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伤害 一生血泪



博客信息
博主:工伤残老汉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7424 次
  • 今日访问:3次
  • 日志: -243篇
  • 评论: 1 个
  • 留言: 0 个
  • 建站时间: 2008-12-4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一次伤害 一生血泪
工人17岁工伤三级伤残.一生苦难何处诉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在我身上个别领导做的一些不光彩和不为人知的事
作者:工伤残老汉 提交日期:2008-12-9 22:56:00 烦 | 分类: | 访问量:266



伤残老汉
2005年8月交给厂的第九份
在我身上个别领导做的一些不光彩和不为人知的事
我工伤己有三十五年多了,在我忍受伤残痛苦的同时,我的身心还要忍受个别领导人为的给自己造成的许多痛苦和困难,甚至残上加残。他们的一些做法有许多是违背国家政策的,有些做法是相当卑鄙的。(有证据)
我是1969年8月14日进厂学徒的。1970年6月2日因设备事故出工伤,1972年8月出师,1973年8月应进为二级工,但我厂拿出条文(此条文被劳动局等部门否定:它不适合工伤)说我没有技术没有贡献不能进级除非上班工作,我想不通,因为工伤很重,正在手术治疗期间,但也无奈,只有带着住院证上了班(这次手术推迟到1974年10月做的)。1973年10月16日我身体欠佳,一阵头晕左手扶在了没有安全罩的牙轮上,食指被咬掉了一节。进二级工的问题我继续找领导并开始了上访,市里的一些部门不同意厂里的做法,但厂里不但坚持错误的做法还对我进行了报复:多次不让保建站给我开假条也不给我开证明去医院。市里有规定,单位有保建站的工厂职工,医院不负责长期休假的假条问题,多年来直到现在我厂保建站一直负责职工长期休工伤和病假的假条问题;1975年3、4、5月我的工资被扣。
1975年5月我上访到了北京,但母亲为我长期操心受累,眼瞎了一只又得了心脏病,我只好终止了在北京的上访,5月底上了班,在市内继续上访…。1977年9月2日我贴了大字报。
在多年的上访中我所接触到的一些领导对我厂的做法很气愤,并多次与厂联系和商谈,但我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二十来年后我查到了当年厂里给纺织局、市总工会等部门的报告与谈话记录等材料,我终于明白了,厂里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我的问题上做了“文章”:
一、织局信访处的李科长(女)认为厂里根据的条文是错误的,多次督促厂里把我的问题解决,厂里却背后给时任纺织局局长的柳超同志写了一封信说李科长支持我给厂里抓革命促生产的工作增添麻烦,认为李科长与我有私人方面的关系。1975年底李科长开始回避我的问题了,其它人员也不好好接待我了。
二、厂上交的报告中称不给小袁进级是因为大夫多次认为小袁伤已好,可以上班而小袁就是不上班,并举了两个例子:1、1970年11月大夫让小袁恢复工作小袁就不上班。2、1972年4月15日小袁出院,大夫开假两周,认为两周后可以上班,班组几次到家中做思想动员工作,小袁也不同意上班。这是无稽之谈、无中生有:
(一)我1970年6月2日受伤,直到1971年3月伤口长期有多处发炎,大夫都怕炎症会波及到下颌的钢板(有病历为证)。
(二)这么重的伤,伤后五个月大夫不可能让上班。
(三)11月份不说伤口有炎症,单说天气已经很冷了。直到现在冬天我在外面呆一会儿我伤的左脸因内外疤痕太重血脉不周和右边的温度就不一样,何况我当时下颌还安着钢板,天津骨科医院院志中写到了我这个特殊病历:下颌安有钢板很易冻伤,需要植骨。那时候我除了去医院治疗,冬天哪也不敢去,因为伤口受凉后很难受呀!
(四)报告中称1972年4月15日小袁出院大夫建议休假二周后上班,但给我做思想工作我也不上…。这真是胡说八道。1971年12月18日我植骨换下了钢板吃不了饭,饿,厂里不帮助我解决饮食问题,我饥寒交迫,使伤口迟迟不能愈合—骨髓炎,植骨一块块的烂掉,伤口溃烂了近四个月。1972年4月8日大夫在病历中写到:“伤口已基本愈合,但在下颌面有不愈之征,继续拍片”我的植骨大部分已被烂掉,剩下的植骨有许多大夫认为也已经死了,因为没有炎症的植骨也经常有死亡。病历记载:“李春林大夫(专家)查房嘱先出院在门诊挂号再考虑今后的治疗问题。”4月15日我是出院了,但烂剩下的植骨死活还不能确定,这是一个多么严重的情况,休两周后动员我上班是不存在的。
编造这些难道只是为了掩盖厂里不给我调二级工、错误执行条文政策的问题,手段未免也太卑鄙了吧。卑鄙的手段使我的问题没有解决,也使有的人认为过错在我,甚至也因此对将来、对厂里和我的关系、领导对我的看法有了一个不好的“基础”。直到现在,当时任党委书记的梁XX还认为,不给我调工资之事,厂里是在正确执行国家政策-----.
