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
晴。

作者:夜行动物不飞刀 提交日期:2006-2-6 20:51:00
我们身体里的那些动物撒着欢
 ――读莫言小说《生死疲劳》
 李郁葱
“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这是佛经里的说法,莫言把它放在了《生死疲劳》这本书的扉页上,它的指向不言而喻。在我看来,莫言的这部小说从一开始就是一部野心之作,近50万字据说他只用了4个月的写作时间,这只能意味着两种情况:不负责任(对写作者自己和对读者);或者是行云流水。能够行云流水是因为写作者对自己的自信和他本身有足够的积累。
莫言所讲述的故事轮廓来自于佛家的六道轮回:它所定义的是灵魂的苦难和镇定。在莫言的小说里,打起头便是灵魂的磨难,地主西门闹1948年被枪毙,此后在阴曹地府受尽两年的酷刑,但他自以为自己是一个好人,不应该有这样的遭遇,而正是这样的一口气让他向阎罗王一直鸣冤喊屈,这口气也让他此后历经了驴、牛、猪、狗、猴子和大头婴儿蓝千岁的转世轮回,并且在喝了孟婆汤后也无法磨去前世的记忆:现在,莫言的用心已经昭然若揭,这是一部关于记忆的华美大戏。如果夸张一点的说法,它是一个民族记忆的缩影,或者说是它的草蛇灰线,是记忆的一种侧影和索引。
在《生死疲劳》里,莫言用的是中国古典小说的章回体,这看起来是向伟大传统的致敬。其实,这部小说里莫言所用的叙述方式和故事构架,你可以说是类似于浦松龄《聊斋志异》的民间叙事,也可以说是来自于马尔克斯的已成为某种当代小说传统的魔幻现实主义。在我个人的看法里,这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在这种叙事之后所开阔的远景,比如莫言所铺陈出的年代,再比如莫言所雕琢出的人性。
《生死疲劳》是记忆的河流,也同样是个人身体里动物面具的集体喧哗,我们不如这样看看他所设置的大标题:“驴折腾”、“牛犟劲”、“猪撒欢”、“狗精神”、“结局与开端”,驴、牛、猪、狗……都被赋予了一种形象和质感,而这些成为整个小说的叙述线索,我个人非常喜欢莫言写驴和猪的那两部分,那简直是流光溢彩。在西门闹第一次转世成为白蹄驴时,他的一妻二妾嫁人的嫁人、挨斗的挨斗,已作鸟兽散,而他的一双儿女也跟着母亲白迎春和西门闹以前的长工蓝脸结合成了一家。故事的开始便是在这样近乎抑郁的语境中展开,而这驴的脾气也成了小说中蓝脸的代名词,在今后社会的颠沛动荡里,蓝脸固守于自己的土地,相信劳动才是人的根本。蓝脸的坚守或者说是他的抱残守缺成为小说中让人心最感慰藉的一抹亮色,六道轮回,但有些东西是无法改变的。莫言把西门驴的这一部分写得非常好看和有趣,比后面那西门牛的忠诚更加飞扬和神采。
而到了“猪撒欢”这一部分,西门猪所折射出的信息更是丰富和缤纷。在写这个小稿子的时候,我又翻阅了一下《生死疲劳》,这一部分差不多用了200页左右的篇幅,而整本书也不过550页,它所耗费的笔墨等于前面的驴、牛两部,当然也比后面的两部占据着更大的比重。“猪撒欢”这一部分的绚烂还在于它所述说的那个背景的荒诞,这也在某种意义上解释了此后两部分略显单薄的原因。
在读《红高梁》时的那种激情和所《檀香刑》的酷厉所形成的阅读期待在《生死疲劳》中没有失去,但莫言所表述的,绝非是所谓的少欲无为,这或许是一种矛盾,因为在我们的身上,我们可以听到那些动物不停奔跑的声音……

#日志日期:2006-2-6 星期一(Mo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莎莎2345 评论日期:2006-2-7 20:16
精彩,我要买来看看

评论人:生个孩子叫Fu_Yu 评论日期:2006-4-5 0:30
有点明白“那头微笑的猪”的意思了,但还不甚了解。记得有位已经作古的人说过,书是要借来才能读的,什么时候借我一阅。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夜行动物的夜晚发言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