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秦

博客信息

博主:黛秦 

博客登录

友情博客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访问:1914281 次

今日访问:63次

日志: -245篇

评论: -39 个

留言: 1539 个

建站时间: 2005-8-25

博客成员

狗熊弟弟 普通成员

月无寒 普通成员

fiyhw 普通成员

gaoyi_511 普通成员

木S雨燃 普通成员

新秋天的雨 普通成员

LSF457 普通成员

baidu_vip 普通成员

上君汝 普通成员

阳公 普通成员

chenchen_246 普通成员

iori314 普通成员

雾里看花HY 普通成员

黛秦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5-25 07:26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5-24 05:04

冷自知胺
2020-05-21 08:46

小奋青滤pe
2020-05-13 01:49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5-10 10:51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4-18 09:58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4-05 06:56

小奋青滤pe
2020-04-03 11:2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3-25 23:52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3-25 16:53

小奋青滤pe
2020-03-23 19:38

mukj049
2020-03-07 12:08

本站域名:
http://daiqin.blog.tianya.cn/

<< 下一篇>>

《去北京看雪》22——剧终

作者:黛秦 提交日期:2010-1-31 10:25:00 正常 | 分类: 倍受关注的《烟花》 | 访问量:32259

虚拟中的现实一部真实反映北漂青年性思想性生活的小说


(22)

一切都按图图的计划进行着,她终于战胜了自己,战胜了她的情人。她像一个凯旋而归的战士,走向为自己开放的原野。她没想到结束来得这样畅快淋漓。她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无故地伤害自己。为了提前庆祝这一天,她又出去找陌生人过夜,挥霍掉旧年沉积心底的失意。她曾经害怕把海神永远送走,可这一天,她却发自内心地希望永远把他送走,连同送走最后一个流浪的冬季。这个春节没有新衣服,没有好闻的雅顿第五大道。她牵着从大街上捡来的混血儿画家和一包520,开始了北京又一个温情浪漫的季节。在这个季节,她只想得到很多快乐。只想快乐地活着,不再想它会停留多久。
她对自己说,我只想站在十字路口捡些快乐,而不是一件新衣服和一顿山珍海味。

冉冉去新西兰学习。临走之前特意告诉她,我相信你是好女人。
显然他不如海神那么直接。先是谈自己比较喜欢她,这正是他可能继续与她做爱的主要原因。她问他,如果我长得很一般,你还能邀请我去你那过夜吗?他立刻否定,你提出的问题和思路本身就有问题。似乎在说,对一个人有感觉是首当其冲的条件,这明明是不必提出来的。图图始终采取迂回战术与他捉迷藏。比如她故意提出诸多突发奇想,突然问,你的女博士春节有没有去你家过年?他反问,你怎么总提她呢?图图理由充分地回答,她为你付出了身体和时间,应该得到幸福。
其实,无非是让他明白他可不能把图图当白痴对待,还有更高的绝活会慢慢驯服他。只怕是游戏还没进行一半,她就感到轻易俘虏一个敌人的游戏是如此乏味。
他又不失时机地提出一个对她很有成见的问题,你应该学会配合。
图图依然装腔做势,你想要我怎么配合,放开吗?怎么放开?
冉冉板着脸,这也用我教你?就是那种感觉,两个人融化在一起的感觉。换句话说,要你全身心地投入。
她立刻为自己的不投入找借口,你知道第一次我喝多了,第二天回家时,才发现没在家过夜。不是你及时给我电话,我真不知怎么去你那里的。酒后能清楚地记起那天所发生的一切,但当时的确进入了一种失控的状态。她接着又说,至于第二次,饭后的确很头晕,眼睛耳朵都不听使唤了。
关于她总是头晕的事,他从未认真解释过为什么。只是努力强调她的任何对他不利的猜测都是有意诽谤他。他完全没做任何对她行为造成失控的小动作。完全没做。正像他对她所说,绝不做那种缺德事。可是,后来他很少解释。
图图说,谢谢你相信我。我可能不会再同你做爱。做爱是因为我寂寞,不做爱是因为我怕失去自己。现在,我已经不在是否失去自我,不在乎。
冉冉说,你总是想那么多。做爱与不做爱没有什么区别,只会让我们将自己和对方看得更清楚。
我要走了。听到冉冉还在对她说,图图,你是好女人。永远都是好女人。与你做爱能听到你的心声,很寂寞。我知道,你仅仅是想温暖你的寂寞。
可她不再需要接受来自冉冉的温暖。因为图图仅仅是温暖自己的寂寞,这与是否爱一个人没有多大关系。冉冉吸过毒,精神受过刺激,她不能再刺激他。因为她不爱他,他们注定要失去对方。

