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抄一回《川上集》
小抄一回《川上集》

作者:寂寞书香 提交日期:2006-9-10 9:58:00
小抄一回《川上集》
作者:◎钟叔河
读新出版的于晓明《川上集》,看照片作者比我至少小四十多岁,其文可抄者却并不比古人的笔记少,因小抄数则如次:
“此文丛缺十二种,不全亦无妨,盖属于我的第三类读物也。我读书,部分古典文学、外国文学属第一类,当精读。近现代作品影响较大者为第二类,如《鲁迅全集》,部分精读可也;当代有些作品属第三类,可选读,其中虽无名但不乏情趣者,更是爱读;其余书刊为第四类,可读可不读;至于署怪名故作高深,编故事哗众取宠,靠眼泪博得同情,写性交寻求刺激者,则一概不读。”除了《鲁迅全集》,这不也就是我读书的情形么。
“某些人谈‘人文’,有如太监谈性,自已谈得高兴,别人看了好笑。那档子事情当然不是你的错,但不要装作有鸟的样子好不好?一前辈竟然说,‘书可不读,《读书》不可不读。’真真岂有此理,害得我偏偏不读《读书》了。”这里对《读书》颇有些不敬,但这些年《读书》拿腔拿调谈“人文”,的确使我也对它敬而远之了。
“黄集伟有这样一段话,‘我们能容忍很糟糕的事,我们也能容忍很糟心的事,但我们不能容忍既糟糕又糟心的事。你是老板,你可以命令我们背诵岳飞的《满江红》,你也可以公然去嫖娼;但你不能够命令我们背诵着《满江红》送你去嫖娼,更不能命令我们站在《满江红》的高度来理解你嫖娼的战略意义。’读罢令人捧腹,而又有一丝苦涩。”此一则算是转抄,但因为我读罢也不禁捧腹,而且不止一丝苦涩,所以还是抄了。
《川上集》为“日记体”,其记事亦有可观者。如记南京凤凰台饭店办《开卷》事云:“第二年饭店就评上了四星级。董宁文算了一笔账,《开卷》一年全部开销五、六万元,做广告也就是报纸上一个版的价格。现在看来,两者的影响力,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又如记北京“民刊”《芳草地》云:“朝阳区的《芳草地》、东城区的《钟鼓楼》……原是为业余作者办的内部小报,七十年代创办,九十年代初无疾而终。今年初《芳草地》重刊,请黄苗子题名,设计成黑白的异型开本,有袁鹰、姜德明、李辉、孙郁等人撰文,高品位,让人喜爱,有保存价值,很快就鹤立鸡群了。”岂不都是孤陋如我者原来知而不详的么。

 (原载2004年04月17日 深圳商报)

#日志日期:2006-9-10 星期日(Su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耕读草堂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