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同鸭讲
Blog信息
博主:鸡不可失鸭不再来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访客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9-11 ( 4 )
·2009-3 ( 1 )
·2009-2 ( 4 )
·2009-1 ( 3 )
·2008-12 ( 5 )
·2008-11 ( 5 )
·2008-10 ( 5 )
·2008-9 ( 6 )
·2008-8 ( 13 )
·2008-7 ( 17 )
·2008-6 ( 39 )
·2008-5 ( 43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23062 次
日志:-109篇
评论:125 个
留言:9 个
建站时间:2008-5-8
博客成员
huguohua 普通成员
小飞龙精灵 普通成员
寄风居士 普通成员
鸡不可失鸭不再来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冷自知胺
2020-06-01 05:10
小奋青滤pe
2020-05-26 02:28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5-26 01:45
冷自知胺
2020-05-22 03:15
小奋青滤pe
2020-05-13 02:58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5-10 22:46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4-18 22:34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4-05 07:38
小奋青滤pe
2020-04-03 13:06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3-27 07:01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3-25 19:06
小奋青滤pe
2020-03-20 02:55





鸡同鸭讲
文章是写给自己看的。记录一下自己的心路历程,回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对自己也是一种总结!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今日心情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鸡不可失鸭不再来 提交日期:2009-11-19 0:07:00
失败的夜晚!

1. 一个失败的夜晚!
  
  首先,和自己想见的人约了吃饭,结果却附带来了一群莫名其妙不相干的人——光头老板、文艺工作者、广告精英、知名避孕套代理商、还有一个疑似甲型知名感冒的……大家各怀心腹事喝了一场没名堂的酒,推心置腹话说了很多,结果是自己一头雾水回到家里:想,今天干啥去咧?
  
  B城就这样——你会应邀欣欣然去赴一场莫名其妙的宴会,也会在想单独见朋友时莫名其妙地见到一群莫名其妙的人。大家已习惯了这游戏规则……应了B城的老话:“只许俺猫日你猫,不许你猫日俺猫”?那是不对地、可耻地!需要就是彼此习惯……
  
  还发现一种可怕的现象——最近看图片已没了反应,看文字比较凑合,想看A片B城还没有出售的地儿。如果能够下载也不错,但下载却总失败……靠,简直背成了马!现实终归现实——白天没球事,晚上球没事!涛声总是依旧……想起以前一个ED的同僚却专爱拿这种事情开涮,他语重心长地告诉你在最孤单、苦恼的时候,至少还有双手……如今很佩服他的心态。是的——至少我们还有双手。
  
  今夜喝过酒本是写字的好状态,很怕有天再也写不出一个字。如今写字并不是特有倾诉感,告诉别人自己的感受通常只有“屌用”。不过说说却也无妨,闲着也是闲着,双手还不想有所动作……
  
  锋锋这猪头已经骗哥很久。以前也差不多,叫来喝酒的那些长的不是像狗就是像猴。好不容易来了个五官端正的,却被张鸟人“截了糊”。鸟人这些年在B城混的不错,说话抑扬顿挫声调像副局级官员。那小妹幻想着做局长夫人就放弃了哥……又如今天,这猪头一直喃喃自语保证要给哥介绍个“情况”,电话打了一河滩并未果。末了威胁般告诉:那就叫个女酒疯子!只要你不怕?靠!老子只想和女人喝酒,并不想和她做爱,叫来就是,还怕疯不过你?结果依然失败,女酒疯子当时在18河一带和其姘头一起正在磨合。锋锋猪头般的大脸于是露出压抑很久的一丝无奈:哥,我们去唱歌吧?
  
  唱你妈的A!哥哪里不能唱歌?还麻烦你安排?
  
  想起前些天“青云姐夫”的做派——姐夫开了间“三温暖”,预知那晚或有意外情况就马不停蹄细致地安排了一切……最后颓然展在沙发上道:妈A的,现在卖淫都这么难!?
  
  有时,大家要的只是的感觉!
  


2.韩旺财在我家的短暂生活
  
  韩旺财如今并不需要女伴,我是这样猜测的。毕竟他年纪还小。来这里后也没有出过门,旺财每天的期盼大概就是希望我回家。现在,旺财就爬在我双腿之间伸长了鼻子做深呼吸状。靠,老子也是男的,闻你妈个A!
  
