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南·源生 电影会

云之南·源生 电影会
云之南纪录影像展和云南源生坊民族文化发展中心合作,定于每周日下午2:00在昆明西坝路101号创库艺术主题社区源生坊剧场放映纪录片和电影。本活动为免费观影的公益性活动,请大家参加。 本活动从2008年8月3日开始。 云之南·源生 电影会BLOG地址 http://yy_cinema.blog.tianya.cn
博客信息
博主:phowl 
博客登录
  • 用户:
  • 密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86045 次
  • 今日访问:3次
  • 日志: -202篇
  • 评论: 6 个
  • 留言: 6 个
  • 建站时间: 2008-7-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云之南·源生 电影会 2008年8月10日 第二期 《
作者:phowl 提交日期:2008-8-14 1:21: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847

  云之南•源生 电影会 《乡愁》放映现场讨论
  整理:姜恒昕 朱筱琳 岩茵清 周颖 水怪
  责任编辑:崔长建
  
  
  (主持人)易思成:电影、电视、还有一些歌曲,我想,和我一样和作者年龄相仿出生于70年代、80年代,度过了青春少年时期的人可能尤其能够有所感触,所以我想这个电影的结构方式和电影语言的运用上的特点是它调动了很多元素,把逝去的时光编织起来,把它从新呈现出来,同时作为一个非常个人的叙述,不仅作者舒浩仑本人经常出现在电影的镜头里,而且也用他的讲述把整个片子给串了起来,所以同样是关于拆迁的题材,他这种个人化的叙述让他超越了围绕一般拆迁问题的同类影片之间表现的非常复杂的现象或者是利益争执,他超越了这些,他把他的目光放在寻找一些精神层面的思考。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想愿意分享,我们会把这些讨论记录下来以后会发给作者本人。
  
  观众发言1:我来讲一点我的感受吧,正如主持人所说,之前也有看过一些关于拆迁的纪录片,比如说前门前拆迁等,之前看的一些关于拆迁的片子都是关于北京的,更多的都是关于拆迁方面的利益关系,比如说拆迁费用、利益补偿这些方面的,拍摄手法也和这部影片完全不一样,有很多定格画面和很多颤抖、晃动,以表现气氛非常紧张,这样的纪录片看完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以后都觉得人非常紧张,思维非常混乱,但是这部影片是一个很有诗情画意的作品,里面穿插了很多儿时的记忆,老照片、老影片、歌曲,这样把人的思绪不仅是引向拆迁、现实的思考,更多的是对于过去已逝往事的回忆,让我感觉很温馨,这是我的感觉。
  
  观众发言2:我和刚才这位先生一样也是有非常温馨的感觉,这位导演应该比我大不了多少岁,很多记忆应该都是很相似的,共通的,我有一点感触是,确实这个纪录片绕过了拆迁过程中很多很残酷、非常带有利益之争的问题,我想很多中国人都可以想象到这些夹杂社会大背景的复杂场景,它都把这些绕过去,很私人化,很主观,又非常温馨的一种方式,缓缓叙述出来,像一首歌一样,因为它中间有很多歌曲,而且也搭配的很恰到好处,我的第二点感触是,从精神层面上来讲,我很喜欢他这种叙事方式,我觉得舒浩仑是一个心灵非常敏感的人。我另外一点的考虑是即便他在精神层面上,除了老人,除了他这样心灵敏感的人,那他的同学、比他小的人,在大中里生活的这样一群人,作者没有太多的去触及,所以我想,这样一些人,年轻一些的人,他们对这个精神家园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感触,还是他们已经完全拥抱社会主义现代化,喜欢住在公寓、高楼大厦,对这个现在已经显的很破旧的大中里没有任何留恋感,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就会显示出一种精神上的差异,当然在这个片子中我们看不到这一点,这只是我的一个小小的想法。最后一点,作者对整个现代化这种,保持一点距离,保持一点思索的做法是很好的,大中里这样的文化不止是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它是一个很世界性的东西,在整个公寓化背景下人怎么样去寻找一种心灵上的宁静、安静,远离喧嚣的诱惑,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它能引发我们更多的思考。
  
