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转载)
  我们是几个正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透析科进行透析的肾衰或再加心衰的病人和病人家属,最近,我们透析室来了一位年仅18岁的病人索朗旺青。关于他的情况,请先阅读他的母校出具的证明:
  关于藏族学生索朗旺青的病情说明
  索朗旺青系辽宁省营口市第四高级中学2009级(高三、一班)藏族学生。该生在校学习期间,思想品德很好,为人诚实、善良,尊敬师长,孝敬父母。学习刻苦勤奋、学习成绩优秀,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然而,正当索朗旺青同学努力拼搏备战高考之时,不幸降临到他身上。5月8日他突发疾病被送往营口市中心医院,经检查确诊为尿毒症且病情很严重,当时便住院进行血液透析,费用相当昂贵,在营口治疗短短数日,医疗费已经用了4万余元。为了争取救治时间和更好的治疗条件,现在索朗旺青已转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继续治疗。该生原籍系西藏林芝地区工布江达县峡龙乡,是农牧民家庭。
  特此证明 营口市第四高级中学 2012年6月9日
  索朗旺青刚来时,我们希望他只是急性,通过几次治疗可望好转,但无情的事实却是他的肾脏已不可逆转地纤维化了,若不进行肾移植,从此血液透析将陪伴他终生。血透是定期将血液从体内抽出过滤,将无法通过健康肾脏排除的毒素和水分排出体外,再输回体内,每周必须进行三次,每次四小时。血透可以有效地代替肾脏功能,但每年约需花费十余万元。肾移植是唯一可以替代血透的办法,可以使病人保持如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费用同样昂贵,移植费约需20万元,且移植后仍须长期服用昂贵的抗排异药,大概每月5、6千元。尤其对于年青病人来说,抗排异药更不可或缺。移植一次只能维持数年,看来,要抢救这样一条年青的生命,索朗旺青在一生中需要进行多次肾移植。
  索朗旺青的爷爷、奶奶年事已高,母亲肝病严重,都不能劳动,哥哥正在大学读书,全家的劳动力只有父亲次仁罗布一人。对于这个藏族农牧民家庭来说,这一切无疑是一个不可承受的打击和负担。次仁罗布是一位老实本分的农牧民,远离家乡,只身赶来北京看护爱子,举目无亲,整日愁容满面,束手无策。为了给孩子换肾,只要能找到配型,他打算把家里房子卖掉。
  看着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无情事实,我们想着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特此我们呼吁,有关政府部门和广大社会人士,发扬人道主义精神,展现您的善良和真诚,为挽救这位年青的藏族同胞和他的家庭,慷慨地伸出您的援手,以各种可能的方式提供您的支援和爱心。
  经我们联系,慈爱基金会(四川甘孜)、腾龙胜会(香港)和中国某官方基金会准备提供捐助(尚待落实),并拟派员陪同索朗于七月中旬返藏,促成当地政府采取措施。
  近几天,来自十余位私人的善款已超过万元,我们已如数转交给了次仁,作为他们在京医疗和生活的费用。我们已在土丹喇嘛的QQ(760932108)空间上逐日并将继续公布善款和索朗详情。经常从事慈善事业的阿钦贡嘉公司(北京)愿代理善款帐目,今后所有公私善款均请赐寄交通银行北京顺源街支行北京阿钦贡嘉国际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帐号:110060746018001608587,并请注明寄款人单位姓名,勿寄给私人。
   索朗旺青的QQ:1499862516;次仁罗布电话:15889049909
   呼吁人:晋美多杰•土丹活佛(满族,北京)jmdj_25@yahoo.com.cn
   电话:18911255551
   北京民革退休干部李老(北京)
   中国艺术研究院退休研究员 萧默(北京)xiaomo0762@vip.sina.com
   电话:010-64933351
  2012年6月21日发布,7月6日补充
  
  附:索朗旺青赠给医院的锦旗:
   真挚感谢中日友好医院血液透析科全体医护人员
   大医慈护度母心
   藏汉鱼水人间情
   西藏拉萨农牧民患者索朗旺青及全家
   挚诚感谢中日友好医院肾内科全体医护人员
   医护现真情
   藏汉一家亲
   西藏拉萨农牧民患者索朗旺青及全家
7月11日补记:
1,经好心人帮助,索朗近日将在解放军305医院再进行一次配型化验
2,因为北京的透析费用比较便宜,医疗水平也较高,索朗可能将在北京多住几个月
3,次仁在北京为临时住处,有愿意当面向次仁赐交善款者,请与土丹喇嘛电话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