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园



二分园
●平常的屋顶种植●平淡的平民生话●平凡的人生足跡
http://erfenyuan.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首页 |留言板|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博客家园 |免费注册|帮助
 欢 迎 光 临 
博客信息
博主:二分园主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 访问:6984069 次
  • ◇ 今日访问:76 次
  • ◇ 日志: 385篇
  • ◇ 评论: 10090 个
  • ◇ 留言: 1009 个
  • ◇ 建站时间: 2009-2-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温家宝: 在中国地质大学的讲话
作者:二分园主 提交日期:2012-6-5 10:46: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0317
  
  在中国地质大学的讲话
  温家宝 转自 新华网
  
  (2012年5月19日晚,武汉)
  
  


  
  同学们好!
  老师们好!
  
  我在北京地质学院学习近8个年头。毕业以后,我时常想念我的母校。今天能回到学校看望大家,觉得像回家一样,心里特别高兴。
  
  先讲一件事情,就是晚上《新闻联播》播发了我们学校登山队攀上珠穆朗玛峰顶峰的消息。我向学校表示祝贺,向登山队员表示祝贺。
  
  我想,大家一定非常高兴。这给我们一个重要的启示,那就是只要不畏艰苦和挫折,就一定能够达到光辉的顶点,这应该是我们的传统。
  
  一
  
  担任领导工作以后,我一直没有忘记对科学的关注,直到最近我还在思考地球科学的发展方向。上个月,我到冰岛考察火山和地热,在赫利舍迪地热电站与数十名当地地质工作者和联合国大学地热学院的学生座谈,当时我讲了我多年思考的地质科学的研究方向。我把它概括为六点:第一,地球、环境与人类的关系。如果再大一点,还应该包括天体。第二,地质构造,特别是板块运动给地壳带来的变化。第三,矿产资源和能源,尤其要重视新的实践与理论。地质科学要同经济、社会、环境紧密结合,主要表现在合理开发、利用、保护和节约资源,实现资源的永续利用。有两件事情可能大家注意到了:一是我国地质工作者最近在内蒙古煤田勘探中发现铀矿与煤共生。过去我也很关注煤层里经常含有铀、钍、锗、镓、铟这类稀有和放射性元素,但是煤层中的大型铀矿还很少发现。二是页岩气的发现和开发。应该说我们在这方面起步晚了一点,在开发实践上落后了一些。有人说,页岩气的开发与利用可能改变世界能源格局。美国页岩气开采已经到了实用地步。一些天然气很丰富的国家由此感到忧虑。我们国家具备页岩气的储存和开发条件,但是它的开采技术以及对环境的影响、管道输送的要求是很高的。在矿产和能源开发利用的理论和实践上,不要局限于书本,而要不断地探索新的实践和理论。第四,地质灾害与防治。这已经成为涉及人民利益的重大问题。从汶川大地震到舟曲泥石流,无一不与地质灾害有关。但是有效的预报、预防和治理,我们还差很多。在指挥汶川地震抢险的过程中,我对此深有体会。在舟曲发生泥石流以后,我又认识到,从甘肃到四川直至云南,这一带由于地质构造等原因造成岩石的崩塌,再加上多年的冲积物堆积,有许多冲沟都有突发泥石流的危险,必须提早预报、提早防治。第五,现代科学在地质学的应用。我上大学的那个年代,从大的方面讲,地质学的综合性主要表现在地质学与地球物理、地球化学等的结合,地质勘查工作运用遥感、测试、钻探、掘进等技术手段。现在看来不够了,它要涉及天体、地球、环境、生物的变化和相互作用以及信息、航天、海洋、生命等现代科学技术的应用。第六,地质科学要开发新的领域。过去讲微观,小到原子、分子,现在不够了,要研究粒子。过去讲宏观是由地壳到地球深部,现在也不够了,宏观要研究天体,大到宇宙。过去讲古生物只研究环境对生物的影响,现在还要研究生物对环境的影响。人、环境、地球、天体构成一个整体。因此,我主张地质学专业要开一些新的学科,比如气候学,特别是古气候学。刘东生老师在研究黄土成因的时候就大量利用气候学的原理。他对我讲,当时西南联大地质专业的课程中就有气候学这门课。
  
  我之所以跟大家讲这么多,就是想说明只要有地球存在,只要有人类存在,只要人类在发展和进步,地质学就不会枯竭。地质学不是一门简单的科学,而是一门深奥和博大的科学。有志的青年们要为这门科学而献身,利用这门科学为祖国和人民造福。
  