  韩旺财智商、情商应该都还不错,只是暂时走了邪路。有时就做出一些变态的事情:专喜欢拉在床上、翻出用过的厕纸悉心地把玩(难道是恋物癖?为此我揍了他两次)……于是就用绳子把他拴在暖气管道上。谁想每次回来却都会看到他已恢复了自由身,满脸邪笑地望着我,顺着这厮眼睛的余光就会看到床板上的几坨大便——如果天冷,说不定还会冒着热气……于是检讨是哪里出了纰漏?打绳结的办法我这里有的是——作为一个老渔民,用一根细如发丝的鱼线拴住一把锋利的鱼钩轻而易举!七八斤的鱼儿只要它咬钩轻易就逃脱不了。那么,旺财是怎么挣开绳索的束缚呢?实在费解!于是第二次就更加认真研究每一道环节,争取把每一个环节做到更加细致,谁知道依然是同样的场景……
  
  场景在重复N次后,就变得有些怪异。于是我开始思考一些前世以及来生之类的沉重概念。
  
  旺财的前世,说不定是一个魔术师。记得俄罗斯有个擅长“脱逃术”的著名魔术师。锁在半空和水里对他来讲都是小菜一碟。手铐、绳索如同虚无。在你目瞪口呆之际他会一脸邪笑地突然出现在广大观众面前……
  
  拉布拉多是种聪明的狗,智商相当于五岁的儿童。那么,根据种种迹象分析,旺财的前世说不定就是位著名的魔术师亦或魔法师。他擅长逃脱术,属于众人瞩目的焦点。只是有些不为人知的嗜好。魔术师的女邻居会经常遗失诸如胸罩、丁字裤之类的物件。这位魔术师的怪异行为最终惹得天怒人怨,来生无奈投胎化身为“旺财”,旧习难改,时不时会显露出前世的痕迹……
  
3.欲射一马,误中一獐
  
  
  其实我并不在意“旺财”是一只什么样的狗。先前我就养过两只狗。如果若非生活发生变故或者我会养它们到老。是的,养狗往往收获的却是伤心。
  
  我以为“旺财”是只“拉布拉多”。我并不是养狗的行家,对狗的品种也并没有太多的研究。以前的两只就是“京巴串”。因为怀念第一只就养了第二只……从“旺财”的两只耷拉的耳朵和一身的金色短毛就判断也许是一只“拉布拉多”。在心中那根细腻的弦颤动一番后就接受了它。毕竟,“密闭空间恐惧症”是很可怕的一种症……
  
  下午带“旺财”去打预防针,那养狗的专业人氏(是位丰满的美女呢)就告知“旺财”并不是“拉布拉多”。而是:可能有拉拉的血统、金毛的基因、可卡犬的因素……总之,用行话来说就是一只“串”。美女也察觉到我的失望,安慰说:“串”不打紧,只要你喜欢……或者“旺财”的爹是只“拉布拉多”,它娘是个“串”也不一定……“串”的抵抗力比纯种的要强的多,不容易生病!旁边美女的男朋友补充道:混血的才优秀呢……
  
  用句通俗的话来讲:“旺财”,就一杂种!
  
  回来的路上,就对“旺财”态度有些改变。本想带它去河边散步一小时,却只遛了三十分钟草草了事。先前目光中的骄傲也转换为矜持——哦,想不到你是只说不清来历的“串”!?
  
  人总是虚荣的,特别是在自己曾经生活了三十多年的一个熟悉的环境里这心态尤甚。在广州一年的修身养性此时看来就显得不够深厚。回来去坐公共汽车就感觉掉价,骑摩托也觉不光彩。怕和那些动辄就喜欢谈论谁谁又买了名车豪宅的旧相识目光的遭遇。心态复杂的程度丝毫不亚于“旺财”可疑的血统……
  
  不经意去办的那家公司执照已经下来了;刻意去谈的那农庄项目就很有太监了的嫌疑。先这样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只要坚持不停走下去,总有到达目地的一天。
4.盘点
  
  今天税务登记证也拿回来了,基本户也开了,等人行的批准。
  
  回来不到三个月,感觉却像三年。日子的长短也许并不一定要以时间为计量单位——比如前些天从西装口袋偶然翻出两枚黄色的、广州的公共汽车票,就如中了魔障般痴痴发呆很久。南方,那个城市经历的十年仿佛像一场已经醒来的梦。感觉是很久前的一段回忆——模糊、遥远,如泡过几道的一壶无味的茶。
  
