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SARS病毒和人猪流感病毒是人类健康的保护神?


为什么说SARS病毒和人猪流感病毒是人类健康的保护神?
mu3160.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全世界都说SARS病毒和人猪流感病毒是传染性极大、毒性极大的凶神恶煞,是人类健康的死敌,但我却说SARS病毒和人猪流感病毒是人类健康的保护神。没有这两种病毒,人类早就完蛋了。为什么敢冒天下之大不违,为病毒辩护? 敢为病毒辩护,我可能是天下第一人。 我的观点是三个: 1、世界上不能没有病毒 世界总的说来应该是平衡的、和谐的。平衡的基础就是共同繁荣,互相制约。只有繁荣没有制约就会繁荣过度,只有制约没有繁荣就会灭亡。因此为了维护地球的平衡,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必须遵守规则。 上帝在创造了人的同时,也创造了能克制人不正常发展的病毒,病毒的最主要特性就是温度特性,不同的温度病毒去克制不同体温的动物。 世界要稳定,生态要平衡,人类要发展,病毒要克制。千万年来如果没有病毒的克制,人类早就灭亡了。 有阴必有阳,阴阳要平衡。有白必有黑,黑白要平衡。有狼必有羊。人是生物圈的顶点,克制他的只有病毒。有男必有女。这就是世界,这就是规律,谁违背了它,谁就会碰壁、就会灭亡。这个理论是简单的,简单到老百姓老百姓都明白。这个理论是复杂的,复杂到很多科学家不承认世界阴阳,说阴阳是迷信、是愚
博客信息
博主:慕盛学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4840 次
  • 今日访问:1次
  • 日志: -218篇
  • 评论: 0 个
  • 留言: 0 个
  • 建站时间: 2009-5-26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卫生部对北京的高误诊率的解释理由不充分
作者:慕盛学 提交日期:2010-6-19 19:16:00 | 分类: | 访问量:282

高误诊率是卫生部的第三大错
  
   四、卫生部对北京的高误诊率的解释理由不充分
  
   关于非典高误诊率的问题,广东的钟南山认为误诊误治无所谓,不会造成严重后果,创造了“误诊误治无害论”
  
   1、北京存在高误诊率的主要原因
  
   北京非典期间存在大量误诊误治问题,详细数据和根据本人前面已有说明。造成高误诊率的原因,钟南山说的十分清楚:“以往采取的方式是不管是一般的肺炎还是非典型肺炎,只要有发烧、咳嗽的症状均先假定是非典,隔离后再慢慢排除,以防误诊导致非典的扩散传播。”
  
   (1)能引起发热和咳嗽的疾病很多,发现这样的患者“先假定是非典,隔离后再慢慢排除”,如果有单独的隔离条件,这样做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全北京没有一个医院具备这样的条件,全部是大病房多患者整体隔离,这样必然会出现很多不是非典患者而被传染的现象,严重伤害了这部分患者的健康权
  
   (2)北京非典流行期间,正好是普通流感流行期间,普通流感和非典的初期症状非常相似,“只要有发烧、咳嗽的症状均先假定是非典,隔离后再慢慢排除”,势必会把很多普通流感或普通感冒的患者被误诊为非典而被隔离,隔离后被真正的非典患者感染,因此伤害了大批只是患普通感冒或普通流感的人。
  
   由于上述原因,造成北京高误诊率就是必然的了
  
   证据:http://news.sina.com.cn/c/2003-06-13/02411164702.shtml
  
   2、对于北京高误诊率问题北京政府的解释是“为了保护大多数”
  
   北京非典期间明显存在防护过度,治疗过度问题,但是北京市政府不承认存在这两个问题,而且“梁万年认为,政府并没有所谓的反应过度。“我总体认为,北京市委、市政府以及一些部门针对‘非典’所作出的举措是适宜、恰当、及时、准确的”
  
   《北京青年报》 2003年05月07日06:01发表文章《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梁万年:“非典”病毒怕热 》文中说:“ 北京市政府的反应过度了吗?
  
  转自搜狐
   梁万年认为,政府并没有所谓的反应过度。“我总体认为,北京市委、市政府以及一些部门针对‘非典’所作出的举措是适宜、恰当、及时、准确的。对这种传染病,如果把一个病人漏了,从整个战略上看,流放到社会上,会造成许多人的感染。如果这个病人不漏掉,可能在战略上,会把一部分人或者一小部分人错划为感染者,这小部分人要在一段限定的时间内进行治疗,但是,保护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从这一点来看,我想,宁愿采用这种办法。这是为了保证大多数老百姓的根本利益。”
  
  证据:http://news.sohu.com/44/45/news209104544.shtml
  
   梁万年的这段话说明如下4个问题:
  
   (1)北京市政府的做法不存在“反应过度”。
  
   有大量事实证明,北京非典期间误诊率最高,严重滥用抗生素,严重滥用激素,存在十分明显的反应过度,治疗过度问题,但是梁万年却说“举措是适宜、恰当、及时、准确的”,十分令人遗憾!本人会发专文说明这个问题。
  
   (2)老百姓可以任意剥夺健康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各个法律规定公民有健康权,你把大量不是非典患者“错划为感染着”,让他们无条件接受“误诊误治”,身体无辜受到摧残,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3)只承认“会把一部分人或者一小部分人错划为感染者”
  
   初步调查表明,北京非典患者的误诊率在78%以上,这部分人对于全国13亿人是少数,但是在非典患者中,却是大多数,
  
   (4)“我想,宁愿采用这种办法。这是为了保证大多数老百姓的根本利益。”
  
   如果非典是毒性极强,传染性极强的疾病,你这样做可以理解,但是钟南山说93%的患者可以不治而愈。
  
   如果北京是首发非典,你这样做我也同情,但广东是首发,北京流行时广东已经接近尾声,2003年1月21日的报告就说明了非典具有“自限性”,没有特效药,绝大多数患者也可以康复出院。可是北京的流行不总结广东的经验,用“为了保证大多数老百姓的根本利益”的理由,公开推行误诊误治,让许多人做无谓的牺牲,而且不给被误诊误治的人任何补偿,这种做法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应有的做法,是肆意践踏人权的表现。
  
   非典期间老百姓为了避免被“误诊误治”,采取有发热不去医院的做法,大量发热的患者不去医院,并没有造成非典的大扩散。
  
   如果这种理论成立,那么公民的健康权,还有保障吗?
  
   如果这种理论成立,日本鬼子在中国的暴行也合理了。
  
   中共辽宁省委党委研究室的文章《日本侵略者在辽宁奴役中国劳工形成的万人坑》,文章说:
  
   “ 1943年龙凤矿霍乱流行,日本人设置了“隔离区”,在南山坡下搭了6个大席棚子,周围是刺线和电网,将1000多有患病嫌疑的矿工都驱赶到这里。日本人还在南山建有炼人炉,大量尸体,甚至还有活着的病人被推进炼人炉。后来死的人太多了,炼人炉炼不过来,就把尸体抛在山沟里,形成了万人坑。”
  
   因为霍乱是一类传染病,当时没办法治疗,因此日本人把患者隔离,甚至活埋,都是为了防止传染病扩散,这样做的理由,也是“为了保护大多数人”
  
   证据来源 :http://111.lneti.gov.cn/news_more.asp?bigclassid=78&smallclassname=5&articleid=2192
  
  
  
  
  
  



#日志日期:2010-6-19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为什么说SARS病毒和人猪流感病毒是人类健康的保护神?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