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
双生...............

作者:沐雨铃兰 提交日期:2013-5-31 16:21:00

  每天,我都在对爱情的思念,对母亲的埋怨,以及对于离家出走的惶恐不安中矛盾挣扎。我总是矛盾着要不要给家里打电话,可是每次拿起电话,我总感觉那个耳光的火辣辣仍然疼在脸上。终于还是放下。每天我都告诉自己,明天我应该回家了,可是到了第二天,我又依然挣扎。

  就这样,我在小城里呆了整整一个星期。在第七天的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我又重回童年,小愿又变成了小时候的内个病孩子,他为了我,和那几个年纪大的孩子们发生争执,在一片混乱中我看不到他,孩子们挡住了我的视线,当他们离开的时候,只有小愿躺在那里。他紧闭着双眼,手里紧紧的揪着,揪着那块红色的布。整个世界,都泛着咖啡色的淡黄,只有小愿手中的那块碎布,红的如此鲜艳,如血一般的刺眼。

  我很机械地向前走,走到他身边跪下来,轻轻地扯着他的衣袖,小声的说,小愿,起来吧,不要躺在这里,你不要吓我,我很害怕,我们回家吧。

  他没有醒过来,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有大人来把他救起来。

  我全身都麻木僵硬着,无论如何挣扎着,都不能从梦魇中醒来,只能呆呆的看着小愿手中那块鲜艳的红布,血样的颜色,一点一点的蔓延,终于覆盖了整个世界。

  不知道别人是如何的,而我,当受到极度惊吓的时候,是不会尖叫的,因为我叫不出声来。

  “小愿!”我终于喘息着,从噩梦中醒来,汗水浸透了全身,心跳快的,几乎像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与此同时,一种令人全身虚脱的,极度慌乱的感觉,抓住了我的心。就好像,就好像感觉将要失去什么一样。

  我跳下床,跌跌撞撞的跑进大厅里,路上似乎拌到了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我冲向电话,抓起话筒,颤抖着按下了我这一个星期来一直想要打,却一直没有打出去的那个熟悉的号码。

   电话里传来了,“嘟~”接通的声音。我小声的祈祷着,接电话,接电话呀,快接电话!告诉我一切都平安,告诉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嘟~嘟~”的声音,一直在缓慢,而又冰冷的延续着,它的不慌不忙,让心急如焚的我如此绝望。我是不是拨错号码了,我按断电话,又重新拨出,颤抖的手,几乎无法继续。可是,尽管是这样,仍然没有人接我的电话。

   宁宁卧室的房门打开了,她冲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玻璃纸镇,紧张地左右张望,一见是我,松了口气:“是你啊?小燕。”

   我放下电话扑过去,紧紧的抓着她的胳膊,有如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浮木般,我泪流满面,语无伦次:“我要回家!我要马上回家!血…好多好多的血……一直没有人接我的电话!他们为什么都不接电话?!” 

  她吃了一惊,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向她诉说着,我的梦,我的担心,我的不安。

  她安慰我,说,也许只是他们都没有听到电话铃声,也许,是电信局的故障。可是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样的理由有多苍白。她说,“现在是凌晨3点半了,即便是你急着回家,客运站里也没有这个点发的车呀。你先别急,别胡思乱想,不会有事的。明天一大早,我就陪你一起回去。”

   不管我们有多着急,等我回到我家住的楼下时,已经将近中午12点了。我抬头仰望着7楼的窗口,正午的阳光,明晃晃地直射着,刺痛了我的眼。无论从前多少次抱怨我们家住的太高,也从没有像这一刻这样,觉得它那么难以企及。我不顾一切奋力地向上攀爬,爬的越高,就觉得我的心越向下沉,慢慢地,向冰冷的水里一点一点的沉没。我的腿越来越软,四肢沉重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我记不清,是在三楼还是在四楼的时候,我隐约听到了铃声,“叮铃,叮铃” ,很细微,又很清脆,非常的动听。

#日志日期:2013-5-31 星期五(Fri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沐雨铃兰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