我进厂后工作表现很好,但不到十个月就出了工伤,纺机的人无不为我的工伤感到痛心和惋惜。
我和父母愿意与厂里搞好关系,搞不好关系对自己的现在和将来不会有好处,纺机为什么要对我这样,我刚进厂没有得罪过任何人。后来看了别的工伤职工的困难处境我明白了一个原因:我们不能为纺机做贡献了,已经由劳动力变成了包袱,是我们的命运不佳。断胳膊断腿的工伤可以一次手术完结,可我的伤却是需要多次手术,也就等于需要多次给领导添麻烦,多次影响抓革命促生产。尤其在我植骨换钢板手术问题上,我父母坚持尽可能的在孩子年纪还不算大时把伤治好,违背了个别领导认为我的伤“能就乎就就乎”的意见,进而导致了在我植骨手术后个别领导对我的痛苦置之不理,造成我伤口发炎的严重后果,可见我交厂的第三份材料(附件二)——1977年9月贴的大字报底稿(稿中还叙述了我晚23个月进二级工和被扣三个月工资等问题)。
工伤本来就给我的一生造成很大的不幸,但我厂还不听上级部门的指示纠正自己的错误、编造谎言、欺上瞒下,使我雪上加霜,还有没有良知。领导在我身上是受了一些累,我父亲是个工人、母亲是家庭妇女,父母由于经常陷入对孩子的治疗与前途的烦恼和痛苦之中,没有把领导安抚好,但也不应在我这个十七八岁已受重残的孩子身上干出这样的事,使我在那些年的经历好像身心又出了一次大工伤一样,我十六岁进厂与世无争,十七岁出大工伤并毁了容,如何面对人生,如何活下去,本来就是一件需要信心和勇气的大问题,可是厂里的态度使我在多次的绝望中,产生过轻生的想法(多年后一位领导对我讲:纺机对不起你…)。1972年4月15日出院后厂里是虽然没有让我上班但我也是继续受伤残煎熬的,但厂里一分钱营养补助也不给我。在家庭中伤残的孩子往往都是受到重点“保护”的,在父母的关爱下我逃过了这一劫,烂剩下的植骨活了,厂里不给我补助,对我采取了让我“自生自灭”的“政策”,直到1973年在父母的疼爱下我的伤(生命)又闯过了一道坎儿,又“活”了过来,在准备做第六次手术时,又出现了以上所讲的不给我调二级工及二次工伤、被扣三月工资等问题(我有一份1972年7月21日写给厂级的工伤营养补助的申请,上有郭XX厂长7月24日的签字,但最终也没有得到分文补助;申请中记录在我伤口发炎已有好转时大夫曾通知我要做取出植骨的手术)。
至1987年2月我一共上班了11年多,我的伤残和饥苦,领导上看的见或看不见是由领导“高兴”或“不高兴”来决定的。虽然我只任过班组工会组长,但也能说明我工作是尽力的,在上班期间我去过很多医院进行治疗,“时间”只能是歇病假或倒休,因厂里规定休工伤假扣奖金更多。我口腔的伤是严重的,多年来大夫在诊断证明和病历上一再注明:吃饭困难,软食多餐…。但在工作中我吃饭的时间领导上一直不予妥善安排,甚至还出现我没有按厂规定的吃饭时间吃饭,是违反劳动纪律而被扣全月奖金的事(三次违纪扣全月奖金;有同事书面证)…。
1986年后我的伤口感觉很不好,于87年2月我开始休工伤假了。那些年休工伤是受到厂里严格“控制”的—不许干任何争钱补贴生活的事,工伤假随时都可以被卡断,我只有靠低工资来生活。
那些年我厂的效益很好,工人奖金和各种福利、物品发放很多,但工伤只有一点点,书报费还要扣50%;
国家条文规定工伤不影响调工资,但我厂多次不给许多工伤职工调工资;
自94年开始厂里“秘密”的给十来位工伤人员做工伤鉴定,却不给我们做鉴定,1997年12月17日我写过鉴定申请,但也不给我做鉴定;
多年来国家一直有给伤残职工做鉴定的文件但厂始终说没有,一直到2002年才说有,此次鉴定我被定为三级伤残;
近几年我和领导讨论的国家条文90%都是要我个人来提供的,因为我经常被告之有关的政策条文厂里没有,副厂长刘钦拿出的条文也尽是答非所问的;