  眼前的大不锈钢缸子,是花五元钱从附近的小超市买回来的。不多的日子已经被茶锈覆盖了厚厚一层。很喜欢这种感觉——茉莉花茶袅袅的清香裹挟着白色的雾气从屏幕前缓缓滑过,消失在昏暗的白炽灯的光影中。广州很少见到花茶,据说上火。那里更多是两位亦或数位老友相对着操纵着一堆复杂的茶具。大多衣着简单,脚上一双夹脚的塑料拖鞋晃荡着……这形式在B城就大多简化为一只烫手的茶壶坐在可以转圈的玻璃板上,被众人一遍遍倒干,再加入滚汤的热水,最终无趣地被弃在一个角落无人理睬……
  
  在北方,酒才是主角,茶——不论铁观音或者陈年普洱都沦为幕间休息时插科打诨的小丑。
  
  好不容易练下去的肚子又起来了。大弟曾羡慕的那块似有似无的腹肌又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显得一团和气。都是酒精惹的祸!这,也算收获吧……
  
  “旺财”的皮球已不见踪影。它现在满地滚着一枚火红的小南瓜。南瓜是第二次骑车去县功那边的山里寻找“美洲雁”翻越一个山头时豫辉发现的——它长在远处山坡的一团乱草中异常醒目。豫辉在路边小便结束后甩来甩去的间隙间发现了那一抹亮色。大家猜或者是柿子、苹果之类的玩意。豫辉于是把瓜采回来展示验明正身,随后丢到我车斗里。
  
  餐饮的事情恐怕要重新盘算了。谈了很久的那个农庄项目有流产的迹象。很遗憾,那么好的地方或者要烂在那几个不操心的哥几个手中了……
5.你那里下雪了吗?
  
  今天看到有篇写初雪的帖子,感觉冬天真的就在眼前了。下午手机收到天气预报,明天是2——14度。经过不知名的歪脖子树,一个正蹬腿上去,稀里哗啦就下了一场枯叶纷纷的雨。
  
  下午去桥西的鹅庄吃火锅,感觉和想象的差距很大。肉失去了筋道,就如没有灵魂的躯壳。鹅翅也可疑地显得短小,很像它朋友鸭子身体的部件。生意似乎还不错,甚至有几个食客焦急地等座。
  
  之前去了县功那边的山里。远远看到养雁的老人站在路边捧着老碗专心对付一碗干面。见到我就咧嘴笑。说,烹饪协会的过来捉了几只去准备搞个小型的品尝活动。品尝之后还要带人过来参观游览一下。又问有没有通知我。已把我的电话也留给了协会,希望我也能够参加这个活动。问一起来的陈总,说好像有这样一个民间性质的协会,影响力怎样并不清楚。估计也就是哥几个凑在一起吃喝一顿了事。邀请我?可能性应该不大。谁认得你是谁啊!后来就捉了两只“美洲雁”。一公一母,也好做伴。装了编织袋,丢进陈总新车的后备箱里。准备回来后亲自或请人捉刀品尝一下。支付大洋一百二十元整。
  
  中山路上那家兰州人开的手抓羊肉不错,和我去年三月在兰州最有名的那家味道几乎完全一样。陈总店里的手抓羊肉味道就赶不上这家。据说是原料的问题。这里用宁夏产的一种羊,肉质很好。陈以前也专门建了十吨的小型冷库储存这种羊肉。起初那边送来的东西不错,后来就开始胡日鬼,在羊肚子就发现没掏的内脏甚至砖头瓦块。最后合作告终,冷库被拆卸了丢在一个工厂里。陈总讪笑道:你将来用可以便宜租给你……
  
  几天前又去了一次,感觉肉质不如以前。说不定是考虑成本用了本地羊肉——任何事情,坚持总是很难。
  
  哥几个喝了两瓶白酒就开始胡乱扯淡。那做东的刘老板说起在固原时听当地朋友讲的新颖理论:牛羊肉是热性,所以,我们的女人那里面是热的,你们的女人里面都是凉的……
  
  今天手机就响过一次,还是那个天气预报。中午一觉就睡到四点多,晚饭去人民街吃的羊杂烩饼。七元一碗,很难吃。
  
  回来,就不想再出去。
  
6.“旺财”的最后一夜
  
  凌晨起夜时,听到“旺财”在隔壁轻声地呜咽。狗总是能够察觉最轻微的动静。我想,它并不知道这是我们相处的最后一夜。明天,它就要回到旧主人身边。
  
  送旺财回去时当初并没有想到的。其实我后来在广州养那只叫“嘟嘟”的狗连同在这里养“旺财”从潜意识来说都是为怀念当初在长春时伴我度过一年时光的“豆豆”。那年冬天真的很冷。我们每天一起就在那条落雪后结冰的道路上散步,寸步不离。
  
