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另一个左小朵

遇见另一个左小朵
xiaoduo.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我坐下和我自己聊天/我和我/我们都觉得很累/一个想远离是非/另一个却大声说别退

上一篇 下一篇
建水
作者:左小朵 提交日期:2012-1-19 14:32:00 正常| 访问量:9053



(碧色寨~)

10月3日,文山—蒙自—建水。
文山是文山州的中心。
蒙自是红河州的中心。
多年前去昆明,在马路上看到广告牌,念出来是“星光蒙——自米线,嗳那个星光蒙是什么意思啊?自米线又是什么东西?”
结果被人笑死。
自此知道了蒙自是一个地方,过桥米线的发源地。
事实上,建水也是过桥米线的发源地之一,谁说发源地必须只有一个?
后来令蒙自名声大振的还有另外一样东西——红河州州政府。
整个红河州的人都会跟你说,不去看会后悔的,因为那是云南最豪华的州政府,耗资多少多少钱。
蒙自人说这个话的时候多少语气是掺杂矛盾的,有对自家门前的自豪,又有说不出的自我揶揄。
那个“多少多少钱”,一路上听到的数目变动很大。
有的说“一亿吧”,有的说“三亿呢三亿”,最夸张的是载我们去的出租车司机,小伙子淡淡的说“十几亿吧大概”,仿佛那不是钱,只是个数字,越往上面加越显得神秘惊险。
但是那地方毕竟不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本来预计下午可以到达建水的。
事实上,旅途最动人之一就是:变化永远都存在。
文山毕竟是县级市,车站明显大气规范很多,去蒙自很多车,无需等待。
但是没想到是那样的中级大巴。
以前在电视上网上看到的那些关于县级大巴的各种故事情形,今天总算一溜烟见识齐了。
首先是脏,这就不说了,带着一股奇怪的味道,男男女女大包小包,肆无忌惮大声讲话的男人一口黄黑的牙齿,不穿袜子的脚趾甲里黑黑厚厚的一层,满车烟雾袅绕,座位底下有塑料小板凳,各种地方语言漂浮在上空,吃完东西顺势一吐,地上垃圾一堆。
有三个认识的男人各自占领一个靠窗的位置,其余都是单位了,小杨过去跟他们商量看能不能让出一个人好让我们俩坐在一起,那村汉含糊不清的说,不,我们就要这么坐。
我是那样小气的人,尤其是之后他们主动把座位让给另外一对人之后,从此这梁子就结下了。
后来一路只要这群村汉开始抽烟我就伸出手来使劲挥散烟雾,唯恐全车看不到的架势,恐怕只有重庆妹仔才这样肆无忌惮的凶霸,在人家的地头上跃跃欲试。
所以他们都说在外地,吵架最凶的一定是重庆人,最团结的也是重庆人。
事实上这种态度极不可取,这是没遇到强悍的,回来看到很多新闻,讲旅游者在途中被当地人打之类,其实大家出来玩,何必生端倪,只怪我太要强,幸好对方不以为意。
于是我和小杨只得一前一后的坐着,开出汽车站,车上多了一个像售票员又不像的女人。
后来才知道每一辆这样的车上都配有这样一个女人,算是司机的助手,她们的功能就是收钱。
收谁的钱呢,收中途上车的钱,还有带他们逃匿过关,安排座位等等。
首先这种车是正座的票卖完了就出发,在车站里他们规规矩矩,一出站之后就天高海阔了,
中途会陆续上很多人,那些塑料小凳就是为他们准备的,至于票价那女助手说多少就是多少,允许讨价还价,中途我们看到很多个人因为价格谈不拢而拒绝上车,反正还有下一辆车,这里每一辆车都是这样的情形,已成惯例,不足为奇。
于是见到了林林总总的故事。
之一,中途上来的满脸皱褶的老大爷,讨价还价一番付了20元到某个地方,结果开出一段路,司机接到电话说前方有警察什么的,立刻停车叫他下车,老大爷不情愿的嘟嘟囔囔,女助手本来想退钱的,被司机凶巴巴一吼作罢,于是老大爷就乖乖下车了。
我很吃惊,他都不反抗的?最少要把钱拿回来呀,一想到那大爷开始就蹲在我座位旁边,眼神混沌衣服又脏又破钱也是皱巴巴的,没穿袜子的脚全是泥巴就多少有点不忍。
之二,上来一串男人,在过道上东倒西歪的坐着。中途停车,那女助手说“来都下车,我带你们去坐车”,于是他们全部陆续下去了。正百思不得其解,车过收费站,开出一段路又停住,几分钟后一辆有蓬的三轮车开过来,下来的正是那一堆人,女助手付钱给三轮,一帮人又上我们的车,继续上路。
哦原来是为了躲避收费站的勘察女助手带他们走了小路,有没有亡命天涯的感觉?那些壮汉完全都不反抗的,叫下就下,讨价还价的时候司机态度凶神恶煞的吼着“不干就下下下”,他们无奈的眼神让我见识了这个地方农民老实的一面,
小杨给我发短消息,说正想跟司机控诉车里乘客抽烟,结果一抬头发现司机嘴里正叼了一根,苦笑作罢。
我转过头哈哈大笑,继续用手大力夸张的挥散着车里的烟雾,一面听着耳机,外面还是雨雾蒙蒙。
我到昆明第一天夜里自然是要洗澡的,小杨面有难色,她说今天下雨,估计没有热水。我惊诧,什么意思这是!她解释昆明的热水器都是太阳能,没太阳就没热水……简直有吐槽不能的感觉,我说那一旦下雨整个昆明人就不能洗澡了?小杨说云南一年四季三百六十天都是蓝天白云日头照啊,就这几天雨,真是遇着了。