2003年11月10日厂里才第一次承认厂里以前给一些人做过鉴定,在此之前一直否认此事;
多年来对我的伤情变化与治疗及生活,是不管不问的;
1993年爱人的工作被我厂辞退,致使她七年没有工资,住院治疗报销都受到影响,身体有病都没有钱去医院得到很好治疗,2001年11月爱人因病退休工资仅为395元(低于当时的市最低工资标准)…;
我的生活是很困难的,多年来都是在同学和亲戚朋友帮助下度过的,这些年我找遍了厂里所有的领导(许多领导现在还在任)但丝毫也得不到帮助,我只有靠借账来生活;
孩子上学我供不起,母亲有病我也无能为力,甚至连母亲的生活费我都给不起;
当我的饥苦实在无法克服,向领导请求帮助时得到的回答是“出了工伤国家受损失,本人也必然受损失”;
……
三十多年中我一直想对纺机说一个“不”字,工伤我可以认命,伤残的罪我自己承受,但对厂里对待工伤伤残职工的做法我不能认;对人为给我造成的许多困难我不能认;对我精神上造成的痛苦和苦恼多次使我处在绝望之中,我忘记不了这些血泪和欺辱。2002年伤残鉴定我为三级后,我终于有了可以让一些领导“正眼看一眼”的资格,但在这几年与领导协商一些问题时“表面”上个别领导在有些问题上比过去的个别领导更甚,明摆着的事有也说没有,睁着眼说瞎话,我多么希望领导只继承了一些老的个别领导优点的一面啊!我也衷心的希望领导在工作尤其在对待伤残工人时请好好想一想,我不能要求领导以“换位”的方式来考虑问题,伤残职工的身心已经有伤口了,他们是需要、是应该得到关心和关怀的,这也是领导的职责所在,如领导失职或没好好的执行国家政策就如同在伤残职工的伤口上洒了一把盐。
我受的苦、受的罪举不胜举,许多残疾已是不治之症它将伴随我至终生(我还因心脏病住过医院),年纪越大,最大直径小于1cm的植骨会越来越脆弱,大夫也认为以后我很难逃脱植骨会折断的噩运:一、植骨意外和自然的折断;二、大夫认为我的伤情发生病变的几率很大,要经常注意和定期检查伤口的感觉与变异情况。多年来多家医院大夫开住院证让我重新植骨,但我不敢做,不能用生命闯这道坎,长期的生活困难,也是我不敢考虑继续手术治疗的重要原因,除非到了“死马当活马医”时,因为也有大夫认为我的伤情重新植骨多半会失败,下颌植骨如再出“问题”的后果将使我的余生只剩下痛苦和苦恼了,天大的罪在等着我。我的伤、我爱人的腰疾(大夫嘱千万小心很易瘫痪)与心脏病以后都随时会“突然”成为我一生中又一个难越的坎,以后的命运我不敢想,现在我只有恳求领导对于我第八份材料中提到的七个问题给予圆满的解决,让我能过上几年“正常、安稳”的日子。我的一生最高的奢望就是想能过正常人的生活,能还清多年的债务,有一套有暖气的住房,在冬天伤口少受点凉、少受点罪,有点儿钱好让多病的爱人得到好一点的治疗,我的伤能治得好一点(目前我正在联系继续我下颌植骨的手术治疗),当然伤残的罪终身要靠自己去承受,我也明白在这三十多年的逆境中我难免有时也会挣扎和抗挣,也难免会得罪领导,请求领导宽宏大量不要和我计较,能谅解我,谢谢了。
附:我以前住的是平房,现在快要拆迁了,冬天我的伤口怕凉,小学同学关心我借了一间房给我,我也住了一年多了,我希望领导尽快解决我的问题,我不能老“白”住在同学的房子。

袁绍中
2005年8月26日

#日志日期:2008-12-9 星期二(Tu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一次伤害 一生血泪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