  二
  
  我是1960年进入大学的,在学校期间就很热爱地质科学。除了书本知识以外,我曾钻研过河流走势的变化和它的力学原理,还研究过磷矿,特别是北方磷矿的成因。那不是老师布置的,是我课外涉猎的。我上大学时,构造学主要是地槽—地台学说。工作以后,自己开始研究地质力学。当板块学说出来以后,我又努力学习板块学说。我觉得一个科学工作者,思想应该是开放的,而不应该是禁锢的。他只承认规律和真理,而不屈服于任何权威。一所学校最重要的还是要倡导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青年学生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这是最宝贵的。我在地质科学研究中遇到问题总是要问一个为什么。这也就养成了我在从事其他工作时从不迷信、不盲从,总是通过自己的探寻,永不停息追求真理的脚步。
  
  热爱科学,追求真理,是母校给我的。我们有许多老师和同学就是这样做的。因为地球太大,宇宙更大,自然是千变万化的,它处在变动之中。人类和社会也不会终止,它处在发展变化之中。这是一个道理,这就是科学精神。
  
  母校又给了我克服困难的勇气。我上大学以后,第一学期就染上了肺结核。当时学校让我住一个隔离室,不能上课,但是我靠自己的学习和钻研,在没有听课的情况下,那个学期的所有课程,包括最难学的《结晶学》,都得了优秀。以后我坚持锻炼,病情好转,因此我又争取到每天四小时上课时间,然后是八小时。直到毕业的时候,我终于摘掉肺结核的“帽子”。
  
  参加地质工作以后,要爬山越岭。我在祁连山工作,祁连山主峰在5000米以上,我从事祁连山腹地的填图工作就在祁连山主峰。每天早晨吃过饭以后,我带一个馒头上山,饿了就地捡一点干柴,把它烤一烤吃了,捡不到柴就把它带回来,因为太凉吃不下,晚上就吃一碗面条。从早晨出发到工作地点,一路爬山到下午两点钟,可是还有一二百米要上,要定个点。我总是坚持爬到工作地点,画好素描,填好图,做好记录才返回。我从来没有因为图省事而定过“遥控点”。下山还要背着一包石头,累了不敢坐下,就在山边上靠一靠。回到住地,经常天已经黑了。即使是在恶劣的环境下,我总勉励自己,人要有甘愿吃苦而毫不叫苦的精神。只要努力,不畏艰难,不怕挫折,总会进步。
  
  我有过几次很危险的经历。一次在祁连山主峰,那一夜大暴雨,逼得我们半夜搬家三次,大家总是先抢资料,后搬帐篷,然后再搬自己的行李。第二天一看,沟里大水冲下来的滚石比人还高,连骆驼都砸死了。还有一次过疏勒河,河中间水流湍急,我死死地抱住牦牛的脖子,整个身子都浸在水里,就这样过来了。
  
  我跟青年们讲这些,就是说吃苦可以锻炼人,不仅磨炼一个人的性格,而且能造就他的精神。我常思考,对待任何工作,如果你能担起来,你就勇敢地担起来,不怕任何困难甘受任何打击和委屈,一定要把工作做好。今天当面临巨大的思想和工作压力时,我仍然用自己瘦弱但坚强的身躯担起了一切,从不把困难留给他人。这种精神也是母校给我的。
  
  三
  
  我上大学以后,开始更多地思考社会和人生,除了学好专业以外,我大量地阅读历史、哲学、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书籍。我一心想为人民做好工作,作为一个热血青年,当时我想得最多的是要和人民在一起。母校给了我这样的环境和条件。1963年、1964年我分别在湖北和河南,也就是秦岭和嵩山进行生产实习和毕业实习,那时我吃住都在老乡家里。除此之外,我们经常到农村参加劳动。我还利用假期到农村去,和农民生活在一起,吃一锅饭,睡一个炕上。我利用这个时机了解群众,懂得他们的思想、感情,学习他们的可贵品质。
  
  在地质队工作,那也是在最基层,周围都是农村或者牧区,我交了许多农民和牧民朋友。有时我看到农民为了买酱油和盐跑很远的路,拿几个鸡蛋来到地质队换钱,心里感到格外的沉重。我觉得我们国家太贫穷了,我们的人民太苦了,我下决心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人民。对人民的深厚感情是我献身人民的世界观形成的基础。在担任领导工作后,我几乎走遍了全国的农村,特别是贫困山区,盘坐在农民家的土炕上和他们促膝交谈。我跑了许多的企业、矿山、油田,也下过矿井,到矿工居住的棚户区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1998年抗洪抢险时,我曾十三次到抗洪一线指挥,八次到荆州,指挥荆江大堤抢险。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我十多次到灾区指挥抗震救灾和恢复重建工作。现在我还有这样的习惯,因为工作忙,每当周六或周日就下基层,我感到和人民在一起非常亲切。
  
