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另一个左小朵

遇见另一个左小朵
xiaoduo.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我坐下和我自己聊天/我和我/我们都觉得很累/一个想远离是非/另一个却大声说别退

下一篇
上集
作者:左小朵 提交日期:2012-1-26 20:48:00 正常| 访问量:11489





好吧这张全景是iPhone4拍的哈哈哈。

去年某日,邀人拍照,其实是幌子。
太久没用相机,自从有了微博,有了四凤,自从去年被偷得干干净净之后,已经不带LX3出街了。
LX3闷,我也闷,闷坏了。
所以不在乎是谁,只要有个人陪着就行,呃,是说拍照。
一个出去拍照这种事情太过文艺,我是做不好的,会落荒而逃。
当年十几岁,跟老赵约好去南泉写生,在没有手机甚至CALL机是潮物的年代,我们在两个不同的车站等对方,最终错过。
于是我大胆上路,独自一人背着画板去南泉,在公园里找好景点,架好画架,铺好纸,准备挥毫。
然后呼啦啦围了一圈人上来,一小孩问,她在做咩?小孩父母说,呀,那是画家。
吓得我屁滚尿流。
而老赵正在南泉公园外面的山区探险,她压根也没想过进公园去。
上帝啊,感谢没有默契,不然我们已经是一对好拉拉了。
言归正传。
啊,我是老了吧,真啰嗦,还没开场,已经写了这么多。
那么我就到处约人,但那天是节后第一天开工日,因为展览馆停电,所以单位集体调班。
于是就遍约未果。
终于明白以前在报社那些上夜班的姑娘和后生是如何的寂寞,全世界朝九晚五,他们晚九朝五,正好相反。
而不跟约定俗成同一步调注定是孤独的。
幸好还有一种人,上班时间由自己定,下班时间同样如此,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通常我们把这种人称为老板。
于是我逮就到一个老板,前面要加一个小字。
因为整间设计公司,设计、文案、AE、财务、茶水、老板,统统就只有他一个人。
而这位小老板是我的高中同学,智商不清楚,那情商是相当的低,是世间少有的冤大头,或者是大头界的一颗奇葩。
果然人施施然来了。
问他,你的相机呢?
他晃晃手机。
我几乎要昏阙过去,好吧就算你用手机拍,起码也要换个4吧,3是怎么回事?
他对着我翻白眼:我又不拍,我出去走走。
但我没有目的地,隐约觉得南滨路那附近还有些老房子没去过,车行到哪里是哪里吧。
那天空气很湿润,下午三点的光线非常明媚,温度适中,我再也想不出比那天更适合拍照的时间了。
看,上了年纪的人开始学会感谢一切,一点小小的好,会觉得是恩赐。
在慈云寺下车,常年经过,但,好久不见。
小时候阿姨住这附近,初一十五,我跟我妈有时过来阿姨家,然后顺道来拜佛。
那个时候没有滨江路,河滩很低,寺庙是建在半山上。
在印象中它甚至高耸入云,从寺庙的墙壁下面走过,因为上香的人很多,每次跟人擦肩而过都战战兢兢的害怕被挤下去。
而现在它在地平面下,连一扇窗都埋到下面去了。
可以想象,这条滨江路,堆了有多高?
冤大头同学要进去,我摆摆手,滚去买票。
我不耐烦是因为觉得这里常来,无甚新意,还有什么都不信,或者什么都信一点,反而是不恭敬。
后来一进去,立刻被吓住。
里面的格局我全忘了,仿佛第一次来,也许是中途返修无数次,但我已经变成陌生人。
记忆有多不可靠呢?这是最近才发现的一个事实。
五一节跟同事爬山,我以为小时候走过无数次的路,然而一上山顿时迷失。
连自己的记忆都抓不住,真是叫人胆战心惊的一件事。
这座寺庙之所以出名,是因为里面既有和尚,也有尼姑,在全国的庙宇中独树一帜,独领风骚。
门口的尼姑定定的看着我手里的相机。
我连忙解释,不会的,我懂规矩的,不会照佛祖和菩萨。
她们才安了心。一个跟另外一个说,如果照了我们都会不好的。那个说,不,是她会不好。
呃……
寺庙是沿着山修的,一路走上去,对面的渝中区一览无遗。
那种感觉是舒服到身体里面去的。
太阳从树叶之间落下来,静谧得寺庙,游客很少,风从江对岸吹来,红尘近在咫尺而你身处静地。
一仰头,有古树,有古楼,山顶上有菩萨,天上偶尔有一架飞机经过。
人有时候就是会被此情此景感动,被阳光感动,被安静感动,被世间之大人之渺小感动。
冤大头同学坐在顶台大钟的阴影处,面对长江,戴耳机,听歌,表情坚定。
我狂拍一通,然后也坐过去。
他说,来,弹首歌给你听。
掏出爱凤三,打开APP。
弹完又弹一首,这首很好听,问名字,他说是《柳絮飞》。
旁边的一个居士来来去去的整理香烛,和尚在扫地,都当我们是空气。
很遗憾我们并不相爱,不然这样的场景和动作,算得上古典与科技的浪漫结合。
后来我扪心自问,在那一瞬间,有没有十秒钟?或者五秒钟?或者三秒钟?可以突然爱上一个为你弹琴的男人。
答案是不不不不不。
然后我毫不示弱的拿出手机说,老子也会弹。
当然乱弹一气,明显居士听不下去了,慢慢走开,和尚也走了。
后来我冲到顶峰上去狂拍,冤大头找到最高处的阁楼,继续听歌冥想,我上窜下跳的拍到手软。
……
那个……也许,零点零一秒,是有的。









寺庙里有个角楼,叫经书结缘处。
一张桌子上放满各种经书,请有缘人拿走,有本书叫《情到深处人孤独》。
在寺庙里看到这一排字,简直有点荡气回肠的意味。
小时候看TVB,有出剧是少林和尚爱上女人,但最后还是回到少林变成十八铜人,女子来寻他,他硬下心肠不理不睬,甚至同其他铜人打她出去,最后女人孤零零死在寺庙外面。
男主角居然是体操王子李宁,那部剧很短,最后哭得我叫一个唏哩哗啦。
人人都特别爱看不被允许的爱么,人人都特别爱悲剧么,人人都特别喜欢用悲剧来感怀身世么。
然而这本书,讲的是大范围概念的爱,对父母的爱,对佛祖的爱,对世间万物的爱……
所以我没拿走,我不是有缘人,我只想着对男子的爱,很低级。
走至顶峰,俯瞰渝中半岛,长江在外围浅浅淡淡的一圈。
这根本就是红尘中一角,和隐秘山间的飞来寺不同,这里离世俗只有一步。



出来得,沿着老房子慢慢走。
之后为下集,因为,我们遭遇了一座老房子。
(整理电脑突然发现这篇写好很久,不知道为什么没发,SO,不能浪费,遂发之。)


#日志日期:2012-1-26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遇见另一个左小朵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