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回家路上的lovesong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免费注册 帮助
kiss~~~回家路上的lovesong
少年看到黑猫
 
少年心气
Memo part1
作者:秋山綦 提交日期:2008-11-26 16:23: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389



Memo




那时候,似乎的确已经过了很久。久到谁也记不起来,那些相处的记忆里忘记的是哪些片段。




那些距离最近的回忆之中,还有一个冬天拥抱的心情,微笑的角度,自以为坚定的眼神……




要是那时能郑重的说声再见的话,也一定会好好的说一句,记得要多联系。却都明白阻隔之中的困难重重,最难过的,总是自己这一关。




既然前景不济,那联系就是多余,对你的无以为报,对我自以为是的失败。




 




如今到底能不能在见面时做到点头微笑也成了疑问,要真的成了毫无关联的人,如同每天都擦肩而过的话,现在的我,怕是怎么也笑不出来才对。




 




子弹头低鸣着在灰色的土地拉开一条乳白色的线。




有乐町有乐町,请不要遗留私人物品,忠心感谢您本次乘坐的配合”




晚照拿着行李站在下车的队伍里,本是无意识的看着窗外,车一顿,所有人向前一冲,那张熟悉的脸就像是凭空出现一般的让人惊异。




 




没有刻意去记分开的年份月间或者天数再精确到时间分钟,脑子里相遇的概率被本能的改为零点,就不存在一起悉数分开后的零零总总,再讲讲自己这几年有几分几秒心痛不已或是念念不忘的需要。




即使你在的日子也不过是二十几个月,但这世上二十几年一个人的生活早就已经成了习惯,只是自没有了你之后,照顾人的本能一时没有了用武之地,总不知道要把过剩的关心放到哪里去才好。




 




还是明显经过悉心修饰的头发,偏蓝的衬托他英俊到张扬的轮廓,紧抿的唇,睫毛微微颤动,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睡颜。




 




很多次,他在公司加完班后去他的公寓,发现他总是在电脑前看资料,看着看着就睡着,等他到了公寓里就见皮肤细腻却印着黑眼圈的熟睡的脸上还有桌子的印痕,晚照总是会站在书房门边暗暗地笑,一边后悔为什么不把相机带来,又怕手机照相的声音吵醒了他。




外表很不驯对谁都好,其实很懒只是习惯了这么应对,还有一肚子的宏图抱负想要吓人一跳,外面的人老是以为慕枫聿好骗只知道花天酒地的玩,其实他的精明从来都是深藏不露,能利用就指不定什么时候把你算计在里面。但,这无妨,他乐此不疲,而自己也知道他从来都不是应付自己。




 




他的公寓总是乱成一团,从客厅开始,沙发和椅子上扔着好几条领带和各种颜色的衬衫。厨房里堆满了速食面碗和便利店冷冻食品的残骸,混乱程度由自己上一次整理的时间到这一次之间的天数增加而升级。但每次都可以让自制力极好的晚照想要直接转身进书房揪起他的领子用九州方言喊一句,呐(你)小子给咱死(适)口(可)而止一点。




但转念再想想从小看惯了角落的垃圾自动消失,衣服自动烫平,早餐自动摆上桌的少爷能自己租了公寓活到现在实在是不容易,也就在心里算了算了的安慰自己几句而后作罢。




 




过去的回忆应该好好的怀念,然后忘掉。还想着君知这句忠告实在说的和至理名言一样,就不得不拿自己的行动抛弃了它,晚照在心里快速的说了一遍,君知桑对不住啊。




但无论要怎么说的话,退一万步,自己这几年再怎么努力不去后悔再怎么大彻大悟的拿得起放得下,那也是隐隐的期待和不甘心。




他有时也搞不明白自己明明应该是好好顺其自然的和蔼角色,为何心里的执拗总是顽固不化的让自己怎么也反驳不了自己。




 




他有些艰难的逆着人流走到他面前,心里恶劣的笑了笑,一个顺手摘掉他ipod的耳机。




“呦”




耳边平井坚的声音戛然而止,原本就昏昏沉沉的意识里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有人说了一句