  我了解基层、了解农村、了解人民的疾苦与忧乐,心里一直装着人民,为改变他们的境遇而努力工作,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担任领导工作以后能够从人民的利益出发,下决心推动取消几千年加在农民身上的农业税,推进九年制免费义务教育,建立覆盖全社会的社会保障体系的思想根源。因为我知道,一个领导者如果不懂得农民,不懂得农村,就不懂得中国的国情;不懂得占全国大多数人口的穷人,就不懂得政治,也不懂得经济。作为人民的政府,一方面要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另一方面要努力实现社会公平正义,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我希望同学们在校学习的时候,就要树立远大理想,把今天的学习和今后的工作紧密结合在一起,练就本领,将来为人民更好地工作。
  
  母校培养了我,我铭刻在心,时常牢记。“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要用我自己工作的成绩来报答母校,决不辜负母校对我的期望,让母校永远记得他是一个优秀的学生。
  
  谢谢大家!
  
  
★ 日志日期:2012-6-5 星期二(Tuesday) 晴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二分园主 评论日期:2012-6-5 14:13
  我觉得一个科学工作者,思想应该是开放的,而不应该是禁锢的。他只承认规律和真理,而不屈服于任何权威。一所学校最重要的还是要倡导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青年学生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这是最宝贵的。
评论人:二分园主 评论日期:2012-6-5 14:13
  我常思考,对待任何工作,如果你能担起来,你就勇敢地担起来,不怕任何困难甘受任何打击和委屈,一定要把工作做好。今天当面临巨大的思想和工作压力时,我仍然用自己瘦弱但坚强的身躯担起了一切,从不把困难留给他人。
评论人:二分园主 评论日期:2012-6-5 14:15
  有时我看到农民为了买酱油和盐跑很远的路,拿几个鸡蛋来到地质队换钱,心里感到格外的沉重。我觉得我们国家太贫穷了,我们的人民太苦了,我下决心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人民。对人民的深厚感情是我献身人民的世界观形成的基础。
评论人:二分园主 评论日期:2012-6-5 14:16
  因为我知道,一个领导者如果不懂得农民,不懂得农村,就不懂得中国的国情;不懂得占全国大多数人口的穷人,就不懂得政治,也不懂得经济。作为人民的政府,一方面要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另一方面要努力实现社会公平正义,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评论人:t800et 评论日期:2012-6-5 16:49
  老大!葡萄枝条顶端为什么长了一段时间就停止了? 有什么办法让它继续向前长?
评论人:二分园主 评论日期:2012-6-5 20:57
  t800et :葡萄枝条顶端长了一段时间就停止了,是否与品种有关?有的品种枝条长到一定节数就会放慢甚至停止。若顶端已老化,就只有断尖摘心促发前端副梢再往前延伸了。
评论人:凡心一点点 评论日期:2012-6-6 13:05
  总理是个好总理。。但是。。。朽木难雕。
评论人:cupful 评论日期:2012-6-8 12:55
  一般看到这renzha的信息都是跳过、无视,有时却又实在忍不住要咒骂它几句,没能力就死开!祸国殃民!道貌岸然!
  去年香港电台《自由风自由phone》的一期节目,多少香港市民打电话去骂它,听得真是大快人心!
评论人:二分园主 评论日期:2012-6-8 15:26
Cupful :呵呵,心情可以理解,偏激则大可不必,咒骂几句更解决不了问题。
  这是一个盘根錯节的体制,个人的作用极小。就体制内高层衮衮诸公而言,能这样说几句“人话”的是否还能找出第二个来?何况逆淘汰机制下的管控,个人能力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当年那位“扛着棺材”气冲斗牛上台的朱某人,不也是铩羽而归吗?确实温的表态往往都兑不了现,但你能指望那几百家都会乖乖听他的话自己割肉?
  有些人心急气燥,恨不能马上改变这混沌浊世,但可能吗?几千年来国人的“皇奴”传统,加上几十年来的信息封锁愚民与洗脑奴化教育,培养了多少口是心非、自私自利、甘作奴才的一代又一代?又有多少人醒过来了?看看那些挤在独木桥上拼命也想鉆进体制的千千万万“大学生”、“硏究生”;看看那些甘作犬儒、娼儒的“教授”、“专家”、“大师”;看看更多的连“地理上的中国”、“文化和民族意义上的中国”以及“中国政府”都区分不清,就在那里唸唸叨叨“好儿不嫌母丑、好狗不嫌家贫”的“文化人”;再看看那千百万仍怀着“淸官情结”的访民,就不必怀疑:中国要走向现代文明,还路远而时遥,只有一步一步慢慢拱卒、持之以恒,逐步改变。首先重要的就是还原被某些人刻意迴避的历史真相,引起我们的独立思考,将我们由“螺丝釘”转变回“人”。想一蹴而就一步到位,只是一厢情愿。
“逝者如斯乎”。过来之人,闲云野鹤。几句闲聊,供君参考。如觉荒谬,尽可一笑弃之……
评论人:cupful 评论日期:2012-6-9 15:09
  个体的无奈,只能咒骂几句泄泻心中的愤恨!这是如我等之流最最可悲、可怜的一种方式!
  和园主间对此畜认知点不同,所以看法难免相左。在您看来,如此浊流中有‘人’能出来发声就觉得难能可贵了,无成效是因体制的原因。而我倒认为是干着肮脏事,却又想披上羊皮!从04年就发现端倪,对此畜之宣扬手法已得窥究竟!经历过那么多年前的重大事件仍能屹立不倒且登峰造极是何等之物!说些近事,其子数月前在HK资本市场作为引荐人空手套白狼获利十数亿港元,不是空穴来风!其它就更不用说了...
  在其位就得干其事,即使铩羽而归,也好过喊喊口号,污染星空!说和做是两码事,想不想做、会不会做、能(力)不能做,千差万别,没能力做喊两嗓子不如闭上臭嘴的好。同时干其事也必须选对时间,时机不对乱讲一通,其心可诛!
  自认为算得上理性之人,但遇到此畜从来无法淡定,究其原因,“装”、“不平”是我内心最不能容忍之痛处!
  (确实是过激了,但无法自控,从来无法淡定,因而总是跳过、无视,望园主见谅!如有些文字不妥,请园主删除)
  
