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回家路上的lovesong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免费注册 帮助
kiss~~~回家路上的lovesong
少年看到黑猫
 
少年心气
一夜龙井千里香 三 凌寒庄主
作者:秋山綦 提交日期:2009-1-19 2:01: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486

修改完毕
西门吹雪版小冰出现


三 凌寒庄主


紫龙只是没想到约定了傍晚相聚,偏偏就有人等不到那个时候。
外面天才朦朦亮瞬就万般不愿意的被下人从床上拖起来简单的洗漱换衣一边还昏昏沉沉的直犯困,等他一边束头发一边走到前厅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出事了。”紫龙走过去替他把发带绑好一边不出声的说了一句。


“二少爷,这位就是天宫家的小公子吧。”站在他左边的一人开口向紫龙询问。此人约摸而立之年容貌清瘦,一身布衣却带着价值连成的一枚金玉扳指。
“正是在下。”瞬笑着低了低头,“今日晚辈能一睹华山派沈大侠风采,实在是荣幸。”
沈堰云全没有想到这个自小失聪的天宫瞬居然能“听”到自己的话,一时有些尴尬,“我不知小公子会读唇语,失敬失敬。一直听说金羽凤翼大当家天宫一辉有个弟弟,果然也是眉目有神,心明眼亮的一位公子”
“一直听说华山派大弟子沈堰云心思机敏,果然就是个乘势而为,见缝插针的人。”说话的是个年轻女子,话里的鄙夷连弯都不拐的直逼沈堰云全然不掩饰锋芒。“这里武当派死了人沈大侠你不闻不问,那边瞬公子一到你就话说的比蜜甜,这么会看势头真是不愧心思机敏这四个字。”
“你……”
“这种时候望各位给在下个面子,少说一句。”
沈堰云正要反驳,却听紫龙开口,便也不好再说。
“晚辈见过叶女侠。”瞬也朝着女子点头微笑,那一身的淡红纱衣正是峨眉派“飘纱红妆”叶芳汀。
“还有这几位分别是峨嵋派的南依,南女侠,昆仑派的柳秦苦,柳公子,武当派的安阳戒风,安阳公子,黑麒麟翁老二,翁前辈,诸葛神算阮天辞,阮先生……”紫龙将大厅里站着的十几号人物一一介绍,瞬也客气的依次问好。
这时候厅堂南侧的门打开,众人一时间停了话语齐齐看过去,门内出来的正是傅丹青,仅一夜不见他却像是变了个人,神情极为憔悴,两眼通红,像是落了泪一般。
“唐小姐说她已经察验完毕,各位可以进去了。”
众人各自换上一副沉重表情,叹着气进了南房,瞬有意跟在紫龙身旁就后退一步让过安阳戒风,便听到他上前对傅丹青低低的道了句,“傅师兄,节哀。”
瞬见他这么一说心里就有了个大概,又想起叶芳汀的话便已经知道出了什么事。


南房里除去傅丹青还有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躺着,两个人瞬都认得。
站着的是位女子,相较峨眉绝色叶芳汀来淡雅许多,剪水双瞳温婉贤淑,让人看着不觉得她长的如何沉鱼落雁,倒觉得如遇红颜知己一般的不忍相离,正是唐门少小姐春丽。
而躺着的是昨天还曾在清静楼上出剑相对现在却已了无气息的傅书墨,一时间众人沉默。