“这不是好久不见了么,枫聿”




“唔”含糊不清的一边应声一边懒懒地把眼皮抬起一点点。




挤进视线里的是一张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脸,于是眼皮又抬起一点。




头发长了,永远正式的衬衫西装换成了米白的翻领短风衣,嘴角挑起的笑一样没变的人畜无伤,只是……




他抬起手,摘掉架在晚照鼻梁上那副淡蓝的无框眼镜之后,眼前那张脸像是bingo一般和记忆里丝毫无差的重合,简直就好像时间之中几年的缝隙变为了零




该说什么好呢。




一秒都不到的惊讶里闪过刷屏一般的候选对白。




可以是轻松的,呦,是好久不见了。调侃的,你都几岁了还穿成这样装学生么。深情表露的,很想你。或者恶劣的来一句,你是在搭讪么?




但是下一刻,电车门发出轻微的咔嚓一声,坚定无比的关上。他们同时一偏头,以相同的频率抱怨了一句,啊……糟糕……坐过站了…………




 




客厅里音响的声音断断续续的盖过洗碗的冲水声绕在耳边。




Tejima抹茶一般浮于时间之外存在的声音,沉静的唱,他也跟着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




 




What is a youth? Impetuous fire.




The world wags on.




…………




the rose will bloom. It then will fade.




So does a youth




…………




Love is a past time that never will fall.




sweeter than honey and bitter as gall.




 




身后脚步声不经意的接近,而后腰被环住,背上突然承受了一个成年人的体重,晚照有些勉强的用手撑住台面,不满的嘟囔了句“很重……”




可是枫聿依然放松的靠在他背上,试图将头凑近他的脸颊,下巴磕得他肩上钝钝的疼。那头不涂啫喱就张扬得四处翘起的头发蹭着脸侧,让他很自然的想到以前邻居家那条十分黏人的大型犬……




耳边声音懒懒的带着讨好的语气却说着根本不可能让他觉得高兴的话。




“给我煮意大利面……我饿……”




“不好”毫不犹豫的拒绝,一边有些艰难的在过大的重力之下把最后一个盘子擦干。




“可是……你就忍心让我吃那么久的速食面……”抱着腰的手紧了紧,语气愈加孩子气。




“桌上有外卖单,自己打电话去……”




“唔……”




沉默了一小下,又不甘心的黏了上来。




晚照你不是在生我气吧”




“你说的实在一点都没错……”一边转身试图把他推开。




“哦……可是你气我什么?”




姿势改成了面对面,却因为亲密而并无任何的尴尬。




“气你……”心里暗暗深呼吸,准备好好地数落一下他生活上的一团糟。




“气我什么?”又追问了一遍,居然还认真的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




那张好看的脸,突然就和那只记忆里的大型犬傻傻的看着一只猫的表情叠加在了一起,他一瞬间几乎克制不住噗得笑了出来。




“??你笑什么?”不解的表情更加深了一步,枫聿有些不满的问,一松手放开了他的腰,随后扳起晚照的下巴,让他不得不一边看着那副越来越相似的表情一边拼命转移枫聿的注意力。




“你在笑什么?”




“没……什么都没……”费力的掰开他的手,笑容越加的深“好了好了,要吃面就好好去外面坐着。”一边推着他转身。




“可是……到底在笑什么?”




枫聿走出厨房前还要不甘心的嘀咕一句,如同是真的受了委屈般。




真是,怎么好像孩子一样……晚照笑着看他在地毯上坐下,打开电视,一边想到君知桑那句,枫聿会被你惯到逆生长实在是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

 




晚照在他身边坐下,第一面游戏一般的心情现在很现实变成了不安的尴尬。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下,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

……




“那个,你怎么脸色不大好。”枫聿最先开口。




“没人在经济舱塞十几个小时还能和刚做完spa一样吧……”




“哎?!~~~”夸张的拖长了声音“才刚回来?”




晚照点点头,指指放在膝盖上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和旁边的一只中等偏小的箱子。




可是……




怎么说海外回来这些东西也太少了一点……




“准备去哪?”