  易思成:联系到你刚才所说的,作者舒浩仑是以他非常个人化的叙述方式来解读、理解,所以在这部片子放映的时候,一些评委、一些作者,对这个片子有一些讨论和争执,有一种反面的意见也是说他在用他这种很个人化的叙述方式时好象忽略了其他的声音,他更执著于他个人的阐述,如果如这样所说他能够放大他同时代或者是比他更小的其他人的声音,也许这个片子会显得更丰满一些,但是很多人,特别是一个作者在面临这样的一个片子的时候可能会容易陷入一种比较自恋的形式,因为这的确是他成长的地方,是关于他青春的回忆,所以这可能是很难回避的。
  
  观众发言3:我对作者舒浩仑最后一个画面的定格印象很深,因为那个定格是一个模糊的虚的画面,是对高楼大厦的虚化还是对记忆中老胡同的虚化?在那记忆中有大乱的感觉和将要流逝的感觉,我觉得都可以从最后一个画面中表现出来。他的整个的拍摄过程我都非常喜欢,特别是搬演,把一些老电影老音乐用在影片里边,因为我是80初的,所以很能感受共同的东西,那种文化,甚至是勾起了一种深深的怀念。其实像以前我们家也是在那种一个胡同、一个胡同的那种平房里面住了12年,上高中以后就搬走了,就搬到高楼大厦里面去了。但是经常做梦会梦到那些以前在胡同里的那种,各种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到后来有一个比我年长的一个女士,她说,她说她是丽江人,她离开那里已经有30年了,但是她总是会梦到那里,经常会做梦,梦到那里。所以她经常有事儿没事儿都要去回丽江。她说她不知道回去是要做什么,因为那里已经没有亲人了,朋友也不在那里,她似乎只是回去寻找她自己,她觉得有什么落在那儿了,遗失在那儿了,就是要回去寻找自己。所以我觉得对于这些老人,居住了大半生,50年、60年……就像他奶奶说的那句话,对于老人来说,这个搬迁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她们的魂已经留在那里了,所以感觉特别深,特别深。乡愁也是一个很美的词汇。谢谢大家。
  
  易思成:谢谢。很遗憾的就是舒浩仑,作者本人他今天不能在这里和大家面对面的讨论,还有回答这些问题。但是你刚才说的那些,其中有一些片段,例如里面,他和他的小伙伴,那个女孩子去上学,去买油条那个场景,还有包括在电影院里头,最后散场了这个女孩把他叫走那个场景,这些都是搬演的。这样的手法在中国,在现在当代的独立纪录片里面确实是比较少见的,也是他这个作品,他的手法上一个比较新颖的地方。正是因为这些场景已经过去了,所以他只能通过搬演来实现。但是他丝毫没有让人觉得不真实,他并没有违背纪录片的这个,也许某种程度上对真实意义上的再现还有追求。相对来说我觉得他还是幸运的,因为似乎在上海还是可以找到一些最后的石窟门,也还是可以非常简单的把人物放进去,把影像调成灰白,还是可以很准确的传达出当时的那种氛围、那种情绪出来。所以联想到今天,有时候我们也会,包括我自己都会,很多同龄人都会想,如果是用电影的方式要再去实现、再现我们以前失去的短暂生活,但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就是当时很多的场景都已经不可避免的失去了。所以我就联想到一点就是,就是长久以来的关于70年代怀旧这个话题,也是在一些报刊上,包括一些网站上这样的讨论也经常可以看到,所以我就想关于70年代,为什么70年代的人,出生在70年代的人往往是很早就开始怀旧了,尤其很多人对怀旧这个话题确实是很乐此不疲,也许某一种程度上是我们经历了,在我们成长过程当中经历了一个中国的一种变化,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失去了很多东西,所以也许会对这些东西产生特别的留恋的一种情绪。我不知道大家对这个话题有没有什么现场回应的。
  
