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式生活
书式生活
书和生活

· 全部博文(-92)
·书事日志 (102)
·书肆人物 (5)
·过眼书目 (2)
·书人书话 (7)
·民间书刊 (1)
·读旧书皮 (7)
·新书浏览 (2)
·天斌贩书 (8)
·学人赐稿 (1)
·实写书局 (5)
·天斌存书 (6)
·毛边书讯 (1)
·书外情趣 (6)
·转载文章 (8)
用户:
密码:
· 售罄之毛边书012《月容今昔吟》(2009-6-18)
· 售罄之毛边书010《听雨集》(四季文丛)(2009-6-18)
· 6月17收书目录:(2009-6-17)
· 得赠毛边本《明清笑话集》(2009-6-15)
· 周日收书目录(2009-6-14)
· 6月10日周三收书(2009-6-10)
· 售罄之毛边书009《抱香集》四季文丛(2009-6-9)
· 天斌近一个多月得赠书,致谢师友们(2009-6-8)
·写得不错。。我反复在查看。...(2017-5-5)
·  八卦混元功 仝泽芹 中国气功研究会功...(2012-9-12)
·好书!...(2010-8-10)
·现在谁买旧书还去旧书市场哟,现在都直接在...(2010-4-21)
·问候我兄!...(2010-2-2)
·久未来,问候天斌兄!...(2010-1-31)
·天斌兄元旦快乐!万事胜意!
...(2009-12-31)
·w娓娓道来,真好!...(2009-8-24)
·我今天在书肆第一次见到《诗歌与木刻》,是...(2009-8-8)
·周末好...(2009-6-27)
·谢谢:盈水轩主人,天热上凉茶,喝啤酒……...(2009-6-27)
·好书!
赞!...(2009-6-19)
·给天斌兄汇去工行卡30元元,同时发书。...(2009-6-18)
· 天地生民-中国古代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认...(2009-6-18)
·《阅读的十个幸福》上些书影,贴个目录。 ...(2009-6-18)
·斌,今天本来想到你们那,因为你爱人不在家...(2009-6-7)
· 我的联系方式0579-83862...(2009-2-27)
· 请问2007年创刊,由北京书脉文...(2009-2-27)
·请问您的《敦煌曲初探》一书可否复印?费用...(2009-2-1)
·天涯高手真多,长见识了...(2008-12-2)
梦柳斋
三个2017-3-6
· 2009-6(11)
· 2009-4(2)
· 2009-3(12)
· 2009-2(3)
· 2008-10(1)
· 2008-9(1)
· 2008-8(2)
· 2008-7(11)
· 2008-6(11)
· 2008-5(20)
· 2008-4(20)
· 2008-3(19)
· 一民的博客
· 在宥轩
· 耕读苑
· 耕读之苑
· 灯语斋
· 冉云飞的博客
· 安之若素
· 岂无往事
· 听雨夜读
· 淘书者说
· 弱水月年
· 指月之手
· 四书斋
· 书啊书
· 倪建明工作室
· 时间深处书生香
· 张学义的BLOG
· 榆树林话书
· 谢其章的BLOG
· 毛边书局天涯博客
· 毛边书局孔网博客
· 三馀书屋
· 林贤治的BLOG
· 谢泳的BLOG
· 一剑钟情
· 委羽拾翠
· 灵智淘旧书
· 老祥觅书
· 染染书坊
· 胸中海岳梦中飞
· 龟山论坛
· 猎书账
· 含云的BLOG
· 有不读斋
· 江山入我襟怀
· 谢泳的BLOG
· 秋禾话书
· 文川书坊的BLOG
· 毛翰 博客专栏
· 灯语斋
· 止庵的BLOG
· 盈水轩
· 昕孺阁
· 梦柳斋
· 秋缘斋
· lashu的BLOG
· 阴山老饕的BLOG
· 韩石山的BLOG
· 书香门第
· 紙魚書房
· 汉籍文献图库
· 耕读草堂
· 听讼楼
· 林非博客
· 杨栋__梨花村
· 毛边书局
· 两地书(书店)
· 林文书局
· 四教234
· 印象书坊
· 天上大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 罗豫读书志
· 虚拟耕读园
访问:647634 次
今日访问:39次
日志: -92篇
评论: 408 个
留言: 8 个
建站时间: 2004-2-21
cdmbsj 管 理 员




<<上一篇 下一篇>>
售罄之毛边书008《红石竹花》(七月派诗人罗飞签名钤

作者:cdmbsj 提交日期:2009-6-4 15:29: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3864





008:红石竹花
毛边书签名钤印
罗飞(“七月派”诗人)
宁夏人民出版社
1998-11-1
==百部毛边发售,后来天斌移居成都,该书还余下一些,退十堰新华书店库房。
据说后来转移购书中心席殊书屋销售。
===================================

转载黄成勇先生一文:
==================


 活 着 就 是 证 据
   ――七月书旅之罗飞篇
  
  
  
   (一)
  
