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回家路上的lovesong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免费注册 帮助
kiss~~~回家路上的lovesong
少年看到黑猫
 
少年心气
少年遇到黑猫 part1
作者:秋山綦 提交日期:2008-12-13 20:02: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599

冥王的宝座空着。
沉重宝座上的黑丝绒垫被谁拆下来,随意的垫在宝座下的台阶上,上面并肩坐着两个容貌相仿的少年。
左边的一手撑着膝盖托着头,水绿眼睛,气质清冽。
右边的伸直了双腿坐的惬意,黑色眼睛,看起来有些艰深难懂。
在冥界中心殿堂辉煌的阴影之间,单纯的聊天而已。

“这么说的话,你岂不是什么都不缺?”左边那个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哎~~那还想着要人间做什么?”

“的确什么都不缺”右边那个很认真的皱眉思考了一下,像是努力回忆当时的动机,“其实,是想看看人间是什么样子的。”

“哎?!那就上去看看啊……”
挑起一边的眉,心里怀疑自己是不是把神的心思想复杂了。

“上去也没用”黑色眼睛将视线投到厅廊尽头威严的浮雕门上,“上去了也看不见。”

“??怎么会?”左边的少年坐正了姿势一脸的不解和求知欲,于是右边的少年跟着坐直一副诲人不倦的耐心。

“你试试。”他伸手放到那双水绿眼睛前挡住了光亮,“在这里要是没有我帮你的话……”轻轻在他额头一碰,移开了手。
水绿眼眸一瞬间失去了光泽,少年看着眼前一片的漆黑隐约有些慌,于是伸手摸索,被另一个少年握住了手,口中念了句什么,又在下一刻眼中再度有了神采。
“真可怕……”重新看见的少年叹了口气,又再度疑惑了。
“你不是神么?”
“但是只是冥界的神,人间不归我管”将他的手重新放回他膝盖上,冥王殿下伸直腿换到舒服的坐姿,“三兄弟之间的协议,不归自己管的,就干脆不要看。”

“也有道理……”少年自顾自的点点头,“可是这里每天黑漆漆的,我几次就看厌了,真是为难你。”
“用你们那边的话,似乎就叫做‘抽签手气太差’”
“恩……”小小的沉默了一下,冥王殿下侧着眼看绿眼睛的少年托着头思考的侧脸,却见他猛地站了起来。
“要回去了么?”

“不是~”少年转过身,摆出了冥王殿下最喜欢的温和笑容,“我想到了~”
抬起一只手遮住自己的左眼,弯下腰,另一只手遮住他的左眼

“我们,交换吧。”

少年遇到黑猫 part 1——Hitomi洋果子屋﹡
﹡ Hitomi 日语“瞳” 洋果子屋-蛋糕屋

公园街6丁目2番,住宅区上坡街道的第二个转弯口有一家蛋糕咖啡屋,玄关木招牌上写着Hitomi洋果子屋。
昭和年代曾经流行过的三层西洋小屋建筑,阁楼作为储藏室,二楼是起居室与向花园的阳台,底层和后院的日光屋相通成为营业区域。木质铜把手正门上挂着“准备中”的牌子,一旁长椅上蹲着几只猫,懒洋洋的在午间阳光里打着哈欠。

十一点三十分,玻璃墙隔开的厨房里甜点师开始给草莓蛋糕切片,楼上传来第一阵急促的闹铃,三秒之内被人按掉。
于是他抬起头,叹了口气。
甜点师慕(非本名),25岁,成熟型美青年,少言寡语,常被人夸赞长的像藤木直人。

十一点四十分,店里唯一的女招待在黑板上写上今日的店长推荐餐点,楼上传来第二阵急促的闹铃,三秒内被人按掉。
于是她转过头和甜点师对看了一眼,叹了口气。
侍应生Ichigo(非本名),慕的孪生妹妹,25岁,温柔体贴女子,常被人夸赞笑起来像进礼堂的新娘。

