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同鸭讲
Blog信息
博主:鸡不可失鸭不再来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访客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9-11 ( 4 )
·2009-3 ( 1 )
·2009-2 ( 4 )
·2009-1 ( 3 )
·2008-12 ( 5 )
·2008-11 ( 5 )
·2008-10 ( 5 )
·2008-9 ( 6 )
·2008-8 ( 13 )
·2008-7 ( 17 )
·2008-6 ( 39 )
·2008-5 ( 43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22752 次
日志:-109篇
评论:125 个
留言:9 个
建站时间:2008-5-8
博客成员
huguohua 普通成员
小飞龙精灵 普通成员
寄风居士 普通成员
鸡不可失鸭不再来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5-26 02:28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5-26 01:45
冷自知胺
2020-05-22 03:15
小奋青滤pe
2020-05-13 02:58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5-10 22:46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4-18 22:34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4-05 07:38
小奋青滤pe
2020-04-03 13:06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3-27 07:01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3-25 19:06
小奋青滤pe
2020-03-20 02:55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3-19 05:05





鸡同鸭讲
文章是写给自己看的。记录一下自己的心路历程,回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对自己也是一种总结!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今日心情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鸡不可失鸭不再来 提交日期:2009-2-11 15:31:00
回乡杂记(添加)

   1.
    
    人生有许多的第一次,比如这次除夕夜乘坐火车,何尝不是一次初体验。
    
    “你可以哦,年纪轻轻就有这样不平凡的经历!你爹四十几岁了还是头一回。”
    和儿子开了这样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得到一个敷衍的微笑。今年他个子突飞猛进,已经超过了他老子,也许突破一米九零只是时间的问题。未脱稚气的一张长脸,脑门上密布着青春痘。
    “同学说用肥皂洗会好一些,家里没肥皂啊?”
    并不期待我的解释,他开始透过窗子看外面那些匆忙的旅人。
    
    车厢里并不冷清,几乎满员。我们是上下两个铺,中间是一位满脸倦色的姑娘,换过票就开始蒙头大睡。可能太累,几乎没见她翻过身子。对面是一对农民工模样的小夫妻,两个一直兴奋地交头接耳嘀咕着什么。中铺空着,列车员疑惑地问了几遍——也许是那儿的主人误了火车。车厢里很多小孩子,兴奋地在狭窄的过道里来回奔跑。一个长发圆脸的小女孩尤其活跃,跌倒碰了头却也不哭,爬起来继续疯。这吵吵嚷嚷的声音让车厢更象一个幼儿园。
    
    应该是八点五十分发车,但过了九点也不见动静。问经过的列车员,说是火车头坏了,正在等侯换新的车头。这也算是初体验吧。世间许多事情总要我们一一经历。
    
    远处有零星的烟花在夜空中闪烁,如果站在车外的地面,应该能听到爆竹的脆响。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大约十点钟,车终于启动了。车厢里并没有关灯,孩子们也乏了,各自依偎在父母的怀中。大家都沉默着看那些远处天空时隐时现的亮光,想着各自的心腹事。毕竟,今天是除夕夜。
    
    车到韶关时恰好十二点整。夜空的色彩突然开始绚烂,远近高低都有焰火升腾起来。车厢的沉寂被这瞬间的喷薄打破。大人们动作起来,聚集在每个窗口或坐或立伸头看着这绚丽的一幕,不时为每一个美丽的礼花发出由衷的赞叹。那位活跃的小女孩也没有睡,在各个窗口间兴奋地穿梭,如暗夜的精灵。   
  
   脑海跳出短句:回乡的车啊,穿越烟花灿烂夜幕
   2.
    天亮时已是大年初一。有浓烈的泡面味道传来。对过那男的正坐在小茶几上埋头苦干,嘴巴吧嗒的山响。中铺那姑娘还酣睡着,依旧抱持着昨日入睡前的姿势。
    
