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读堂中好文章
耕读堂中好文章

作者:寂寞书香 提交日期:2006-9-10 10:08:00
耕读堂中好文章
□ 杨栋
苍山冬寂,远树含烟,万花纷谢,百草委地。我的荫园也只留下了一株云杉,一丛金菊。在四季交替之中,目睹了姹紫嫣红开遍,经历了莺歌燕舞景象,大自然又迎来了严冬的考验。初冬的一日,收到山东晓明寄来文稿,他让我“拨冗一翻,赐序是幸”。
 对于他的请求,我是乐于应命的。从多年交往中,我知道他是个书生式的人,我和他至今未曾谋面,但从信函上,从电话里,感受到了他待人的热诚,对文学的真诚。他的工作是自由职业者,他的写作也是自由撰稿人,他写新诗,也写旧体诗,写小说,也写散文。写的最多的是日记,已达150多万字。而我始终相信,一个坚持写日记的人,是会培养出好的文学功底的。最叫我欣赏的是他很爱书,他的书斋自号“耕读堂”,斋名是老舍夫人胡絜青先生用正楷字写的,颜筋柳骨,端庄娴雅,垂罗拽锦,杂错花钿。如佳人在侧,如素月流辉。这样的堂名与字体,是会叫人对他这样的蓬荜士子刮目相看的。他知我喜欢藏书,常帮我到处找书,流连书坊,觅迹书摊,赠我黄永玉、康笑宇的画册,姜德明的书话。我历来主张作家是应热爱书的。那些单凭生活和才气写作的人,也许能一鼓作气出点作品,但一鸣惊人后,往往就再而衰,三而竭,江郎才尽,新星殒落了。陈伊川曰:“道不行,百世无善治;学不传,千载无真儒。”不学无术的人,就是伪作家、是伪儒生,也是伪文人了。唐诗人卢纶诗曰:“东道若逢相知问,青袍今已误儒生。”那时的诗人就知道,当知识分子是会耽误前程的。但他在诗里仍表达了一个知识分子,为求知为事业今生已矣、无怨无悔的自豪感。
前不久在北京孙犁作品研讨会上,作家肖复兴说,他最近正思考着两个问题:“一个是什么是文人?一个是知识分子是干什么的?”时下随着高校扩招,有知识分子称呼的人会越来越多,但许多知识分子却不愿去干知识分子应干的事。一出校门,便有的谋官,有的谋商……我想一个不去作知识分子份内事的人,只能是冒牌的知识分子,名不符实的知识分子。时下知识分子,一是名大于实,一是实大于名。文坛上有些大师、名家,就被媒体炒得过热,被官场捧得过重;而有的作家则藏锋敛锷,自甘寂寞。这使我想到孙犁先生和黄裳先生。前不久有人对我说:散文想达到孙犁、黄裳那个水平,难矣哉!孙犁和黄裳,是这个时代真正实大于名的知识分子。华莱士说:“发现了比女人更有趣的东西的人,就是知识分子。”这也叫我想起梁永先生,他是个建筑工程学教授,业余致力于新文学的搜求校阅和研究,写出了《雍庐书话》、《咏苏斋书话》这样的好书。不求功利、脚踏实地、志趣高洁、迎风傲霜,如同我小园中的云杉与金菊那样,才是文人中最好的风景,是知识分子应有的品格。
读晓明的文章,他正在向这方面努力,无论写故土之思,写读书之感,写心灵之音诗,写思想之火花,都以情动人,以悟警世。只要假以时日,博览群书,磨穿铁砚,勤学苦练,他是会有大收获的。前不久,他写给我一首旧体诗:“南山荫园红豆生,雪看梅花雨听莺。才人度曲广陵散,清风明月伴桔灯。三田耕读吟古今,一脉书香山地魂。相思化作白蝴蝶,客上梨花谢师恩。”我很喜欢他“雪看梅花雨听莺”的境界,这和我园中的云杉、金菊是一种意象,我想文人和文章能以此取象,我们的文坛就会变得纯净,变得神圣。
 1999年11月16日气温骤降,夜12时作于山西沁源梨花村

#日志日期:2006-9-10 星期日(Su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天下山川 评论日期:2007-1-1 22:20
文因杨栋而亲切。
2006年与会内蒙,得瞻晓明兄气度,《名流周刊》与《硬笔书法报》足见晓明兄之雄心,又旁征博引,论述民刊发展前景,实令沁源韩汗颜。
祝明兄新年大进。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耕读草堂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