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得到的信息:
kid大夫致萧默信
主题:索朗旺青已在我院施行免费移植手术
详情见11月20日央视新闻直播间节目,感谢一众善心人士关心,此事已经爱心接力至桂林第一八一医院,我是其手术医师,善心终得善果,感谢萧老关注
2012-11-22
萧默致kid大夫的信:kid大夫:
非常高兴得到这个消息,尤其感谢您热心转告这个喜讯,毕竟中国优秀传统的人道主义精神得以保存,索朗小朋友在您的精心医治下,一定会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
我也有病,其实没有做太多的事,只是与土丹喇嘛共同发起,在我的博客(“萧默的博客”)上发了呼吁而已,主要是贵院与您的贡献.
请代向索朗及他的父亲转达我的亲切问候.
       2012-11-22

  
   18岁藏族小伙因患有慢性肾衰竭面临生命危险,在各方帮助下奔赴桂林求医,他会不会在桂林改写命运?
  
   短短七天,桂林人用无私的大爱为他书写了最圆满的结局。
  
   12岁的桂林女孩生命尽头,指名把自己的肾脏无偿捐给这个“藏族哥哥”。这是一曲动人心弦的生命绝唱。
  
   面临巨大经济压力的何先生拒绝了红十字会的补偿:只因在一位父亲心里,女儿的心愿重于一切。这是一首深沉的父爱之歌。
  
   共青团桂林市委、市红十字会为他奔走,组织募捐;解放军第181医院为他减免费用;相关企业纷纷慷慨解囊……这是一部人间有爱、民族团结的美妙乐章。
  
   这一切让带着希望的火种而来的索朗旺青没有失望,他不仅重燃生命之火,还收获了一段爱心孕育的生命传奇。
  
   18岁藏族小伙因患有慢性肾衰竭面临生命危险,根治疾病的唯一办法就是换肾,他来桂林求医的情况经本报报道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热烈反响(详见本报11月12日《桂林伸出大爱之手救治藏族小伙》一文),也引起了阳朔县一名罹患脑瘤的12岁女孩何玥的关注。她在临死前毅然决定将一个肾脏捐给索朗旺青,并将另一个肾和肝脏捐给其他患者。
  
   何玥死后,她的肾脏于11月17日成功移植给索朗旺青,目前,索朗旺青已脱离生命危险。
  
   “我”走了,“我们”还活着何玥爸爸:只有彻底无偿捐献,才能真正完成女儿心愿
  
   12岁,正是如花儿般绽放的年龄。有一朵“鲜花”却从今年的春天开始凋谢。
  
   那是4月的一天,阳朔县金宝乡长乐村委和兴榨村的何玥突然出现头晕、头痛等症状。奶奶带她到医院检查,医生初步诊断为“小脑胶质瘤”。医生建议立即手术,并进行病理检查,以判断肿瘤的恶性程度。
  
   在广东汕头做建筑工的何先生知悉女儿生病后与妻子立即赶回桂林,送孩子到医院手术。
  
   术后,何玥回到阳朔医院做康复治疗,身体状况表面好转,期间她还回校参加了考试。“玥儿很爱学习,她不想因为生病落下功课。”父亲何先生说。
  
   然而,病理检查的结果并不乐观——— 何玥的病情被确诊为高度恶性胶质瘤,预计半年到1年内会复发。
  
   现实更加残酷,9月初,何玥的病情就开始加重了;当月底,病情严重恶化。
  
   何先生带着女儿来到市区一家医院,哭求医生,“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
  
   医生说,孩子的肿瘤已经扩散,即使做第二次手术,也没什么希望了。
  
   “有一点希望就要试试。”何先生决定放手一搏,要求再次手术。
  
   第二次手术前一天晚上,何玥突然跟何先生说:“爸爸,我听说只能活3个月;我死后,你就把我的器官捐出去救人。”
  
