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士塔格
慕士塔格
更深地走进内心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下一篇>>
秋日三仓行
作者:库尔干 提交日期:2012-10-11 16:55: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20138

   三仓,这个地处苏北东台的集镇,如果不是因为儿时在那里短暂生活过,今天提起它来我会是什么反应?恐怕还真不好说。因为中国的集镇村庄实在太多了,我们大多数人可能只能记住与自己的生活或命运有过关联的地方,很少有闲心将目光投向那些于己无关的地域。
   距最后一次到三仓已有38年了,十一长假8天的假期不由让我起念回去去看一看。预期经过这么多年一定变化很大,事先在网上搜索三仓的信息,竟然寥寥无几。就这点来看,三仓并没有暴发起来,而是一如从前沉寂地偏居于苏北大地。
  从东台下火车,45公里的里程,中巴车一路带客走了两个小时才到三仓。虽然车子将我丢在镇中心繁华地带——这是我肯定最熟悉的地段,可是环视四周,竟是一片迷茫,与置身陌生之地毫无二致。记忆中,镇中心这个位置有澡堂、饭馆、钟表铺,有几条小巷,父亲的几位好友散布在周围,可是现在我却找不到一点当年的景象。搜索记忆,我能想起来的就是距镇中心不远就是三仓河大桥,常常我就是经过大桥来到镇上的。走在这曾经熟悉的土地上,我成了陌生人,一个对此一无所知的路人,这种感觉让我有点伤感,不由地有点泄气:你抱着那样的热情来到这陌生之地有什么意义?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38年,整整一代人过去了,整个街上,除了跟我年龄相仿者以及更年长者之外,有谁能分享我的记忆?岁月像浪涛冲刷着一切,当你离开,你就离开了这里的河床,这里的一切自然与你再无关联,作为一粒砂粒,你该在另一处河床获得安身之处,而不该奢望从前的河床依然将你期盼等待。意识到这点,虽然让人感慨,但却可以使你清醒,知道自己的实际价值。
   一边想着,一边走进几家店铺随意看看,都是与别处毫无二致的陈设,连装潢风格都是那么地相似。透过沿街的楼房,隐约能看到背后的瓦房,但那是否就是我所熟悉的,已无法确认。我知道,要找到留在记忆中的那些所在是不可能了,于是决定直接去四姑家。
   四姑在父辈中排行最小,跟我父亲关系很好,上个世纪60年代城里粮食紧张时,父亲将我放在四姑家,一年多后接我的时候我是又胖又结实。当然,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记忆,这都是父亲告诉我的。我能记得起来的有三次到过三仓,一次是我六岁左右,非常模糊,只知道见过几个亲戚,吃过几次酒席,一次有人在筷子尖上沾了一点葡萄酒滴到我舌头上,竟让我昏睡了半天;第二次是1968年春,跟父亲从青海回来,父亲将我放在他最好的朋友王新余家,我呆了几个月,还上了一个月的学,然后去泰州跟父亲会合;第三次是1974年,初冬,跟父亲和继母一到来的,那也是父亲再婚后第一次到三仓,在四姑家住过一两晚,还在镇上住过一晚。虽然不知道四姑家的具体地址,但我清楚地记得过了三仓大桥一直向前走(从东向西),大概两里路左右,紧靠路边就是了。
   问过路知道三仓河大桥是南北向,镇中心这条繁华大道是东西向,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向左拐就看到大桥了。走近大桥,发现当年的木桥已经变成水泥桥,即便如此,桥身也已斑驳衰朽,其实算起来桥龄不过三十多年。当年我眼中的大木桥似乎刷着红色的油漆,桥板和栏杆都很结实,站在桥上可以看到河里有许多水泥船,机帆船似乎不多。走到桥堍,我选择不同角度拍了几张照片。然后踏上大桥,一步步走近桥中央,整个三仓河尽在眼前。眼前的河道不像记忆中那么宽阔,加之河道两边的苇草,更显得狭窄了。离桥不远处停泊着两条货船,除此之外,河上几乎看不到行船。显然,曾经的货运通道今天不再繁忙了。