“去……”他皱了皱眉,打开手机翻到君知之前发给他的信息,“去有乐町车站出租车5分钟的一家和式旅馆,据说那里的青鱼烧是东京都第一的好吃,所以君知桑提前了一个月才帮我订到房间……恩”像是确认完毕般自己点了点头,“你呢?来挤新干线体验生活么?”




“啊……这个”枫聿转过头侧面对着他,笑得很不是滋味“其实,天太冷,车子熄火了……所以……对了,我新租了公寓,在有乐町站……附近”




 




君知桑……




晚照脑子里突然闪出那张极适合摆出社交礼仪严肃表情的脸……难道说我一直小看了你在这方面的天赋么……




 




“只是可惜以前的公寓快被记者踏平了否则……”




“否则那里的夜景还真是值得一看”




眼神短暂的连接,各自转过脸在对方看不到的角度不由的笑起来。




 




客厅落地玻璃窗映出枫聿实在是和宴会上判若两人的吃相。




意大利面上鲜红鲜红的堆满了厚厚的番茄酱。




那种刺激舌尖的感觉几乎瞬间让尤其怕酸的晚照背脊一阵发寒不由得皱着眉喝了口咖啡试图冲掉想象里的味道。




 




中心地带的高级公寓就是不一样啊。




他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俯瞰东京灯火繁华的夜景,一边想到自己公寓望出去是对面楼房的水箱,不过租金至少便宜了许多。




 




室内明亮灯光之中,需要额头贴近玻璃才能清楚的看到几十层楼下的光亮无穷无尽的衍生开去,每次都会让他清楚的记起国小时候教的,东京都是世界四大城市区之一这个事实。




人造的壮丽景观,人维持运转着的庞然大物,以及为人亮起的连绵密集的灯光。即使陌生也至少如此接近并且随时准备着相遇的人们聚集起来,东京像是漂浮在世界之海上巨大的航母,在一片夜色漆黑里发出遥远绚丽的光,远远看着这个庇护几千万人的城市出乎意料的安静,如同规律跳动的脉搏,不经意的支持着所有人活下去的节奏。




他微微眯起眼睛,光亮晕成边缘模糊的圆圈温暖的划开去,闪烁着组成了高楼下的独特风景。




站立的姿势变成靠着窗坐下,冬季夜晚的低温透过玻璃介质穿过几层衣料传到皮肤上,于是手臂一边钝钝的缓缓的冷传递到全身,雾气一般弥漫。室内音乐一首接一首轻柔的回转,他喝完最后一点咖啡,把杯子放到一边,而后顺势躺下,侧着脸看对面模糊轮廓的电视塔顶端信号灯清晰的闪烁,背景是客厅白色灯光映出不真实的明亮夜空。




 




餐桌那边枫聿放下叉子,像是习惯般很礼貌的说了声ごちそうさま(谢谢款待),晚照转过脸看着他把餐具都扔进了水池(心里粗粗的计算了下这几个盘子最久不会出味的天数然后大致对比了自己的时间表,并且飞快的在脑内记事本的那天里填上清洁工作这几个字),而后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还没有等到他喊出小心你的胃)咔嚓一声拉开了易拉罐靠着墙灌了两口。




算了算了,大多数笨蛋都是不会得胃病的。他在心里继续安慰自己,也只有自己这种不得不为大大小小的公事私事操心的人才会焦虑到胃痉挛。




 




空调遥控器发出嘀嘀的声音,提高了温度,之后客厅的灯光被关掉。一瞬间窗外遥远绚丽的光凝成明亮的光点映在家具上墙上地毯上,背景音乐云绕不去的在移动缓慢的空气里渐渐沉淀下来。枫聿走到他身边坐下,喝着酒看着窗外,想了一会,眯起眼,拿手放在视线中间比了比,左右调试一般移动着位置,最后固定下来。




“你看,从东京开始,左边那一半会是慕财团的,右边那一半就留给云翮株式会。”顿了顿,又接着说,“慕财团的东西,总有一天就全是我的东西。到那个时候,从东京开始世界分为两份,我不会君知抢,我有多少,他也要有多少,这样才算够朋友。”




 