无聊的日子,图图与画家交往频繁起来。
春节后,画家约图图去王府井的夜市吃中国特色小吃。混杂在人群中,一出地铁口就被画家用力揪到一边。图图没看清什么人,心惊慌的咚咚直跳,她扭着身子正想喊“救命”,画家不解地问,你搞的什么鬼,不认识我了?
图图抬起头,看到眼前是一个身材高大,头戴小黑帽的男子。她故意费神回忆画家的样子,将他与眼前这个酷匕的男人对比。又听到画家埋怨着嘟囔,不会吧,这才多久没见面就不认识了,是不是又认识什么帅哥啦,立刻把我丢到脑后勺?我是混血儿画家。
哦,对不起,我没看清楚。
这么大一个活人站在眼前,你竟然说没看清楚。到底又在思念哪个帅哥呢?和我约会还想着别人,真是朝三暮四。是不是还约了别人?
没有,你怎么能这么随便说话呢。你总应该站在一个路灯下,或灯光明亮的地方,让我好认出你呀。或者,打电话说你具体在哪里等我。
好好好,是我的错。到那边就看清楚啦。
图图和画家并排走到灯光辉煌的王府井大街,这是她来京之后第一次逛王府井夜市。她左右环顾,看两边的橱窗,看明亮的灯光从屋里照射出来,照耀在门前的大道上,照耀在来来往往的游人身上。图图联想到上海夜幕下霓虹闪烁、商品琳琅满目的南京路和淮海路,随处可见来来往往的西洋人和华人穿插而过。她欣慰地笑了,感觉这才像一个发展中的大国。
画家问,刚过完春节,工作很忙吧?近日怎么样?
还好。
你工作的地方太远,为什么不换一个地方?
北京这么大,在哪里都觉的远。你呢,准备在中央美院进修几年?学费很贵吧?
都是自费,上半学期就化了几万块钱。
你可以找一个工作兼职,挣点外块啊。
没时间,我要抓紧学习。
真那么忙吗,一打电话你就说正在地下室画画。
是的。我是以进修的理由离开原单位的,又是自费的,当然要抓紧时间画画。
进修期满后还回去吗?
当然不想回去。像你说的,既然出来了,就该去个好城市。
我问你回不回东莞?
就是在那里呆腻了,又摆脱不了,才出来自费进修的。
那就离开嘛。
如果能离开,我早离开了。学校与我签了10年合同。
那你完了。你不回去,他们会同意吗?
当然不同意。在那个学校,我的美术教学质量是最棒的,带出来好几届大学生。好多学生都是从高一代课的,一代就是3年,他们习惯了我的教学方式。
那你完了。
反正我不想回去了,正想办法延长进修时间。再有二年,合同到期了。