到蒙自大概要三个半小时,这条不是高速公路,一路颠簸是必然的 。
不过这样才能看到深山里面的风景,一闪而过也无所谓,身临其境最重要。
鉴于早上在文山诗达酒店用过丰盛的自助早餐,过了中午倒也不饿,就是喝了很多牛奶,两个多小时之后,突然很想上厕所了。
女助手一直跟我说前面有个地方可以上,大概十几分钟就到了。
结果过了很多个十几分钟之后那个传说中的地方还没有到,而且最糟糕的是,前方堵车了。
我估计膀胱要炸开掉,哆哆嗦嗦跟后排小杨发短信。
“等下我先去上厕所,你先看好我包包,我怕下去旁边那堆男的会坐我的位置。”
又发一条,“我要流了。”
堵车的时候,由于一直在询问女助手,见我坐立不安最后连司机都忍不住说,要不你干脆去玉米地解决一下算了。
不!我绝望的尖叫。
全车哄堂大笑。
自此车内气氛缓和下来,大家热闹的交谈着,开着各种玩笑,虽然听不太懂方言,我想他们应该很开心的谈论过那个女的憋不住了之内的话题。
经过堵车的煎熬之后,总算到了所谓厕所,脏到死。
然后下来很多人,原来大家的膀胱都在经受考验,何止我一个,不过我动静特别大就是了。
渐渐路边出现很多果树。
那些挂在树上的红色果子被一个一个包裹在塑料薄膜里面,成群结队的出现在道路两旁,肆无忌惮的把树枝压下来,如果我在走路,一伸手就可以摘下来吃。
“哇,好多苹果!”我说。
“哇,好多桃子!”小杨说。
“哇,好多橘柑!”我说。
“哇,好多柿子!”小杨说。
我们就这样胡乱而欢快的讨论着,女助手忍不住了,“是石榴。”她更正。
蒙自怀远一带均出石榴,又大又甜,小杨之前给我的攻略里面光是提到“建水十八吃”就洋洋洒洒四大页,独独忘了蒙自石榴这一项。
从此我们眼睛里面全是石榴了,一片一片的石榴地,每一个石榴都被薄膜包得完好无损。
又开了半小时,遥遥远远的看到城市了,蒙自。
小杨说,朵姐,我这才收到你的短信,要流了。
哈哈哈哈哈。

