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7日星期五——2008年3月29日星期六
2008年3月7日星期五——2008年3月29日星期六

作者:班布尔汗 提交日期:2008-4-5 21:45:00
2008年3月7日星期五

和同学一起看韩国的惊悚片《假面》。
韩国人是很会拍商业片的,所有的元素都不会被他们忽略,片子确实如广告所言,紧凑、充满悬疑,结局出人意料。
尤其是始料未及的是,这是一部以同性恋贯穿始终的电影。
曾经看《春光乍泄》、《蓝宇》,是抱一种窥奇的心情,且始终是笑着的,毕竟自己难以理解那种同性之间的爱情。
但这部电影却让自己有了一丝感动,韩国人编故事的水平果真不俗,即使不认同同性恋的人,也会为片中的主人公叹息。

2008年3月10日星期一

又有考察组来学校评估研究生的教育。学校又陷入一片紧锣密鼓和手忙脚乱之中。和上次评估不同,我们这些原本被人遗忘的研究生也必须投入到准备过程中去。
不知道会评估什么,只能是所有方面全部考虑进去,处处准备,处处设防,真所谓“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

2008年3月12日星期三

连续几天,都是在帮助造假。造的头晕脑胀,造的筋疲力尽。
不知道造假的结果能不能经受住检查,但心里也明白,前来检查的人物,大多数也曾在高校任职,对于应付检查评估的造假行为,应该也是心知肚明。
检查者与被检查者,应该是心有灵犀的,只要接待工作到位,何尝怕会出现意外?
可形式主义的东西总是要有,不能因为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不去造假。所以假还是要继续做下去的。

2008年3月13日星期四

在QQ上遇到了王者觉仁和醉罢君山两位仁兄,都劝我应该改变写作风格写一些适合大众阅读的历史,并认为这应该是当作一种事业,为人们多写一些好的历史读本。
若说不想出书,获得名声和利益那是假的,何况煮酒早已经成为网络上出书做多的论坛,写手如云,版主们也有大半出书立说。
可要改变写作方式,用小说的手法去写历史,自己从来没有试过,而且自己也没有做过这方面的训练,真是不知道如何下手。
而自己这么去做,是否违反了学习历史者该守的道?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我的老师一定会这么认为。

2008年3月14日星期五

和阿宏聊天,得知他这次的分数259分,恐怕是又没有机会了。顿感郁闷。想回想自己当初是如何混进这研究生队伍中的,却不那么清楚,恍若隔世。

2008年3月16日星期日

终于看完了《卡廷惨案》,原本想约几个同学一起看,但人们都没什么兴趣。
一个弱小民族的无奈和悲哀,片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他们的联盟最多一年,然后就会需要我们”——看到德国人和苏联人握手言欢,主人公上尉对自己的下属满怀信心地说——而事实上,没人需要他们。
“我必须去一趟,不能让教育大臣一个人扛着,必须让德国人知道,为了维护大学的独立性,所有的知识分子都同心协力”——老教授在去学校参加会议前对妻子说道——而德国人对这些沦陷国知识分子的同心协力根本不屑一顾,所有的教授都被抓进集中营,老教授最后死在那里。
“你们当中有很多非职业军人,有工程师、科学家、教师还有画家,你们必须坚持下去,有你们,才有自由的波兰”——将军在战俘营的圣诞之夜对军官们发表这充满感情的讲话——而苏联政府已经决定全部屠杀掉他们这些“一贯反对社会主义的敌人”。
“我只关心你能不能拿到毕业证书,国家百废待兴,都像你这么玩自杀,谁来建设国家?”——女教师对执意在档案中说明自己父亲是被苏联人杀害的年轻人说到——而年轻人还是对苏联人充满敌意,最后因为撕毁苏联宣传画曝尸街头。
“波兰永远不会自由”——女教师对同事说道——这句话可算是全片唯一说错的,波兰最后自由了——虽然很多中国人说波兰不过又成了美国的跟班。