十一点四十五分,Ichigo布置好展示橱窗,慕最后在泰妃蛋挞上撒上椰丝,第三阵闹钟响起,依然没有逃过被瞬间按掉的命运。

到了十一点五十分,楼上传来电子闹钟铃声闹钟手机闹钟古董大钟万钟齐鸣的洪亮响声,紧接着是某种50公斤左右柔软物体(比如人)从60公分高的地方(比如床)掉下来的响动。
钟声一个接一个停下,之后是一阵的忙碌,甜点师与女侍应做完了准备工作,饶有兴趣的抬头看着吧台后面通往二层的木质楼梯。

十一点五十八分,店长大人一手往翘起的头发上抹水一手扣起衬衫纽扣,匆匆走下楼梯。
店长雨无ゆみ(偶尔写成雨无由弥,但是店长本人坚持使用平假名,不过依然是非本名),穿着一整套的侍应生装,白衬衫黑色背心领结,口袋里似乎是只银怀表,银链呈双弧形华丽的悬着。
20岁,微微修饰之后是斯文俊雅型美少年,有少见的水绿色短发,常被人以各种言语夸赞。
但是很可惜今天早上显然还没有做“微微的修饰”。
由弥一边下楼一边向唯一的两个工作人员道早安,Ichigo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以示提醒。
“恩恩,我记得”他走到吧台旁,从口袋里摸出疑似银怀表的物件,打开,里面装着一枚水绿色彩瞳年抛镜片,另一面是一面小圆镜映出一双漂亮的眼睛。
由弥有一双文明落后时期可以被当成神(或者是妖怪也不一定)的眼睛,准确来说是一对异色的瞳孔。
右边是和发色相衬的水绿,左边是十分纯正的黑色,于是原本是乖巧的美少年突然转成了神秘孤独气质。

Ichigo转到吧台后面去热店长大人的早餐牛奶,慕从烤箱里拿出栗子派,由弥在泪流满面之后终于戴上了隐形眼睛,忽略微微的色差之后成功化身为温柔美少年。

十二点整,由弥走出门外摇了摇挂在把手上的镂花银铃,转过了“准备中”的木牌。

又一次,很险的准时开店。

“完美~”他跨出一步站在门外看着自己的洋果子屋满心欢喜的笑了笑,顺便在长椅上的每只猫咪头上摸了摸,闭起眼像是享受午间阳光,下一秒立刻钻回了暖气大开的店内,一边抖了抖一边嘟囔了句,“好冷啊…………”

开始营业并不是说客人就跟着来往不绝了。
由弥慢条斯理的吃完早(午)餐,坐在吧台前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玩桌面小游戏,厨房里慕一遍一遍的调整蜜糖水果拼盘里樱桃的位置,Ichigo还是很耐心的笑着擦拭磨砂印花玻璃杯。

五分钟过去,由弥玩到“咖啡屋”第四关时惨败,毫不气馁的继续挑战。
二十分钟过去,Ichigo擦拭完描画瓷盘开始擦店长的白色笔记本外壳,一边哼着似乎是某部新剧的主题曲。
三十分钟过去,慕在纸上画完了预定的柴薪蛋糕设计,抬头往玻璃墙外看了一眼。店长大人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之后终于失去了干劲,两腿用力一撑,于是旋椅一圈一圈一圈一圈转了起来,又渐渐减慢速度,最后面朝着厨房停下来。甜点师隔着玻璃拿出刚画完的草稿在他眼前比了比,只看到由弥软在椅子上很无力地半天吐出两个字,“晕啊……”
……
没干劲的店长与没事找事的店员二人组。

一点整,趴在吧台上开始双眼朦胧的店长在一声清脆的银铃响之后猛地站了起来笑容满面的朝着打开的大门道了句“欢迎光临Hitomi!”

