,还应有一个看不见的“高”和“宽”,也就是“厚”,有这“三位一体”的宏观诗学标准保驾护航,取缔那些圈子化、哥们化的个人标准,相信中国诗人离诺奖的距离将越来越近!
  
  
  哪些诗人离诺奖更近一些?
  
  
  
  北岛
  
   凭借“文革”时期一段风声鹤唳中坚韧不拔的“地下”写作,为北岛攒足了诺奖评委倡导的“知识分子写作精神”的所谓政治资本,并因此屡获提名,但也由于其后来的写作仅仅停留在那个阶段,没有完成实质性的自我颠覆与升华,同样也令其屡屡折戟沉沙到提名止。每一次希望落空时刻,我们不禁要问,北岛这种“吃老本”式的的“排队”游戏还将延续多久?不过也不能完全对北岛失望,没准其已有我们所不知的大作正在诞生中,而且没准有一个汉学家诺奖评委的名额也正在诞生中,我们且期待。
  
  
  
  于坚
  
  毫无疑问,于坚是第三代诗人中唯一可凭实力向北岛叫板的诗人,其代表作品《零档案》也是第三代诗人中唯一具备挑战《荒原》《嚎叫》这类世界级优秀作品写作高度的诗人,尽管作品具有的形式主义倾向使这种挑战有取巧的嫌疑,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首作品毕竟向优秀诗人所必备的“终极价值的追问能力”迈进一步!只是这些年老于把一些时间浪费在了类似“盘峰酒会”式的无聊口水战中,还有类似“拒绝隐喻”一些莫名其妙不必要的实践工作,使他过早出现了疲软的迹象。如老于再努努力完成个第二次潜水工程,再写出个有内在肌理并具审美快感的《零档案》,老于也是有机会去冲一冲诺奖的。
  
  
  陈先发
  
   当今诗坛年龄过四十岁的所谓名诗人中还有哪位保持着递进式上升的势头?当然是陈先发!这说明他个人坚持的诗歌创作理念和诗这种自然之物(于坚语)生长之“道”是合拍的!我曾给与他“游离于民族性与世界性之间的优秀诗人”的评价,说他“民族性”是因为中国汉诗几千年灵与肉的积淀已化为他骨子里的力气,使他可以随心所欲信手拈来表达他的政治正确,说他具有“世界性”是因为他是自北岛之后中国极少数能一贯自觉坚持把批判意识植入诗歌的人,使命感与担当精神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展现。说他“游离”,是因为由于向“玄”的过度靠拢,造成了他很多诗歌不能“完全”翻译的缺憾,这在某种程度上也造成了读者群的割裂。
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现代诗人中真正与所谓汉语特色沾点边的诗人可谓凤毛麟角,而陈先发算一个!我希望他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用一生“风平浪静”的小跑去抵达诺贝尔奖。
  
  
  最后,还是用鲁迅先生与诺将有关的一封信做结束语吧:
  
   (一九二七年,瑞典考古探险家到中国考察研究时,曾与刘半农商量,拟提名鲁迅为诺贝尔奖候选人,由刘半农托台静农写信探询鲁迅意见。这年九月二十五日,鲁迅便郑重地给台静农回了这封信。)
  
    静农兄:
     九月十七日来信收到了。请你转致半农先生,我感谢他的好意,为我,为中国。但我很抱歉,我不愿意如此。诺贝尔赏金,
  梁启超自然不配,我也不配,要拿这钱,还欠努力。世界上比我好的作家何限,他们得不到。你看我译的那本《小约翰》,我哪里做得出来,
  然而这作者就没有得到。或者我所便宜的,是我是中国人,靠着这“中国”两个字罢,那么,与陈焕章在美国做《孔门理财学》而得博士无异
  了,自己也觉得好笑。我觉得中国实在还没有可得诺贝尔奖赏金的人,瑞典最好是不要理我们,谁也不给。倘因为黄色脸皮人,格外优待从宽,
  反足以长中国人的虚荣心,以为真可与别国大作家比肩了,结果将很坏。我眼前所见的依然黑暗,有些疲倦,有些颓唐,此后能否创作,
  尚在不可知之数。倘这事成功而从此不再动笔,对不起人;倘再写,也许变了翰林文学,一无可观了。还是照旧的没有名誉而穷之为好罢。
  (《鲁迅全集》第十一卷第五八○页,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八一年版)
  
  
  
  (完)
#日志日期:2009-10-19 星期一(Mo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郎川河水 评论日期:2012-5-18 21:58
  写得太好了。佩服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陈先发诗歌研究资料专辑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