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分子
八卦分子
外面太危险,就在这里胡说八道吧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关于曹诚英的爱情故事
作者:去岁 提交日期:2011-7-4 7:40: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45815

后五四时代的爱情
  一场非诚勿扰,红了整个2010年,又跨入2011年。与其他的相亲节目比起来,它首先形式就很新奇,一个男人,面对24个女生,选择,也被选择,有一点直接,有一点残酷,但这直接与残酷正是它的张力所在,吸引了全国人民的快乐围观。
  
  阳光下并无新鲜事物,像丁玲说过那样:你们觉得新奇的,早就是我们当年玩剩下的(大意)。她说的这个当年,是在五四之后,人们思想解放到空前的程度,什么都想拿来试一试,于是1921年夏天,在杭州西湖的游船上,一场后五四版的非常勿扰得以上演。
  
  一个男生,面对八个女生。男生是胡适的侄子,年轻的诗人胡思永,女生则来自浙江女子师范,她们的同学,胡思永的小姨曹诚英,将她们召集在一起。
  
  除此之外,在座的还有两位男客,一位是曹诚英的丈夫胡冠英,另一位则是胡曹二人的老乡,绩溪人汪静之,他的神情,看上去有点狼狈。
  
  这是一场爱情名下的聚会,但结果却是,八个美女都不能给胡思永她们的爱情,换成非诚勿扰里的说法就是,她们全体对他灭了灯,看来,他文二代的身份,没有给他增添太多的光彩。
  
  胡思永倒是看上了其中有位叫绿漪(本名符竹因)的女生,回到北京他叔叔那里之后,一个劲儿给这位姑娘写信,人家绿漪不理他,他就给其他女生写信,其他女生也都不理他,他回过头来再找绿漪,却听说她和那天相亲会上出场的汪静之复合了。
  
  所以用复合二字,是因为这俩人曾经好过,他们得以好上的机缘也得拜胡思永的小姨,那位永远媒人曹诚英所赐,在胡思永到来的前一年,也是在夏天,曹诚英曾把这八位姑娘,都约来与汪静之见过面。
  
  不同的只是,八位美女,是分别跟汪静之见面的,每个周末,在西湖的游船上,都有一场相对小型的相亲会。曹诚英和她老公,外加男主汪静之,是不变的铁三角,剩下的那个座位上,女主角却如走马灯般的轮换。
  
  两个月,一个漫长的相亲季,八个女生都是心高气傲之人,没有一个看上汪静之。曹诚英也无奈,对汪静之说,没办法,都怪你妈把你生得太矮了。汪静之自尊心一点儿没受伤害,他说,八个美女里面我最爱绿漪,你还帮我去约绿漪吧。
  
  曹诚英于是又去约绿漪,绿漪倒也来了,汪静之献上小诗一首,本来看不上他的绿漪,居然一下子被这首诗打动了,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汪静之的诗有那么好吗?他后来出了一本诗集,惹起颇多争议,胡适、鲁迅、朱自清都力挺他,但大多从勇气而不是才华这方面给予肯定。挑剔他的文采的人很多,这是见仁见智的事儿,不过绿漪因一首诗而取他,不只是迷上了他的才华,还因为,那个年代跟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差不多,那是一个诗歌极大繁荣的年代。汪静之和胡冠英,都是晨光社成员,而晨光社的活动,当时的文学大佬朱自清都亲自参加。诗歌成了男青年最好的饰物,与其说绿漪爱上了汪静之这个人,不如说她爱上了他身上的那枚诗歌勋章。
  
  按说这该是皆大欢喜,汪静之和绿漪找到了自己的爱情,曹诚英做媒旗开得胜,应该高兴的还有曹诚英的老公胡冠英,倒不是为妻子取得这样的成功,而是,他一直对于曹诚英和汪静之那段往事耿耿于怀,这下,他应该放下了吧?
  