他转过头,光影里的侧脸加深了线条,说着未来的时候是坚定到不可思议的自信,就在这一刻表露出深谙局势的老成和压抑多时的犀利,自刚才开始一直很放松的躺着的晚照几乎在一瞬间感觉到了被控制住的压力,于是那句才到嘴边的“你也抢不过君知桑吧”就硬生生的消失在空气里。




枫聿放下酒,一转身,手撑在他两旁,居高临下很认真地看着他,晚照有些不由自主的伸手抵在他肩上保持住距离。




这算是什么,他也只能在心里抱怨,居然就如此轻易的让他紧张到胃又开始一阵一阵的痛。




那个天真迷糊的富家少爷形象被毫不在意的丢弃,剩下强烈的固执和让人无法拒绝的占有欲。抵在肩上的手被轻松的控制住而后用膝盖分开他的腿,枫聿缓缓俯下身,一手抚开他额上的发,眼神专注的让他也同样的移不开视线。




“怎么办呢?”耳边的声音低的只剩下气息的起伏,嘴唇慢慢摩擦耳垂与颈项,晚照深深的吸了口气半闭起眼,有些含糊的应了句,恩?




他重又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神里多了渐渐升温的热度,伸进衣摆的手游走在腰间,毫不掩饰的挑逗。




“世界都可以给他一半,但是”膝盖轻轻的摩擦,低下头唇与唇若即若离的轻触“但是你,我实在一点都不想分给他。”




“说什么呢……”晚照轻轻的笑着偏过头“这是公事和私事……”




“公事,也不行……”语气缓慢而坚决,一点点吻上嘴角“就算你是云翮会社的第二把手,也不行,不是我的,就是不行……”




在最后一个字上转成了温柔,喘息徒然加深成了欲念。




他们躺在地毯上做爱,不加压抑并且如此契合的身体本能的给予和占有,尽情的做爱。




枫聿总在这个时候显露出掠夺的本性,几乎是让晚照觉得痛苦的欢愉,他也实在没有办法在这种时候去和他提他们之间公私分明的君子协定。事实上除了“这一刻”之外他没有办法考虑其他任何的事情,没有办法为了自己的不能自持懊恼,没有办法因为被动的地位争辩,也没有办法去否认自己想要依靠想到克制不住自己的软弱这个事实。




他在耳边温柔甜腻的一遍遍重复着,一遍一遍让人不得不在意的重复




“小晚……你怕?”




“小晚……再放松……”
“小晚……没事,没事的……”




“小晚……深呼吸……”




“小晚……好乖……”
“小晚……”
“小晚……”
“小晚……”




“小晚……”
……




一切的声音逐渐变响变轻变的清晰变的模糊,音乐喘息呻吟轻唤,有什么像是就要浮出湖面,却如此的不真切的恍惚之中,最后一刻,晚照看到东京亿万灯火猛的在眼底掠过。




燃烧极致。




归于澄净。




 




“哎~变化不小么”




晚照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提着公文包,随着人流穿过新装修的银座站台,墙上有巨幅的平面广告,都是年末节日的气息。




“回去么?”转过头问跟在他身后明显是被下班高峰期的人流吓到的枫聿。




“恩,是要过那个?”他伸手指了指前面几乎被人塞得满满的地下道。




“反方向的车得去对面坐才行”重新带起的眼镜后面闪过戏谑的眼神“你要是怕走丢的话,就好好的跟紧我”




 




跟紧也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吧……枫聿很无奈的尽量侧过身不断说着借过,从各个方向的人流之间穿过跟紧前面那身米白短风衣的背影。




这家伙怎么走的那么轻松……




快要到地道入口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看前面黑压压的人流有些泄气的放慢脚步,却像是被人看穿心意一般立刻就有人从身边挤了过去试图从他面前穿过。




“等一……”




枫聿很本能的想到要“紧跟”在他身后,于是迅速伸手试图握住他的手腕却在触碰到的一刻晚照一个侧身让过一位抱着孩子的母亲,于是指尖划过风衣棉质的触感在就差这么一点的距离间,突然,结结实实的落了空。




 




