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语:本书2010年4月初版,2011年3月下旬在香港再版,大陆再版正进行中,现将再版前言载此。)
  
  本书写作完成于2007年9月,2010年5月中旬一次偶然上网,读到《中华读书报》的“五月推荐榜”,意外发现本书赫然在焉,才知道历经三年,这本小书终于出版了。
  然后,除去单行本出版以前两年已有七八家报、刊、书和更多网上的摘载、连载外(包括花城出版社《2008年中国散文年选》),出版以后,仅6、7两个月,令我大感意外的是,全国竟有二十多家报纸作了大篇幅报导,十几家还是整版,乃至三个整版,《新京报》刊登了作者的整版头像。其中多有如上海文汇报、南方日报、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大河报、中华读书报等著名大报,登上了好几家书店的畅销榜,在敦煌学书籍中排名第一。网上报导就更多了,已读到颇有分量的书评十余篇。初印5000册几尽脱销。
  8月开始,根据书评和读者意见,作者对全书作了修订,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增加内容,充实了初版本过于简略之处。
  二,对于那个时代特有的流行词语和事件的内涵及来龙去脉,如“四清”、“资反路线”、“一月风暴”、“早请示,晚汇报”、“三忠于,四无限”、“红海洋”、“样板戏”……等,都做了适当解释,使年轻人、外国人和以后的人都能读得懂。
  三,新增了最后一章“回首如夜曙色萌”,俾全书主旨更加显明。
  篇幅增加约3万字。
  这本书的初印本,有朋友评说其风格是“自然随意,信步闲庭,娓娓道来,谈笑风生” ,“平和、恬淡,幽默”。我的确是有意尽可能地采用了喜剧手法,读者哪怕只当作笑话来读,也未为不可。我往往觉得,对于某些事物,乜斜着眼睛去看它,比起“义正词严”来,可能更加恰当。鲁迅说:“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撕破了,人们方能看得更加真切。但某些章节也采用了悲剧的写法,某些章节还是正剧。
  本书副标题虽标为“我在敦煌十五年”,实际讲述的还包括其前作者在新疆的两年,一共十七年。如果把更早的回顾和较晚的引申时段也算进来,就有二十多年了,其最早者距今已有五十多年之久。虽力求真实,但记忆所限,难免小误,还望读者教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