   下了大桥,踏上去四姑家的路。记得当时这条路是土路,旁边是农田,周围很空旷。如今土路变成了水泥路,但我非常自信这就是通向四姑家的那条路,于是兴冲冲往前走。然而,沿途的景象却大大地不同了,路南边多是民宅,绝大多数是二层楼房,偶尔还有别墅式建筑,特别是一座有着浓郁欧式风格的动物医院令人印象深刻。路的北边基本是农田,我看到一片收割后的景象,但已不能确认当年是否见过同样的情景。渐渐地,有一些老房子出现,这是我非常熟悉的建筑风格,只是现在觉得比较低矮。我从一处小径走进去,听到几声羊叫,几只羊伏在羊圈里眼神安详地看着我。 看见一位中年妇女,便问她是否认识和松(四姑的儿子)?她说认识,再问和松家的房子在哪里?她说就在附近,我问老房子还在吗?她说在,和松也在家,并问我是谁?我一时慌了神,随口说是和松一个亲戚的朋友,来玩的顺便过来看看,接着就自顾往前走了。我猜想我这神色恐怕有点令人狐疑,但也顾不得多想了。
   附近的房子比较密集,新旧相间,旧的基本闲置,门窗紧闭。一间间找过去,却又不敢仔细打听。我与和松是同辈,他可能比我年长几岁,几年前从父亲口中得知他有两个孩子,都在做生意,家境不错。自1974年去过三仓之后,我就没再见过和松,再以后我去新疆,然后调回扬州,这么多年一直不通音讯。这次故乡之行也是偶然起意,并无周密计划,此刻突然出现肯定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唐突。我知道对于多年未见的亲戚,一朝相见场面和气氛会是多么热烈,而我却并无准备,结局除了忙乱和尴尬还有什么呢?我只想悄悄地来悄悄地去,找回记忆的碎片,体味到当年生活的温情就行了。隔了这么多年,彼此的生活毫无交集,生活的内容大相径庭,即便相见,除了重温当年的往事,又有什么共同关心的话题?当然我希望借助他们的回忆修复我淡忘的童年记忆,一些被遗忘的细节肯定能激活埋在脑海深处的记忆,这时我真希望他们是我的朋友,那样我可以不拘礼节随意而至,而比朋友更密切的亲戚关系反而使我驻足不前。我知道我的想法可能有点奇怪,但却是我的真实想法。当然我会在心里默默为他们祝福,希望他们生活美满。据说四姑几年前已经去世,但我仍然记得她的音容笑貌,圆润的面孔显出厚道纯朴,温厚的声音里透出慈祥。不过,实在记不得哪间屋子是四姑家的,只记得房子蛮大,厢房里的木床也很大,四周有边框、上面可以挂蚊帐。吃饭是在另外一处稍微小一点的屋子,屋子里有炉灶,是过去农村常见的那种下面烧柴上面架两只大锅,有烟囱通出屋外。
   在房屋的后面,有一个小小的土坡,土坡上有一圈枝干笔直的树木,在西沉的秋阳映照下别有味道。记得当年翻过一道土坡就是三仓河,河边上有随意停靠的水泥船,我们常常爬到船上去玩。如今已看不到水泥船了,于是我返身折回大路。快到大桥时感觉有点累,就喊了一辆电动车让车主把我带到镇中心。车过大桥时,我看见橙红色的夕阳远远悬在三仓河上,那景象非常美丽,我很想下车拍几张照片,却不好意思让车主停车,一瞬间就穿越了大桥进入繁华地段。
   原来计划在镇上住一夜,第二天早上再拍些照片,现在看来该看的都已看了,于是决定当晚回东台。坐在去东台的出租车上,心里一直为错失夕阳西照三仓河的景色而懊恼。隔了三十多年才回来一趟,下一次再来会是什么时候,实在无法预料。我想我该站在桥上好好拍摄几张夕照景色的,虽说夕照不是旭日,但是蜿蜒东流的三仓河在红日的映照下显示出的富于生气的姿容与旭日映照下的景象有什么不同吗?除了心理上的感觉,在视觉效果上恐怕难以分辨。无论如何,以后我还会再来三仓的,即便是为了一张日照下的三仓河风景照,无论是旭日还是夕阳。
  

#日志日期:2012-10-11 星期四(Thursday) 多云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慕士塔格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库尔干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343745次
    ·今日访问:7次
    ·日志:-138篇
    ·评论: 118个
    ·留言: 7个
    ·建站时间: 2008-9-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