  观众发言4:刚才几位朋友谈了下这部电影,我还想再补充一下我的想法。就是我觉得这部影片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它的主观性非常强,所以如果,这部纪录片如果囊括了其他人对拆迁这件事情的一些看法的话,我想可能,如果按照这种思路拍下去的话可能会改变这部纪录片的风格。而且我觉得纪录片它有很多种,我觉得纪录片它应该有很多特色,并不是说所以纪录片都要非常现实,非常的怎么样怎么样,我相信纪录片就像我们的文艺作品一样,它有浪漫主义的,它有现实主义的,那么作为纪录片的本身的反应来说,我觉得纪录片就是在记录历史。作者,也就是拍摄者,他拍的这部纪录片就是在记录以他为代表的这一代的人,就是生活在大中里的这一代人,他们对拆迁这件事情的一个感情,主要就是这个。如果这点做到了,我觉得这就是他把纪录片的意义给表现出来了,他把他所要表达的意思给表达出来了,这就可以了、就很好了。另外一个就是我觉得,我不知道我判断得对不对,这部电影,这部纪录片还有一个很取巧的地方,就是因为他以自己的主观感受为中心,所以他不需要像其它一些拍摄的途径一样,他并不需要长年累月的蹲守在这些区域里面拍个一年两年。我从他的场景变化,还有从他们穿的衣服来看,我估计他顶多就拍了两、三个月,所以我觉得他这个成本也非常少。不知道我的判断是不是正确。
  
  易思成:应该说是很专业的判断。确实,里头人穿的衣服来说,他们并没有经过什么很大的,明显的这种季节的转变,所以应该是在一个比较短的一个制作周期里头完成的。联系到你刚才说的那种个人化的叙述,为什么当时在电影节放映之后有一些评委,有一种批评的声音,比如说这个电影因为他的一种过于主观化的情绪,所以显得它的这个现实性或者说这种批判性不够强烈。但是我个人是非常同意你的这个观点,我觉得中国纪录片,特别是当代的纪录片像这样非常主观化的叙述确实是很少见的,特别是他的一种叙述方式还有他的一种电影理念,所以我确实觉得需要建设性特别强烈的纪录片,也需要这样一种带有诗意的或者主观性非常强的倾向化。而且因为它少,所以显得尤其珍贵。
  
  观众发言5:我在看完这部片子之后,我对这部片子里边,我观察了一下,我们笑得最多的有几个地方,也就是他奶奶的讲话逗得我们很好笑,另外一个地方就是当我看到他在介绍他自己的学校的时候,我突然心里面冒出了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我觉得大家肯定会有的。从小上了小学以后,对那个学校的恋情肯定会很深很深。就像我的小学母校是红旗小学,她的背后就是顺承巷,就有点像上海的这个弄堂。然后每当放学的时候,就像他介绍每天早上他要去买早点,到那个大米店去买早点,这种感觉就像我们小时候天天去饵块店,或者放学以后到地摊上去买搅搅糖,那种搅搅糖就像刚刚他里面介绍的三角包一样。搅搅糖舍不得吃,每天都要把它搅到那种要化要化的那种才舍得吃。他里面就是学校的地方使我产生了一个共鸣的一个地方。另外一个地方就是他奶奶的讲话。他奶奶的讲话其中最后有一段,她在介绍一个她们那里的一个大伯,就是他的儿子把他接到了小高层以后,他就变成痴呆了,我觉得这一句话很有总结性。老人从他自己生活了60年的老房子里搬过去以后他就变得痴呆,反正他只记得一个地方,就是弄堂的三号,别的地方他一概不知,他只知道那个地方。所以说我觉得通过他奶奶讲的这几句话和他介绍学校的这几个地方吧,会让我们这些小一辈的人产生共鸣。
  
  易思成:我还记得你上次来的时候就给我们说的思茅的故事。你是思茅的对吗,就是今天的普洱?你还说过你的爷爷,你的外公搬家以后但是很怀念那个老房子,那个被拆迁的老房子。
  