  狗能够活多久我不知道,但我想“豆豆”大约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我最后见到离开时托付“豆豆”的朋友阿辉也是早些年的事情——尽管他描述“豆豆”快乐地生活在一个房前就是菜地的农家小院。包括阿辉,现在也早已失去了联系。
  
  我这里并不适合养狗。当初领“旺财”回来是农庄的事估摸着八九不离十了——那院子很大,足够一群狗在里面快乐地嬉戏。却没有想到如今是这样的结局;还有,晚上领“旺财”出去散步时它挣脱绳索如离弦之箭般串进路边一个饭馆里开始在每张桌子下搜寻残羹剩饭,任凭我怎样召唤也不肯出来……附近,有很多这样生活的狗。“旺财”也许就想这样生活着。
  
  我拉着它回家,它很抗拒,四肢拼命伸直了不肯挪动一步,眼光充满幽怨甚至仇恨。它的决心很大,几乎每走一步都会再摆出同样的姿态。最后我终于失去耐心踢了它一脚。于是“旺财”嚎出的声音就像身陷青楼的雏儿遭遇到粗鲁的嫖客……
  
  是我抛弃了“旺财”还是“旺财”抛弃了我?
  
  今天,旺财已经回到了它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它很开心,尾巴摇的像荷兰国田野里的风车。锋锋讪笑道:就一叛徒啊。
  
  旺财的皮球一直没有找到。也许有天离开这里整理杂物时会在某个角落里发现踪迹;那小南瓜也早已被开肠破肚;后来“旺财”就每天以我的拖鞋作为假想敌进行攻防演练,经常叼着在每个房间运输转移。原本光滑的鞋面就布满着密密麻麻的牙痕,提醒着“旺财”曾经的存在。
  
7.坠落的都是曾经飞翔过的!
  
  前天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却是位旧友X。
  
  X是位女士。我好像没什么女人缘,能够谈心的更少。所以也鲜有女士主动和我联系。X是我一个朋友的女性朋友,大家认识时间也不短了,差不多有十几年吧……
  
  “X呀,你很神秘哦,差不多一年半载才能得到一次关于你的消息……不会去澳大利亚了吧……”
  
  X女士联系我的目的是听到我农庄项目流产的消息,而她有位朋友就在太平庄附近养肉兔,掌握着一些有望发展农庄项目地点的信息。所以,就通过朋友打听出有一片八亩地的院子闲置着。就想也许可以帮到我。
  
  回来的这些日子,几乎都被这件事纠缠着。周围支持的人真的很少。众人像目送一位即将奔赴沙场的战士在整理行装——是否能够活着回来那是相当难料!如果再有人奉上一碗“断头酒”那场面就更加悲情了……所以,当项目确实落空,除了遗憾之外,竟有一种脱力后的轻松感在身体里蔓延。所以,在去山上的路上,我把这感觉说了出来。
  
  “那么,你的热情呢?不会也被消耗掉了吧?”
  
  X的话产生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也许正说到了我的痛处。失去热情,确是我最恐惧的事。现在,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失去了。回来这些日子,伴随我的,就是那一腔热情。如果失去,不知自己还剩下什么?
  
  突然想起朋友C的故事。当时他决定投资浴足业时遭遇全体朋友、亲人的反对。是的,当时宝鸡首先从事浴足行业的那一拨人全部做了市场经济的刀下鬼。中山路那个叫“荷花池”的浴足堂我现在还有印象。谁也不会看好一个曾经充满死亡阴影的项目。但C却成功了。这选择也给他的创业史抹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  
  红旗是烈士鲜血染红的,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做烈士或做戴着红领巾的少年郎是件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的事!
  