计划是吃米线,看州政府。
变化是我们决定先去看看碧色寨,再去吃米线,看州政府。
那本不靠谱的孤独星球系列《云南》说,碧色寨有条法国人修的滇越铁路,专门运送从云南到越南的货物,是仅存不多的绿皮小火车,火车爱好者们一定不能错过云云。书上还说从蒙自到碧色寨只需要二十分钟路程。
之前在车上专门询问了女助手,她说不远,大概半小时。后来在车站又询问很多人到底过去需要多少时间,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
于是我们终于明白了在每个云南南部的人心中,时间都是以自我为单位的。
因为等不及车站的面包车——他们必须装满人才走,经人点拨,出车站找到一种当地人称之为“钢田车”的带蓬大三轮,面对面坐,大概可以坐十个人,每人四元,上车即走。
由于周遭的面孔看上去有点不善,于是舍弃一直跟随我们的彪悍男司机,转头选择上了一辆女司机的车。
里面已经挤满了,大家期期艾艾让了一点位置出来,我们就坐在靠最外面的位置上,一脚抵在拉杆箱上面怕它掉下去。
微微堵车的时候,掏手机出来看时间,小杨努力使眼色,我问咩?她说朵姐,把手机收回去。
扭头就看到车外一个表情呆滞的壮汉正痴痴看着我的手机,差点没吓死。
钢田车突突突的上路了。
我说,小杨把你的花生拿出来吃。
那感受就相当特别了,踏着车挡板上,吃着花生迎风乱吐,观察后面开上来的各种司机,全身都在颠簸,道路在脚下面游走,头发被风吹得到处都是。
那一刻,乡村女古惑仔附体。
小杨跟旁边俩男学生交谈甚欢,看他们土了吧唧的,结果人家是泰国交换生,泰语说得相当好。据说在泰国很多都是彝族人,所以他们的语系都有点相似。
果然大概二十多分钟就到了,但是只剩铁轨和车站,钢田车上当地人笑着说,那铁路早就没开了呀,绿皮小火车嘛,在博物馆可以看到。
……
既来之,则安之。
没想到拉杆箱成了绝好的道具,配合铁轨做出“提着行李被风吹起长发远走异国他乡的伤感女纸”表情,忍不住频频笑场。
期间还有拍套照的摄影队,女主角身着民国女学生范儿,男主角一副热血青年但拘泥于儿女情长但次日便要投身革命而心生感伤的凝固状。
期间亦有结伴同行的小姐妹来找我们借拉杆箱说配合照相,欣然借之。
碧色寨两边已经成了铺晒玉米的好地段,而铁轨在远出也伸进地里隐约不见,大钟在某一时间停滞不前,在遥远的云南南部,异乡的疏离感与遥远的浑暗天色天衣无缝的合拍。



