  汪静之算是曹诚英的侄女婿,他跟曹诚英哥哥的女儿秋艳指腹为婚,三个同龄的孩子打小一处玩耍。在他们十二岁那一年,秋艳去世,又过了三年,汪静之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位“小姑姑”。作为文学小青年的他,少不了以诗传情,当他将一首七言绝句捧到曹诚英面前时,遭到对方正色拒绝,说:“你发疯了,我是你的长辈,你还得喊我小姑姑呢。这种诗我不能接受,还给你。”
  
  不过曹诚英并不拒绝和汪静之做朋友,约定将来一道去古塘山的尼姑庵里做隐士,他们当时受了陶渊明、王维的影响,“最清高的理想就是做隐士。”
  
  连青梅竹马都算不上,可后来曹诚英嫁给也是指腹为婚的胡冠英后,她这位夫婿大吃其醋,“佩声(曹诚英字佩声)的丈夫冠英见佩声和我继续保持从小的友谊,一直对我怀恨。有一次我不在自修室时,他打开我的抽屉,把佩声给我的信和后来赠我的多张照片,全部撕碎。”
  
  这位佩声也真是,你跟汪静之又不是各在天一涯,以前在徽州时经常一道玩耍不说,曹诚英婚后来杭州读书,汪静之跟胡冠英随后也就到了,用得着送人家照片还多张吗?不过相形之下,胡冠英脑子更是进了水,就算曹诚英跟汪静之“保持从小的友谊”让你不爽,现在汪静之情有所归心有所属了,你总该放心了吧?但同为诗人的胡冠英思路就是与众不同,他竟然跑去告诉绿漪,汪静之在家乡订了婚,看来,对于一个情敌的恨意,比维护自身安全还要重要,胡冠英为了打击对手,不惜让自己的婚姻再次处于危险之地。
  
  汪静之确实订了婚。秋艳死后,他父母给他定了别的女子,那么疑问就出来了,汪诗人您都是定过婚的人了,干嘛还让人给你介绍女朋友啊?汪静之没告诉他对那位未婚妻为何不满,但我们可以想象的是,在自由恋爱满天飞的时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约是可耻的。
  
  绿漪很不高兴,立即就跟汪静之拜拜了,然后就接上了胡思永那场相亲会,可以这么说,当时,汪静之是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男子跟他的前女友在相亲。
  
  但不是所有的诗人都是不识时务之人,汪静之就很灵活,他见绿漪不理他,果断地调转马头,去跟另一个女生献殷勤,那个女生也不理他,汪静之故技重施,又写了一首小诗献上,那个女生也就心动了……
  
  汪静之和那个女生关系发展得飞快,不久就去见了女方父母,女方父母却嫌贫爱富,棒打鸳鸯,汪静之又一次失了恋。
  
  失恋之后他也没太痛苦,还回头去追绿漪——写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毛泽东的战术,迂回,常常是取得胜利的关键。
  
  绿漪收到他的信,跟曹诚英诉苦说:“静之已有未婚妻,还想来骗我,我恨他不诚实,当然不理他。后来他跟慧贞好了,我更恨他。……我又恨静之,又舍不得失掉他。现在慧贞也不理他了,我有点高兴。我想提出要静之退婚,又觉得被退婚的姑娘太可怜,有点不忍心,又不愿失掉静之。我痛苦死了”。(《六美缘——诗因缘与爱因缘》汪静之著)
  
  我录下这段话也很痛苦,已经删去了几行还是这么罗嗦,想想也可以理解,写这段话时汪静之都那么老了,罗嗦那是常态,他笔下的人物,自然就随了这“常态”。但那段话的结果是美好的,曹诚英告诉她:“静之跟你好上之后,就写信回去要退婚……”此处再省去几行字,总之,最后这婚退成了。
  
  绿漪很高兴,汪静之就更高兴了,但是有人不高兴,这次不是胡冠英了,而是远在京城的胡思永,他得到消息之后,给汪静之写了一封信,指责汪静之既然已经跟绿漪分手,为什么还要重蹈覆辙?甚至于要来杭州跟他决斗。
  
  按说对这种胡搅蛮缠大不可必理会,可汪静之与绿漪吓得不轻,绿漪为了保护汪静之,决定出家为尼,汪静之后来作诗记之:少爷妒恨要拼死,骇得诗人无处藏,绿漪决定出家去,兰蕙惊心不敢香。
  
  他们纠结慌乱了两个月,1922年6月,北方传来“佳音”:胡思永少爷病危了。不是我要说得无情,汪静之在《六美缘》里谈及此时,正是一派轻松的口气,对于他曾在写给胡适的信里称作“朋友”的这个人的死,没有流露出一丝的惋惜和悲伤。说完胡思永病危,紧接着就来一句:“不用再害怕。……偕绿漪游湖”。在夏日的西湖上,他绮思荡漾:“天仙湖畔亭亭立,西子湖增十倍妍。天仙何日施恩德?几时许我化成仙?”
  