就差……这么一点……




原本并没有任何期待却在落空的一刻真实的感觉到了心里的沉重,人潮涌动之中那身米白风衣居然就如此轻易的霸占住自己全部的视线,即使在人群里也能只凭一眼辨认的默契三年的时间分毫未减。




可是到底要多少的努力加上命运垂青才能在东京千万人的城市里如同注视一般只陪着他。




只拥有他。




他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去想这个问题,却在自以为找到答案的时候突然就失去了回答的能力。




 




晚照一手提着电脑包一手很吃力的拎着箱子的拉杆一节一节走下地道阶梯在拥挤之中行动的十分勉强,于是正想回头把包递给枫聿却一转头看到无数张陌生面孔像是铺天盖地一般的向着自己涌来又在自己身边绕转开,几百几千人里唯独很巧合的少去了原本应该“紧跟”在他身后的那个。




 




不是……吧…………




 




他几乎从见到枫聿的一刻开始就回到了那些止不住想无奈叹气的时光里。




要迷路也请你不要选这种连广播都听不到的地方好不好大少爷……




 




他尽力退到阶梯的角落背很不舒服的靠着墙站着,等待人潮过去,一边尽量注意身边过去的每个人尝试把“迷路的”某人从人群里挖出来。




 




一直等到墙冰冷冰冷的触感透过外套传到背上的时候,晚照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里,还留着他的电话。




 




三年的时间,他一直都没有注销掉这个号码,像是每月送礼一般的继续向通讯公司付着续约金。




他有些惊讶自己居然可以那么那么的坚信一个说出来连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的未来并且认的死死的不加怀疑。




他一直知道,一直确切的知道。像是如果自己不相信就失去了成功的可能性,像是如果自己不知道就没有办法在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过的如此坦然如此毫无顾虑。




 




自己当日在机场君知最后说的话,晚照连半个字都不曾怀疑的度过了这三年。




 




不曾敢怀疑。




 




“你在哪?”人声嘈杂之中晚照尽量提高声音说话。




“在……”似乎是一片茫然之中寻找方向“是在shisedo的广告前面,黑木瞳桑代言那个,就是那个穿黑色礼服……”




黑木瞳桑……晚照很仔细的想了想刚才看到的那些平面广告,记忆一片模糊……




“好了好了,你站在那里别动,哪里都别去,我过来找你,千万别动。”




“恩……”




“那我先挂……”




“等一下”那一头也是一片的喧哗,刚好加上列车进站铃声,他需要很费力才能听到枫聿的声音。




“晚照……要是……酒吧…………好不好……”




“什么??”他尽量想要从杂音里辨认出那些词语,“什么??”




“要是,我知道,银座站旁边,居酒屋,有最好的大吟酿”枫聿几乎是在吼着说话,




“你,今天,留下来……好么”




 




你留下来,好么……




 




他们两个有天生的默契,就像君知说的一样,不是如同他和晚照一般工作上的配合无缝处事方面的优势互补亦或者一起多年的心意互通。他们之间的默契并没有经过任何年月的积累或者生活的磨合,但却是能在偌大的书店里拿起角落里的同一本书,在东京街头看到同一家橱窗买下同一款袖扣,在百人的会议场里一回头便看到对方的感应。如同是为了对方的存在才出现的另一半,身体上,心理上,迷信似的默契。




但是再有默契再怎么温柔相对,也并不是说处在晚照这个位置上,可以轻松多少。




 




枫聿洗完澡走进客厅,晚照侧躺在沙发上头发还在往下滴着水,却是快要睡着一般有些朦胧的半睁着眼看着他向着自己走来,然后跪坐到沙发前,拿起浴巾替自己擦掉落到脸颊上的水珠。




“去床上睡。”




“不用了……”被睡意充斥的声音有些闷,“床上会睡过头……”




“那就明天早上再走。”枫聿也只是如同习惯似的接下去。




“开什么玩笑……”晚照闭起眼应了一句,一边拉了拉身上盖着的毯子,整个人都埋进了沙发里,“半小时后叫我……”




