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洪七

 射雕洪七
 shediaohongqi.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天亮了,让我们一起奔跑!过去是一个梦,未来同样是梦!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 下一篇>>
  2010年4月4日 星期日(Sunday) 晴
 
[军事]黑白沧桑
楔子(二) 煦县就是一个偏僻的江南小城。 正当西北打得热火朝天,爱国运动搞的沸沸扬扬的时候,这里却闹开了邪。先是城里大街小巷一到夜里就有奇怪的嚎叫声,那叫声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接下来就是连续几天里,四个寻夜的更夫离奇失踪。老百姓有的说是河里的夜叉鬼出来寻街了,有的说是由于土地庙年久失修,北面坟营地里的恶鬼被放了出来。可是不是真有夜叉,恶鬼为啥无缘无故得乱叫抓人,谁也说不清楚。半个月下来,这件事搞得搞得更夫全部回家,平时夜里热闹非凡青楼和烟馆,现在一到晚上连窗都不敢开,更别说开门了。家家户户天刚擦黑就关门闭户,没有一个敢出去逛游的,起夜都变成用痰盂和木桶了。(这导致县城里的痰盂和木桶生意爆火,还出现了缺货的现象。)县城的夜生活就此陷于瘫痪状态,有钱的老爷们和富家的少爷们,被憋得无饥溜瘦。夜里把老婆弄的嗷嗷乱叫,白天就坐在酒桌上操爹骂娘。 不论是不是迷信,介于此事确实影响到了老百姓的正常生活。为了安定民心,杨县长听取了吴衙役的建议。先是请了云游的风水先生,然后让他的小舅子姚旺富挑头,并由县城里的头号富甲,徐盛茶馆的老板徐景升出钱。发动老百姓一起去修缮土地庙,到渡口拜祭河神。 这消息一传开,县城里可算热闹了!但其中最高兴的还是这个姚旺富,姚旺富的姐姐自从嫁给杨县长后,就彻底当了县长的家。这杨县长出了名的惧内,老爷子杨忠在的时候还好,等杨老爷子一死,姚氏开始变本加厉。她仗着给杨家生了个儿子,在杨家简直是说一不二。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姚旺富在姐姐的辟护下,地位与日俱增。仅仅不到十年的时间,就从一个小混混变成了县城里的霸主。姚旺富先是纠集了一帮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偷鸡摸狗,收保护费,敲竹杠,打闷棍,什么事儿缺德就干什么。后来他的外甥杨铸长大成年后,他又和杨铸联合,贩起了大烟炮,把一个好端端的县城弄得乌烟瘴气。杨家的名声也就此一落千丈。为了贩大烟的事儿,作为县长,杨济松倒是硬着头皮管过,可这头刚把姚旺富和儿子抓起来,各打了五十大板,那头姚氏就拎着鸡毛掸子杀进县衙拼命。没办法,杨济松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人放了。在他看来,只要姚旺富和儿子不闹出大事儿来,也就由着他们去了。 挨了板子的姚旺富在床上整整爬了半个月才能下床,伤好后也确实消停了不少。但却每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杨济松没有办法,只能好言相劝,给了他几个钱让他做个买卖营生。可姚旺富人气太差,除了昔日几个只知道白吃白喝的流氓兄弟,基本没人敢去光顾他的买卖,钱很快就赔光了。 这次杨济松派姚旺富挑头去修缮土地庙祭拜河神,其实也是想借机会让姚旺富历练一下,在百姓间创出点人气来,以后好在县衙给他安排个差事做。 姚旺富手头有了一大笔钱,后脑勺都乐的开了瓢。修山神庙和渡口的时候,他和外甥杨铸一起偷工减料,用旧料打底,外面铺新砖,不知道内情的根本看不出来。杨济松还真以为这个小舅子从良了,勘察现场的时候,还真夸了他两句,结果这一夸不要紧,本来就自我感觉良好的姚旺富,从此更找不到北了。但不管怎么说,庙是修好了,而且规模扩大了两倍。姚旺富觉得声势不够大,又烧香磕头从二百里外请了一尊菩萨来,愣是把一个好好的土地庙搞得不伦不类。 然后又是砍猪头,划龙舟,放炮仗祭拜河神。姚旺富简直风光透了,原来乡亲们谁看到他都跑,现在谁看到他都点头哈腰,举大拇哥。姚旺富感到了极大的满足,每天走路都跟喝多了似的,脚底下软绵绵,脑袋晕乎乎,也直道这个时候她才明白,原来做个好人会如此的幸福…… 按理说这一折腾应该好了吧?可万万没想到,这事儿刚折腾完不到半个月,就又出事了。 