  观众发言6:看片很多人感动,关于这部纪录片他的温馨感,拍摄方式有很多摆拍,还有照片加他自己的叙述这种电影方式,这些方式是我以前在看到的所谓的新纪录片也就是独立纪录片里是很少看到的,我印象当中其实这些拍摄方式包括图片解说与摆拍,其实在很多公共电视台的纪录片里我是经常看到的,这种方式在案件侦破的影片里经常用,感觉这种体制内的电视纪录片很早就已经用到过这种方式,当这种体制内曾经用过的拍摄方式,搬到独立纪录片里来的话,好像给人感觉找到了另一种独立纪录片的制作方法似的。
  关于拆迁这种大转变大背景的这种主题的纪录片,有过很多这种很现实、很严肃、很冷静、很批判的带有很强烈的知识分子性质的纪录片,现在我们也看到了这种很斯文很温馨的纪录片。刚才有位朋友提到关于拥抱现代化的话题,片子里他奶奶说,对于老人来说这种搬迁可能是不太好的,他们的承受力是有限的,对于正在成长的年青人,作者本身拿两个学士学位,他肯定也是拥抱现代化的这一代人,但是他现在对弄堂的理解可能更多的是回忆,而那群老人更多的是根的感觉。我在想是否有可能出现那么一种纪录片,它既不是知识分子很现实很严肃很冷静的批判,也不是这种作者非常斯文甚至很温馨的诗意的回忆,而是正在被拆迁的人他们自己的感受,如果他们自己能够拍下来后,我想可能又是另外一种纪录片,我想有区别于这种不管是站在很高批判的感觉,还是很斯文很温馨的回忆,我想都会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期待的是社区里的那些人自己拍的纪录片。
  
  易思成:我想你说的这种各种个样的纪录片都应该有吧,如果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不同叙述风格的纪录片,才真的有很健康的纪录片环境。回应你刚才说的,尤其是由社区里拆迁户自己拍的纪录片现在已经有了,不知道大家熟不熟悉纪录片界一个名叫欧宁的人,他在北京开展围绕大时代前门社区的拆迁,借用社区影像的电影观念,把摄像机交给社区居民,让他们自己拍摄关于大时代拆迁的片子。
  并没有哪种风格偏向一种体制内或体制外的标签,并没有一种体制内或体制外专属的拍摄方式,大家选择各种各样的叙述方式只是为了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你是利用这些手法形成一种权威的声音还是一种个人的叙述,我想为什么作者会调动各种老照片,并不是意味着对一种体制内的归属。正因为他是个人化的作品,所以他把自己的形象多次摆在里面,他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这不是一个个人的回忆和作品,实际上这意味着作者本人对真实性是蛮负责的,不管其他人对真实性有什么样的质疑,但是起码作者对这个负责。他不是在用这些手段制造某种专属权威的声音,大家可以围绕这个去批评、去讨论的。
  
  观众发言7:刚才我说拍摄方式的运用,这种方式是原先纪录片是没有用到过的,现在摆在独立纪录片里用,他同样可以展现很好的效果,我没有认为这个导演在独立纪录片用这个方式就是向某体制归属。关于他对真实性与温馨感的问题,我总体感觉,很像三段式的纪录片,作者开始引述,一直到大酒店达到纪录片的高潮,用了两个相当大的“我怀疑”,“我不信”,其实他的批评性也在里面。肯定这种拍的方式是没有体制内外之分,以前电视纪录片的手法摆到独立纪录片里效果也是很不错的。
  
  观众发言8:我想问一下,你们这个源生坊是什么组织,你们放映纪录片的目的是什么?能否做一下自我介绍,让我们多了解一下。
  
  易思成:小崔是源生坊工作人员之一,源生坊是一个小剧场,是创库里的一个艺术空间,这个艺术空间原先是为少数民族村民、社区来的原生态歌舞演出服务的,但是这里的主人刘晓津女士她原来是纪录片拍摄者。我是代表另外一个机构,叫云之南纪录影像展,我们是一个纪录片的电影节,每两年举行一次,我们的目标是为了让中国当代的独立纪录片能够抵达观众,由于有这个空间的存在,云之南纪录影像展和源生坊之间的友好关系,我们从上星期8月3日起每个星期天下午2点钟,举行纪录片放映会,初期我们会放映历届云之南影像展的优秀纪录影片,以后这个地方今后放的片目不仅是云之南的影片,还包括国内外纪录片的新作,老的、好的作品,我们也希望在座各位友人参与进来这个活动,也可以把你们喜欢的电影推荐给我们,在这个地方播放。我想这个活动最终的效果是看电影的交流对话的一个活动。我们当然有很多期望,其中一个是因为这种放片活动好玩,我们从学生时代起做这个活动,然后又做了影展,甚至有些人是纪录片作者,因为好玩所以我们坚持了下来,希望这种观看交流对纪录片创作等方面有推动作用。因为今天的片子比较短,而且我们只准备了一个,现在四点还不到,现在看起来好像可以打住了。
  
  观众发言9:问一下,在片子中很小的一个点,但是我想知道你们的看法。他提出了香港的大老板、外国人,我想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大家都觉得看这个片子非常感动,可是他提到了一些问题,我想你可以解释一下吗?
  