“今天也很精神呀,雨无君”女士们温和的笑声响起,陆续进店的是Hitomi每日的主要收入来源,住宅区家庭主妇互助团体之一的主妇缝纫班七位年轻妈妈和摇篮车里的几个小家伙。
Ichigo迅速的帮忙把摇篮车推进店里,一边回头刚想要店长拿菜单过来,就看到站得太快的由弥脸色惨白的趴回桌子上可怜兮兮的小声说,“供血不足呀……”
于是她无奈的往玻璃墙那边招了招手,慕摘下甜点师的围身,端着一份柳橙果皮冻拼盘拿着餐单走出厨房,刚才还装可怜的店长一转眼就好端端的跪在摇篮旁逗小婴儿玩一边不时和年轻妈妈们聊天。
其中一位朝着由弥眨眨眼笑得很幸福,“这次,雨无君也猜猜~”
他装作神秘的闭起眼摇头晃脑了一番很确定的说,“是高桥太太一直想要的女孩子~”
“真的?”她兴奋的追问了一句。
“恩恩~我可是从来没有猜错过”一边继续低下头逗着有些犯困的小婴儿。
忙着准备餐点的Ichigo和慕相视着又叹了口气。
……
总是偷懒的店长和其实很勤劳的店员二人组。

杏仁碎果冰欺凌,红酒葡萄布丁,黄桃起司蛋糕,蜂蜜香草酸奶,浓浓的牛奶巧克力装在胖胖的瓷茶壶里,年轻妈妈们围着木桌拿出编织课本开始练习。
由弥用手指沾起一点鲜奶油凑到小婴儿嘴边,快睡着的孩子开心的抱着手指一点点的吮,指间传来温暖湿湿的触觉让他也跟着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真是可爱……
等着孩子咂着嘴渐渐陷入甜甜的梦里,他轻轻抽出手指,正准备给婴儿盖好午睡用的小方毯却被什么想法打断一般微微的挑了下眉,不明显的回头望了望正门。

门打开一道缝隙,小心翼翼的没有触动把手上的银铃,一只黑猫悄声无息的走进店里。
这是一只漂亮的黑猫,从偏小的体型来看还未成年,黑色的皮毛很是光泽柔软,额头有一块白色的胎记(疑似),呈现一个标准的王冠型,一对高贵色调的眼睛,左边是温柔的水绿,右边是纯正的黑色。
抬着头猫尾摆出好看的s型,从耳朵到尾尖,全身无处不显出优雅,猫咪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每一步都以从容为准则,目不斜视的走完门口到吧台的距离。
而后它在吧台旁停下,似乎犹豫了一会,一双异色的眼睛眯了眯,后腿用力的一跳,柔韧的身体呈现好看的弧度在空中展开,却很不幸的因为体型过小的关系在离吧台还差三分之一的高度时达到了最高点,重新落回了木质地板上。

猫咪蹲下身不满的抬头瞥了一眼吧台,由弥坐在椅子上偷偷的看着,见它回过头望向自己立刻低下头笑着假装给摇篮里的宝宝理理毯子。
发现自己完全没有被注意到,猫咪怄气一般的甩了下尾巴,再次用力一跳,依然意料之中的落回了地上。
怎么办呢……
它再次回头看向开始给婴儿唱摇篮曲的由弥,故意转了一圈想引起他的注意,却发现低着头的少年脸上笑的越来越灿烂。
这种感觉就叫做矛盾么……
高傲的猫咪心焦的来回踱着步,少年依然一脸毫无察觉的唱到了第二首摇篮曲。
这是考验……
猫咪生气的重新坐回到吧台底下,由弥偷偷抬起眼看着它的背影,一动不动,于是心里默默的开始倒计时。
十,九,八,七……猫咪依旧在生闷气
六,五,四,三……猫咪尾巴微微摇了摇
二
一

