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木文居

博客信息

博主:乙木生 

博客登录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557527 次

今日访问:91次

日志: 14篇

评论: 4221 个

留言: 84 个

建站时间: 2008-7-14

博客成员

祥子在天涯 普通成员

月转妆楼 高级成员

雨田园 高级成员

灵魂的呼唤 高级成员

乌蒙磅礴走泥丸 高级成员

兰亭竹韵 高级成员

麦冬2007 高级成员

不觉寒 高级成员

体育路闲人 高级成员

无言的绿竹 高级成员

海角老狼 高级成员

龙川曲日 高级成员

冰点风情 高级成员

王寅辉 高级成员

蒋淑玉 高级成员

八枝花 高级成员

张常常 高级成员

千山冬儿 高级成员

乖乖白兔 高级成员

寒莺 高级成员

小金小小 高级成员

书中花草 高级成员

彭赞 高级成员

梅里转经者 高级成员

123teng321 高级成员

何雨红 高级成员

淡淡i 高级成员

dazhangzhong 高级成员

园子0412 高级成员

风含情0615 高级成员

初融晓语 高级成员

乙木生 管 理 员

明月碧柳 管 理 员

悠悠水之湄 管 理 员

永平乐土豆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2-20 08:21

若芊我芊n
2020-02-19 21:44

小奋青滤pe
2020-02-19 20:22

若芊我芊n
2020-02-18 17:39

小奋青滤pe
2020-02-17 15:52

若芊我芊n
2020-02-17 15:33

mukj049
2020-02-17 13:19

若芊我芊n
2020-02-16 08:41

若芊我芊n
2020-02-15 22:19

若芊我芊n
2020-02-14 13:35

若芊我芊n
2020-02-13 09:59

若芊我芊n
2020-02-12 16:06

本站域名:
http://wwll420620.blog.tianya.cn/

一曲《广陵散》

作者:乙木生 提交日期:2008-7-14 11:51: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3241

