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煙雲。看朱成碧
浮世煙雲。看朱成碧
只有用腦思考過才真。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With gratitude, I gazed up through emerald leaves shimmering in the breeze. My feelings of serenity were permanent...
读者的极限
作者:奈米娜諾 提交日期:2009-6-8 1:38:00 开心 | 分类: | 访问量:925






从国二开始写博客,到现在高三毕业,历时虽短,却让我 观察/切身之痛 到不少 有趣/愚蠢/怪特 现象,其一便是所谓「读者的极限」。(此读者,偏指网路文章的读者)


感谢近年来,电脑与网际网路 的发达,还有「博客」的发明,现在任何人---无论是somebody或nobody---都可以是文学家、诗人、作家,於雍碌繁忙的生活之外,架构一片桃源净土、或心情垃圾场,尽情挥撒 不为人知的风花雪月、怨恨攻讦、或 内心纠纠结结的美丽与哀愁。


接著,来自 四方八面、24小时 的读者们,可能是好友、家人、同事、路人,基於对你的 关心/虚以委蛇/巴结 ,来阅读你的文章,并给予回覆 (幸运的话)。


然后,电脑此端的「你」,与彼端的「他」,就搭起 超距友谊的桥梁 了! 甚至可能有点 心心相印、俞伯牙钟子期 的味道。


但是,这项 美妙的神圣的进程,有个前提,便是你的文章必须在对方「读者的极限」之内,也就是,对方有阅读完通篇文章,并了解你的涵义才行。



「啊? 有人会 读不完/读不懂 我的作品吗? 」你会问。



是的,多么残酷啊! 你可能 含辛茹苦、双眼红肿、手腕疼痛地 打出一篇博客巨作,自认为感人肺腑、精辟入理,却有可能被对方视为长物、忽略之囫囵之敷衍之误解之,是不是很痛心!


没办法,读者们各有其知识水平、生活背景、阅读习惯、耐心长短。 极限值、聪慧程度 或宽或窄,还会因当天心情变动。


文章被嫌弃原因,也许是:排版不简洁、字体太渺小;错字太多、佳句太少;天外一笔、莫名其妙;

更多的是,文章 太严肃/太长/太复杂、令人 头很昏/眼很花/好想睡。



关於此点,我倒是有些惨痛经验可供诸君防范:

---------------------------

1

之前我曾写过一小篇小说,所谓「小篇」,即是1000字内,准确是936字。如下:

星期日,早晨。他晕晕的从床上爬下,异常的早,因为他今天有个约会。进行例行的刷牙洗脸。双手搓揉著洗面乳,在双颊、鼻、额上按摩著,再用清水洗净。突然,他两只姆指摸到下颔与脖子交界的凹陷处,竟不知什么时候,积了层厚厚的油垢。他怒极,用指甲微抠,一掀,不得了,那油垢向上延伸,有如一层保鲜膜般—从下巴到额头—被撕下来了。他望着镜子,愣住了,镜子不知道是坏掉还是什麽的,出现了一张狗脸,下面是他的蓝睡衣领子,而他手里捧着一张软趴趴的脸壳子。他张嘴,镜子里的狗也张开了毛毛嘴;他皱眉,狗出现一种摇尾乞怜的神情。他慢慢的把手伸上来,拍自己的脸,是一只博美狗的触感,他惊恐极了。他尝试着把狗脸塞回原来的脸壳中,却是无法。过程中,他手指又触到下颔,油垢仍是密密地堆在那。无可奈何地,他双手颤抖,又撕下了一层。这次出现了一张有咖啡短毛丶大眼长嘴的马脸,一脸风霜,眼里有些任劳任怨。再一撕,是绿鳞甲丶满口尖牙的鳄鱼,他瞧着镜子,满心悲苦,想哭,可鳄鱼是没有眼泪的。再一撕,终於出现了人脸,还是个美女,但他手指一碰,那层皮碎了,露出底下一张青涩陌生的脸—好像,是,是十六丶七岁的自己吧?他心中打起一阵漩涡,七丶八种滋味转啊转的。经历了这几次,他现在是好奇大过於惧怕了。紧接着,他看到,有如相本丶投影片一般,他脸上出现了他二十几年的人生中,几乎所有记得丶或遗忘的人。同事丶老板丶室友丶姊妹淘丶楼上邻居丶街角阿伯丶同学丶老师,还丶还有大大小小的自己……感到油垢愈来愈薄,他停在母亲的脸,这只怕是最後一张了,後面,会是什麽呢?他下定决心,用一种宗教式虔诚的态度,缓丶缓丶拉丶起……浴室日光灯照在他眼球上,亮得像颗小太阳,他想阖眼,却发现,眼丶眼皮没了,而镜中,出现了骇人的景象,黑发下方,是一片平整光滑的肌肉,没有五官丶起伏,只二粒眼珠在肉里乱转。他吓得快昏了,扶着洗手台勉强站着。却又看到,那片平坦的肉块活动了—当然不是出於他的意识—它们如波浪般振荡着,渐渐聚拢丶堆叠……感谢老天,它们又形成了他最原始的五官,皮肤也生出来了。他因重生的喜悦成到晕眩丶虚脱,看着自己,流着泪。若不是满地希奇古怪的面皮,他只怕要当这是一场幻觉了。过了良久,从震惊丶迷惑和沉思中回过神来,他看了看手表,约定的时间将近,於是匆匆上了层淡妆,踏出浴室。