同样坐钢田车回蒙自旧车站,当时还诧异来着,实在无法想象有着以亿为单位的州政府的蒙自会是眼前这样破破烂烂的街景,招不到出租车,坐上一位大妈的三轮,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这样风萧萧的赶往车站,已经是下午四点过,经验是先去买好票才是王道。
到建水一个小时的样子,最晚一班据说是六点,马上买票马上走。
立刻决定先出去吃米线,出来得,上出租车,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就是这个司机说的州政府花了十几亿),他告诉了我们很重要的两个讯息。
第一,蒙自的米线从早上八点开始,只卖到中午十二点。我们本来打算去著名的桥香园总店(昆明的桥香园都是分店,味道根本是两回事),其实他们本地人是不去的,如同外地人到重庆来吃火锅一般都指名道姓小天鹅一样,试问重庆人谁会去吃小天鹅……最好吃的米线只能在不知名的巷子里面。
第二,发建水的车貌似五点过就没有了。
立刻没辙,时间不对,亦来不及,那么就去看看州政府吧。
不是所有在汽车站里面遇到的出租车都是坏心眼司机,这位就相当好,带我们去绕场一周还兼解说,中途还停车让我们下去拍照。
那个州政府,完全和想象不一样。
我以为起码也应该是金碧辉煌,或者作天安门状,没想到第一印象,仅仅是很大。
后来才知道这个大,是极大,占地面积几乎就是一个广场,外面绿树成荫,亦有喷泉,不少人在游玩拍照,几乎就是一个公园。
红河州有十三个县(包括县级市),州政府门口就划分了十三块地,分属各县搞绿化建设,于是乎,每一块地上都是种有当地最好的植物和花卉,争奇斗艳,谁也不想比谁差。
一说这里面是仿造凡尔赛宫的格局修建,又一说是设计师姓宋,从天下看下去里面的格局呈现一个“宋”字。
总之我们的车绕场一周差不多用了十分钟,可见其阔绰。
从外观看,建筑风格一点也不夸张,但是是低调的奢华呀,光是在宽阔的广场中间那独栋的磅礴气势已经秒杀众生。如果说连购置地皮在内一共用了十几亿的话也是不足为奇的,这里实在是太大了。
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在微博上红极一时的伍皓就在这里面上班,顿时有种强烈的存在感,之前摸不着的东西,仿佛在一瞬间有了微妙的联系,一下子接了地气。
在丽江泡吧期待艳遇在泸沽湖人挤人的游客大概不会想到有这样另外一种专程打车来看州政府的旅游方式吧,我也没想过会这样,不过感觉很好。

回到汽车站,买票去建水,一个来小时到。
正式旅行第二天,离开重庆第三天,仿佛时过境迁,什么人也记不起,什么事也忘记了,千言万语都熙熙攘攘的挤在路上,最后干脆就关了门。
只想着建水千万不要令人失望。
又想,就算是失望也没什么。
没找准买票的好时机,于是又坐不到一起,最后两个座位。
上来闻到似曾相识的味道,混杂各种体臭和烟味,窗户紧闭,闷热压抑得不行。
这几天我竟然已经熟识这种感觉,难得穷游,宛如历险。
一路上昏昏欲睡,又想去厕所的时候,建水到了。
第一印象,是不过尔尔。
招了出租车到青年旅社,说是在旧电影院后面,又跟司机交待是老城里面,心里忐忑不安,总怕这那个老城跟所有古镇一样,一头一尾就走完了,旁边一溜水纪念品店。
经过一部分普通县城的街道,然后赫然开朗,朝阳楼在夕阳下以淡然的态度突然出现在马路中间,周遭车水马龙,一时间竟有时光倒流的感觉。
据说朝阳楼比天安门还早修,修朝阳楼的是师傅,修天安门的是徒弟,规矩是徒弟不能超过师傅,于是天安门比朝阳楼还矮两层。
绕过朝阳楼,从东城门进入,才是真正的建水,游客爱去的建水,旅游之地建水,有历史的建水。
滇南这条旅途,注定以人文为主,建水的自然风景在城外,也没什么自然风景,就是普通农村,而人文风景在城内,卧虎藏龙。
无暇顾及周遭的古式建筑雕梁画栋,俩人已经饿到可以吃下一整头牛,不久便到目的地,巷口有国际青年旅舍的标记,没见老电影院,只见一家古色古香食府,曰金临安。
结果还要往里走,再转右,总算找到,这家青年旅舍,前身是县级招待所,时代印记很强,红五星、木楼梯、四合院,虽然也有很多植物花草,也有秋千座椅,第一感觉是很一般的。
不知点解突然想起白求恩来,在教堂改建而成的招待所里面为革命志士就医的那种感觉。
平生第一次住青旅,我向往的热热闹闹国际大联欢呢?我靠一个国际友人都看不到。
说双人的只剩一间房了,去看了看,相当一般,想到昨日四星级酒店的大床不免有点打鼓,最后看中洗手间干净整洁,说有热水,实在不想再拖着拉杆箱四处奔波,也就住下了。
平日只要五六十,节假日一百二,将就吧。
小杨说干脆我们晚上吃了饭去找下其他的住宿,今晚先这样,我说行。
放了东西就马不停蹄的出去找吃的,建水十八吃,从此开始。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汽锅鸡。
根据不靠谱孤独星球系列《云南》的介绍,建水老店有三家:香满楼、金临安、临安饭店。
问了青旅的人,得到的也是同样的答案。
金临安就在门口,但是人就这样,太轻易得到就不珍惜,打算明日再去,今天先香满楼。
卸下拉杆箱之后简直轻快得像要飞起来一样,走路到香满楼去,东转西转,问了几个人,居然一抬头发现走到了。
这家店,完全担得起“名不虚传”四个字。
店堂极其江湖范儿,还曾经被某电视剧征用拍过其场景,两层楼,门口一块雕龙,活脱脱就是众多武侠小说里面开武林大会时众多侠客下榻的店子,之后他们会在这里大打出手,除去不能住,就是另一间龙门客栈。
上得楼,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临窗而坐,夜色墨兰,街上的红灯笼逐渐亮起来,隐隐绰绰的院落高墙蔓延出生活的气息,就算时空穿越,更换朝代,也并不是遥不可及的,因为我们身在此景中,那木雕的大龙就在眼前,伸手一模便是脚踏实地的触感。更何况一转头,小厮穿越其间,宾客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好一派香气扑鼻的热闹画面。