“喵……”它终于忍不住一回头,低低的唤了一声,一脸的委屈。

“呀呀呀~”由弥装成才发现的样子起身走过去抱起了它“殿下回来了呀”
“喵……”猫咪顺着他的手臂往上爬,脑袋直往衬衫领口里钻,肌肤触到冰冰凉的柔软。
“坏了坏了”他心疼的马上找毯子把它包裹起来,“那么冷还出去,冻到了吧”
“喵……”殿下眯起眼享受毯子的温暖,一边被抱到吧台上的瓷碗前,惬意的伸出舌头舔着温温的牛奶。
“喵~”
真是容易满足……
由弥笑着在它脑袋上摸了摸,抬头又往门边看了眼,依然留着一道缝隙似乎有风从门外钻了进来。于是他离开吧台走到门边习惯的看了看门外。
门外站着一个人。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是一个“人”。
三十岁左右,中等身高,男性,由弥看着他的时候能同时看到他身后长椅上的几只花猫,男子如同半透明的影子一般存在着。
他抬起手,遮住自己的右眼又确认了一次。
这一次,左眼的视线里没有了长椅花猫店外的道路远景的午后天空,只有一片黑色里站着的那个男子,十分清晰。
“请进”少年的声音与容貌很相衬的温和,但是能清楚听到像是第二个声音的存在,淡淡的威严。
男子惊讶的眨了眨眼,回头看看是不是后面有其他的人,只看到几只圆滚滚的猫咪。
“先生,进来吧”声音又重复了一遍,男子很确定的看到少年的眼睛看着自己,同时很确定他说话的时候连嘴唇都没动一下。
 “你……能看到?”男子将信将疑的指了指自己。
“恩,请先进来”少年笑着让到一边,门依然只留着很小的一道缝,男子点点头径直从门中间穿了过去。
“等我一下”由弥关上门,依然没有开口就能听到双重的声音。随后快步走到吧台边一手端上笔记本电脑,一手抱起殿下,猫咪很不情愿的伸长了脖子勉强的最后舔了舔牛奶在他手里挣扎了一下。
“待会再喝,工作第一嘛”由弥把他搂到胸前,往门边点点头示意男子跟上他。

一层的楼梯间,他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打开门,男子随后跟了进去。
里面意想不到的宽敞,没有窗但是光线柔和,中间一张欧式圆桌旁边摆着两张软椅,桌上有一只花瓶插着一束不知名的白花,旁边是小小的圆鱼缸里面只有一条常见的红色金鱼吐着泡泡转圈。
他放下电脑抱着猫咪坐下,一手翻开桌上的记事本。
“请坐”这一次很明显的嘴唇动作表明他是在“说话”,声音里也没有了第二层的威严。
男子犹豫的走到桌边,伸手以为自己会穿过椅背却实在的触到了丝绒的质感。
“这里是?”坐下之后他小心翼翼的问道,由弥把殿下放到桌上拿起笔在记事本上写上今天的日期。
“呀,我忘了介绍”他放下笔伸手摆出握手的姿势,“冥界驻人间办事处代理雨无由弥,请多指教。”
“请……请多指教”男子不确定的伸手,没有穿过而是切实的握到他温暖的手。
“这位是殿下”由弥指指裹着毯子的猫咪,“是它把你带到这里来的。”
“喵”殿下象征性的伸出爪子,和男子握了手。
由弥低下头继续往记事本上写上时间,男子从刚才错愕的情绪里缓过来之后,立刻连续的抛出了问题。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其他人看不到我了,还听不到我说话,对了刚才……”

“咳咳,先生,我们要按照程序办事,请你放心我们马上会解决你的问题,首先”由弥挪了挪椅子往男子这边靠近,转过笔记本电脑向着他,一直趴着的殿下突然站了起来,警觉的盯着屏幕看,低低的唤了一声。
“就是殿下不愿意这也是没有办法的”笑着的少年打开桌面上的文件夹点开一个影音文件。猫咪放弃似的换了个姿势钻进坛子里露出尾巴搭在桌子上很是不高兴。