走到一个红绿灯十字路口,画家抓住图图的胳膊说,小心点,车来了。
图图扭头看见一辆大巴车开过来。但路上依然有游人东张西望地甩胳膊甩腿,朝对面公路奔跑。大巴车一开一停,让人很为那些勇敢闯红灯的人捏一把汗。
绿灯刚一到,图图向前迈了一步就被画家紧紧牵住。他不无气愤地说,中国人就是这样没规矩。你看人家老外,特别有安全的交通意识,不到绿灯,人家绝不乱穿公路。图图侧目,果然看到不远处有一大群黄头发白头发的老外安定自如地站在红绿灯的两边,等待红绿灯变化。都是受过文化教育的成年人,这的确让人很羞愧。图图感到脸有些发热。画家叫她,走吧,现在可以走了。绿灯来时,路上所有的机动车都停在一条横线之后,焦急地等待红灯过,绿灯来。
进了美食一条街,老远闻到臭豆腐刺鼻的臭香味。这股味道就是这条街道显明的嗅觉广告,就算从未来过王府井美食街的人,只要闻到臭豆腐味,顺着这个味道循循渐进地寻找,一定会如意到达目基地。正如他们所料,没走多久,就看见一排塑料红灯笼下排着色泽可人、香气扑鼻的各类小吃;而且那里人山人海喜气洋洋。图图与画家两眼睁圆圆的,沿着食物街边向前走,边认真观看。各种食物制作的香气可人,加上卖者见人就大吆喝“偿偿那,味道不错,不卖后悔啊”,画家每看见一种小吃,就买一份递给图图。没走多远,图图的手里就是拎满了味道各异的诱人美食。待画家再将钱递到小贩手里,图图哀求地说,拜托了,您别买了。就算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我就是没吃过,也没见过。呵呵,打开偿偿吧。
的确,只要站在食物摊前超过两分钟,一定会被那诱人的食物挑逗的口腔大大流口水,忍不住从皮夹里找钱,换来那诱人的美食一饱口福。食物不便宜也不贵,似乎统一商量好,一串或一碗或烤或炸或炒的肉、面粉制成的食物大概在10至20元之间。图图怕吃胖,先吃了一串糖葫芦,画家要了一碗羊杂碎。两人边走边吃,边吃边看。走到一个小摊前,图图又买了一碗炒粉,画家买两串炸鱿鱼。两个人停下,俩人走到离美食不远的公路栅栏边,津津有味地吃着聊着。身边不远处有一个装垃圾的灰色大塑料桶,不知从哪里走来一个身穿深色西服,肩挎一个黑色工作包的大个子男人,从背后拿出一条长棍伸进垃圾桶里翻搅着,低头在寻找着什么。这人不断地用长木棍挑起一个个塑料袋,扯开看看,里面装着游人吃剩下的食物。图图好奇地瞪大眼,她想看清楚他要干什么。不一会儿儿,大个子男人站在垃圾桶前,低头匆匆忙忙用手抓着吃塑料袋里的食物,还像贼一样不时地向四周环顾,似乎深怕被人发现一样。他古怪的神态和动作引起在场所有人的关注,人们都停在离垃圾桶不远的地方,呆呆地看着那个吃垃圾的男人。
待看明白了,图图不禁惊呼起来,哇,你看那人在吃什么。怎么会这样?
画家扭头看着那人说,是疯子,不要看了。
图图不相信地又将目光投到那个男人身上。实在无法相信这个戴眼镜、穿戴整齐的男人竟然是疯子。然而,他的行为是最好的说明。图图惊叹着,再也吃不下手里的食物,喉咙发出将要呕吐的声音。画家说,有什么好看的,这么大一个北京城,有几个高智商的人精神裂变成疯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他现在疯了,还是高智商吗?
当然不是了。都成这个样了,算是彻底毁了。一辈子都毁了。
图图想起冉冉说的话。他说中国的IT企业就是一个将高智商的人变成白痴的大陷阱,常年在这些行业里工作的人,不是纵欲狂就是神经错乱者。那个大个男人的外形和装束很像图图在北京地铁和写字楼里常见的那些IT阶级。图图是少出门的人,这么容易碰见疯子,可见这个城市的疯子很多。

疯子给图图留下的印象很深刻,很扎心的痛。这是生活在这个城市所有的人,稍抵抗不了压力和变故,就会严重失常的真实写照。她很担心有一天她也会变成白痴或疯子。画家说,很有可能。像你这种胡思乱想的人总有一天会神经错乱,所以劝你别对什么人都抱有成见和猜疑。生活并不像你所认为的那样可怕,现实中的男人也不像你所说的那样变态。看来你是一个缺少安全和温暖的人,不知你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情,让多少男人伤害过。你是不是孤儿,从小缺少教养和爱护吗?
胡说!你才缺少教养。我没交过男人,也没受过伤害。
那你为什么总是疑神疑鬼的,好像每个男人都想存心害你?还有,你交过的那几个男朋友,做什么工作的,正不正常?
这个你少管。交过也不能告诉你。这是个人隐私,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不知道。
是不是打算在北京找个男人定居,以后不走了?
可能不走了,走不动了。你呢,还回东莞吗?
跟你早说过,我是不想再回那个热烘烘、闹哄哄的地方,呆腻了。这个暑假还要回去一趟,办理一下续假的手续。我的档案都在那个学校,两年之内要逃,没那么容易。除非不要工作档案。
那进修毕业后,你打算去哪里?留在北京吗?
不太喜欢北京,可能会去上海。
哦,我也喜欢上海。
这晚图图要求回自己的住处,没有去画家那里过夜;尽管画家一再说他的公寓除了图图,目前没有其它女人去那里过夜,也没有任何女人染指过他。当然,如果图图继续我行我素,把画家撇到一边,不管他是男人女人,他就不再为图图考虑那么多了,真会叫一个女人回来陪他过夜。