网上的一些评论,总是计较于波兰强盛时曾经欺负过俄罗斯,十月革命时还派兵干涉,并杀死过苏军俘虏,所以,卡廷惨案是天经地义的。
类似的评论还有很多,记得还有人引经据典的论述德国屠杀犹太人的正当性,甚至拿出莎士比亚那部《威尼斯商人》来论证。

2008年3月17日星期一

前天买了《南方周末》,今天才想起来翻看。整篇长片的两会报道和评论,另外加一些关于中国汽车产业的。
有两篇文章值得记一笔。
一篇是《宗教与社会主义的难题如何破解?——专访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另一篇是薛涌的《“反智主义”思潮的崛起》。
前者不值得多说,只能表示政府对于宗教,仍然秉承着早年的观念,可说没有丝毫的进步,在各种宗教徒日益增多的今天,这种固步自封的思路,无疑极其危险。
后者的理论在于,“在一个民主的社会,精英们的自负迟早会撞南墙”,而“中国知识分子习惯凭借自己对知识的垄断占据道德高地”,因此,要鼓吹“反智主义”,因为“最健康的制度,其公共决策是建立在最广泛的参与之上,而未必是最专业的知识之上”。
薛涌先生常年在美国定居,有这样的想法不足为怪。精英垄断决策,也确实是应该审慎批判的,但在中国,最专业的知识往往根本不能左右公共决策,或者说,真正的所谓公共决策根本还没有产生出来,最专业的知识只是最强有力的权力的陪衬品,夺取公众对公共决策参与权力的,并不是知识分子,而是职业官僚们。
全国各地的城区改造,何尝听过专家的意见?三峡大坝何尝听过专家的意见?三农问题何尝听过专家的意见?股市调控又何尝听过专家的意见?
人们看到的,不过是一些已经决定的东西,找专家来论证其合理性,而且是必须合理而已。
就以美国来说,当年的费城会议,如果不是靠精英们“暗箱操作”,让群众来“广泛的参与”,恐怕就是第二个法国大革命。
人们对于知识霸权的挑战,具有合理性,但在中国,实在是个伪问题。不过是杀不了秦始皇,那孔夫子撒气而已。

2008年3月21日星期五

应吴总之约和老刘一起到河源一游。
4个小时的路程,聊着天也不感觉缓慢。
到了河源站,吴总的哥们阿狼驱车来接,我曾和他有过一面之缘。
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和吴总到万绿湖一游,青山碧水,确实如吴总说的一样令人心旷神怡。但因为去年大旱,再加上水力发电,湖水下降不少,露出了黄色的沙滩,有些煞风景。
晚上,吴总众多朋友前来,在东江边上一条渔船上吃鱼饮酒,吃的是新鲜水产,喝的是客家人自酿的“土炮”和上海老酒。
原本总是夸口在从来了南方便从没有喝醉过,结果今天下来,醉得不省人事。

2008年3月22日星期六

头疼欲裂,连领略广东早茶的机会都丧失了,直到中午才醒。正好吴总要招待几位从江西白鹭来的乡干部,便随之一起去苏家围、南源等古村落参观。
苏家围名气甚大,多年前尚不知客家是何究竟时,便听说过。今天身临其境,虽灰瓦白墙、错落有致的客家民居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但以自己的感觉,却是只可远观,若是入画,挂于厅堂,则美轮美奂。一旦离得太近,就逊色很多,感觉大不如初见——也许自己艺术细胞太少,领略不到妙处也未可知。
南源古村与苏家围相比则等而下之了,因为很多村民将旧房推倒盖起了镶着瓷砖的现代式建筑,将整个格局破坏无遗。只是一些保存不算完好的大户院落才有些风韵。
吴总不禁叹气,古村落旅游最好的开发往往就是保护,但很多地方并不明了,往往开发的把原有景观破坏严重。又如南源,申报国家或者省级文物保护,迟迟不见批复,结果很多村民擅自拆毁房屋,想要阻止却又没有依据,就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
2008年3月23日星期日

