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6日)
  目前,我党的指导思想包括五个方面,即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唯独没有“马克思主义”,显然,这是一个历史的误会。1949年,毛泽东在总结中国共产党28年的历程时提出:“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在1950年一次会议开幕式的讲话重申:“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此“马克思列宁主义”就荣登了中共指导思想的宝座,而很少在指导思想的高度单独提出“马克思主义”。其错误即在于把“马克思列宁主义”误认为是“马克思主义”加“列宁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已包括了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就不必再单独提出了。
  “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词语是怎么出现的呢?实际上,列宁自己没有用过“列宁主义”,也没有把自己的观点归入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原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词语是斯大林首先提出来的。1924年,列宁刚刚去世,斯大林在《论列宁主义基础》书中系统论述了列宁主义,并把它定义为:“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此后,在苏共文件中,“马克思列宁主义”才流行起来。但其语义相当含混,在各国共产党、政治家和学者中至今仍存在不同认识。有的认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指的是经列宁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有的认为只不过是以“马克思”为旗帜或装饰符号的列宁主义。不管怎么说,仍都是列宁主义,或染有浓重的列宁色彩被改造过的马克思主义,并不是原初本义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这就正如党章所说“毛泽东思想……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一样,实际指的仍只是“毛泽东思想”,并不是原初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更不能代替马克思主义。至于毛泽东本人,可能连马克思的原著也没读过几篇。
  自从“马克思列宁主义”一词出现以后,各国许多工人阶级政党在本党文件中都有意识地回避它,只使用“马克思主义”或“列宁主义”,把马克思和列宁切割开来。
  由于将“马克思列宁主义”误读为“马克思主义”加“列宁主义”,几十年来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在号称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世界第一大党中国共产党党章中,竟在理所当然开章明义关于指导思想(行动指南)的文字中,没有“马克思主义”的地位,而只有实际上为列宁主义的“马克思列宁主义”。
  想到了一个故事,说是一个中国官方代表团到德国考察,为了表达对马克思的敬意,特地来到马克思故居纪念馆。翻读留言薄,全都是赞扬的话,多数是工人,感谢有了马克思,他们的生活才会这么好,才能享受到这么多的社会福利。代表团起了疑心,把馆长找来,问你们是不是事先知道我们要来,才专门为我们准备了这本留言薄。馆长是位马克思主义学者,教授,博士,碰巧还会讲中国话。说:馆里的留言薄很多,全都存着,你们想看哪一本都可以,我们从来不会为谁单独准备什么留言薄。馆长先生又说,世界上信仰马克思主义和受马克思主义影响的政党多得很,你们不要老是自以为全世界信仰马克思的只有你们独一家,你们是唯一的正统,别人都是修正主义,其实,你们信仰的只是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毛泽东思想,唯独不是马克思主义。又揶揄地说:“‘马克思’、‘资本论’,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你们没有‘马克’就要‘思’,没有‘资本’也要‘论’,只能是胡思乱想和奇谈怪论,离真正的马克思十万八千里呢!”