  按说这回该消停了吧,可是,真的像《西游记》上的九九八十一难,总有些想不到的神仙鬼怪来搅局,到了这年年底,又蹦出个程咬金来,这程咬金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大媒人曹诚英。
  
  汪静之说,1922年底曹诚英跑来找他,晚上进入他的房中,自称已经离婚,要实现童年时和他相爱的愿望。还声称:“决心把你从绿漪手里抢过来。”然后就拉着他上床睡倒。
  
  汪静之说:“我和你童年相爱,并未海誓山盟,我和绿漪已经海誓山盟。我很爱你,但我不能背盟失信,不能做对不起绿漪的事。”于是,一直到天亮,都是她睡在床上,他坐在床边(看来他后来挣扎着起来了),谈了一夜的话,第二天他写了两首“绝句”:
  
  (一)
  童年对你早钟情,
  辈分尊卑不可婚。
  我与绿漪早盟誓,
  怎可将心再许卿?
  
  (二)
  佩声说:
  书呆真是真呆子。
  自爱洁身又自尊。
  考验几番能自制,
  虽然心动不胡行。
  
  这是绝句吗?欺负俺不知道有一种文体叫打油诗吗?这且不论,只说曹诚英这番投怀送抱,以及要把汪诗人抢回来的声明,也太……恕我词穷,在讲述他们这些事儿的过程中,除了“狗血”二字,请大家提示我,还有啥词比较合适?
  
  八个美女的相亲记,汪静之一次次的另起炉灶,胡思永要来拼命的威胁,乃至曹诚英这次调转马头,媒人突然想做情人,看上去怎么都是那么荒诞,如同儿戏?这些跟爱情有一毛钱的关系吗?跟我们想象中的后五四时代的诗人的爱情一毛钱的关系吗?说下大天来,爱情也不该如此地滑稽。
  
  还是张爱玲说得好:“在当时的中国,恋爱完全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仅这一点就很够味了。”决斗、出家、自暴自弃或者激情澎湃,都有着模仿的意味,当曹诚英躺在汪静之的床上,你能说她是被爱情推动,还是被外国小说里那些悲情的女人附了体?
  
  后五四时代的爱情故事,多有硬套小说的感觉,夸张、用力、大动作,话剧腔,想象中该有的色彩都要有,却像是加了太多作料的菜肴,努力地掩饰本质的贫乏,掩饰对于爱情的茫然与缺乏感受。
  
  世说新语里有个小故事,说有个叫王朗的人很崇拜一个叫华歆的人,华歆在蜡日,召集子侄燕饮,王朗就学他。时人张华很八卦也很尖刻评价道:王之学华,皆是形骸之外,去之所以更远。
  
  后五四时代的青年们,山寨来的爱情也是如此,在形骸之外,去之所以更远。
  
  爱情是什么?张爱玲说,恋爱能让人表现出品性中最崇高的一部分。黑格尔说:爱的真正本质在于抛弃和忘掉自己,然后享有和保持自己。杜拉说,它不是一蔬一饭,不是肌肤之亲,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用名人名言定义爱情似乎有点可笑,但这几位确实说中爱情的实质,是崇高与超越,是与生活的琐屑分道扬镳的可能。而汪静之曹诚英胡思永绿漪这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爱情肥皂剧中,你能看到这种可能吗?
  
  不过,也不用着急,爱情会来的,虽然,来的时候,也不那么纯粹,怎么说呢,爱情这件事,不是出离于红尘之上的一朵金箔玫瑰,更多的时候,它混杂于尘灰之中,偶尔灵光一闪,看见它,需要有沙里淘金的功夫。


#日志日期:2011-7-4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suibian000 评论日期:2011-7-4 8:37
  那个时代,比现在有趣……

评论人:hc328 评论日期:2011-7-4 13:30
  那时的文艺圈,就是现在的娱乐圈:))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八卦分子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去岁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3825052次
    ·今日访问:8次
    ·日志:292篇
    ·评论: 3001个
    ·留言: 45个
    ·建站时间: 2005-6-24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