  那八亩地有一排平房伫立在一隅,旁边堆满了建筑废料。院子里长满了荒草。最里面是几栋半途而废的别墅。这地被一个人买下后荒废了八年,那盖别墅的主花两万元的年租在这里大兴土木不知想干什么项目,最后却被土地管理部门勒令停工,建筑队也撵着要工钱。别墅的主人于是就“跑路”了……
  
  “现在,地面一点风吹草动就被天上的卫星拍到了!”热心陪同而来的村上的杨书记若有所思地感慨。
  
  这地方并不适合做农庄——要花费太多不必要的工夫。
  
  恐怕暂时要放弃我的“农庄梦”了。回熙熙攘攘的市里开个小小的餐饮也许是最合理的选择。
  
  坠落的都是曾经飞翔过的!


 8.痛苦地躺在温暖的被窝里
  
  天麻麻亮老蒲就爬起来声音很嘹亮地小便,然后又响亮地喝着茶水。老蒲吃饭也是这样的动静。为此我特意向他讲起王志文才出道时那个电视剧《糊涂的爱》里的那段著名情节。老蒲喜欢看各种各样的电影、电视剧,自然知道我说的含义。不过积习难改,他依旧响亮地去做每一件可能发出声响的事……
  
  老蒲走了,他今天要去西安。朦胧间我听到他关门的声音。翻身后继续睡。昨晚他睡床,我睡沙发,感觉腰有点痛。
  
  眼前的茶几上放着两只红酒杯,我们昨晚用来喝白酒,之后又喝了啤酒。白酒是小弟给我爹送的西凤酒“酒油子”,我爹又给了我。交接前特意叮嘱我别一个人喝闷酒。那酒劲道十足,两杯下肚就已经醺醺然。老蒲还想喝被我制止,建议改喝啤酒。老蒲的酒量我有点怕——不是他能喝,而是酒量实在不怎么地。喝大就会翻江倒海搞出大乱子。前几天一起吃饭哥俩喝了一瓶白酒,之后去锋锋的小酒吧。结果老蒲肚子里的那点东西全部交待在“半打酒吧”的三四个关键地点。锋锋指挥着打扫都来不及,那胖脸于是就明显地有些扭曲。
  
  一番忙乱之后,锋锋突然摆出一个奇特的造型伸手道:快,取我媳妇的香水来……感觉那姿势很酷——想到关云长在两兵交战时吩咐周仓:取青龙偃月刀来!
  
  最近突然嗜睡,每天起身几乎都在十点以后。拉开窗帘就看到窗外那几颗杨树银装素裹在寒风里瑟缩着。有时会有一只鸟站在树杈上——那鸟小时候大家叫“野鸽子”。因为树杈上的白色的积雪鸟就显得非常醒目而且体积似乎也比平时大了很多。眯眼和那鸟对望着,又开始想烦心的事儿……
  
  悠闲地躺着何尝不是一种痛苦。
  
  这篇文字也该画上句号了!是的,有生就有死,因爱才生恨,有因有果世事皆如此。这篇写心情的文字主要也是一些关心我状况的朋友们在看。在此表示感谢。有时就因为心情的原因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对一些人或事做出并不贴切的评价。所以也触及到一些朋友心里那根敏感的弦……
  
  昨晚也打了电话给陈总,说又在谈一笔大买卖。也许和月球上发现了水有关……
  
  有一阵大家很久未谋面。光棍节那天陈总半醉间就邀请出去坐坐。还是去的“半打酒吧”。老板供应的是“内部价”的“雪花啤酒”。一百元基本就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陈总在喝了两瓶之后就从胸腔深处释放出一个味道令人掩鼻的、成份复杂的“大动静”。我们坐的很近,当时有落荒而逃的念头。在付诸行动前却被陈总揪住动弹不得。他严肃而真诚地望着我,似乎在说:谁也不能嫌弃谁!无论再怎样!为了惩罚我企图逃走的行为,他又特意接连发出几个内容空洞的“动静”。最后意犹未尽地像舔犊的母牛般伸出舌头把每瓶啤酒的瓶口舔了一下……
  
  那些被舔过的酒还是被众人喝了。锋锋倒酒时解释:他,舔的是另一边……
  
  言语不能宣泄的就用行为宣泄吧。
  
  雪依然在下。这天气,并不适合出门。


#日志日期:2009-11-19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鸡同鸭讲
引用地址:
所在栏目:[$CategoryName$] 页码:[$PageNo$]/[$PageTotal$]  [$PageArea$] 

本站域名:http://keven_jy.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