蛾,来我身上产卵
Blog信息
博主:张平张平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访客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8-2 ( 1 )
·2007-12 ( 2 )
·2007-11 ( 2 )
·2007-10 ( 2 )
·2007-8 ( 2 )
·2007-7 ( 1 )
·2007-6 ( 1 )
·2007-3 ( 2 )
·2006-12 ( 2 )
·2006-11 ( 2 )
·2006-8 ( 1 )
·2006-6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63945 次
日志:-50篇
评论:35 个
留言:2 个
建站时间:2005-7-5
博客成员
张平张平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蛾,来我身上产卵
趁我睡着的时候,蛾子你们来我身上产卵,在我醒来之前,它们会被孵出 -----落地:84年投胎武夷山,俗名张平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今日心情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张平张平 提交日期:2006-5-22 16:28:00
搞论文真累

唯美与阴郁
 ———谈李贺诗歌

摘要:李贺的出现是一个奇迹,他的写作虽然和当时怪奇派整体的创作大环境有关,但李贺诗有更独特的地方,使人不得不把他提出来独立看待。他表现出了另一种写作方式,颠覆了过往的诗歌语言,并且在诗作中透露了人类精神幽暗神秘的一面,令读者颤栗于他诗的纯粹与阴郁的心灵之间。


关键词:李贺 诗歌 纯粹 唯美


题记:如果李贺是一根脆弱的芦苇,那就任凭它枯死吧;如果他是一位勇敢的诗人,就让他独自去走自己的路吧(套用彼拉德神父语,《红与黑》扉页)

我们无法返回李贺的生活年代去接近李贺,时隔千年重读李贺依然遗传着某些同类的看法:“鬼”“病态”“畸形”……如果说李贺当初不被视为“人”是一种幸运的话——“在得到承认之前的写作是享受”(维.什克洛夫斯基《散文理论》),那么现在?非议仍然不减——虽然给了他那么些灰暗的荣耀。他,李贺,从古至今就是位彻头彻尾的孤独者。
“孤独者”(或“幽人”)当我说出这陈词滥调的时候,并无一点新奇,随处可见,古往今来一些并不高明的人把它糟蹋,对于“孤独”知之甚浅。当李贺赴京求仕,正欲以其彩笔博取功名之时,众口噪音盖过他纤弱的声音,甚至上天都伸出一只手劫持他,时命、爱情与其相背。逃吧,李贺,逃出众人耳目,拿你没办法的人,现在都想给你荣耀了!
在遭受一连串的否定之后,李贺更是离群索居,耽于沉吟,而人们便因此视之为不正常并加以嘲弄。然而李贺这位真正的孤独者有着超人的承受孤寂的能力,在这永恒的孤寂中,他诗意地栖居,写出不朽的作品。
对于敏感的李贺来说,沉重的孤寂引发他自身的力量去支撑它,孤寂给人以莫名其妙的悲痛。“这强大有力而又具有本质属性的孤寂,过去与人同生,现在与人同往,将来与人共死!现在、过去、将来它都永远存在着,它浮游在地球表面像神的幽灵一样。”(德.昆西《一个鸦片吸食者的忏悔录》)
然而自身力量(生命力)的迸射总得有个途径,对于现实中处处碰壁的但又资质不凡的李贺最佳途径莫过于诗,在诗国里头,他是勇者,独自摸索,建造出瑰丽独特的艺术殿堂。
在这篇小文里,我将为接近伟大诗歌做一次小小的不自量力的努力,我强调宾语是诗歌,而非如某些论者在有保留地称赞长吉的天才之后最终伸出矛头指向诗人,言其“病态”、“畸形”、“不健康”,那有点荒谬,本末倒置,何况这样的论断并没有充足的论据,直接以貌取人或以诗取人都是没准的。
李贺的出现是一个奇迹,他的写作虽然和当时怪奇派整体的创作大环境有关,但李贺诗有更独特的地方,使人不得不把他提出来独立看待。他表现出了另一种写作方式,颠覆了过往的诗歌语言,并且在诗作透露了人类精神幽暗神秘的一面,令读者颤栗于他诗的纯粹与阴郁的心灵之间。

 (一) 唯美的李贺诗

为什么是诗?李贺一生的际遇似乎都是为他的诗而设,骨子里就是诗人。“非君唱乐府,谁识秋怨深”(李贺《巴童答》),他写,一面是为了抒发一己悲欢,但为何非得是作为诗歌的“乐府”不可?:诗的语言有安抚人心的力量?诗的想象致力于建造心灵栖息的家园?诗实现美的呈现而使诗人获得快感并增强生存的自信,体验创造的激情?……是,当然是。
谈到李贺诗,很多人会有一个相同的感受——“唯美”。虽然他的诗歌在主题上一再表达其所谓的“秋怨”,但他对诗“美”的追求是非常自觉且执着的。我们不应该一味地沉迷于李贺的情结,无须搜寻他的个人史。他唯美的诗篇更是价值所在。诗歌与情愫有关,一本李贺诗集就是他个人的心路历程,但诗还有其他的,不仅仅包含情愫。对于李贺来说,其最深奥的精神底层,独特的浪漫幻想(包括对词语的幻想),加上诗歌的崇高形式三者完整融合构成了他诗歌的全部。