    忽然想起动身前狗儿得知我行程后在电话里揶揄的那句话:那你可以吃到免费的饺子了!狗儿是我相交多年的一个穆斯林朋友。才来广州的那一年曾经携妻子专程来看望过我。那时还租住在石牌村一个两居室的民房,就在客厅打了地铺,大家都抢着睡地铺想把床铺让给对方休息。狗儿这些年生意发展的不错,“伊香斋”从街面进驻到酒店,年前又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准备这次回去好好吃吃他的“涅蹄”(音译:意思是白吃白喝)。又想起从前失意时混在一起的的志和龙,现在都发展的不错。去年见过几面,两个都开着名车把着漂亮码子,满面春风得意。似乎时刻有忙不完的应酬。有天叫志去酒吧喝酒,说那边忙的要死,叫我先去等。结果我自己快喝醉了还看不见他的人影,火冒三丈直接发信息问候了他老妈。虽然事后做了自我批评,还是有了裂痕。从此大家联系就少了许多,过节发去的问候信息犹如肉包子打狗。自古财大气粗,果不其然。龙在西安的生意也风生水起,去年转车经过时打了电话,说正在陪一个大领导,结果也没有得到老朋友的接见。有时就会瞎想:如果当年留在家乡,现在会是怎样?又不由自主联想到如今不甚景气的生意徒发叹息,琢磨自己究竟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接着就会产生一些不甚健康的思想如:“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等等。
    
    不健康的东西会发酵。比如传说中的免费饺子我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总想到那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现在大年初一,九点多,还算早晨,难道会有免费的早餐?于是就伸了头四下张望,果然看到有蓝制服的列车员推了小车过来,嘴里却喊:凉皮呀,正宗兰州凉皮。一碗五块哦……
    
    得,免费的早餐也没希望了!看来所谓的传说水分是很大的。
    
    掏钱买了两碗。这东西在广州是很难吃到的。离家还远,吃不到陕西凉皮就先用兰州凉皮暂解思乡之情吧。





3.
  狭窄封闭的火车上也许是最容易结识陌生人的场所。大家如果有共同语言也可以消除旅途的寂寞。
  
  对面的小伙子却令人反感,丝毫引不起我交谈的欲望。原因是昨夜他随意霸占了属于别人的中铺——原本上铺才是他自己的。后来有补票的一个男人过来休息,却发现上面躺了人。黑灯瞎火间非常茫然地嘟囔:怎么已经有人了?那霸占别人铺位的主躺在上面一声不吭,仿佛已经入睡了——前一分钟还听到他和老婆嘀嘀咕咕说话。面目实在可憎。想起宝鸡那句土话:毬塞尻子里装睡着(意思是装逼)。于是挺身而出揭发坏人坏事:这人是上铺的!那边依旧装死狗一动不动。那边叫了两声不应只好去找列车员。这边才假装从梦里醒来道:那我不行把铺盖换一下?那人怕麻烦就只好睡了上铺……还有就是小伙子吃相实在太差。嘴巴吧嗒的山响不说,汤喝的干干净净后意犹未尽还要长长呻吟一声,感觉仿佛和头猪在一起旅行……
  
  我时常会有些奇怪的想法。比如在找不到充电器或者电视遥控的时候会琢磨:如果上面装个接受信号的装置该多好!找不到一拨电话它会有铃声岂不是方便很多?有人吃东西吧嗒嘴是我非常讨厌的习惯,乃至会影响到食欲和心情。就想:如果给这些有不良习惯的人嘴上装个小型消音器或许也不错……
  
  湖南走了几乎一半,中铺的姑娘终于醒来了,满脸茫然问我:现在是到哪里了?
  
  说,你真能睡啊!那边有点不好意思解释下飞机后就直接上了火车,从马来西亚飞到广州的。那姑娘身材高挑,只比儿子矮半头,年纪估计也就大几岁。模样象是西北那边的,只是脸上起了不少痘痘,倒和儿子那脑门相映成辉。

  4.马来西亚归国有痘美女姓程。程姑娘是个好姑娘,给大家一贯诟病的八零后增加了不少正面的印象分。
  
  对国外的教育体制我一直比较关心,并不是有忧国忧民的崇高觉悟。只因为对国内应试教育的深恶痛绝。儿子的学习也一直是我的心病。这孩子几乎每门功课都是很玄乎地紧挨及格线。有时一不小心就有个别科目会堕落到线的那一端。于是就加强监管,规定每天学习到十一点。看电视?那不可能!家长会老师已经用鸟语教诲过家长们:睇电视,唔得喇。结果得到儿子沉默的抗议——先是躺在床上手捧书本安详地睡过去,被我发现几次。火冒三丈修理一顿后规定不许躺在床上看书,结果发现他竟然坐在凳子上也能够入睡——歪了头、流着哈喇子,那么香甜,以至于挨了一个暴栗都没醒!悲愤难当又附加一脚,结果没掌握好角度崴了大拇趾,到现在还隐隐作痛。别家的孩子都在埋头苦干啃书本,你蒙头大睡以后中考、高考拿什么去应付?社会逼学校,学校逼老师,老师、家长合伙再逼学生如此恶性循环。这次大年三十坐火车还不是为儿子假期的补课耽误了行程?电视新闻里宣称 “严禁学校假期补课”的声明简直和放屁差不多!补课费交了近两百,初三十六个班学校十天就收了近十六万。你不补行吗?老师们专用补课时间讲下学期的课。
  