“唐小姐自幼习医造诣相当,这一次刚好她在南京城里,我便把她请来,各位有话就请问”紫龙开口道。
“傅师兄是为何而死?”安阳戒风与傅书墨是同门师兄弟,自然急着问道。
春丽向着众人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问好,随后走到傅书墨的遗体之前,将他所穿衣物的前襟撩开少许。
“傅公子是一剑穿心而死。”话语轻柔,瞬即使听不到也能感觉到那双眼中的惋惜之意。
“若是一剑穿心应当大量失血,为何?”安阳戒风接着问道。
“因这一剑极快,”她抬手指指傅书墨胸前一块青紫,“而且这一剑之中有十分的寒气,一瞬间就冻伤了傅公子的心脉,即使穿心也几乎不会出血。”
众人听闻惊异之余无不想到了同一个名字,一时又是沉默。
“若方便的话,能否让我看看伤口。”瞬上前一步,傅丹青刚才一直坐在一边,这时候突然抬起头看着他,眼神里带着些特别的意味,而后点了点头。
紫龙像是猜到了什么,同他一起走到遗体的左边伸手将傅书墨侧着抬起少许,背上的衣料在与胸口伤处相对的地方破了一个小口,瞬用手指将破口移到背后的剑伤上,低下头看了看,又抬头和紫龙对视了一眼,点点头。
“傅公子背后的伤口有五个淡红的出血点形似梅花。”紫龙将傅书墨的遗体重新放平,对着众人说到。
“这么说来,果然就是凌寒庄主所为。”阮天辞话一出,众人纷纷点头赞同。
“这,可就奇怪了。”沈堰云话里带着非同一般的夸张,像是要揭露秘密一般,“江湖上都说,凌寒庄主只杀两种人,第一种,是自愿和他比剑决一生死的人,这第二种……”话语一顿,傅丹青眼里几乎是要冒火,“傅公子我要是说错了话你可就见谅了。”
“这第二种就是背信弃义的江湖败类。”说话的是叶芳汀,一边说着一边故意瞟了沈堰云一眼,像是专说他这种人。
“我师兄行的直坐的正,怎么能让你污蔑!”安阳戒风剑一出鞘直指沈堰云。
“安阳,”傅丹青语气里很是疲惫,“不得无礼。”
安阳戒风不服气的看了他一眼,收了剑。
“我有些话想对二少爷和瞬公子说,能不能请各位出去片刻。”他站起来向众人点了点头,大家有些疑虑的互相看了看,便陆续出了南房,傅丹青过去关上房门,随后转过身走到自己大哥的遗体前伸手仔细地将展开的前襟重新理好,昨日还是并肩举剑的两兄弟,今日竟已生死两隔,瞬只觉得一阵悲哀,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傅丹青已是悲伤至极,强忍着叹了口气,面向着他们二人,拿出一样东西。
“昨晚我和大哥借住在瞬公子的清静楼,二楼有两间房,我们各自选了一间,到了快天明的时候,我听到大哥房里有大动静,便赶去查看,结果就看到大哥倒在房里已经气绝,房间的地上留了这东西,我想,大约是杀我大哥的人落下的。”
紫龙有些不解,既然是证物,却为何刚才不拿出来,一定要留下他们二人才愿意说。
“请二位看一看。”说着将东西递给他。
这是一封很平常的客帖,面和底也是常见的纹样并没有什么不寻常,他展开看了看,掩不住的挑起了眉,抬头看了傅丹青一眼,将客帖递给了瞬。
客帖上有九个字,写的清瘦淡雅,光看字形未免有些过于秀气,却有一股神撑着很是底蕴分明。
“天宫瞬敬上,江湖救急。”


“这字,的确是瞬的字。”紫龙也不避讳。
“但是不是我写的。”瞬也不急,依旧和缓地说着。
傅丹青一时有些糊涂了,将信将疑的看了看他,“虽是掉在了我大哥的身边,但也并不是说瞬公子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想知道瞬公子这封客帖是写给谁的?”
瞬轻叹着气,摇了摇头“傅公子,或许很难相信,不过这封客帖的确不是我写的,至于为何有人模仿我的笔记,又是送给了哪位,虽然我现在不清楚,但是就算为我自己我也一定会调查清楚,给傅公子一个交代。”
傅丹青正要说话,却听外面大厅里一阵躁动,三人相视一眼立刻推门而出。


大厅之中众人围成了一圈气氛紧张,安阳戒风与叶芳汀都是剑已出鞘,圈中间站着一人,一身淡水青偏白的衣装冷冷的凛冽,单单只是站着却已让大厅里十几号江湖人物觉出沿着脊椎倒溯上来的颤栗。
未曾惊动任何侍卫,如此轻易的进了府内,又如此轻易的让人如临生死


“凌寒庄主。”傅丹青几乎是咬着牙念出了四个字,那人听闻,微微的抬头,阴影下是张英俊到傲气的脸却全然没有一丝表情,正是天下第一剑,江南凌寒庄主。
“我大哥,是不是庄主你……”
“是。”没有疑虑没有解释,只是冰冰冷的一个字。
傅丹青脸上瞬时没了血色,沉默半响问出一句,“为何?”
“背后偷袭。”
“胡说!”他徒然提高了声音,说完像是苦撑太久终于放弃了一般再也站不稳跪倒在地两眼泛泪。
众人见此景无不叹息,叶芳汀收了剑同安阳戒风一起将他扶上客座,紫龙立刻请春丽去煎一副定神的药来。


“傅公子为人正直,断不会做背后偷袭这般小人之举,可否请庄主讲讲当时情景。”开口的是辈分最高的黑麒麟翁老二。
冷冷的一眼,从进了大厅到此时凌寒庄主虽只说了五个字,他自觉已将事情原因交代清楚就是此刻问他的是如来佛祖,他也绝不多说一个字,何况他从不把江湖前辈放在眼里。一时间甚是尴尬,翁老二瞪大了眼睛,却完全被扔到了视而不见的范围里。