她又想起春节期画家在床上对她说,图图,你是一个坏女人。难道你一直把我当作你的性工具,只懂得用下半身思考问题?难道你感情的源泉永远枯竭了吗?
图图将披头散发的画家抱在怀里。用手摸着他的头平和地告诉他,我不是处女,你应该找一个好女人;我也不是富婆,身无分文。
他口齿清晰地反驳,非处女并不代表身体不贞洁,感情不专一。如果你小时候喜欢运动,那你的处女膜是做运动时不小心扯裂的,纯属正常。
是吗,你怎么知道?
很多女人都这样,我猜想的。还有,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还在乎这个干吗?我早告诉你,处女不代表感情专一。没有任何性经历的女人,才更可怕。我只需一个对我感情专一的女人。
画家能说出这种与众不同的话,委实让图图感动的热泪盈眶。她将嘴贴在他的脑门上,感激地说,谢谢你。谢谢你对女人的理解和包容。他又说,其实,喜欢一个人还会在乎这些吗?他的话一说完,图图的眼泪就忍不住滑出眼眶,狂吻像雷阵雨一样敲打在他的脸上。这是与他亲昵以来,她第一次主动吻他。
感动仅是一时,它逐渐转化成大众的观念。画家生活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从事是思想开放的画家职业,自然对男女身体的奥秘了如指掌。这事过后没几天,他把她带到他家吃火锅。那次火锅聚会让她很尴尬,来吃火锅的是他的一大帮男女朋友。个个青春亮丽,活泼可爱。一进门,他向大家介绍,这是我的朋友。然后问她,要不要一起吃火锅?她否定,并执意去画家的卧室看电视。画家与一个搞音乐的人合租两居室的屋子,特别狭窄。电视放在卧室里,对面紧挨着一张又大又矮的双人床。床上堆着可能长期不叠得被子,床头前叠放着两只扁扁的枕头和一只大白熊。大白熊名副其实地充当一个实物,常常被枕在头下睡觉。春节那几天,她就是枕着大白熊的身上睡觉。
一进屋首先看到的是一个不到20岁的女孩,坐在床上看电视。进门时,女孩抬起头看她,画家对她说,这是我的朋友。女孩微笑着点头,图图自然地坐在她的身边,很随意地看电视,并与她热情地讨论电视里哪个男孩帅气,哪个女孩漂亮。通过图图的附合,女孩兴致大发,不停地变换电视频道。从1台翻到54台,看到有帅哥的,就停下来看一会儿儿。她的兴趣也符合图图的要求,她们友好且津津有味地看起来,还不时对剧情人物评头论足,发出开心的笑声。
这时,画家不时进屋看一下,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微笑。不过,他的笑怎么看都像是从内心发出的偷笑。图图全然没意识到身边那个鼻梁高高,两腮长满青春痘的女孩子与自己或画家有什么关系。
图图一直紧张地坐在卧室里看电视,把门关上,生怕让外面人看见她的容貌。她敢说,那晚上没有几个人真正记得她长什么模样,除了与他的同居的另一个单身男人。刚进门时,他友好的朝她笑了笑,她略微回了友好的表情,就急速逃进画家的卧室里。还有一次,他同居画友看清她的面容是在电梯里,他们一起坐的士。电梯里的电灯明晃晃的,他总该看清她是什么样子。她也看清他的同居画友比画家更高大更帅气。画家也许还为自己能将这么漂亮一个大女人带到床上过夜感到自豪呢,因为他的面部表情平静踏实的如一滩死水。第二天她故意问,你家里有那么多朋友,为什么还把我带过去?
没什么,你放心好了。
可是,我是为你着想啊。怕影响你。
不会的,这事我早想清楚了。再说,有什么好影响的,我不是和尚,又打算一辈子只结一次婚。
你说什么?你要结几次婚?
呵呵,你想我结几次?
图图忽然想起海神说画家都是最不可靠的男人,尤其是漂亮的混血儿画家。如果你想老老实实过安稳的日子,还是要找海神这样的男人,至少他比画家安分守己。她反思画家刚才说的话,心隐隐作痛,似乎正验证了海神的预言。
然后恍恍忽忽地继续试探,你同室的男友没问你吗?
没有,人家什么都不问。别胡思乱想了,现在谁管谁啊,你倒给人家钱,人家还闲麻烦呢。吃饱撑的啊,做点啥不好呢,操这闲心。
可是,你不怕在学校给你造成不好的影响吗?
怕什么怕,我们都是单身。一对单身男女做什么都不过分。
可是,你也不该让我和你的女孩同时坐在你的床上吧?
我就是故意这么做的。她就是追着我不放得那个女孩,我们同学都知道。
她年轻又漂亮,你为什么不找她呢?
没你漂亮,我不喜欢她。
至少比我年轻。
那没用,没感觉谈什么都白扯。

