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漫谈---于晓明管理随笔集>序
<门外漫谈---于晓明管理随笔集>序

作者:寂寞书香 提交日期:2006-9-9 23:15:00


吴昕孺

 

山东我从未去过,我对那里一直怀着敬畏之心,因为那里是中国“内圣外王”之道的起源之处。但我在山东有很多朋友,于晓明是其中交流最密切的一位。这种密切,缘于相知,缘于心意的契合,缘于人生经历中许多共通之处。

我和晓明没见过面,他曾在长沙有过两年的工作经历,我们却失之交臂。回到山东后,他创办《日记报》,给我寄来了报纸,我对日记一直情有独钟,看见《日记报》更是一见倾心,于是与晓明切之磋之,互赠书刊,由同道成为朋友。我自己颇为看重的日记作品如《文坛边上》、《访台日记》都是发表在《日记报》上。晓明比我小好几岁,我上大学那年他还在读小学,但他对书的挚爱非常值得我学习,他在还没有成家立业的时候就自己掏钱办刊(《日记报》是先报后刊),而且在很短时间内,把《日记报》办成一本中国读书人不可忽视的杂志,晓明是令人佩服的。

办《日记报》是晓明人生的一个里程碑,他不仅通过经营、编辑、出版杂志锻炼了能力,磨砺了意志;更重要的是,他以此为平台,与国内著名学者、作家、教授或互有问候,或稠相往来,如贺敬之、柯岩、于光远、庞朴、施蛰存、黄宗英、何满子、牧惠、范用、贾平凹、陈子善、龚明德、自牧等,年轻的晓明在这些智者、高人的引领与指导下,视野大开,胸襟顿阔,以至于风正一帆悬,晓明理想的船只划破沧浪之水,箭一般驶向横流的海域。

气质决定人的命运。我以为,有三种气构成了晓明身上的气场,文气、正气与静气。这三种气综合作用、相映生辉,使得晓明在生活和事业上得胜不骄,遇挫不馁,既一往无前,又冲和淡定,一步一步、扎扎实实地实现自己的宏伟蓝图。

晓明首先是一个文人,是一条“书虫”。他痴迷于文字。他喜欢日记,是因为日记让他每天都和文字打交道;他喜欢书店,是因为他奔波疲累之躯能够在那里得到宽慰和放松。我手上有他的两本书,一本《川上集》,一本《无定集》。《川上集》就是一本日记的结集;而《无定集》既是散文,又可看作他的成长记录。晓明博览群书,但奇怪的是,他并不爱掉书袋,写起文章来用词也不华丽。在真诚的心灵驱遣下,他朴质的文风同样显得蕴藉多姿。在这本《门外漫谈》中,这种风格依然毕现无遗:

“生活之所以让我们疲惫,只是因为我们丧失了对她的热情。面包在你心目中形象如何,取决于你是否真的饥饿。”(《静夜沉思》)

“我知道,我活着无法避免生的磨难。任何一种美丽都是忧伤开出的花朵,任何一个春天都是依靠着冬天的门槛,而轻易放弃,才是生命中最大的灾难。”(《莲的自述》)

“金钱可以买到化妆品,但是买不到年轻;金钱可以买到妻子,但买不到爱情;金钱可以买到补品,但买不到健康;金钱可以买到笑脸,但买不到真诚;金钱可以买到阔气,但买不到修养。而用金钱咯吱出来的假笑,听起来总是让人觉得那样阴森可怕。”(《钱啊,钱……》)

社会转型让中国人的思想地壳产生了强烈地震,有的领域甚至变成一片废墟。几千年浸润的传统文化、数十年灌输的道德教育,在东西方文明的巨大碰撞声中,尘飞瓦碎,遂成断垣残壁。尤其年青一代思想道德意识的滑坡,让人瞠目结舌。但任何时代都有它自己的精英,都有它顽强抗争、锲而不舍的一个群体。于是,在颐来攘往、汲汲名利的当代芸芸众生中,我们便看到于晓明高挑隽秀的独特身姿。

几年前,我读《川上集》时,就惊讶于晓明的嵚嵚磊落,他月旦人物,指陈事体,是那样自然率性,不加掩饰。正如他对自己日记的要求“反对虚构,反对浮夸,反对假设,反对矫饰,反对吹泡泡糖”,真是一字一顿,毫不苟且和妥协。在《门外漫谈》中,我开篇就看到晓明更加深切的道德忧虑和更加深刻的人文思考:

“尽管满心地不情愿,但我还是不得不承认,我们在社会上已经丧失了太多太多,比如:真诚、善良、正义、良知……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只能是从最基础的地方一点一点地去重建,去找回。”(《静夜沉思》)

“很多时候,我常常在想,我们当中的很多人,不要说做知识分子不合格,就是做个人,也常常不合格。而这不合格的第一个方面,就是丧失了正常的感觉。该愤怒的时候我们自嘲,该羞耻的时候我们庆幸,该忧伤的时候我们麻木,该蔑视的时候我们惶恐……是这个社会改变了我们,还是我们在改变社会?”(同上)

而他在《经济——一道深刻的哲学命题》一文中,通过对古钱币形状的阐述和对“经济”一词的文字解剖,鲜明地提出了自己的金钱新论和“经济”新解。他认为,“经”只是手段,“济”才是目的,所谓“济”就是济人、济世,就是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观念奠定了晓明作为一个“高尚的商人”的基础。

书生经商是很不容易的,像晓明这样充满理想主义的书生,经纶世务更是难上加难。但晓明少年老成,每临大事有静气。他的管理培训公司和文化公司从济南办到北京,人数越来越众,规模越来越大,视野越来越开阔,当然,遇到的困难也越来越多。但晓明都以自己的坦诚、热情和冷静,一一化五岭为泥丸,走乌蒙如细浪。《门外漫谈》这本书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它凝聚着晓明这么多年来对公司管理的理论探索和实践体会,在那些精炼简短的文字里面,蕴含着一个经营者旰食宵衣的辛劳隐忍与殚精竭虑的匠心任运。

以我创办和支撑《大学时代》杂志社数年的经历,我知道公司化运作在中国现行体制下,要跟太多陈腐而顽硬的东西搏羿,如果有的是钱或者有的是权,这种搏奕可以稳操胜券;但如果钱不多或者权不大,那这种搏羿就要冒极大的风险。小公司的头既要当爹,又要做崽——“当爹”是要在管理上下功夫,靠先进和科学的管理方式打造团队,增添效益,形成企业文化。“当崽”是要身先士卒,勇闯策划营销第一线;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东边联络,西边疏通,南边协调,北边求助。做这种事情,往往想痛头,跑断腿,撕破脸,宛如伧夫俗客,斯文扫地,对一个书生的确是折磨,当然也是苦其心志的历练。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耕读草堂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