屏幕上出现了播放窗口,可以看出是家庭dv拍的短片,镜头调整了一下拉远拉近,画面渐渐清晰,有一个人就坐在由弥现在坐的位置上很不自然的看着镜头。
男子惊讶的看了看屏幕又看了看旁边的少年。
十分相似的容貌,一双异色的眼睛正好和由弥左右相反,头发比他长,墨一样的黑色。一身华丽的礼服披风装扮有些戏剧效果,但是出奇的适合他的神秘优雅气质。

“好了好了,开始了哦。”视屏里传来由弥的声音。
画面里的少年别扭的清了清嗓子,拿起手上的稿子开始念。
“初次见面,我是冥界之神哈德斯”而后有些紧张的偷偷抬眼看了看镜头,似乎受了站在那里的拍摄者的鼓励继续往下念。男子很容易的注意到即使失真,这个声音还是像极了刚才门口时由弥声音之后的第二层音质。

“冥界之神最大的任务就是掌管生物的灵魂也就是生死。地球上每日有35.5万新生儿,并且有15.5万人过世。也就是说冥界一天的工作量是51万人类灵魂再加上数目更多的其他生物灵魂。
与此同时,我们冥界正式员工只有88位再加上我一共89人(神?),面对如此庞大的工作量我们尽量力求准确精细,但是长期来说难免也会出现一些意外。比如把明明不该来冥界的灵魂带回了冥界。在屏幕前的这位,你就是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 “什么?!”男子大喊了一声,由弥立刻按下暂停键,“就是说我已经死了??”
“应该说是死错了”他笑着纠正,一边重新按下播放键“我们马上会想办法补救的,请耐心一点”

画面中的冥王殿下继续念着显然不是他自己写的稿子。
“冥界将通过人间办事处将你重新复活,并且以‘少一赔二’的补偿原则将你损失的时间补回来。我仅代表冥界向你受到的损失表示道歉,并且以我的名义说一句。”
哈德斯停了下来,看着镜头纠结的皱眉,拿着稿子的手慢慢握紧,想说什么又似乎极不情愿的抿着嘴。
气氛有些微妙的紧张。
男子朝旁边看了看由弥,他像是很期待的盯着屏幕,另一边桌上的猫咪尾巴刚才还随意的甩,现在一动不动直直的伸着。
片刻之后,屏幕里的冥王殿下一下决心,艰难的吐出一句
“对不起”
“噗~”由弥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于此同时露在毯子外的那条尾巴一阵抽搐。
“情况就是这样。”边笑边朝着男子点点头,“需要再看一遍……”
“喵!”殿下一个转身从毯子里钻了出来亮出了尖尖的爪子。
“不……了”男子马上摆了摆手。
由弥一脸遗憾的转过电脑,伸手拿过记事本和笔。
“那么我们到第二个程序,您的姓名是?”
“小野,小野圣”
“年龄”
“32岁”
“是什么时候在哪里发现自己……”他停下来想了想用词,“这样的?”
“这个……”小野回忆了一下“大约一个小时之前在办公室的时候。”
“哦~”他抬眼挑了挑眉,伸手拿笔戳了戳完全缩进毯子发誓永远不出来见他的猫咪,夸了一句“很有效率么”
“那么,小野先生您的办公室地址可以告诉我么”
“恩,是在北中央街3丁目9番上野写字楼的十一层。”
打开google earth日语版输进地址然后找到最近的医院,由弥记下医院的名字,简单的在手心画了地图,啪的合上记事本关掉电脑,站起来把闹别扭的猫咪从毯子里抱出来,从房间角落的衣架上拿下大衣和围巾,顺手从花瓶里折了朵白花放进口袋里。而后打开门朝着慕和Ichigo做了个“出去办事”的手势。