   女儿的话让何先生惊呆了,“不要乱想,你一定能康复。”何先生口头安慰着女儿,心却如刀割一般。
  
   二次手术证明了何玥小脑的肿瘤已扩散。术后正如医生所料,何玥病情继续恶化。
  
   自觉时日无多的女儿再次向爸爸提起器官捐赠的事,正在此时,父女俩了解到索朗旺青来桂林求医的消息“我死后,您就把我的肾捐给这个哥哥。”何玥说。
  
   这次,何先生没有明确拒绝女儿。因为这段时间,他通过多方了解了器官捐赠的有关情况,他开始认真思考女儿的那句话。“不仅是索朗旺青,还有很多患者都在等待器官移植,如果捐出女儿的器官,或许能挽救一条生命。”
  
   11月15日,在阳朔县一家医院住院的何玥病情急剧加重,无法言语、反应迟钝。当晚11点左右,她的血压急速下降,不能自主呼吸。经初步诊断,孩子已经脑死亡。
  
   16日下午4点,何先生在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见证下,签署了《无偿自愿捐献器官申请书》。
  
   根据国家相关政策,对于器官捐献者,红十字会将给予治疗费和丧葬费的补偿。
  
   何玥一家的经济收入并不高,而何玥的医药费就花费了10多万元。不过,何先生拒绝了这份补偿,“孩子的举动,是我这一辈子最受触动的事。我要彻彻底底地做到无偿捐献,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为她完成心愿。女儿走了,但她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一肝两肾挽救三条命索朗旺青妈妈:儿子不仅是我们的,也是何先生夫妇的
  
   11月17日,何玥的肾与索朗旺青,以及解放军181医院另一例等待肾移植的患者配型成功,医院迅速为两人实施了手术,手术均很成功。而何玥的肝脏则立即被送到上海一家医院,用于抢救另一位患者。
  
   知道有人捐肾给儿子的消息后,索朗旺青的妈妈和姑姑一起从西藏赶到桂林。19日下午3点30分,索朗旺青的父母终于见到了刚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病房的儿子。
  
   看见躺在病床上的儿子,索朗旺青的妈妈泣不成声,“儿子,你没事就好。”
  
   索朗旺青也哭了起来,他赶忙扯着被子蒙住头。他的姑姑说,孩子是不忍心让妈妈看着自己躺在病床上的样子,他不想妈妈为自己流泪。
  
   为索朗旺青进行肾移植的主刀医生、解放军第181医院全军器官移植与透析治疗中心主任眭维国表示,索朗旺青的手术很成功,目前已基本脱离生命危险,身体正在恢复中,预计一个月左右就可以出院。“何玥的肾脏非常适合他,而且以后还可以继续生长。另外,他使用女孩的肾并不会造成后遗症。”
  
   眭维国说,我们原来预计最快也要一个月才能为索朗旺青找到肾源,没想才一周就找到了,这既是所有关心索朗旺青的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更是何玥的大爱无私带来的。虽然何玥离开了我们,但她的两个肾脏和一个肝脏分别移植到三个人体内,她挽救了三条生命。他们三人都是何玥生命的延续。
  
   据介绍,根据国家相关规定,为避免出现相关伦理问题,一般而言,器官移植的捐献者和受捐者之间并不能知道对方的身份,但索朗旺青的母亲向医院请求,一定要见见了何玥的父母,要当面感谢他们。“何玥是我们的恩人。以后,索朗旺青不仅是我们的孩子,也是何先生夫妻的孩子。”索朗旺青的母亲信仰佛教,她为何玥进行了祈祷。
  
   眭维国说,考虑到此事的特殊性,何先生又是彻底的无偿捐献何玥的器官,我们决定在条件适宜时安排双方见面。当天,索朗旺青的母亲还向记者表示,希望通过本报向所有帮助过索朗旺青的人表示感谢“谢谢所有人,特别是谢谢桂林人。你们都是我们的大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