这可能就是问题所在,图图还能说什么。就像她不能接受画家,如果他再难看一些再平庸一些,她心理的阻碍也许都解决了。有时她都为自己卑微的想法羞愧。当然这仅是其一,真正的原因是她与他的年龄相当。如果他现在向往成熟,十年二十年以后,当他成熟得永远只能成熟地平视现实时,他还会在乎一个成熟的女人成熟的魅力吗?为了弥补这种担忧,图图搜寻了一些有利于自己的证据,首先从外表挖掘优势。也就是画家宁可放弃20岁女孩选择快挺进30岁大女孩图图,说明图图的确与众不同,换句话说有一些无法阻挡的魅力。图图深信自己除了脸蛋在画家眼里更光洁更有女人味外,身上的如丝绸一样光滑饱满的身材也是吸引画家的另一大磁场。
图图不再想画家和女孩的事,其实他们之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据图图断定,画家肯定与女孩上床睡过觉;否则她不会那么对他没脸没羞地穷追不舍。一个没有经过大风大浪的女人,很容易把自己的心和归宿寄托在第一个侵占她身体的男人身上。图图舍身处地想起自己那些年头的对男人的感情,那些没有结局的感情所犯下的错误。
次日早晨,她与画家和他的同事一道出了门,走出电梯,又坐的士。的士在一个十字路口处停下。图图下来,画家对她说,对面有去你那里的车。图图向他点头,将车门关上。车向前疾驶而去。图图脑子里依然重复着昨晚的一幕幕,有股温情慢慢袭上心头。在床上,画家总嫌她感情不投入,说她是坏女人。
当她站在站台上看着画家远去的方向,眼睛渐渐变得扑朔迷离。不道什么时候还会再见他,这一天永远都不确定。就好似很多人永远不能给彼此一个明确的答案,明天会在哪里。她不知道还需要在这一条盲目无知的旅途走多久,等多久。也许正如她所说,总有一些人需要不断地出发,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总有一些人会牵住另一只手,无论曾经在哪里。
再次分手。回去的路上,混血儿画家打电话告诉图图,下半年他在上海。他会耐心地等她。虽然图图曾经肮脏的像一张涂满颜色的画布,但他喜欢这张画布。因为毕加索说过,简单就是美丽。在他看来,这张画布没有实质内容,没有形成自己独一无二的故事,所以它是简单的,是可以修复的。
图图就是简单的画布。




#日志日期:2010-1-31 星期日(Su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洛阳公子 评论日期:2010-2-1 9:29

嘿嘿,不错,有点意思

有人转载了

评论人:黛秦 评论日期:2010-2-1 9:36

谢谢

评论人:yywangd 评论日期:2010-2-4 15:01

伤感在美丽中飘摇。。。。。

评论人:洛阳公子 评论日期:2010-2-7 10:50

现实就是如此

评论人:零星一点醉 评论日期:2010-2-26 9:59

拜读

评论人:雪山菲舞 评论日期:2013-3-11 17:32

  好长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黛秦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