亲爱的看倌,如果你扎扎实实地读完了它,我是会非常非常感动的。若你只瞄扫一遍,我也不怪你。


想当初,我母亲针对这篇小说的回覆是:像流水帐;而我同学的回覆是:好多字喔,我都不想看了。


以上两位,绝对是「瞄扫一下」类型,毕竟,「把脸一层一层剥下来」可不是 生活流水帐 能有的经验。

(後来,有另一同学和我谈起这篇,读完并觉得很有趣,我都要落泪了)




但如果,将这篇小说,分段空格成以下型式:

小說分段空行版本

是不是比较容易? 你还觉得字很多吗?




是说,好像有种 无奈和怅惘 油然而生。 但也不能怨叹,电脑萤幕闪炽丶大量文字堆挤,对眼睛是很累乏的呢,转换角色问问自己,唉,你愿意读吗?







2

之前看了一本书:王文兴先生的<家变>。


它深深地震撼了我 对家庭丶对父母丶对伦理 的观点,读完,世界有点分崩离析的粉碎感。 且有感於其字句优美精炼,我决定写一篇非常认真的读书心得。


连写了三篇网志,耗竭不少心神时间。


其中介绍丶分析丶述论,并援引书中文字(打字打得很辛苦)丶努力遣词造句,可谓我写过「最有意义深度,深到很下面下面」的博客文了,自己都一派感动。


然後,我同学一番:「唉,你最近写的家变系列怎麽还没完,我都跳过不看了,我看你的博客是出於【娱乐性】的,你知道吗?」,一击使我中枪落马。


同时,我也发现,自己也受不了枯燥沉硬的论文式文章,怎麽可以要求其它人呢?


这真是另一项震撼教育,从此以後,除非必要,我一概控制篇幅,并尽量搞笑。





---------------------------





也许你要说:「何必屈就他人眼光? 自己打得开心,在过程中沉淀心灵丶摸索自我,就是写博客最大的收获啦!」


确实如此,但大多数人不是那麽独立丶豁达,包括我。


我的创作丶心得丶评论,背後一股暗蕴的动力,还是在於「有人看了我的文章丶分享了我的感觉」那种 喜悦/慰藉,


最好还有回响,证明「我不孤单」丶「有人关心我」。


(这是一种 轻而易举丶免付费的 雪中送炭/锦上添花,让 孤芳丶幽兰和阳春白雪 能在网海中寻觅一丝依托。)



而且,我相信,只要持之以恒,网志文章时而游走在 读者的极限 的边缘,这群横征暴敛的读者们,是可以被训练丶被感化的。


直至最後,他们终能接受你 可能最单调乏味却意义重大的文章 ,而也发自内心地 赞同/反驳/思考/实践 其中内容,并与作者 互动和深度对话。




我想这是 所有网志作者 最美丶最心仪的梦想吧。











到了最後,请问,我亲爱的电脑前的读者们:

这篇文章,是在你们的极限值之内吗 : ) ?









#日志日期:2009-6-8 星期一(Monday) 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光脚倒立 评论日期:2009-6-8 7:41
 现代社会“COPY”的社会呀,我们不再可能接触到第一手的资料了。作为读者也只能随便地看,当然不乏认真的。

评论人:亚特兰蒂斯1 评论日期:2009-6-8 15:34
现在不是,要是晚上我还能安静的看书。今天总是感觉人很烦躁,做什么都不能安静。

一个小题外话,我怎么也不相信你就真的是台湾来的,对我来说,很远的地方呢。不过,你的国文和我所学的中文倒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
还有啊,有时候写东西并非就是让别人看或者评论的,当然如果为了出书或者挣钱的例外。至少我不是非得这样的。

评论人:奈米娜諾 评论日期:2009-6-8 23:38
to光腳倒立:

嗯嗯 = = 也是啦,不過正因為不是第一手資料,感覺更需要細心審慎的閱讀、查證呢。 不過,現在隨便看看的讀者有點泛濫,令人嘆惋啊啊啊。



to 亞特蘭提蒂1:

1 我真的是台灣來的 = = 其實也不會很遠啦,台灣海峽最窄處才130公里,之前有強人游泳橫越。

2 學的中文啊,大概就繁簡,還有現代作家不同吧,不過我們也有讀余秋雨先生的作品(唯一的 對岸且在世 的作家),古文什麼的應該很類似。

3 哈哈,你是個心靈獨立的人,恭禧你 :)




评论人:清木扬 评论日期:2009-6-8 23:44
写东西,自然是希望有人看,但是,如果是以一种随便的态度,就会有点伤心。毕竟有时候写的是一种心境。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浮世煙雲。看朱成碧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奈米娜諾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59203次
    ·今日访问:2次
    ·日志:-213篇
    ·评论: 54个
    ·留言: 3个
    ·建站时间: 2009-4-16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