评论人:二分园主 评论日期:2012-6-9 23:44
cupful: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在下乃山野黔首,寻常布衣。自忖于热血青春年华之际,也曾大义在胸、不计得失,埋头苦干、努力奋进,仰不愧天、俯不怍地。然睹己巳剧变之劫,血滴心中;再观周遭大步倒退,意渐如灰。辗转反悟,再不幻想。庙堂中事,早己不求达闻,了无兴趣。卄载以降,唯以三瓜两菜为友,荷锄耘荒为乐;不求收获几多,而宁愿悠悠中寻回自我,淡泊中终老林泉。任庙堂朽木为官、殿陛禽兽食禄,不动心神;或狼心狗肺之辈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秉政,亦不以为意。自思以个人微力不可能推倒高墙,却可束己自律、不为高墙加砖。正所谓“风肥雨瘦乍清秋,蓬落尘闲初白头。已忘前尘多少事,且安一醉老德州。”
  至汶川大震发生,民间爱心汹湧良知迭见,陡然间电光石火,恍若看到民族出路一丝光亮。一念心动,遂有此博客,复归尘世。及至三月里某人在朝堂呼出“‘文革’的错误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之语,顿感耳目一震,此乃自胡赵之后二十多年来未闻之声。联系震灾中“人民在养着你们,你们看着办”之语,思前想后,觉得可以“审慎地观望”某人,是否能有所破冰之举,非为成见也。
  关于是否属君之“装”的判断,在下觉得不须过多去探究。认知点不同或看法相左,允许求同存异,也正是民主意识的一种表达,对不对?“生活在黑色幽默里,你不会感觉到幽默。”管他装也罢不装也罢,管他是阴谋家还是野心家,管他是改革家还是实干家。什么左派、右派,什么骑墙派,标簽一概不管,“不看广告看疗效”。只要雷声之后下了雨,最后走向了抑制强权、弱化权贵利益集团、有利于大众民生的真改革,我们就认同、我们就支持,中国还可以继续再前进,我们继续拱卒。“兴亡皆是百姓苦”,社会变革若能以民众付出较小代价前行,亦是善策。反之,就自然由历史规律来裁决、来宣判收场。用什么方式收场,还得看他们的智商之和。让我们静静地耐心看完这一幕,如何?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历史会给每一个表演者打分的。即使我们这一代人看不到了,下一代人总会看到变化吧,是不是?
  草民浅识,恐挂一漏万,见笑了……
评论人:二分园主 评论日期:2012-6-10 8:20
  个别网友不宜发出"好来坞"名词,小编盯着这里呢,删你几次了。
  呵呵,換点轻松、合适的语言?不然转眼就不见了。。。。理解小编吧,他们也为难哟。。。。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二分园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