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風齋
飲風齋
春紅秋謝恨匆匆,十年河西復河東。 醉笑流雲天下事,繡春飲血我飲風——從五品錦衣衛鎮撫 李 陋室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316 次
  • 今日访问:1次
  • 日志: -256篇
  • 评论: 0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8-9-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
浮生凡世亦安榻,奈何委身帝王家
作者:李镇抚 提交日期:2008-9-9 17:37: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535

浮生凡世亦安榻,奈何委身帝王家

◎

[南宫]

北京市东城区南池子大街东侧,有一幢古建筑,虽毗邻闹市,却独有一份静谧古风。人们称这里为普渡寺,而在五百多年前,这里叫作南宫。

明,景泰元年,北京城南宫中,迎来了新的主人——大明朝的皇帝,不,应该说是曾经的皇帝,现在的太上皇,朱祁镇。八月里,北京的秋天已经有些微凉,朱祁镇缓缓走进南宫,没有侍卫、没有随从,迎接他的只有一顶轿子,两匹马,和一个服侍,或者说监视他的太监。

朱祁镇向紫禁城的方向望了望,无奈的笑了,他知道,那里早已有了新的主人,他的弟弟,明景帝朱祁钰。而今天的一切,都是拜他的好弟弟所赐,从此以后,他就是大明的太上皇,南宫宫主,或者,南宫囚徒。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其实,他一直都不过是个囚徒,是的,宏伟的宫殿、荒凉的大漠、破败的南宫——其实都一样,不过是一个囚笼,另一个囚笼,再一个囚笼。

短短一年的时间,他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起伏和磨难,囚居南宫又如何,他总算回到了自己的家。

更何况,他知道,有一个人不会背离他——他的妻子,钱皇后。

[北狩]
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对了,那个时候还是正统年间——正统十四年,八月,朱祁镇率军二十万亲征瓦剌。然而这次亲征带给他的不是帝王的荣耀,而是洗之不去的,在五百年后仍被人们谈论的耻辱——师陷土木堡,而朱祁镇,堂堂大明皇帝,成了蒙古人的阶下囚。

正统十四年九月,朱祁钰即位,是为景帝;
正统十四年十月庚申,于谦、石亨等连败也先众于城下;
正统十四年十月壬戌,寇退。

朱祁镇随着军队迁徙,只不过军队已不是堂堂明军,而是瓦剌的也先军;此时他也已不再是军队的统帅,而是一个被人挟持的人质、囚徒。他明白,昔日的富贵也好,荣耀也好,已经不再属于他。历史会以这样简洁而体面的方式记载——“英宗北狩”。呵呵,北狩,多么体面的字眼,只不过体恤的不是他朱祁镇的面子,而是大明帝国的面子。

也许,没有一个皇帝,会比后来囚居南宫的朱祁镇更加明白这句话的含义——社稷为重,君为轻。

是啊,皇帝没了,可以再立;群臣上书欲朝上皇,今皇“不许”;甚至你的儿子,皇太子朱见深,也被废为沂王;而上书复立沂王的大臣,都下了锦衣卫的诏狱。算了,废吧,立吧,又如何呢,我总算回到了家中,总算还有一个人愿意陪我囚居在这南宫中。你们尽管去争吧,去夺吧,只有我,只有我,才知道这世界上什么才是最珍贵的。

[妻子]

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妻子。

当我还是帝王的时候,她推辞我赐予她家人的封号;当我被瓦剌掳去的时候,她尽倾资财想要赎我;当我在茫茫大漠尽饮风沙的时候,她在遥远的北京城,伏于地上每日每夜为我哭泣,直到哭瞎了眼睛,损坏了一条腿;当我落魄归乡,是她陪我囚居在破败的南宫。

人们看得见帝王宫中的富贵繁华,却看不到,这宫中,多少的惨斗倾轧。而钱后,则是那一滩肮脏血腥中盛开的莲花。

是的,也许有些晚了,也许没有,不过我终于明白,从前,我是皇上,众人奉我万岁;当我沦为俘虏,则一无是处;当我入居南宫,则是一个囚徒——是的,今天的朱祁镇回首昨日高高在上,万人景仰的明英宗,会对他说,你什么都不是,你连人都不如,你只不过是个皇帝而已!

何苦,何苦生于帝王家。

只有她,才把我当作一个人,当作她的丈夫。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普通的女人,她不似武氏权倾天下,改写历史,但在我的心中,她却是一个比武氏高尚的多的女人。够了,足够了,钱后,只要有你在身边,我便感觉到家的存在,足矣。如果可以,多希望我们能生在普通人家,做一对和美的凡尘鸳鸯;如若不能,且让我们淡然度过余下的半生吧,好吗,我的妻。

[曲终]

天顺元年春正月,石亨、杨善、徐有贞、曹吉祥等人迎朱祁镇于南宫。日中,于奉天殿即位。

八年后,朱祁镇重新坐到了皇帝宝座上。然而,这一切对他似乎不再那么重要了。是的,你们没有经历过,你们不会明白,所谓皇权天下,所谓富贵荣华,其实真的,真的,只是流云一般。皇位,朱祁镇站在大殿中,看着熟悉的皇位,也许,这把龙椅对于现在的他,意义不会多过——终于避开弟弟朱祁钰那几次欲落下的屠刀,好好的活下去。

又是一个八年。

天顺八年春正月,英宗崩,年三十有八。

结束了,历经三十八年,一切都结束了。

他是大明朝的皇帝,却做了瓦剌的俘虏,“土木之变”的耻辱柱上将千世万载刻下他的名字,后人的评述中将永远有“英宗误国”四个字;他曾失掉帝位,他的弟弟曾对他百般刁难,甚至欲下毒手;他夺门复位,他错杀忠良于谦,他也结束了残忍的殉葬——“遗诏罢宫妃殉葬”……但我相信,这些对于朱祁镇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
重要的是,在他的一生之中,有一个无论富贵或贫穷、安泰或险恶,都爱他、念他、护他,值得他信赖的人,我想,这种感情,配得上“不渝”二字。

我羡慕他。

[同眠]

英宗孝庄皇后钱氏,海州人。正统七年立为后。帝悯后族单微,欲侯之,后辄逊谢。故后家独无封。英宗北狩,倾中宫赀佐迎驾。夜哀泣吁天,倦即卧地,损一股。以哭泣复损一目。英宗在南宫,不自得,后曲为慰解。后无子,周贵妃有子,立为皇太子。英宗大渐,遗命曰:“钱皇后千秋万岁后,与朕同葬。”——《明史英宗孝庄钱皇后列传》

我再找不到合适的文字来说,来写,来讲,只好引一段史文吧。记述历史的文字可能慷慨、可能壮烈、可能阴郁、可能辉煌,但通常是冰冷的。而我每次细细的读这段文字,却心中怅然,几欲落泪。

是的,我要走了,我的陵墓已经修好,那里会有无数的金银珠宝,然而我享受不到了。但我相信,我的魂会在那里,等你。今生惟有你对我不弃,那么隔世,让我们的魂,在那座陵墓里,还要依偎在一起,好吗。

“与朕同葬”,在我看来,这四个字,是温暖的。

戊子年八月初十
从五品锦衣卫镇抚 李
拙笔 于 饮风斋

#日志日期:2008-9-9 星期二(Tu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飲風齋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