枫聿点了点头,靠着沙发坐下,关小电视的音量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海外电影,手伸进毯子里握住晚照的手,见他没有拒绝,又有些得寸进尺似的变为了十指相扣。




 




无所谓浪漫或者甜蜜,只是切实的想要留住残留的他身上温和的暖意,枫聿转过头在电视屏幕的光亮里仔细的看着那张秀气雅致的脸。晚照睡的很浅,像是只要自己手上微微的用力就会马上醒过来。光线之下眼角有细微的纹路,看上去清淡舒服却也有些疲倦。




一定是累了……吧……




他克制住想要吻他额头的冲动,尽量安静的上半身慢慢靠近,最后轻轻的用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肩,就这么吃力的维持着姿势,如同相依一般靠在他身旁。




 




落地窗外渐弱的灯光,电视的液晶屏转为黑色的片尾滚动字幕,夜色里枫聿闭上眼,小心的享受这半个小时,最后拥有他的短暂时光。




 




半个小时之后室内灯光明亮,音响重新打开,夏川りみ优雅深情的唱




 




晴れ渡る日も 雨の日も(晴天也好雨天也好 )
浮かぶあの笑颜(浮现在脑海中的那个笑容 )




想い出远くあせても(即使回忆已褪色也好)
おもかげ探して(我依然寻觅着你的面影)
よみがえる日は そうそう(再次想起的那一天 就止不住泪光闪闪)




…………




 




门打开,道晚安,又关上,短暂时间里,就忽然,又只剩下了一个人。枫聿重新关上灯,想要漠视晚照已经离开了这个事实。




 




他从来都不在枫聿家中过夜,即使第二天早晨要去同一个地方也都坚持要回自己的公寓去,从来都是直接从楼梯间的后门到停车场不经过大厅,从来只开私车来看他,从来都是自己开车回去,从来都不会让他走出门多送一步路。




 




晚照身上总是有作为“第二人”全部的优点。




思考问题周到详尽,处事干净利落,一切情况下都清楚知道自己的责任,不给别人任何麻烦。




关于他们之间的一切一切,公事私事都被他一手整理的恰到好处。




商谈桌上分毫不让的专注,舞会酒宴之间绝无纠缠的视线。像是出了这道门就成为了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南宫晚照,看着他的时候淡漠的礼貌,赞扬他女友的时候言辞真诚,但是除开这些所有,却仍然处处都在为他着想。




 




报纸上依然是慕少爷的花边新闻,身边女伴一个接一个的换。




他知道要不是有这样的掩饰他们在一起的事实随时都可能把秘密变成商业抨击对象。




 




但是他更加清楚这样子分明就是不对。




 




他们是恋人,深爱的同时本该有相互扶持的决心,但是到了他这里,却只剩下单方面“被照顾”的感觉。几乎什么都有的自己对于这个看上去什么都不要的恋人,充满了无力和亏欠。




 




枫聿无从知道是不是还有第二个像自己这样的人,在接触晚照不久之后发现了他将所有事情做到完美的“好习惯”,却并不是出自执着或者信念,反而像是因为掩盖不自信而显出的紧张与不安。再如何的从容文雅都好,那个少年浅褐色的眼睛让他感觉到了如同是对光鲜世界的无所适从。




只是晚照眼中这一点点的动摇感让枫聿起了想要帮他隐藏秘密的情绪,之后渐渐发展成了现在的爱恋。




 




他坐回沙发,拿起毯子的一角盖到膝盖上,却看到了淡蓝色的电子光在黑暗里闪烁的几乎有些刺眼,映亮了整面的墙。




 




晚照把手机落在了那里,枫聿伸手将它拿到眼前,滑盖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写着君知的名字。




他微微的犹豫了一下,按下了通话键。




 




“晚照,明天早上那个稿子……”




 




“是我……”枫聿拖长声音打断他“都快过午夜了你还在要他加班么……”




 




君知微微的有些惊讶,不确定的问了句“枫聿么……他还在你家?”