人就是这样,此一时彼一时,全然忘记舟车劳顿,整副大脑只剩下一个字:吃。
点了汽锅鸡、草芽、糯米藕、雪里红等等,统统是特色菜。
先说那锅鸡,那种鲜度绝对不是味精之流可以比拟的,而鸡肉本身的鲜和药材、红枣参杂一起,糯得入口即化,很像小时候吃的汽水肉,但是又多了一分鸡的担待,加上肚饿,一时间惊为天人,好吃得想跳楼。
小杨赞不绝口,说幸亏没在昆明吃这个,昆明的气锅鸡完全无法企及。
草芽对重庆人来说是新鲜玩意儿,似葱非葱,似笋非笋,功略上说只有凉拌草芽才能配得上清秀二字,可惜这家只能炒,好吧那就炒肉片,感觉甚平淡,自始至终都没搞清楚草芽是什么样子,次日早上无意间闯进菜市准备看一下呢,结果那个时间已经下市,说草芽这种东西放一日便过期,一早卖完是最佳,倒也担得起清新的名头。
雪里红便是豆渣加番茄了,因为气锅鸡拔得头彩,所以这款最后剩得最多。
而糯米藕是另一个惊喜,香酥宜人,尤其热腾腾的时候吃下去便觉得生活简直美好得无边无际,大概走这么远,吃这么一顿也值回票价。



吃饱喝足之后的散步,是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
满街都是烧烤,豆腐摊尤其居多,游客亦多,但也没多到举步维艰,整个建水并未因国庆节失控,车水马龙并不是为大假准备的。正漫无目的走着,突然哒哒哒过去一辆马车,丝毫不觉得穿越,毕竟你在这样古旧的街道上,什么都有可能。即便这个古旧是做作的,你也容易深陷其中。
建水是个很矛盾的地方。
当天夜里我们就觉察出来了,古老的房屋下一排排商铺,取的是现代的各种恶俗名字,大喇叭放着各种神曲,然而你转一个角落,孔庙以冷静肃穆的姿态又突然出现眼前,再走过去,墙上赫然出现“枪支迷药K粉”的电话,再走一点,是堪比大观园的朱家院子,然而过去一点又是珍珠奶茶店……现代和古老时空交错,集结的荒谬感让人莫名其妙兴奋起来。
更夜深一点,逛错路入小巷,有年青人骑着摩托车飞驰而过,突遇路边老房门口的豆腐摊,那情景非常电视剧画面,拍照时女主默然离座进屋,想必是打扰了人家。
后来才知道那天夜里我们两个胆子实在很大,建水的夜里有另外一个世界。


香满楼内景,又在老房子吃饭。








#日志日期:2012-1-19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遇见另一个左小朵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