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晓明诗歌断想
于晓明诗歌断想

作者:寂寞书香 提交日期:2006-9-9 23:16:00


桑恒昌

 

他是一个诗人,也是一个行者。纵然,他“没有鳍尾/也没有翅膀/注定无法游动和掠过高空/只能用脚在城市角落艰难行走”他走累了,甚至很累了,就不择姿势地趴在路上休息。他幻想“把路抱在怀里/像抱着一只大鸟的脖子”把他带到天空。这是他作诗、做事都向往腾飞的心愿。他一次次到达,又一次次把终点线刷成起跑线。他看见前面有一面长满爬山虎的墙,像理想一样美的墙。他总想走到那绿丛中去,可他必须拐弯,“没有路通向那面墙”。那面墙,是他越来越大,越来越美的追求。他说:“我已习惯/不停地走”他注定矢志不移地行走下去。走就是创造,走就是否定,走就是永不止息地叩向上一关。也正如他说:“漫长的寻找/也许就是一辈子”。

 

《秋天,我想起父亲》这首诗我诵读再三,每次都不忍卒读,每次都心热眼潮。它极大地冲击着我、震撼着我。“我听到骨头和砥石的摩擦声/父亲的指骨像针一样穿过我的肺腑/(肺腑原为肺部,因肺部没有疼感,故有一字之改)缝补疼痛的节气和月光//注定走不出他的眉头深锁/当我长成大胆的释放和解除/父亲的耳朵在聆听”这是真情和艺术的结合,是用艺术的手段对真情最充沛地表达。那刺进作者肺腑的骨针,也深深刺进我们欣赏和记忆的神经。“当父亲把我从粮食堆里/精选出来”“证明  我的父亲/亲眼见到/我作为玉米/颗粒饱满的模样”同样是精彩的一笔。曹雪芹借《红楼梦》中人物的嘴曾说,“诗从胡说始”。我的理解,为诗,除了诗意和真情,其他都可以虚玄起来。如此,方能给读者以更大的参与空间。对此我深信并受益。晓明的这类诗,都是成功的例证。

  

    用两类诗作例子,说一说诗的构思。大凡艺术,无不讲究构思,这已是老生常谈。构思决定成败,也无需细说。像《做一棵玉米报答父亲》是一首构思成功的好诗。即新巧,又深刻,读罢令人会心一笑。自然勾起许多联想。限于篇幅,恕不寻段摘句。诗在后面,细细品赏,自是一番享受。而《东八里洼28号》文字清新可读,洋溢生活气息。但总觉得散文的充斥和诗意的缺失。比如针灸,只有扎在穴位上,方感淋漓。

 

#日志日期:2006-9-9 星期六(Saturday) 晴

评论人:寂寞书香 评论日期:2006-9-10 9:54
于晓明的生活感受和诗意创造是“广谱”的,他用诗展示人生的诸多侧面。有“幸亏也只是一个游戏/幸亏也只是刚刚开始/幸亏我和那人/刚好擦肩而过”的顿悟;有“身躯化作春泥/灵魂永远活着”的誓诺;有“率先开口言说的/把命运的秘密完整地揭开”的打探;有“在黑暗来临之前/我已经提前到达”的幸运;有“哪怕是丑陋的/也是真实的自己”的清醒;有“左手牵着名词/右手牵着动词/在文字的王国里/我妻妾成群”的自得;有“从乡村到城市/我带着乳名徒步走了几千里”的回忆。阅历是财富,开掘见功力。犹如钻井,几十米得水,几百米得煤,几千米得油。于晓明越钻越深,所得也会越来越丰厚。此集中的诗,多以农村为题材,农村是他生命的立脚点。放弃农村失魂,囿于农村失力。如何向更大空间转移,也就是如何更好的移植生活,将是诗人的重要课题。我信心百倍地期待着。

 我曾如是写道:“父母给儿女/一个幼芽//上帝给世界/一个毛坯”我们会用一代一代生命,把世界打磨成精品,晓明,其中也包括你我用诗的努力和诗人的精诚。
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耕读草堂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