  几年前听到这椿事,只当它是笑话,一风儿过了。现在回想,也许这真是一则笑话,却真实地说明了一些真理。至少,几十年来,毛泽东不关注发展生产,却“其乐无穷”地大搞人斗,就违背了马克思主义高度重视发展生产力的宗旨。
  由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马克思主义具有丰富的内涵,博大精深,但在马克思、恩格斯在世期间,又是一个不断修正和发展的过程。就其政治主张而论,大体说来,有两个阶段,即前期和后期。
  早期即马克思青年时期。1847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发表第一篇有着重大影响的《共产党宣言》时,还不到30岁。马克思目睹了还处于资本主义原始积累阶段的英国和法国工人阶级的悲惨境况。为了发展获利甚丰的毛纺业,英国兴起过一场野蛮的“圈地运动”,新贵族(投资工业发展资本主义的老贵族)们一夜之间把自己的农田变成了牧场。被赶出家门的农民一下子成了无产者,一窝蜂拥入城市,成了纺织工人。当时,1781年瓦特发明的蒸汽机还没有普及,工人的劳动强度极大,生活却极端贫困。泯灭人性的千篇一律的象机器一样的动作,使他们失去了成就感与做人的尊严,沦落为一具机器甚至机器的奴隶。以前那种与家人和邻居一边干着农活一边抽烟聊天的好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而且,看不到任何可以得到改善的希望。这一切都深深激怒了他们,常常以砸烂机器来发泄不满。马克思、恩格斯囿于历史的局限,也看不到这种野蛮资本主义的出路,《共产党宣言》的主体主张就是“暴力革命”,号召无产阶级以暴力夺取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与旧社会实行彻底的决裂。
  但马克思始终是一位真诚的人道主义者,并不是天生喜欢暴力,就在《共产党宣言》里还提到:“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但他们远远没有估计到资本主义的自调适能力,十几年以后,马克思看到了逐渐成熟了的资本主义,生产大大发展了,工人的待遇也改善了,1859年,勇于修正自己的马克思提出了“阶段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修正了自己早期的“暴力革命论”,承认资本主义的存在价值,不能跨越阶段地消灭它。1871年,坚持激进暴力革命论的布朗基主义者发动巴黎公社革命,工人付出了高达50000条生命的代价,却最终失败在血泊中。马克思从这个事实出发,进一步发生了转变。后来他在国际工人协会伦敦大会上对巴黎公社有过这样的评述:“在巴黎公社失败之后,(国际工人协会)已经不能再以它的第一个历史形态继续下去了。”马克思指的“第一个历史形态”就是暴力革命。马克思开始认同议会道路。
  但有一些仍然激进坚持暴力的革命家,借着马克思的崇高威望,摘取早期马克思著作中的主张,自称“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只得声明‘我只知道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与他们划清界限。(笔者注:有的学者据此认为不应该再使用“马克思主义”词语,只应称为“马克思学说”。但这是两码事,马克思的用意是防止“暴力革命”的谬种流传,但它的主张却的确是有着行动指向作用的“主义”,而不只是书斋里的“学说”。所以,这并不妨碍我们仍可以使用“马克思主义”一词。)
  1883年马克思去世,1895年,恩格斯在《卡尔·马克思<1848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导言》中勇敢地并以对社会极端负责的态度承认:“历史表明我们(指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经错了,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历史做的还要更多……1848年的斗争方法,今天在一切方面己经陈旧了,这一点值得在这里较仔细地加以研究。”这里所说“1848年的斗争方法”就是马、恩曾经醉心过的暴力革命。
  恩格斯根据马克思的遗愿,和22个国家的社会党一起,创建了第二国际(一战中中止,二战后重建,即现在的社会党国际。成员主要是欧洲的民主社会党和社会民主党),把马克思晚年主张通过议会竞选争取政权的主张升华为民主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精华,其要点是政治上实行民主,经济上不废除私有制,利用它刺激生产,由资本家与工人按预先商定的比例和股份多少分取利润。辅以公有制,实现国家宏观调控。特别重视二次分配,即国家向拥有一定财产和收入者实行累进所得税,以所征对财富进行再分配,实现向相对贫困者的倾斜,避免两极过度分化。这种倾斜主要通过高福利政策来实现。政府需关注二次分配的比例,比例过低不能有效地防止两极分化,比例过高有如大锅饭,不利于发挥每个人——工人或资本家的积极性。
  民主社会主义思想大大丰富了马克思主义,是后期马克思主义即我们现在所称的“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内容。民主社会主义在西欧和北欧取得了辉煌成就。截至2007年6月,社会党国际拥有成员党和组织161个,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国际性政党组织。
  而“马克思列宁主义”(所谓“科学社会主义”)的内容却是已被成熟期的马克思抛弃了的以《共产党宣言》为代表的暴力革命、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公有制和“共产主义”。斯大林进一步鼓吹计划经济和农业集体化,在“阶级斗争”的名义下实行残酷的大量的肉体消灭。“毛泽东思想”则是集这一套于大成的并进一步企图消灭一切人的一切思想,世界上只能独留他的思想,是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与从秦始皇的专制独裁的大混合。
  结论就是:请“马克思列宁主义”退位,恭请“马克思主义”升座,列入为我党的指导思想。
  (作者注:作为一个老年自学者,大胆抛出此文,实在狂妄至极,用意乃在于真正的抛砖引玉,诚望诸大家或驳斥或部分赞同或基本赞同,给以指教,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