   2000年6月,全国旅游交易会在乌鲁木齐召开,我随新华(书店)旅游协作网组团赴会并沿途考察。主事者事前并未安排详细行止,我们乐得亦步亦趋,逍遥自在。但既事关旅游,途中也不免要与同行者吹吹十堰的旅游资源,诸如武当山、神农架之类,到了西安,自然会想起被武则天流放十堰房县的庐陵王以及各地都在开发的贬谪流放文化产业。在西安我得知要飞银川,并要在那里休息一晚,真是喜出望外,我的“七月书旅”系列访谈在银川本有一站,那里居住着一位50年代获罪“当朝”,被遣送宁夏的“流放者”,也是我久矣希望拜会的长者。于是接下来,我的“银皇台”日记(写在银皇台牌空酒盒上的西行日记)便有了这样的记载:
   六日。……晚八点四十登机飞银川,住宁丰宾馆, 七日零点十五分致电罗飞求见。
   七日。九点余,罗飞来,与照片比略胖;高个,气色、皮肤均佳 ……
  
   (二)
  
   我与罗飞通信已有数年,对他的印象是耿直而又热情,说话直来直去,少有虚应客套。果然,在宁丰宾馆落座后,他便说到近日看电视歌手大奖赛:“青年一代素质太差,歌手居然分不清马克思和达尔文,不知道《资本论》和《进化论》,太可怕了。”我说我已拜会过他的不少朋友,例如冀氵方、绿原、牛汉、何满子、胡征、朱健、彭燕郊等,甚至远在宁波的孙钿,并正在写一组 “七月书旅”的文章。罗飞侧过身体双手抱拳,对我拱了一拱,告诉我已知道上月曾卓和绿原相偕到了十堰。由于我一再要求,他只好起身陪我去他家中,并且执意步行。路上告诉我银川这个城市是从80年代初开始发展的,附近有西夏王朝的旧址和废墟。他的居室也够宽敞,但总体感觉有些零乱。坐下来谈起当前对“胡风反革命案”的研究,我提到不久前《文汇读书周报》转载的王康文章,罗飞把报纸找了出来,报上好多地方都作了记号,有一段下面划了红线:“再如,原定为反动军官的杭行,他于1947年3月任国民党中央训练班上海分班上尉副官三个月,无罪恶活动。1947年夏经我地下党员熊荒陵介绍,与我党地下党员甘代泉相识。1948年秋到1949年9月,杭行曾几次把阿垅送给我党的军事情报转交给甘代泉同志。我们怎么能够把他当作反动军官看待呢!”杭行就是罗飞。罗飞指出王康此处摘引中央文件内容把“中央训练团教育人员训练班”写错为“国民党中央训练班”。(后来王康同志为此作了更正。在《新文学史料》2001年第2期上,也是经办此案人员王增铎同志文章《还阿垅以真面》也详细公布了罗飞为阿垅转送情报详情。2000年第6期《黄河文学》发表的熊荒陵《我又想起了他们》文中,详细回忆了罗飞不仅为阿垅转送情报,而且还为地下党建立秘密交通站、策动蒋军起义的详细事实。)王康文还披露:1980年为胡风冤案平反时,据以作出平反结论的调查材料早在“反右”时都已齐备,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如实作出结论,胡风冤案的同案人便历经整整四分之一个世纪的磨难了。罗飞当年作为“胡风反革命分子”被拘捕而又释放,于1958年遣送宁夏,在某乡下教书,条件极端艰苦,他说:“那地方邻近边境,冷得要命,晚上要戴帽子睡觉,连开水都结冰。”平反前曾经到北京、上海要求复查,并请求调回上海,都不了了之,心中一直不平,故而连房子都懒得收拾。他说:“这就是我不愿意你上家来的原因。”
   “南北流寓之士,各许还其归国”,胡风冤案平反后,党和国家对蒙冤的人都有较好的安排,像当初流放青海的罗洛先生便回到上海担任了作协主席。不明白罗飞为什么不能回到青年时期工作过的上海。我过去的一位领导谈农村工作,说农村文教卫事业的发展,起始于“臭老九”时期,而余秋雨则在《流放者的土地》一文中将流放者对流放地的文化经济推动作用作了更理性的阐述。余秋雨甚至把流放者视作胜利者,“因为在文化意义上,他还是英勇的占领者。”对于罗飞来说,可以借用胡风理论中的一个关键词,“到处都有生活”,还可以借用海德格尔的那句:“人,诗意的安居。”诗集《银杏树》特别是《红石竹花》证明了罗飞在贺兰山麓对生活、历史、人类文化思考而积淀的重量,这种重量经由他艺术的转嫁甚至会使人感到对诗的畏惧。我没有去了解和统计罗飞在出版社工作期间的编辑成绩,仅凭我手头的几本书也能感知他在拨乱反正之后的编辑激情,如1980年宁夏人民社出版的路翎小说、报告文学集《初雪》,后来曾卓的散文集《美的寻求者》,绿原诗集《人之诗》续编,胡征的《胡征创作拾穗》,尤其是1993年出版的胡风事件三十七人回忆《我与胡风》,可以视为出版社和作为责任编辑的罗飞对当代思想文化史的一大出版贡献。我说“王康文章中谈到了调查您的情况,我就是在《我与胡风》里面,您的那篇回忆中读到的。”罗飞说,“这虽然是地下工作,但是公安部门调查起来,还是很容易弄清楚的。因为与我发生过联系的同志,无论是派进国民党军队策反的同志或由台湾经由上海回解放区的同志都活着迎接解放的。”由此我们又接着谈到曾是我党地下工作者的孙钿,罗飞拿出一个复印件来说:“这是孙钿最近介绍来的一本书,是写解放前夕我党对国民党进行大策反的,很有史料价值,只是一时难以出版,你跟一些出版社熟,是不是带去试一下?”我应承了下来。
   罗飞又拿出一本新书,是彭小莲的《他们的岁月》,追忆她的新四军将军和战士的父母彭柏山与朱微明,彭柏山亦曾作为“胡风反革命分子”被流放西宁。我随手一翻,便看到这一段:“妈妈回忆说:‘在父亲自杀之前,他给我写了一封信,他说:你叫小孩都忘记我吧,你也忘记我吧。’”可见 戎马一生的彭柏山在当时是何其绝望。然而她们的女儿(罗飞当时说彭小莲已去了美国学习,是搞电影的。后来回国,拍了好几部有影响 的电影。)仍然带着记忆的创伤,在“春风吹到百花开”时,记述了“忠良为国遭横祸”的父母的一生。我感到这是一部泣血之作。
   罗飞留饭而我执意不肯,他拿了一套四卷本精装《罗洛文集》赠送给我,并一直步行把我送到宁夏自治区新华书店,到那里才知道区店已迁新址,我们告别,我便坐车走了。车子穿行在银川的大街小巷,彭柏山的“忘记我吧”的泣血之句却使我久久不能平静。记得有一次我把“七月书旅”的写作计划告诉本地一位资深作家,他老人家没把“七月”和我后面说的“胡风案”联系起来,却说:“七月,七月流火,名字好,可是为啥子非要是七月呢?”他显然还不知道有一个“七月派”,这自然使我免不了要有一番解释,但我也免不了要有一番嘀咕:人们在向前看,往前走的同时,是不是也该频频向历史回眸呢?青年一代如果不知道我们有“胡风冤案”、“反右”、“文化大革命”等等疮疤,岂不是跟不知道《资本论》与《进化论》一样可怕?那,我的藉由工作之便对“胡风事件”当事人的访谈,我的拙劣的笔墨传递的这些文化专制主义下蒙难者的音容笑貌,或许便不算毫无意义吧?罗飞在当年受审时顶撞审讯人员,曾说过一句话:“我活着就是证据。”(这话原是说他与胡风的关系在白色恐怖中是互以生命相托付的。胡风如果真是反革命,罗飞能活着见到解放吗?能够活着受到审讯吗?)现在借用到这里:活着就是指证一段荒谬的历史的证据。活着就是幽深历史通道的一盏路灯。因此我祝愿“证据”们健康长寿。
  