  程姑娘讲述的马来西亚大学生活令人神往。学习环境宽松考试却很严格,全部用摄像头监考,并没有人胆敢作弊。大家都会自觉地学习。期间她抽空游历了东南亚的每个国家。这次回兰州是去探望父母。程姑娘谈了很多马来西亚的事,印象最深的有她同学阑尾炎做手术只花了一马币的挂号费;两元钱买一张公共汽车票就可以通用一整天(心里有点不平衡,我坐地铁到火车站单程票就要五元。公共汽车坐一站也是两元。在群众呼吁多年后广州今年才开始有了月票,还设置各种条条框框限制你。开始两人可以共用一张刷两次,后来专门为此讨论规定“绝对不可以!”总之就是让你多麻烦、多掏钱就是。);还讲了马来西亚民间神秘的蛊术,令人生畏的鞭刑等等。最后,她开始和我儿子讨论他们都喜欢的那些动画片里的人物,两个相言甚欢并相互留了地址,还赠送给儿子一套锡制的、把手是双子星塔形状的果叉。胡乱吃了一点东西后,程姑娘又开始蒙头大睡……
  
  和被人霸占了铺位的那个中年人也聊了一会,我注意到他粗糙的手上触目惊心的那道伤疤。他在一个生产汽车电机的厂里工作。金融危机来了,生意受了影响。虽没有裁员,但却减了薪。“以前四千五,现在两千元!”说这话时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难过。
  
  这个白天很长,但终于过去了。远方暮色凝重起来,窗外的景物也模糊了。我依旧努力地看着窗外,却不知究竟想看清楚些什么。十二点五十就能到家,误点的时间已经赶了回来。丝毫没有睡意,儿子也一样。黯淡的夜灯中能看到他扑朔的双眼。真不知他平时的瞌睡跑到了哪里!
  
  窗外有零星灯火的小城叫杨凌。列车毫不留恋地飞驰而过,投入一团无边的黑暗中。突然就看到了满天的星星,它们很多、很亮、密密麻麻。已记不清楚有多久没有见过如此璀璨的夜空了,这记忆甚至可以追溯到童年的某一天!星星们跟着列车一起飞驰,似乎能听到它们的呼啸。



5.
  感觉有点奇怪,在车上的整个白天我电话都没有响过。
  
  父母弟弟当然知道我回来的时间,妻因为在宝鸡帮朋友做一个项目一月前也先于我们回到了宝鸡。按理说应该有电话打来。每年都是两个弟弟来接我。还有狗儿,那年弟弟去西安接我他也跟了去……
  
  我是一个晚熟的人,无论从外表到内心都是这样。以至于以前经常有人说:我和你哥哥关系不错哦……哦?我哪来的哥哥?知道那一定说的是我二弟。去年回家去又有人变本加厉地说,在*单位的是你哥吧?我们关系不错哦!这又说的是我小弟。小弟这两年也发福了,去年见他时脸蛋子嘟噜着跟胡汉三似的!我们弟兄三个年龄依次差两岁,都在不惑这个年龄档上下。胖瘦相当,个子又都一般高,难免不了解的人会搞错。
  
  并没有想打电话的欲望,这一年多心态有了太多变化,难道真的不惑了?以前回家时如果坐飞机就会理直气壮随便给旧日一起玩的某个老友通知一下叫亲自或者派司机去咸阳机场接。当年那些朋友们现在各个行业做老板的不少,都升级了,成为小城名流。坐在名流们的专车里似乎自己也感觉脸上有光。如今体会到当时那种心态的可笑——别人的东西,关你鸟事?这次回家除了家人,没主动向任何人提及。如果有人挂念你,自然会和你联系。热脸去碰冷尻子的事现在哪里还会去做。要求自己:悄悄地进庄,打枪地不要。
  