那天正赶上春运,县城外大大小小的船只,全部开进新修的渡口。为了确保秩序,杨济松在渡口忙碌了一整天。等工作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于是他带着五个衙役,准备巡视一圈就回家。经过土地庙的时候,杨济松正跟衙役们说第二天的工作,结果一声突如其来的怪叫把几个人吓得三魂出窍,七魄升天。寻声音看过去,他们发现在土地庙的墙角里,有个白色的东西在不住的扭动。动作极其诡异,就好像是一条巨大的,长了腿的怪蛇一样,贴着地皮蹭来蹭去。这儿黑灯瞎火的,四周一点动静都没有,只有那个白东西在地上发出沙沙声,偶尔还发出一两下“唔……唔……”的怪音。衙役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怪物吓得不知所措,足足有半分钟时间才反应过来,赶忙拔刀的拔刀,举枪的举枪。杨济松吓的腿肚子都超前了,后脊梁杆子呼呼的直冒凉风,冷汗顺着脊背淌成了小河,心里一个劲的念阿弥陀佛。 六个大老爷们就这么傻呵呵跟白色怪物相持了半天。最后还是那个吴衙役胆大,他一手举起风水先生送的护身符,一手拎着柳叶刀,然后用牙齿咬破舌尖(据风水先生说这叫真阳涎,妖魔鬼怪就怕这个,可他忘了他自己十多年前就不是童子了,真碰上厉鬼,就是过去也基本属于白给。),哆哆嗦嗦的带头向前挪去。结果却发现,那个怪物竟然是一个赤条条一丝不挂的血人。他赶忙招呼大家,把这个半死的血人抬起来送去救治。 好不容易把血人弄到大夫家里,却把个老大夫吓得差点没晕过去。等大夫哆哆嗦嗦把血人抬到床上的时候,众人借着灯光才看出来,这个浑身上下都是血的人正是杨济松的小舅子姚旺富! 经过一晚上的忙活,姚旺富的命总算是保住了,但却彻底成了疯子,睡着的时候还好,一旦醒了就一边大叫,一边用手四处乱抓。一眼照顾不到,就能在自己的身上抓出好几条血痕来。瞪的大大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眨都不眨一下。黑眼仁子好像被钉子钉住了,直勾勾的一动不动,看人只会转头,就是不动眼球。那个大夫也看不懂这是什么病,只能初步断定是属于癔症(用现代医学的角度来解释就是精神失常),囫囵开了几幅吃不死人的方子了事。于是老百姓们就传出话来,说姚旺富盖土地庙偷工减料,得罪了土地爷爷。也有的说是被恶鬼缠身了,还有的说是晚上去土地庙撞上邪了。杨济松其实并不相信什么鬼怪乱神,他下狠心要查办这个案子。但毕竟查案的不是他本人,那帮衙役早就被这个事闹得寝食难安,一听说还要查,头都大了好几圈。后来干脆就应付了事,白天出去转转,夜里说什么也是不敢出门的。 要说这个姚旺富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人,被恶鬼缠身也好,精神失常也好,也算是应得的报应。但坏人出事也就罢了,偏偏好人也跟着倒霉。徐盛茶馆的大老板徐景升可说是县里出了名的大善人,不但为人随和,经常救济贫苦百姓。而且还通过他的经商渠道,给县里筹粮,筹盐,还帮着县衙建立起了团勇队抵御土匪。老百姓谁家有个三长两短的,都少不了这位徐大善的资助。但就是这么一个好人,却遭到了灭顶之灾! 事情发生在姚旺富疯掉的五天之后,那天早晨县城里文人棋客和遛鸟的老人们,按照以往的惯例依旧到徐盛茶馆吃早茶。但奇怪的是这天的徐盛茶馆却并没有开张。这徐盛茶馆自从开业起就没停过业,过年过节都照常开着。主要原因就是县城里有这么一帮棋客和文人。徐景升本就是读书人,又及其喜欢下棋,他经常主动约请县城里的文人棋客们,到茶馆里对弈聊天,而且茶水点心水果全部免费。用杨济松的话说,县城里下棋的和读书的为啥那么多,那都是徐员外的功劳…… 既然茶馆没开张,几个跟徐景升比较熟络的人,便赶去徐家去探看,可谁知徐家大门紧闭,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开。开始百姓们都还纳闷,直到第二天中午,寻街的衙役觉得有点不对,他发现以往每天都收拾的一尘不染的徐家的大院,今天却有成群结队的苍蝇呼呼往外飞。于是他找了几个兄弟撞开徐家大门,这一开门不要紧,他和几个兄弟吓得扑通一下坐在了地上,其中有个胆小的当场就给吓休克了。他们看到徐家老少七口全部上吊,而且吊得很绝,从里堂正房到厢房,一个门口吊一个,大人小孩跟过节排队似的,清一色身上套着红布。按着以前的说法,死人身上沾红就会变成厉鬼。那天可是个大晴天,外头的太阳能把眼睛给照瞎了,可徐家大院里似乎感觉不到一点阳光,暖春的天气,却四处冒着阴嗖嗖的冷风。六个吊死的人,脸色煞白,脖子被抻的老长,舌头拉出来一尺多。