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阵子没上了,主要是没啥事。
有一阵子没上了,主要是没啥事。

作者:夜行动物不飞刀 提交日期:2006-3-15 9:36:00
他在我们的山上捡到了什么
 李郁葱

 “有两只黄鹂对着树枝啼叫,而一群白鹭拍着翅膀飞上了天。” 这句话的原文是“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这样一首极有趣味的诗翻译成英语之后又被翻译成汉语,居然就是这样的无味。
若干年前习诗之初,对于诗的翻译觉得如此这般非常的迷惑,当时在朋友间关于翻译的笑话便是这样流传的,诗意居然在翻译了两遍后这样流走得完全没有了,像是水渗透到了沙地里,我们得到的只有干涸。后来也有诗人这样宣称:诗就是在翻译中失去的那些。这简直就有些莫测高深了,恨只恨自己少年时的轻狂,怎么就没有学好一门外语!
 我们这一代是读着西方现代诗长大的,当然读的都是翻译以后的作品,我个人觉得,在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是它们的轮廓,然而在个人的经验里,这轮廓即使有些偏离,依然可以窥豹。而且在很多时候,这种疏离反而增加了一种美感,这一点在我读美国汉学家宇文所安的几本著述时感触尤深。
宇文所安在汉语世界里流传最广最出名的作品应该是那本《迷楼:诗与欲望的迷宫》,写的是中西诗中的爱欲问题,《迷楼》的题目来自于著名的享受主义者隋炀帝杨广传说中的建筑,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每个房间都会有陌生的新的激情。宇文所安对诗的定义(中西诗)是:可以唤起我们心中渴望迷失的那一部分。这和杨广的迷楼可谓是殊途同归,随便提一句,在我们历史上的很多昏君(亡国者)大抵都有很好的艺术修养,艺术和现实世界的抵触可能就在这里。
 作为汉学家的宇文所安对汉诗的谙熟更多的是在他的另外著作里,比如《初唐诗》、《盛唐诗》和《晚唐诗》,让人惭愧的是,有很多关于唐诗的问题和当时的大人物,我都是在他的文字中读到的。宇文所安有一些非常有趣的想法,我以为可能是相对客观的缘故,比如他认为盛唐诗是对初唐诗的一个反动。
 更让人惊讶的是,我们一般以为李白和杜甫是唐诗中的两座高峰,而在宇文所安隔着时空的目光里,我们可以看到在同时代那个背景里,李杜之所以在后来成为人们仰之弥高的山峰,主要在于他们在当时的那种韵律和文字上的独创性。这种目光其实也没什么,但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是一个触动,就像是旅游,我们居住在杭州这样一座城市,很多时候并不觉得那风景,或者说并不陶醉,而从外地来的旅游者,他们会每每惊讶于这样的风光。
 宇文所安在一座我们的山上捡到了我们未曾注意的宝藏,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事实,而反过来,他的作品让我们再次在自己传统的阅读上有所启示。

#日志日期:2006-3-15 星期三(Wednesday) 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夜行动物的夜晚发言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