  下车走在站台上,又呼吸到家乡陌生中却又不乏熟悉味道的凛冽空气。行李箱的把手在广州上车前就掉了一边的螺丝。现在,终于完全脱落了。U型把手“哐当”一声掉在地上仿佛发出了一个响亮的吻。像是代表我完成了某个煽情的仪式。我走的很快,儿子在后面沉默着一溜小跑。快到家时他的瞌睡却来了。
  
  老婆、小弟、狗儿还有英(小弟的朋友)聚在出站口等着我。老婆没变,小弟瘦了一些,狗儿和英都胖了。特别是狗儿,现在他看着倒像极了胡汉三!二弟孩子病了没有来。大家说你电话怎么回事?一直打不通?检查电话却发现显示的是那张停用的卡!回想是儿子昨天拿了手机去打游戏,不小心换到这卡上。这孩子,尽干些没名堂的事!路上给我妈打电话报了平安。她还没睡,等着我的消息……
  
6.
  每年回家看雪也是我的奢望。在许多老人家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真正雪花的广东自然对家乡的雪有更深切的思念。但大自然冥冥之中总是会求得一种平衡。去年我提前回去一个月雪已经下的纷纷扬扬,甚至后来成灾。今年就不见雪花的丝毫踪迹。
  
  “还下雪?雨都不下一滴!”母亲坐在沙发上发起牢骚。她的山西口音一直没有太变,偶尔会说普通话。父亲就不同,已是满口的陕西话。母亲今年瘦了很多,她的冠心病、胃病、高血压症状今年减轻很多。父亲今年身体也不错。不久前还由二弟带着去海南旅游了一次。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健康、开心地生活着就是我们这些做儿女的福气。
  
  不禁想起关于二弟的一些事。我们家是个传统的家庭,我算是其中的异类。比如离婚这种事在不出五服的亲戚里我算头一个。对父母、孩子造成的伤害时常感觉内疚。但感情的事谁又能够说清楚呢?二弟后来也步了我的后尘,我想和我没有起到好的表率作用有一定关系。我侄女为此有很长一段时间和二弟关系很僵,甚至很少来看从小疼爱她的爷爷奶奶。大人之间发生的一些事受伤的往往是孩子。还好,现在他们和解了。二弟建立的新的家庭,他的小儿子已经满地乱跑了。小家伙很能,常说出一些雷人的言语。五个月时就会说“爸爸爱我”。这是我老婆亲眼见到的……二弟小时候说话就很晚。母亲以前经常说起这件事。据说二弟两岁以前是不说话的。母亲急的要死,怕是个哑巴。去医院检查又一切都正常。于是很纳闷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当时母亲教书时就把他托付在一个四川籍的老奶奶家里。老人家有天烧肉,二弟就蹲在旁边眼巴巴等着吃肉。肉的香味逐渐飘散开来,但还没有熟。二弟已经等不及了,指着锅哼哼唧唧直跳脚。
  老奶奶问:“想做啥子?说噻。”
  二弟指着锅:“喔……喔……”
  老奶奶又逗他:“到底你想做啥子嘛?”
  二弟突然清晰地说:“我要吃肉”。
  老人骇了一大跳,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你想做啥子?”
  二弟又重复道:“我要吃肉”。
  “那你叫奶奶……”
  “奶奶”
  “你说妈妈”
  “妈妈”
  “叫爸爸”
  “爸爸”……
  老人喜滋滋迈着小脚奔赴教室向我妈报告喜讯:“你家娃儿会说话了!”
  二弟从此就学会了说话。
 7.
  每年我回来都住在小弟家里。因为每天早出晚归和旧日那些狐朋狗友厮混到很晚,父母生活都很有规律,住家里怕影响他们休息。二弟孩子太小,小弟孩子大了,家里也宽敞。
  
  今年回家之前却搞了件让大家都不开心的事。因妻先行我回家一步,就让她帮助留心租间房子。感觉会方便自在一些。虽然是自己的亲兄弟,但总会影响到别人的生活——毕竟节前节后他们还要正常上班一段时间……
  