其中徐景升硬是瞪着眼睛死的,嘴张得老大,明目狰狞,好像是活生生看着自己被掉死得一样……这也无怪乎那几个衙役被吓得够呛了。这件事儿震惊了整个县城,谁也不明白,这徐家是跟谁过不去,为啥要上吊而且还身上披红。杨济松亲临现场的时候,徐家老小已经被放了下来,可就这样杨济松也还是给吓得不轻,做了好几天噩梦!后来杨济松着手调查了好几天却没有一点结果。 于是老百姓的传言就又出来了,有人说这全是恶鬼闹的,土地爷不但没把北边的恶鬼收了,反而把他们激怒了,开始害人了。俗话说人言可畏,总口烁金。这话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邪乎,到了后来竟然出现了十几个不同的版本的恐怖故事。全城上下,上至八十多岁的老人,下到刚刚懂事的小孩,一到了夜里全部战战兢兢,别说出门,晚上睡觉灯都不敢息。 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害怕,也倒是有胆大不怕死的。团勇队的队长徐虎就是一个,徐虎人称徐大胆,是徐景升的远房侄子。小时候在五台山上学了十年武术。后来他家乡闹二号病(霍乱),等他急忙忙回到家时,发现亲戚都已经死光了。他就此心灰意冷,本想出家做和尚算了。但同样回来探望的徐景升不让,他说不论如何不能断了香火,于是就把徐虎带到煦县,和他一起生活。开始的时候他让徐虎帮着他去运货,外面兵荒马乱的,那些靠打家劫舍拦路抢劫吃饭的土匪山大王们,从来就是这些商运队的瘟神。徐虎凭着一身武功还真帮了徐景升不少忙,但时日一多,徐虎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肯定不行。于是在徐景升的帮助下建立了团勇队,而他则变成了队长兼总教头。这些团勇们都是县城里二三十岁的壮小伙选拔出来的,个个天不怕地不怕。时日一久,煦县的团勇队竟在十里八乡创出了些名号,土匪们经常是望风而逃。 这次叔父一家被害徐虎觉得里面蹊跷很大,他一边跟杨济松商量由他接任了徐盛茶楼;另一方面,他调集团勇里胆子最大,功夫最好的几个兄弟,跟着他住进了徐家大院。但没过两天徐虎又不得不搬了出来,主要原因是徐家大院里天天晚上都有怪事发生。比如头天打满的清水,第二天却变成了血水;头天晚上关好的门,早晨一起来却命名奇妙的四敞大开。其中一个团勇兄弟在起夜的时候差点被吓死,后来问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可这个人似乎被吓破了胆,含含糊糊的根本说不清楚,徐家大院就此变成了“不毛之地”! 徐家大院的鬼还没有闹完,紧接是渡口的运输船和船夫在夜里离奇失踪。买古玩的王甫一家四口离奇自杀死亡,就此煦县的夜彻底成了成了鬼夜,一些煦县的居民开始准备搬迁。杨济松为了这事儿,只能亲自跑到各家游说,并派人给岁虚庄的汪老居士送信,希望他能到煦县帮忙去除妖孽…… (注释:癔症,根据1966年版《农村医疗手册》描述,癔症的典型症状为“瞳孔放大、双目失明,但能看见东西、双耳失聪,但能听见人说话。”这两段看似前后矛盾的症状描述,就是民间所指的撞客。以上描述均出1966年印制的《农村医疗手册》的真实信息。)

#日志日期:2010-4-4 星期日(Su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射雕洪七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客信息 博主:射雕洪七 
全部博文(-236)
我的连载 (0)
血色棋士 (0)
我的打油 (1)
用户:
密码:
[军事]黑白沧桑(2010-4-4)
[军事]黑白沧桑(2010-4-4)
黑白沧桑(2010-4-4)
少年也有灰色的梦——(短篇小说集连载)(2009-2-13)
《浣溪沙◎思梦他乡》(2009-1-13)
弈风云 之《血色棋士》(2009-1-11)
推荐:中华司考网校http://www....(2009-3-1)
欲把他乡作我乡,无奈深圳汇聚四海人,不见...(2009-1-17)
浣溪沙
秋色
思乡
魇梦
2010-4(3)
2009-2(1)
2009-1(2)
访问:6295 次
今日访问:1次
日志: -236篇
评论: 2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09-1-11
射雕洪七 管 理 员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