筠竹千年老不死,长伴神娥盖湘水。
蛮娘吟弄满寒空,九山静绿泪花红。
离鸾别凤烟梧中,巫云楚雨遥相通。
幽愁秋气上青枫,凉夜波间吟古龙。
——《湘妃》

从集中拈出这首诗,我感到压力,解释的难度很大。当李贺沉入幽冥面对眼前宁静世界中的事物并开始潜入幻想时,世界变得深沉神秘,他站在事物与词语之间,两只手沿着物和词找到各自的远古的根。读李贺诗会有一个发现:他不可理喻的思维将古老的词语敲开又一次崭新地使用,他来了,他征服了,以其令人惊讶的声色笼罩一切,而且仿佛这种使用权只有他才最大限度的拥有,哦,事物的名称在幻想中也得重新洗牌,犹如站在未被命名的时刻,新鲜的修饰语源源不断涌入诗作。诗人他进入事物内部,用超常规的五官感知着一切腐朽与神奇,沉湎于幻想的单纯中乐此不疲。
谨慎地以《湘妃》为例,以点带面,尝试说说李贺诗的可能性是怎样发生的:一个神话的记忆存在于诗人脑中,然而又被他忘却,他把它重新打量,让他在自己的“身上变成血液,变成目光和手势,不可名状而又不再和他区别开来,只有在这时才会发生,在一个非常稀罕的时刻,在它中间出现并从它中间走出来一首诗的第一个字”(里尔克《诗是经验》)。于是,“筠竹”这一形象被引进诗中。来自以苦水滋养李贺的世界中的形象啊,他要赋予它怎样的时空,赋予它怎样的命运,他怎样运用接下来的形象和它相互发明形成神秘的磁场,使形象增值?“千年老不死”,读起来似显生涩,迫使阅读无法快速通过词语,读者被强制滞留(在李贺诗的阅读中,我们每时每刻都被他的遣词造句滞留),呼吸必须重作调整,跟着诗人的节奏去经历幻想。在停顿的静止中,读者终于发现词语的强力和深度,结合接下来的“长伴神娥盖湘水”,“筠竹”这一单纯的形象突然就控制了时空。一棵长在眼前的竹子瞬时返回源头,千年跨度,竹子的存在也变得恍惚,“伴神娥”,灵性的光辉也由此生成。“筠竹”的原始感和承受千年时空的神秘感井然有序地被唤醒。“老不死”和“盖”两个朴素的词也显出令人震撼的纯朴与神秘(在贺诗的遣词造句中,有不少穿梭时空使形象获得厚度而显出或古老或神秘、恍惚、忧伤的词句,如《伤心行》之“古壁生凝尘”, 《河南府试十二月词.四月》之“晓凉暮凉树如盖,千山浓绿生云外”, 《秋来》之“恨血千年土中碧”等等)。接着“蛮娘”句一出,读者的耳朵被唤醒,似乎由此而下,诗句都有了背景音乐嗡嗡作响。当然,李贺暗示了这音乐的基调,从“满寒空”、“静绿”、“泪花红”、“离鸾别凤”等字眼中便可感知。同样被唤醒的不只是耳、目、体肤,极富意味的心理感受一并被唤醒,整首诗读来令人黯然神伤。贺诗中主观知觉如此丰富而且独具特色,其中放大了的凄声厉色无一不深深打上长吉的精神烙印,同时使读者有一种几乎是自己身心上的强烈感觉,感觉到少为人见的遭遮蔽的世界,它的微冷而变化的物质从阴暗的意识下显露出来,这物质在幽静之中颤栗着。从孤独、幻灭、欲望中产生的形象,一次次占领长吉的内心宇宙,这些形象在他营造的诗歌宇宙中散布着他寓居于世所体验到的神秘、恐惧、忧伤、落寞……“寒空”、“静绿”这样的词语在贺诗中是很有代表性的,它们漂亮之极。长吉善于运用官感词汇来挖掘心灵反映内心,而且是高密度地使用,创造性地使用。如前面所说,他站在事物未被命名的原始时刻重新观察事物,在事物身上看到了符合自己心境的特征便直呼便了,而不管它约定的称谓是什么。如他被山峦的“静”与“绿”所打动,便直接用“静绿”替代“山峦”这个称谓,以便突出它这两方面的特征来强化自己的内心体验。“一旦诗歌的形象在某一单独特征上有所更新,它便会显示出某种初始的纯朴”“正是这种纯朴,当它井然有序地被唤醒后,会赋予我们诗歌纯真的接待”(加斯东.巴什拉尔《梦想的诗学》)。伟大的李贺在我们这些肉眼凡胎忽视掉的世界里,集中精力,精心选择和组织,用新鲜的语言释放内心与环境唤起的冲动。虽然在这一过程中,他可能沮丧、痛苦、忌妒,或者有其他不可思议的表现(这些情绪在诗中有时甚至是有点强烈的)。在如此大力度的词语更新中,他重现诗歌的语言创新作用,而且“在每一个词的深处,我参加了我的诞生”(阿兰.博斯凯《首篇诗》)。李贺就是李贺,一个词的使用过程就包含了一首使人惊心动魄的诗。



#日志日期:2006-5-22 星期一(Mo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A臣(游客) 评论日期:2006-6-12 12:39

呵呵`~~虽然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但是看了你的论文,知道你是个好学的孩子了…………像我就是堕落啊~~整天泡在虚拟世界里面了……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蛾,来我身上产卵
引用地址:
所在栏目:[$CategoryName$] 页码:[$PageNo$]/[$PageTotal$]  [$PageArea$] 

本站域名:http://luodiluodi.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