  易思成:你的意思是说,他为什么提到香港的大老板?首先解释一下,这位虽然说中文,但是他是在法国出生、长大的,所以他对国内的很多事情不是很了解。我觉得他为什么提到,还是因为他的思考,除了怀旧等等,就是他要传达给我们的、试图感染我们、打动我们的东西,他提到的这些也是他的一种思考,其背后的这种行为也是所谓全球化的一部分吧。所谓的香港老板台湾老板或者其他地方的老板可能也是资本的某种概念化吧。我也说不好,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什么补充。
  
  观众发言10:我刚开始看影片的时候,还在留意分析他的镜头剪接啊等东西,但是看到中间,就感觉它是个真诚朴实的片子,就不会很理性的看待,而是跟随它的讲述方式在走。为什么这部影片能打动人,我觉得首先就是它写的人物,其实就是作者在讲述他自己的回忆他自己的故事,所以他本人身上就具有某种东西在里面,包括其中出现了再现的一个场景,就是刚刚说到为什么我不会觉得它不真实,实际上就因为作者抓住了他自己的一种真实的力量。那些不真实只是外在的形式,我们对他有种看法,觉得它好像再现得不真实,其实最重要的是它本身就是一个很真实的表达。然后我就觉得接触到一个很真实的回忆和讲述。
  
  易思成:确实呢是很真实的回忆,我看这个片子今天是第2次,但是看了以后回忆起来确实也很难对片子做理性的分析,像它最后的那一段,对拆迁的一些思考和反思,我不太记得他说过些什么、表达了些什么深刻的观念,其实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还是某种对以往的记忆的排遣,或者说那种情绪。
  
  观众发言11:看了片之后我思考最多的是那种旧文化和新文化的差距或者说冲突,因为我觉得为什么出现那么多的香港台湾老板就表示了上海这个城市的包容性。现在都在进行国际化,中国出国留学等各方面包括接受中国教育的外国人也越来越多,在大都市可以看到越来越时尚,但是通过片子可以看到这种国际化还是有可悲性的,当然也有可喜的,比如经济发展交流扩大等,而可悲呢就在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忘记了流失了一些东西,比如说老房子,不管怎么保护,都会变成商业的东西,并且最终会消失,而且蔓延的速度会从上海扩大开来,每个城市都将这样一旦国际化它那些老的东西必然会被湮灭掉,我觉得这是可悲的地方。所以我觉得在这样物欲横流的时代要去保护那些古老的东西,必然要付出很多的时间精力和财力。所以我觉得是可悲的。
  
  观众发言12:刚才这位朋友谈到了一些新文化和旧文化的冲突问题,这样就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比如说以前在做文化方面的事情,所以我常常在思考文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新文化和旧文化有区别吗?其实从我个人的观点看,我觉得我态度是比较随意一些。你一定要发展,那么一些旧的东西必然要逝去,该拆的就拆,该挖的就挖,当然有必要留一两件在博物馆里供后人欣赏,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认为这个旧文化很好,需要保护,但实际上有这种想法的人往往是少数,更多的人会看到新文化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利益,比如说刚才说到一个开放性的问题,其实不仅仅是上海、北京这些国际化的大都市,你说到西藏、到青海、新疆,任何一个城市都需要有招商引资的项目,他们从来不会拒绝金钱,这是毫无疑问的。至于新旧文化改造、更替及资本引入的好坏,似乎还需要等待历史去评判。
  