“我们现在……?”小野跟着站起来问道。
“程序第三步,当然是要送您回去。”一边说一边穿上大衣用围巾裹起殿下抱在胸口, “现在小野先生,请您仔细想想中心医院的外观,越仔细越好可以么”
“恩”他点点头,努力的回想医院前的街道,商店,医院大楼的颜色。

身边的景物开始发生变化,屋子慢慢消失,耳边渐渐有了人声车辆的声音,最后模糊的景象变得清晰起来。

他们就站在了中心医院的大楼前。

“谢谢您送我们到这里。”由弥抬头核对了一下医院名称,又开始以第二种声音“安静”的说话“现在开始,小野先生,请您跟在我身后,按照我的提示来做。”
圣点了点头。
“要进去了哦”他抬手拍拍猫咪的脑袋,殿下轻轻咽呜了一声,钻进了围巾中躲好。于是再次确认的点头,由弥快步走进医院大厅直奔前台问询。
“请问,大约一小时前送进医院的小野圣先生现在在哪儿?”
“请您稍等。”前台护士开始电脑查询。“二号ICU病房,过通道直走左拐第一间。”
“麻烦了。”

过通道直走左拐。
走廊尽处有小女孩的哭声,一阵一阵的伤心。
“美佳子!是美佳子!”圣立刻分辨出自己小女儿的声音,正想加快步伐却突然被由弥握住了手。
“为了马上解决您的问题,请您听好我说的话。”淡淡的威严愈加的明显起来“待会您笔直走进ICU病房会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请把您的手放到自己身体的心脏处,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那朵白色的花递到小野圣手中,“然后对着这朵花深吸一口气。”
“记住了。”圣迫不及待的点了点头,感觉自己的手被松开,马上百米冲刺的穿过走廊消失在门的那一边。
由弥随后走到了在病房外等候的一家人旁边,朝着一直哭着的小女孩弯下腰,轻轻在她头上拍了拍,从口袋里拿出一小盒巧克力放到她手中,凑到耳边小声说。
“待会和爸爸一起吃哦”

病房里圣举起那朵白花,深吸一口气,只闻到一阵浓郁的香气……

白罂粟本无香,花语是遗忘。

“最后一个程序,记忆修整,完成”
由弥走出医院把围巾松开,差点氧气不足的殿下钻出头深深的喘气。
“辛苦你了,殿下”把猫咪举到面前,笑着展开手心。
刚才画在手心里的简易地图上标着中心医院附近的一家电影院,一家电玩厅,购物大厦和可带宠物的餐厅。
“趁着还有时间,我们去happy time吧”
“喵!~”
完全忘了自己店长身份的由弥和最喜欢散步看电影以此体察人间的殿下二人组。

晚上八点五十九分
一人一猫在上班时间好好的happy一番之后坐着出租车准时出现在Hitomi洋果子屋前,店长雨无由弥透过玻璃窗向着辛勤劳动一天的慕和Ichigo展示了一下为他们带回的夜宵,走到门边摇了摇镂花银铃。

九点,Hitomi洋果子屋准时结业。

Fin


付:猫咪的夜晚

殿下躺在单人床上看完了冬季新番,无聊的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跳上写字台而后跳到窗台上,窗帘半开,老式的四格玻璃窗上贴着一层雾气。于是他举起爪子,啪啪啪,印上了一排小小的梅花印。
鼻尖贴上玻璃,一阵冰冰凉的触感,窗外路灯映照的光里,鹅毛大雪飘飘扬扬的落下。
“喵……”他对着窗外看了一会,转身跳下窗台走出了卧室。
木质走廊上铺着编织地毯,走廊左侧浴室的门虚掩着,透出淡淡雾气。