 




“只是,忘了手机了。”他朝着沙发背靠下去。




 




“知道了,我打去他家就好,手机明天早上我让人来取。”




 




“好……”只是单纯的想要答应一声,几乎连他自己都没有明白,为什么要把失落表现的如此明显。




 




“怎么……”君知那边电脑键盘的敲击声停下。




 




枫聿脑海里酝酿着想要说出“没事”,但却在挣扎了几秒之后直起了身,说出了真话。




 




“……能不能,让他,到我这边来。”说完之后立刻就感觉到自己有些如同是无理取闹,不由后悔般的闭上眼。




 




电话那一头同样的静默了言语、




眼前浮现出君知皱眉的样子,让他有了强人所难的内疚,于是像是挽回般加了一句,“太为难的话,就算了。”




 




“为难,也没有办法”君知很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两个这样子也不好过……但是,实际的问题还是要有办法解决才可以。”




 




又来了……




“还是我的问题啊”枫聿忍不住自嘲似的笑“慕家的事情又不是我决定的,让我父亲和我哥知道的话……”




 




“所以我记得我们当时说好,等你有能力做到不受他们影响的时候……否则你们要怎么办?”




 




否则,就没有办法……枫聿一侧身自暴自弃般倒在沙发上,“这么说的话,再等三五年是起码的。”




 




“于其想三五年之后,不如想想这几年要怎么好好干才对……”君知思考了一下,又保证了一句“我这边,也会尽力想想办法。”




 




三五年……三五年之后的事情,怎么想想都会觉得不安和迷茫。




枫聿在心里狠狠的喊了句该死之后,也不得不想到还是安分的考虑怎么在三五年里达到目标比较现实。




“我说君知,别把晚照当超人用,自己也别太勉强了,早点休息去。”




 




挂断电话之前枫聿又一次领教到了君知句句真理的本事。




 




他说




现在,我们谁不是在勉强……




 




他们在银座站附近的高级酒店里寄存了行李,而后步行去居酒屋。




下午六点,室外已经是灯火通明,中心街道下班与外出的人流相汇使得步行区格外的拥挤,但是即使身处人群之间,也并没有减少夜间低温带来的寒冷。




晚照围了一条深蓝色的格子围巾,手插在口袋里,并肩而行的枫聿虽然只穿了一套三件式西装,却显得抗寒能力强许多。




 




“君知有告诉你么?”枫聿抬起手往后指了指那座四十层左右的酒店。




晚照回头望了一眼,看到了气派招牌旁慕氏会社的标志,“你家的?”




“要说的话,应该是,我的”他笑的时候于其说是自信更像是单纯的十分十分的高兴。




“我十月份的时候拿下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现在是父亲之后的第二股东。”




 




“呀勒呀勒”晚照说不出是惊讶或者赞许的感叹,顺手搭上他的肩调侃了句“这不是很能干么~少爷~~




 




“我可是真的有努力啊……”枫聿不满的架开他,随后有些不自然的移开了视线,装作是很专注的看向路的另一边。




“君知……没和你说过么这些事……那么惊讶……”




 




几乎是克制不了的想笑,于是晚照抬手拉起围巾,遮住了下半张脸,“我又不是在外太空工作……君知桑就是不说,也知道吧。”




 




“只是,”抬起脸朝正看着自己的枫聿眨了眨眼“听你自己说的时候,更加觉得高兴而已。”




 




在车里等着暖气发挥效力的时间总是显得特别特别的长。




晚照打开车载音响,随意的换了个频道,纯粹只是为了制造一些声音。




 




午夜的东京道路上,来往车灯飞速的划过光线,大型购物中心都已关闭了白色橱窗灯,留下的是夜生活顶峰时段彩色的霓虹,漂亮却没有所谓温暖的光亮。




 




他因寒冷而绷紧的身体渐渐觉得僵硬的疼痛,晚照再一次确认了暖气是否开着,却出乎意料的看到了液晶屏上显示出的车内温度早已经到达了预设的二十四摄氏度




 




可是,在明明是如此温暖的环境之中,他几乎冷的如同是被寒意浸透。




意识到自己再一次处于被自己心理暗示的状态之下,晚照默默的摇了摇头。




 