“半年不见,不知庄主是否记得在下?”一直站在一边的瞬这个时候淡淡的开口。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那双清高到连天都看不上的眼睛这时候居然转向了他的方向,看得很是认真,过了会终于露出了至今为止的第一个表情,皱眉。
“不记得。”
“我陪你下了四个月的棋连你院子里那三百六十一颗棋子都看厌了我,冰河你居然说不记得。”
“你若说话不带弯,我自然记得你。”
众人惊异地看着瞬展颜一笑,如同是对着半年不见的朋友般轻松。


“既然庄主和瞬认得,那么我希望庄主也给我这个当二哥的一个面子。”紫龙像是早知道他们认识一般,也不惊讶,“我看出一些眉目,若我说错请庄主指证。”
他向坐着的傅书墨点点头,而后拿出那张客帖在众人面前展开,“凌寒庄主和瞬是相识这大家都已知道。若我没猜错,几日之前庄主收到了这张江湖救急的客帖,上面写着天宫瞬的名字而且笔迹也没有错。于是庄主便去杭州城里寻他,发现他已经来了南京,就一路跟到了南京城,正是今日天明时到了长安街口的清静楼。但却发现楼上睡在瞬房里的并不是瞬,而是傅书墨公子,又因某些原因傅公子向庄主出手,庄主回击时便杀了他,我说的可有不对的地方?”
“几乎全对。”回答的不是冰河,却是瞬。
“哪里错了?”
“客帖错了。”他抬手指了指那张帖子,“冰河收到客帖的时候就知道不是我写的,我给朋友写信从来都随意的很,不会写的如此工整。”
朋友二字一出,众人一片愕然。
“这么说起来,就对了。”紫龙却像是想通了一般,“我刚才不明白为何庄主杀了人就走现在却又出现在这里,原来庄主收了帖就知道有蹊跷。”
“那为何还要赴约?”沈堰云问道。
“自然是为了朋友,庄主收了贴就知道不对,于是一路赶到南京城,却没有在清静楼里见到瞬反而和傅公子动了手,之前不出现是因为庄主担心朋友安危,找遍了南京城所有的清静楼才找到我府上。”
他说完看向冰河,见他脸上依然没有半点表情却几乎不可察觉的点了点头,算是没错。
“在下劳庄主费心了。”瞬轻轻的一句算是道谢。
“说话带弯的我不认得。”冰河只做了个口型,没人听到却只有他看明白了。


“二少爷说的是没错,但是傅师兄又为何……”安阳戒风正要问,却见正在给傅丹青把脉的春丽向着自己摇摇头。
“紫龙,傅公子需要休息。”她说话轻柔却绝不是表示不肯定,作为大夫她最重视的是病人的身体,再大的事情也要缓一缓,这点紫龙当然明白。
“既然这样,大家也请在府上的客房里稍做休息,待傅公子精神恢复些再议。”
大厅里一干人等都是天才亮就接了消息赶来,自然也觉疲惫,便都随着丫鬟去了客房,安阳戒风和春丽也扶着几乎没了意识的傅丹青离开,只有叶芳汀还慢慢踱着步回头看着冰河似是有话要说。
“叶女侠,”开口的却是紫龙,“庄主真要走就是我们联手也未必拦得住,况且庄主不会走。”
“有二少爷这句话,我就放心。”她点点头也跟着走了出去。


大厅里最后就剩了三人,紫龙这才微微放松了精神,坐下喝了口茶,也不请冰河坐,因他知道若是冰河要坐自然不会和他客气。
“瞬在杭州这几个月,承蒙庄主照顾了。”
那张孤傲的脸依旧冰冰冷的,慢慢的说出两个字,是他自己的名字。
“冰河。”
瞬装作有些惊讶的眨了眨眼,紫龙这时候抒怀的笑了,自己虽然遇到了天大的麻烦至少也遇到了天大的好处,比如这个连天都看不上的凌寒庄主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朋友。


 


 


 


 


 


 


 


 


 


 


 


 





 



#日志日期:2009-1-19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风翻云飞 评论日期:2009-1-22 19:48
啊。。。我还是比较喜欢小冰和瞬瞬的互动啊。。。
冷冷的小冰好有爱。。。。
还有。。。瞬怎么突然不腹黑了。。。在对傅丹青拿出那客帖的时候。。。
我还以为会腹黑一下咧。。。嘿嘿。。。让别人误会。。。
米想到这一篇大家都出场了。。。春丽MM还有小冰GG哦哦哦。。。呵呵。。。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kiss~~~回家路上的lovesong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秋山綦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33210 次
    ·今日访问:6次
    ·日志: -31篇
    ·评论: 18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08-6-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