一曲《广陵散》
  
  
  濡须口河面很宽。可是在天干旱之年,水枯了河面就很窄,河底就显现出一条很大的船来。
  那一天,渔夫刘祥弄了一整天的鱼都没有收获,到了傍晚才网到一条大鱼。那鱼实在大,约有一百多斤,相当于他的体重,怎么也捉不住。鱼力大而且很滑,至到最后,鱼撕破了网,自由自在地溜了。
  刘祥呆了,是因为打了一辈子鱼,从没有见过如此大的,如此猛烈的鱼,而且不知道这鱼叫什么名,是何种类。
  家里昨天就断了粮,儿女们饿得哇哇叫,妻子愁得没有办法,全家人就等着他的收获。
  天黑了,回不了家,只好在这里过夜了。
  刘祥把自己的小船系在那大船上,摸进了那大船,里面全是水。他想摸索一遍,看能否找到有值钱的东西。可是他费了好久功夫也没有找到一点儿有用的,也许过去人家早己把有用的都拿走了,也许年深日久早己腐杇败坏了。
  这时天已经冷下来,他觉得腮帮子都在颤动,上下牙打起架来。他完全失望了,只好回到自己的小船上,把湿衣服换了。
  刘祥累坏了,也饿坏了,只得好好睡一觉。
  半夜里那大船上有了动静。刘祥历来都是不信鬼神的,也就没有在意,只是静静的听着,迷迷糊糊地睡觉。
  耳边听那大船上在敲打乐曲。锣鼓、铙钹、响铃、还有钟声,还有些什么,刘祥却弄不懂,很多的都是没有听过。敲打的节奏很扎劲,又像是剧团演唱,又像是平常人的打闹,总是说不清楚。
  继而,那大船上,又是弹奏琵琶,霎时丝竹齐鸣,像是很大的一支曲乐队演奏。一会儿又是有女子在唱歌跳舞的情形,很是热闹。
  后来,那大船上,出现了一个粗犷的男子声音:
  想当年,老夫持此槊,破黄巾,诛董卓,擒吕布,灭袁绍,深入塞北,直抵辽东,纵横天下,颇不负大丈夫之志。而今对着如此江景,感慨万端,吾当作歌,尔等和之。好不好?
  众声附和说:好!
  和声如千军万马雷动。接着那粗犷声音唱了起来:
  对酒当歌,
  人生几何?
  譬如朝露,
  去日苦多。
  慨当以慷,
  忧思难忘。
  何以解忧,
  惟有杜康。
  ……
  周公吐哺,
  天下归心。
  这时又是众声和唱:
  周公吐哺,
  天下归心!
  啊,呵呵,来,来,来,干,干……
  一阵杯盘之声,好像在喝酒。
  却也作怪,刘祥闻到了酒的香气,肚子里就咕咕地叫起来。嘴角上也流出了口水。但是他忙咽下了,强忍住,死死地闭着眼睛,听听还有什么戏。
  一个青年人的声音,清润嘹亮:
    ……
  本是同根生,
  相煎何太急?
  那粗犷的声音说:呵呵,小子,你总是有些丧气,别唱了。喝酒,来,来,来,干,干,干……
  又是一阵杯盘撞击的声音。
  这时又有人说:大王,那司马小儿,已经……
  那粗犷的声音忙制止他说下去:别说了,别说了,司马也不会长久……喝酒,来,来,来……别扫兴……-干,干了!干了!干了!干……
  后来又有人说:大王,现在到处有戏台在唱大王的歌……
  那粗犷的声音说:
  嗬,他们都把我画成粉脸,说我是奸臣。呀,粉脸也好,红脸也罢,随他们唱去,只要记得我就好!由他们评说,老夫看得开。为老夫又奏一曲!
  大王,奏什么样的曲子?
  呵呵,老夫最爱听的《广陵散》,忘了?
  先是笛声引子,悠悠扬扬,继而琴声大作,如号令,鼓乐齐呜,似千军万马奔腾,刀枪剑戟碰撞,最后似是将军得胜还朝。
  刘祥不懂音乐,家穷,与音乐无缘。只是听起来好听,说不出的愉悦,心儿随着音符跳动起舞,好像自己步入了仙界,登高远眺,又似腾云驾雾,心儿宽阔无边,又似服用了仙丹般轻松愉快,又像喝了美酒一样的轻醉,不知是种什么样的享受。总之美不可言。
  音乐嘎然而止。
  这时有个武士以脚踹了刘祥的小渔船,说:大王在这里,怎么会有这小船儿?
  刘祥感觉到渔船狠狠地摇晃了几下,忙站起来想看个究竟。
  有人大叫:大王,有人偷听了《广陵散》,是不是把他裁了,别让他传出去。
  那粗犷的声音说:别,他不懂音乐,过天就会忘记。放他走吧!
  那个武士明晃晃的大刀一闪,吼叫起来:你还不快滚!
  刘祥见那大船上灯火辉煌,人影晃动,想看个清楚。
  那武士又吼了一声:你不要命啦?还不滚得远远的!
  刘祥忙解开缆绳,把渔船划走。到了很远才回过头去看,那大船上依然灯火通明,奏乐之声不断,更加热闹。
  刘祥在一个河弯处停下来,只好睡觉。
  等到天明,他以为昨晚做了一场梦,但见实地,却又不像梦,回想起来清清楚楚。他便把渔船又划去看那只大的沉船。
  大船还是昨天的那只装满水的大沉船,没有异样。大船上的断桅桩子上有一只翠绿鸟儿,紧紧地盯着河面上,仿佛在等候小鱼儿的出现。
  刘祥抓了抓头皮,说:这,这是搞的什么玩意儿呢?真让人弄不懂。
  后来,刘祥把所见所闻对别人讲,有个老翁说:听早前的人讲,那是古战场,大沉船是战船;那一曲《广陵散》早己失传,你小子听了一回,真有福气,有福!有福!还记得吗?
  刘祥摇摇头。
  


#日志日期:2008-7-14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张常常 评论日期:2008-7-15 14:05

祝贺木生先生开博,早就该给那些文字安排个像样的家了。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乙木文居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