  易思成:这确实很复杂的一个问题,我倒是想保护一些传统的东西,但可能力不从心。联系到刚才那位朋友说的,我又想到刚才我提出的关于70年代怀旧的话题,其实怀旧是一种很让人迷恋的情绪,它让人深陷里头,但往往这种情绪释之后,它或者作为一种感受,一种感动,温暖,这种冲击过后往往会让人消沉,带着这么一种情绪,就经常不知如何到现实社会中去打拼,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但作为作者,艺术家的话,可能他的天赋就是这个。当然,我也不知道看完作者作品会有什么用,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么?我假象今天的观众中若真的有位房地产开发商老板的话,或许他看过之后会有些许触动,或许今后会不会有所改变些许?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甚至是妄想。
  
  观众发言13:我很不同意刚才那位男生说的关于保护与发展的观点。保护和发展完全可以处理的很好。其实更多的在我们国家,完全是看政府怎么去平衡利益、处理这些关系。像在欧洲的话,他们并非一定就要把旧的建筑拆掉,建新的所谓的摩天大楼,在旧的房子里面进行一些现代化的更新改造,即没有阻碍发展,也可以把那么漂亮的房子保存下来,完全可以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的。
  
  观众发言14:我的观点还是和刚才那位男生的一样。我们不能拒绝现代化的进程,有些东西,如果没有什么现实价值的话,它就必须要消失。但我们最宝贵的是能够记住它,留下一些东西,那就不错了。至于今天看片,感觉比上次的片子要轻松很多,可能也因为它里面配的音乐比较好。现在我就一个想法,有多种形式的纪录片吧,“纪录片”这三个字,在新华字典,和你们专业学电影的里面,它的定义是怎样的?
  
  易思成:这个,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查过新华字典,不过稍后我会有兴趣去看一下的,我也建议你去翻一下。任何人,我想对纪录片下个定义都是很难的事情,从作者来说,每个人都会去寻找他自己的定义。
  
  观众发言15:我就想对文化说一点,刚才很多的朋友也有提到过。其实在我心中,文化更应该是一种生活,以及我们对文化的尊重,就是说对于一种普通人,对历史这个阶段人们如何生活,以及在这种生活方式上人们的情感依托,这样一种尊重。所以发展如何考虑对待历史,对待之间这样那样生活过的人们的一种情感,一种情怀,一种记忆,我想这也涉及到一个国家发展的整体质量问题。不仅要在经济上取得进步,新的生活方式,新的时尚主流,尊重年轻人,尊重发展世界需求的关照,而且也要尊重并考虑到我们上一代人是怎么生活的,他们的情感是怎样的,因为他们就曾经在那里依托那里的一砖一瓦,以及人们之间很近的交流方式生活过的,比如片中所提及的只记得(大中里)三号的老人。当世界变化了他是那样得不适应。这是关于文化。
  另外,关于大多数人认为的作者以非常主观和自我得方式来拍片子,其实我也似乎看到了作者的理性面,其中的“我不信”“我怀疑”很能体现,另外作者的题目“乡愁”也似乎有描绘着作者对于人们之间交流方式的逐渐衰弱,乡村的亲近交流变成了现代化街区的冷漠。因而作者在这些方面还是考虑的挺理性的!
  
  观众发言16:不好意思啊,我还想在说几句,主要是因为,我刚才说了一下我对文化的观点,引起了大家的一些思考吧,我现在可能给大家造成的一种困惑,所以我想再说几句:第一点,我认为文化无论好坏,文化无论好坏,无论是课桌文化,还是厕所文化,还是生殖文化,它都是平等的,文化没有优劣;第二个,文化就是历史,我们每个人都在创造历史,那么历史就形成了一种文化,所以并不是说,以前的东西、老的东西就是文化,现在的东西就不是文化。我们现在创造的就是一种文化,一个新文化。那么,那些各种群立起来的,它也是一种文化,我们为什么要排斥它呢?;第三个,嗯,刚刚提到的就是,有没有提到就是欧洲的一些情况,古老城市保护得非常好,那么我想提一下,造成这种情况是因为我国的——可能说得远了一点——我国的管理制度和国外是不一样的,我国的管理制度是政府说了算,政府它可以决定哪些地方需要拆,哪些地方不需要拆,而在国外,它是由人民选择的,不要说国外,就连我国的台湾这些地方,都是政府想把某片区域拆掉,并不是说政府想拆就拆,它需要很多市民来参与;所以说国外之所以能够保留下来那么古老的城市,是市民选择的结果;而在中国,我们是市民是没有选择权的,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并不是一个优劣的问题;第四个,就是想说一下,人总是希望能够回到过去的时代,这个,这句话,伏尔泰已经很早就说过了,很早就总结出来了,比如说我 孔子在他那个时代,他非常向往——可以用我们的马克思主义观点来说就是那种原始社会——他非常向往原始社会,那么后来大家又向往盛唐,又是文化自由的什么战国时代,然后又是什么,到了元朝末期,大家想,不是,到了清朝末期,大家又想反清复明,又觉得明朝很好,那么我们现在又觉得对现在很不满意,我们觉得民国时候,法制多,多完善,然后,自由比现在多一点,那么我们现在又在发觉民国的优点,那么我觉得这印证了伏尔泰的一句话,人总是希望回到过去的时代,总是把自己不可能达到的一些事情,把这个希望寄托在过去的时代,我想说的就是这几点
  