枫聿那间3dk俯瞰东京的公寓有二十四小时的温度调控,曾经被他戏称为“在全球气候突变下仍然保持四季如春”,在同一个晚上,他记得自己还曾说过,小时候住的和式宅院冬季特别冷的关系,一直都想找个四季如春的地方。




 




现在这个时候再想想,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笨拙十分好笑,他很怀疑枫聿到底有没有听明白,那天晚上,他想说的明明是




 




我想和你在一起。




 




在千万人口千万期望的城市里,唯一的,有了想要切实拥有的只属于自己的东西,是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时光。




 




他让晚照觉得契合,如同是为了迎接自己从九州故乡来到东京而特意等待着他的惊喜。




不需要拼命努力争取,不需要时刻镇定从容,不需要任何的专业知识职业经验,不需要一堆一堆的礼仪用词,他不需要带上这个城市要求他拥有的“优秀品格”,只有他自己本身,所有的性格习惯,如此轻松的被深爱着。




 




他放下那些完美,不再为做不到而觉得失望或者不安。




只有在他面前,在那间凌驾于城市之上七十平米的空间里,他们一起坐在地毯上一边看电影一边往抹茶冰欺凌上浇巧克力酱,在午后阳光里喝着咖啡大笑着用九州方言念万叶集,或者打开免提听着慕珩书在电话里大讲自己为了慕家多少多少牺牲而他是多少多少花天酒地的时候互相扮鬼脸看谁先笑出声。




 




他们拥有的那些美好时光在每一次呼吸之间不由自主的透露出温暖,成了晚照时刻微笑的来源。




 




但是,除了看着他一个人十分十分努力的奋斗之外,晚照实在没有任何的能力去为将来做点什么。他没有办法独自承担起对这个世界说我们要在一起所带来的铺天盖地的责任,也没有可以影响决定的力量,唯一的,只能依靠自己的恋人。




 




这两年间枫聿几乎是要用尽一辈子的工作热情,他身上天生的冒险精神让他总是在最后一刻突然出手惊人占尽优势,也让晚照每次得到消息时一阵的胃痉挛。




但是再怎么乐观积极都好,那些大手笔冒险的同时他知道枫聿一个人有多大的压力,也知道他这么的拼命是为了他们做打算。




可是处在自己这个位置,却是一点点也帮不了他。




 




他不甘心,但是他没有办法。




 




晚照一边拿出钥匙开门,一边尽量克制住寒冷的气息不让它进一步的扩张。




自己的公寓却莫名的显出陌生,他挑了挑眉算是嘲笑自己没出息。




 




把暖气开到最大,简单的刷牙洗脸换上睡衣,而后进厨房热一杯牛奶,一边走回卧室一边等砂糖融化,躺在床上慢慢的喝完,最后关上灯。




他的窗外没有东京迷人的夜景灯光,拉上窗帘之后只有透过缝隙的路灯光线投在了墙上。




枫聿的晚安电话很准时的,在这个时候响起。




他伸手按了免提键,在床上找个舒服的姿势躺下,闭上眼。




 




简短的聊了几句之后,剩下枫聿开始在电话另一头给他念起朝日新闻政治版,声音不疾不徐一句一句的念着,在房间里回荡开去,热牛奶似乎终于开始发挥作用,晚照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感受到从身体里不断溢出的暖意让人彻底的放松。




 




他在每个分别后的夜晚打来电话陪他入睡,像是清楚的知道他此时心里的落寞,于是给予最大的安慰。




那种熟悉的语调让晚照觉得安定平静,黑夜里就渐渐的成为朦胧的睡意。




话语内容总是在睡梦之中被自己忘记,他隐约记得有几次是夏目先生的几篇短篇,有几次是过了期的报纸,甚至似乎有过慕氏集团当年的财政报表,但他只是单纯的听着并不留心。




 




于是那一年十二月的某个夜间,晚照在半睡半醒之间隐约的听到枫聿似乎自言自语般的几个词语,不成逻辑。




 




一起,机会,公司,我们




美国……




 



#日志日期:2008-11-2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kiss~~~回家路上的lovesong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秋山綦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32535 次
    ·今日访问:4次
    ·日志: -24篇
    ·评论: 18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08-6-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