今天原定返回,中午吴总邀其好友田哥与我们一起到山上吃午餐。
驱车半个小时后,在无绿谷的一座山头的饭店里,吃炖土鸡,喝杨梅酒。看四周山林苍翠欲滴,偶尔有不同鸟鸣传出,脚下山泉静静流淌,土鸡入口,齿间留香,杨梅酒酸甜却又酒味浓厚。
此等美妙,人生当中确实不可多得。

2008年3月28日星期五

自从街道工人出版社王编辑的信,说是有兴趣出版《最后的可汗》。原本没有丝毫准备,一下子懵了,拿起以前的稿子来看,越来越觉得惨不忍睹,只得修改,可又找不出多少可以填充的地方。
所幸还只是,并没有实际操作,不然自己真的要狼狈不堪了。

2008年3月29日星期六

阿宏又到凤凰周刊混饭,借着台湾大选策划了选题,想论证民国的宪政建设是台湾民主的基础,时间太紧,便托我帮他整理民国宪政。
工程浩大,所幸以前因为兴趣就整理过一些,只要输入文档便可以。
一边输入,一边感慨:中国宪政之路,真不知还要多少年才能走通。

#日志日期:2008-4-5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琉璃锺 评论日期:2008-4-14 12:26
给你的QQ信箱发去了最近的相片,收到了吗
呵呵

评论人:放宽历史的视界 评论日期:2008-5-5 21:55
第三次在你的日记前提笔回复了,要是这回还不行,兄弟只能放弃了。
前两次写的东西没了,也不想再重写了。想起前段时间记者采访了这样件事: 陕西商洛市镇安县农民吴宗和在县纪委反映问题时,用手机给领导拍照引起纷争,被指违法。在接受警方200元罚款后,他又给领导写下受到热情接待和高度重视的证明材料后,才拿到了被扣押的手机。在为记者曝光此事而希望相关的人能被处理而高兴之后,我想到了吴宗以后的处境。

  我读小学的时候是班上最小的,最大的同学大我四岁,所以我经常被欺负,开始我告诉家人,老爸和校长熟,和欺负我的人的老爸也熟,事情很好地被处理了:欺负我的同学当面向我道歉、写检讨等等。然而,第二天我就又受到了威胁。

  无论是上访、上告还是记者曝光领导,受处理之后的百姓大多难以在此地安身了,最典型的就是郴州集体腐败案的揭发人,事情过去这么久了,现在还不敢回家。在现在的条件下,任何一个权贵者都不是孤立的,他们有自己的网,倒了一个或几个甚至是网破,总会有人在。处理之后,上访的人、上告的人等等,你们还有好日子过吗?安徽毒奶粉事件的“告密者”、陕西找县领导签字的受害者现在和将来的日子肯定不能平静了。
我们的吴宗兄弟,当这事被处理后,能有好日子过吗?


评论人:放宽历史的视界 评论日期:2008-5-5 23:07
写点通俗的历史读物应当与正常的历史研究没什么冲突吧?
我们的思维在学术的框架里守着太多的规举而常不能突破,问题很可能在于漫游的思路被固死在前辈们的路上。
如果单是为了锻炼身体而非打比赛,你是不喜欢如某人总是以规举中断我们的运动而使得大家时不时地争吵。玩玩而已。

评论人:班布尔汗 评论日期:2008-5-5 23:39
呵呵,关键是公民的独立时候到多充保护前提下才可能真的出现上访禁绝,而这需要政府的归政府,社会的归社会,中国离这个要求太远了。

通俗历史读物不是好写的啊,现在写手太多,牛人也太多,呵呵。

评论人:放宽历史的视界 评论日期:2008-5-6 14:56
想讨论的关键问题不是上不上访的问题,而是中国的权力网相比起来太大了,让百姓觉得恐怖,上访也好,曝光也罢,作为一个老百姓,在这网前太小了,哪怕是网破了都能电死你。
唉!这些事讨论到此了,再讨论下去还是和中国的其它“重大”社会问题一样,都得归到体制那里去了。好好向老爷们交租吧,不许问租子用到哪里去了,一个小老百姓还想反了你!!!

评论人:红色药水 评论日期:2008-7-18 16:34
懒虫啊,快写~~~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班布尔汗的blog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