猫咪踱到浴室前,悄声无息的推开门钻了进去。
雾气蒙蒙,橙色光线之下能看到躺在浴缸泡澡的由弥的身型。
“喵呜~”轻轻的唤了一声,没有得到回应,显然是在温暖的水中浅浅的睡着了。
殿下脸上呈现出可以称之为“不怀好意”的笑容,走到浴缸边,轻松的跃上了池壁。
由弥依旧毫无察觉的闭着眼,洗澡水腾起一阵一阵白色的雾气,湿润温暖。
他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平衡走到少年跟前。
雾气里露在水面之外的美好身型,从侧面看特别的清瘦单薄,修长的脖子与一字锁骨之间有一个小小的凹陷,发丝上的水滴滑下,经过这里时微微的停顿,而后划过胸前落进浴缸里。
头微侧着安静舒缓的陷入睡眠,少年的面容如同上好的白瓷,在细腻之中透出暖红。
殿下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真是绝好的机会……
他眯起眼,在窄窄的池壁上站住,尽力伸长脖子靠近由弥的脸。
鼻尖勉强轻轻触到了光滑的皮肤,刚想伸出舌头舔舔他的脸颊,殿下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掉进了洗澡水里。

“恩……”由弥低低的呻吟了一声睁开眼。
在离自己眼前不到几厘米的地方是另一张脸,墨色的华丽刘海如今贴在脸上往下滴水,哈德斯身着整套的冥王制服浑身湿透的浸在浴缸里。
由弥抬起手,拨开挡在殿下眼前的黑发,一人一神愣愣的看着对方。
洗澡之前摘下了隐形眼镜,于是两双眼睛呈现黑对黑绿对绿的微妙局面。
“殿下……你这个样子有点重”最后由弥皱着眉开了口。
哈德斯这才注意到自己很彻底的压在了少年身上,并且这个少年还一丝不挂,一瞬间脸颊开始发烫,他低下头在由弥发现之前马上变成了猫咪,在水里艰难的一边扑腾一边往下沉。
一伸手把他捞了起来,由弥拿浴巾把他紧紧裹好背对着自己放到置物架上。
殿下从一片雾气的镜子里看到少年从浴缸里走出来,拿毛巾擦着头发,可惜是模糊到抽象画一样的身影。等到他终于挣扎着从浴巾里伸出爪子想要往镜子上印梅花时,由弥已经穿好了睡衣站到了他面前。
“喵……”
偷看失败的猫咪讪讪的低下头,被抱了起来。

卧室的单人床上,殿下舒服的躺在浴巾上享受干燥的暖风,由弥用手指细心的理顺猫咪的黑毛,渐渐吹干的皮毛很蓬松,让蜷起来的殿下看上去圆了许多。
“怎么?今天不回去么?”
“喵~”他睁开眼用尾巴指了指窗。
“呀”由弥从梅花印里往外望了望,“下雪了”
“喵~”表示今天晚上就打扰了。

晚上十一点,由弥给每只闹钟订好时间,躺上床,殿下卷成一团似乎睡着了,他拿被子的一角盖住他,自己侧过身往单人床的边缘靠了靠。
下雪的冬天里厚厚的羽绒被也不是那么的暖和,刚才热水带来的暖意慢慢褪去,由弥一如往常的开始手脚发凉,紧了紧被子缩起身体。

谁说,冥王身上是冰冷的。
半睡半醒之间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他,往他背上贴了贴,带着温暖舒服的体温。
“很挤……”由弥含糊的吐出两个字,意识模糊的往温暖之中靠过去。
“你身上那么冷怎么睡”环着他的手又紧了一点,哈德斯摸索着从背后握住由弥温度有些低的双手,把他揽到自己怀里,满意的闭上眼。
“晚安,小瞬。”


雨无由弥 Amenash Youmi = Amemiya Shun 天宫瞬


Hitomi洋果子屋 完







#日志日期:2008-12-13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kiss~~~回家路上的lovesong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秋山綦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32962 次
    ·今日访问:8次
    ·日志: -31篇
    ·评论: 18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08-6-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