   (三)
  
   罗飞惠我多矣。他曾赠我黑龙江省文学艺术研究所1979复制的萧红、萧军第一部短篇小说集《跋涉》毛边书,我写高莽先生的文章《高莽的牌》亦由他联系在《黄河文学》发表,最难能的是,他的新诗集《红石竹花》出版,应我的要求,给我们书店新开办的“毛边书局”提供了五十册毛边本,而这本书不仅在装帧设计插图版式上极尽典雅豪华,成为爱书人的上佳藏品,更重要的是诗集代表了罗飞攀登的诗歌艺术高峰,并使他的多位朋友感到惊喜和意外。他手不释卷,又加苦难经历,诗歌充满了艺术思辩,读之须得反复咀嚼。既然“到处都有生活”,他也许对不能调回南方不再那么耿耿于怀了吧。最近我得知罗飞有乔迁之喜,那么,新居该当是整洁有序,窗明几净,洒满阳光了吧。




#日志日期:2009-6-4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闲书友 评论日期:2009-6-4 15:48

拜读。

评论人:盈水轩主人 评论日期:2009-6-4 16:30

好书!插图尤其精美!

评论人:灯下醉 评论日期:2009-6-4 16:32

怎么购买?

评论人:cdmbsj 评论日期:2009-6-7 10:50

闲书友 ,盈水轩主人,灯下醉
给三位上茶。






评论人:cdmbsj 评论日期:2009-6-7 11:05

评论人:灯下醉 评论日期:2009-6-4 16:32


怎么购买?

==回灯下醉书友:孔网上有售,是其他店家。
毛边书局博客题目上已示“售罄之毛边书008《红石竹花》(七月派诗人罗飞签名钤)”。
感谢您关注与支持毛边书局。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书式生活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