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定集>序(马嘶)
<无定集>序(马嘶)

作者:寂寞书香 提交日期:2006-9-10 10:09:00
□ 马嘶
 我与于晓明君的交往不过一年多时间,且迄今无缘谋面,但从感情上我已把他当作一位忘年交朋友了。
 我们原本有过一次可以蔼然相对、促膝畅叙的机缘,这便是在我写这篇平淡文字的一周之前,晓明君同几位友人去游白洋淀,从泉城来到我近年栖居的古城保定。出发的前一天晚上,他打来了电话,他要带来我的一部书稿校样和他的《无定集》清样给我看。为了这次难得的愉快的会晤,我真正拥有了古人迎宾时“扫径以待”那样一种欣喜与急切的心情。然而,世事竟是如此变幻莫测,当他打电话告知已经到了保定,我在寒舍烹茗恭候之时,却又出人意料地因了雨骤路滑、游事紧迫、时光不待种种原由,我们竟又阴差阳错地失之交臂,给人留下了深深的遗憾和失意。
 于晓明君属于志行高洁的学人文士队伍中的一员,是我乐于引为同道的那种儒雅之士。我的一些忘年交的文友、书友,如世居京华、现客居东瀛的靳飞,江西南昌的刘经富,太原的田晓宇,青岛的计伟,上海的蒋颖馨,涿州的尤新,唐山的丰绍棠、王志勇,还有于晓明君,我之所以对他们极为敬重,愿意与之相交,是因为他们虽是生活在物欲横流、世风日下的当今社会,却能保持着中国文人固有的纯净本性和洁身自爱的操守。他们远离声色犬马的尘嚣俗世,拒浮艳的流行文化和时尚于屋门之外,而追求高雅圣洁的精神生活。他们个个嗜书如命,沉潜于学,“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尤为难得的是,他们在心猿意马、情绪躁动的青春年华就甘愿为一种注定是寂寞的事业而献身,并且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我是从于晓明君主编的格调朴雅的《日记报》和他所写的同样格调朴雅的作品中来了解他、认识他的。“言为心声”,作为语言符号的文字亦当为心之声。真正的文人是诚实的,诚实的文人之文是“文如其人”的。于晓明君的作品便是如其人的那种诚实文字,我从这些诚实的文字中看到了一个真实的“骨子里的文人”于晓明。从《煤油灯》、《那一辆自行车》、《我的花地》、《河湾》、《老屋》、《父母》、《怀念野草》等带着淡淡温馨、苦涩、忧伤的忆旧篇什中,我知道了他的村庄,他的家庭,他的童年世界。我看到的那个在“那盏闪曳豆火的煤油灯”下伏案夜读的小男孩的身影,便是青年学人于晓明走上寂寞之途的初始影像。在这幅农家夜读图中,我读出了某些形而上的东西。从《读书人》、《读书之乐》、《春日有雨好读书》、《枕书而眠》、《绿意》这些充溢着欢乐与遐思的平实文字中,我感受到了他的雅趣,他的洁癖,他的抱负,他的执著,他的奋进心态和高远心境。在《爱过、痛过、燃烧过》、《诠释青春》、《生命的体验》、《给自己一杯酒》、《生之旅就是返朴归真》等闪耀着诗情哲思的美文中,他把藏在心之深处的那些隐秘思绪整个儿袒露在我的面前,让我了解了他的情致,他的胸怀,乃致他的本性。
晓明君把他的作品看成是表现他自己“在路上的生存状态”的文字,我很欣赏他的这种“一直行走在路上”的强健心态。这不仅反映了他的诚挚、谦逊、沉稳,更表现了他对治学、对事业、对人生的执著追求和勇于进取的精神。
于晓明君有幸生活在一个可以自由发展才华与个性的伟大时代,同我们五十年代的青年相比,他们真是生逢其时。我和我的同龄者们,命中注定是“大器晚成”的一代,即使是那些智商很高的有志之士,也大抵是在两鬓染上秋霜之时才成就其大业的,更多的人是在连绵不断的政治运动和无休止的人事烦扰中将宝贵的青春虚掷,而另一些不幸者则在严酷的政治斗争中遭遇厄运,闪光的青春倏然黯淡下去,创造的才华被剥蚀殆尽。今日,世道发生了沧桑巨变,古人说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众,人必诽之”的那种扼杀人才健康成长的现象已不复存在,如于晓明君这样早慧又永远在路上行走的“骨子里的文人”,是会有斐然成就的。
 说了这么一点点对晓明君的朦胧印象,以及觉得可能与他相关的一些非分之想,姑且谓之“序”。
 2002年6月28日于保定紫骝斋

#日志日期:2006-9-10 星期日(Su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周树山 评论日期:2011-9-1 12:47
  看了马嘶先生的文字很感动,也想结交马嘶、于晓明这样的朋友。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耕读草堂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