  观众发言17:我说一点,就是片中主人公邻居有个大爷,他搬进新房不久就得了老年痴呆症,我觉得这反应出当代一个问题,就是老年人搬进新房后,就回忆起以前的生活。往往人在生活孤独寂寞没人与他交流,不知道该怎么度过生活的时候,最容易回忆起以前自由的生活,从而变得越来越孤独。如果他搬进新居以后,能够有更好的生活和寄托,比如说经常参加老年社团,锻炼身体啊,把生活安排得丰富一点,或者他们的儿女对他们多点关照,更多的关注他们的内心和精神生活,让他们不感到孤独,那么老年人应该就不会得老年痴呆。拆掉旧房搬进新居是发展中一个必然的过程,假如能够把老房子改造成供人休闲娱乐的场所,从而保留下一部分,可能也是对老年人的一种慰藉。当他们路过自己的旧居,也可回忆起以前一些时光,就能得到慰藉。
  
  易思成:对,确实有那么多的如果或也许,但这个社会从来没有停止过为搬进大楼的老人或失去老房子的老人提供新的住所,看看那么多的老人院和越来越多的老人搬进了老人院,我在这里其实没办法给出一个答案或者作出一个评判,你也没有办法,这样就没有一个结论。而且说到底,纪录片的作者他做的是他能做的事,房地产开发商做他的事情,艺术家做艺术家的事情,科学家做科学家的事情,我想我们今天之所以做这样的讨论,艺术家排除这样的作品,我想最终目的只是通过作品,通过对话,通过交流,形成某种沟通,最后每个不同身份的人面对某个共同话题的时候,能够想得更多一点,视野能够更开阔一些。好,今天的时间也差不多了,非常感谢大家的参与,再会。有什么问题还需要交流的大家可以到院子里接着谈。
  (非常感谢五位志愿者帮忙整理了这一期的讨论,但讨论中的错误以及由此产生的责任由责任编辑个人负责。在以后的放映活动中,我们希望在现场拍照的朋友能在第一时间把照片发给我们,并注明你的名字,以便丰富我们的资料,在此表示感谢。——崔长建)
  (完)
  
  

#日志日期:2008-8-14 星期四(Thur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望月者 评论日期:2008-8-15 15:13
不错呀,工作又有改进,把观众的现场发言也放上来了。
我又来书面发言啦:《在记忆里放一场属于自己的老电影 》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32132&PostID=14869077

评论人:phowl 评论日期:2008-8-15 15:37
看了你的文章,感觉非常好,你是认真在看片的人。
其实纪录片的真实与否是个老问题了,不存在绝对的“真实”与“客观”,作者所能表达的,就是他的思考,他的怀念,这种思考和怀念决定了一个片子的风格。有很多善于心计的导演,他拍出的片子也很善于心计,怎么去博得观众的好评,等等。第一次放映的时候说《秉爱》拍摄和剪辑有点欠专业的那个老师以前说过一句话,纪录片的底线就在导演的心中。
看了《乡愁》,记起以前朋友说的,昆明正义街拆的时候谁拍了点什么,文化巷拆的时候谁又拍了点什么。我不是昆明人,所以无法理解城市人的那种心情,但是如果有昆明人来讲述他的城市,或者关注他的城市的变化,我想也算这个电影会的一个成就.
再次感谢你的文章及支持。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云之南·源生 电影会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