  过去家庭里孩子多总会有一些事端发生。我们家姐姐以下都是光葫芦。年龄相差又不大,所以更避免不了。尤其我和二弟,经常发生打架事件。现在想,吃亏的每每是他。那时生活艰难,父亲上班又远,有段时间基本是一星期回来一趟。我妈一人带四个孩子焦头烂额哪里有时间循循善诱讲一根筷子被折断,一把筷子抱成团的道理!处理此事的方法大多是各打五十大板了事。因我年长,又经常和她唱对台戏,所以往往就会多挨一些板子。这样的后果是造成了我的心理失衡,下次再发生类似事件时就把多挨的这些板子又转移到二弟身上。二弟现在有时还会提及当年我们打架的事……
  
  小孩子哪有省油的灯?现在回想那些打架的理由都很可笑——有次我去水房洗碗,二弟跑过来向盆子里吐了口唾沫。我立刻拿这把柄向我妈报告。结果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最后就只好找茬给了他两拳……;还有一次我翻了他的抽屉——二弟从小就有条理,东西摆得整整齐齐。他有个相册,里面有他自婴儿起的相片。印象最深的一张是他穿了小背心光屁股坐在童车里,小鸡鸡暴露着非常醒目。他自己用剪刀把鸡鸡那部分剪掉了,只留了上半部分在相册里。他看到后厉声警告说以后不得动他的东西。惹得我火起又打他一顿。总之,这样的事件很多。还有我姐,小时候也经常揍我。有次就被她打出鼻血。我妈又打了我姐,搞得我姐发出誓言:以后再不管他们了!这誓言她坚持了很久。恐怕有几年,我们都漠然相对……
  
  我妈疼二弟一些。二弟长的也英俊(上中学那阵大家都说他像许亚军)。有次我们哥俩去少年宫那个楼上乱窜,他就被一个画家看中,直接拉去画素描。画的时间很长,我在一边等的不耐烦。那画家水平估计也不怎么样,左改右改看着也不像二弟。二弟从小身体也弱,有次打庆大霉素就造成一边耳朵失聪。一直到现在——你从他身后一侧说话他会从另外一侧转过头来;还有一次我们爬上篮球架看那些学生打篮球,那架子经不起两个孩子的重量就轰隆隆倒地。反弹力量非常之大,感觉几乎肝胆俱裂。当时四肢麻木路到没办法走路。那些学生扶我们找台阶坐下。我休息片刻就没事了。二弟却断了一条腿,在医院又是上螺丝又是装钢板折腾了几个月……
  
  小弟个性温良一些。在多次目睹自己大哥二哥的对战后他感觉武装斗争不是办法,就很少参与这些没名堂的事。我妈生小弟的时候一定希望是个妹妹。在看到又是一个光葫芦时难免失望。有很长一段时间就戏称他“多头娃”。我们就叫他“大头”,一直到现在。我妈失望之下就做了一件现在看起来不恰当的事——她把小弟的头发留长,像女孩子一样扎了个冲天辫,还穿上裙子……这形象被保存在一张相片里——一个小女孩拘束地站在镜头前,胸前还别一枚毛主席像章……这相片前些年我还看到,现在却找不到了!?也许是小弟和二弟剪掉鸡鸡般的心理一样毁灭了证据?回头我要找他问问。
  
  如今,我们之间感情很好。
  
  妻子回家无意中说出我想租房子的想法。当时我妈就生了气,甚至红了眼圈。说,一年就回来一回哪里还住不下你?别家的孩子回来哪有住外面的?小弟闻听也动了气。有次夜里上QQ,小弟喝酒回家上线就责怪我:大哥,你不够意思!听说你要租房子?我生气!妈也生气……回家提及这事他竟全然不记得,那天他喝多了。这个无意的举动对我妈、小弟都造成了伤害。小弟就一直埋在心里。初六那天他请同事在家里吃饭,他喝醉了。我和一帮朋友喝完酒后就回了我妈那里。十点多接到他电话,问我在哪里?我回答说在母亲这里。那边突然伤心哽咽起来,说:大哥,你不理我哦,大哥!第二天提及他又全然忘记。
  
  也许,无意中我已做了太多伤害亲人的事……

  
  
  




#日志日期:2009-2-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灵活的鼠标 评论日期:2009-2-21 14:13

再不添加我就不看了!!!!
评论人:灵活的鼠标 评论日期:2009-2-26 17:20

小心二弟锤你
评论人:小李佛 评论日期:2009-3-20 23:41




不错不错,有大作家潜质!撒的很开。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鸡同鸭讲
引用地址:
所在栏目:[$CategoryName$] 页码:[$PageNo$]/[$PageTotal$]  [$PageArea$] 

本站域名:http://keven_jy.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