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风捕影



博客信息
博主:贝朗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1201023 次
  • 今日访问:156次
  • 日志: -167篇
  • 评论: 92 个
  • 留言: 3 个
  • 建站时间: 2009-1-10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望风捕影
半夜三点的xzp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免费注册 |帮助

嘻嘻,哈哈
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作者:贝朗 提交日期:2010-6-4 23:28: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1747

  《楢山节考》,1983年今村昌平作品。
  一部让人痛苦的电影。让人体会物性,少及人性的电影。
  日本某深山中的一个小村子里,沿袭着一种传统:所活至70岁者,均以长子背负到楢山上弃死。69岁的阿玲婆早已笃定,从容自如地安排着身后事。为长子辰平娶续弦阿玉来家;除掉怀孕的孙媳阿松;说通阿金婆为次子利助解决性生活问题;教会阿玉捉鱼的办法;虔诚地履行上山前的仪式;最后在尸骨纵横、漫漫大雪间合掌静待死亡。
  片子的景色物语隽永,很多《动物世界》般的画面,配以呜咽悠长的音乐,反衬出极端原始、压抑的人类。
  女婴可以卖钱,存之;长子之外的男婴多余,灭之;次子无娶妻权,利助兽交;雨屋家人偷村里的粮食,全家大小被活埋,包括被阿玲婆“大义灭亲”的阿松,无一人幸免。缘由只有一个:口粮。有吃的,才能活下来,有吃的,才能招来媳妇,生存方得延续。口粮不足,怎么办,去死吧,老的先。二十五年一个自然段,今朝爹娘上山赴死,他日儿孙殊途同归。
  老幼不保,男女无伦。而无所不在的生命力自在展开,从蛇,鼠,青蛙,鱼,猫头鹰,乌鸦……到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人,只是生物链之间小小的一节,存在并毫无特殊地被消隐掉。片子始于茫茫俯瞰,终于俯瞰之下的一个小小定格。

  这里的人们在贫瘠的传统及秩序之下,没有爱与怜悯,唯有本能。
  拿阿玲婆的“爱与信仰”来说:
  阿玲婆不爱自己,更不爱他人,只尊崇、维护着明暗规则。枉顾丈夫生死下落,唯怨怼他成村人笑柄;撞掉牙齿以求阿玉的稳定及众人前的面子(孙子朝吉编儿歌说阿铃婆是有33颗牙齿的鬼婆婆,并被人传唱);笑面虎施毒计害死阿松,对儿子辰平的泪水、孙子的哀嚎无动于衷。乃至面对死亡毫无惧色,连最后的一份馍也推给儿子——付死、不再糟蹋粮食的“信仰”已渗至骨髓,真是一分私欲也没有。
  从她的身上,爱的本能体现也是少之又少——撕一条布为儿子包扎脚趾。辰平抱住母亲失声痛哭,她生存的本能挣扎了一会儿,终于泯灭掉。迅速振作起来,挥手给儿子一个耳光——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去巩固儿子的“信念”。面对儿子踉跄下山的背影,她的眼睛里出现了惶惑——没人能够知道,那一刻她疑虑了什么。她的所作所为,按部就班,毫无瑕疵,已非人类。一些影评言及“母亲的大爱”,实则大谬。

  少见的人性常情。
  片中充斥了太多愚昧、麻木的人,今村昌平只安排了一个情感相对正常的角色,辰平。
  作为凶手中的一分子,活埋掉雨屋全家大小、包括自己怀孕的儿媳后,辰平回到家里黯然倒下。阿玲婆掀起辰平脸上的手帕,看到他的两行眼泪——泪水在这部苦难深重的电影里比较少见,基本上只在辰平的身上出现,这是第一次。第二次是在母亲反复推却最后的晚餐的时候。
  辰平背母亲上山途中歇息,掬水饮,转眼不见了娘,辗转寻找不得,如释重负一声:“她回去了?”绿树丛中捧起一只小鸟,展臂放飞,那一瞬,辰平的眼中现出少见的喜悦光亮——而须臾之间,母亲的背影诡异重现,伴随着突兀的音乐乍响,惊悚至极。那一刻,母亲若幽魂。辰平的人性陷入宿命,他知道,即便他如何渴望着、把持着生命——仍无法挣脱。终于发出无奈的叹息:“几百年来,我们的祖先是这样,现在我背着您上山,再过25年朝吉就要背着我上山,再过25年就是朝吉要被背着上山。”

  关于神启。
  片子的结尾,漫天飞雪飘满整个山谷。像是给阿玲婆一个吉兆,神启降临,来颂赞她愚昧的死亡?
——什么神启。四季轮回,生生不息的自然法则而已。
  白茫茫的雪,覆盖住这个村落、这片东方土地上所有的悲哀,孕育着不竭的生命力。不问愚昧的人类,还是灵性的物种,雪一一滋润去,一一容纳掉。

  尽管给人痛苦,可这是一部好电影。纪念这样的一群生物,记录一些不会消解的困惑,与时代无关。也许与尚存的人有关,也许尚存的人们不知道。
  


  绿树丛中捧起一只小鸟,展臂放飞,那一瞬,辰平的眼中现出少见的喜悦光亮
#日志日期:2010-6-4 星期五(Fri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望风捕影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