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书
无知之书
我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承受自已的命运。我们所能做的,仅仅是为了做一件自以为有意义的事,以对抗巨大的虚无感。我们所写的一切都不如我们还没有写的更有价值。 博客域名 : http://langzichn.tianyablog.com 联络方式 : QQ│498328293 MSN│langzichn@hotmail.com EMAIL│langzichn@gmail.com TWITTER│@langzichn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3458278 次
  • 今日访问:89次
  • 日志: 784篇
  • 评论: 274 个
  • 留言: 42 个
  • 建站时间: 2005-6-1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给诗歌一个面子01
作者:圣地浪子 提交日期:2006-1-23 13:19:00 | 分类: | 访问量:8386



时间:2006年1月21日晚上7点-1点
地点:纯真年代书吧三楼
签到人员:韩星孩一家,宓可红,叶坚群,赵佳,潘维,浪子,陈伟,陈锦,郑春霞,林辉,郁雯,周瓦,道一,李杭育,胡东梅,王自亮,清水,曾建宁,何家炜,徐毅勇,黄晓尧,高锋,孙宏渊,盛子潮(按签到时间)

诗会开始前互相介绍新朋友。
潘维:我跟潘维是很像,人家早就说过的,潘维是杭州一个写诗的。【郁雯吻过的玫瑰再去闻一闻。】
浪子:以前在天上飞,现在在地上行走。
潘维:开空调,没温暖怎么行。星孩,郁妹妹和周君你认识吗?
韩星孩:郁妹妹没见过,周瓦见过好多次,但没怎么交流。
浪子:什么样的没交流?
韩星孩:没亲自说过一句话。赵佳,你真的见过郁雯吗?
赵佳:小时候在我邻居家见过照片,我就记住了。
韩星孩:她的面容你没有模糊吗?
赵佳:见过就不会。

韩星孩:介绍情人坡诗社,泡吧主题化,以文学的名义。计划一年出一本刊物《意义》。2005年重点是赵佳诗歌谈论会,朱修阳话剧《论黑暗是不存在的》,在北京影响很大,春节后要在这里举行讨论会,
介绍赵佳、陈锦、李杭育等人。
赵佳离开杭州,身在加拿大想念祖国,我身在祖国,想念远方的朋友。在网上讲话就是诗歌,有话可说的,直接。潘维刚才讲过,她的诗歌能直接切入真理的语言。共75首诗,想选个10首,不忍心删,留下了55首诗。发现不仅仅是玩的东西,但我有点怀疑,怀疑她的诗歌是不是真的好,还有我的品位是否准确。我希望大家一起品鉴她的诗歌。

林辉:赵佳,你最喜欢什么颜色,和谁合作最愉快,喜欢的格言是什么?
赵佳:最喜欢绿色,合作最愉快的是星孩,最喜欢的格言,不知道。我要说的话里面已说掉。
林辉:《黑夜对白天如是说》很适合韩星孩来朗诵。
韩星孩:我每天晚上泡吧后,会向她汇报。凌晨在曙光路上,以此事回信,
朗诵:黑夜对白天如是说
潘维:杭育有句话,“我什么都写过,但诗歌没写过”。这是谦辞。理论上应该杭育先讲几句。
李杭育:晚饭后是我精神最差的,血液都在胃里。
潘维:赵佳说写诗的是自己,独白,就需要听众。诗人有两类,有些是视觉的诗人,有些是听觉的诗人。赵佳的作品,整个理念是摇滚精神。
“把自己解决”,非常到位,一首诗歌的目的,是提升自己,把内心的声音、欲望、对世界的看法,非常准确的阐述出来。
赵佳的诗歌非常干净,道德观念上的疑问清晰呈现,尽管有的没解决掉。
陈锦:潘维的发言,使我想到了52首诗。我也是乐清人,和赵佳有一点共同的经历。木樨园我曾进去过,很狭窄,但在经济上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如果有一所纯洁的房子,里面就住着赵佳。
陈锦朗诵:《木樨园》
赵佳:这首诗和我老家有关。去看表哥一家,内心非常纯洁。每一首诗歌里都有一个秘密,有一个故事。以前对北京很陌生,每次只是路过,05年国庆后才真正到北京生活。
我出生在杭州,15岁才去老家乐清,然后我开始学会了老家的语言。在我内心有老家情结。我有很大的空间,脑子里有杭州,温州老家,加拿大,北京。北京又有很多朋友,每个朋友都代表着不同的生活,殖民地,温州村,人艺小剧场,穿梭。木樨园是投奔亲戚去的,那地方脏乱差,当我站在那里,这些就忽略了。
潘维:她关注的永远是现实问题,当下的。客观上说,对时间性的东西少,整个时尚性的东西,很鲜活,我不是否定你的诗歌。
浪子:有生活的质感,珠链一般。
潘维:我一听“质感”就恼火。
赵佳:我一到北京就变了,是一个分裂的城市。我在很多时间里穿越,交叉。做话剧,认识法国摄影师,广大,大部分人活在世界里,不清醒,写完很通气,像吃了一把芥末豆。
林辉:潘维很羡慕你,他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法解决掉自己。
赵佳:生命是一个通道,经历过的很多人在拖你后腿。
潘维:妥协。我们出生就是妥协。我们要尽可能不妥协。
赵佳:把我变了。加拿大7年生活牵肠挂肚放不下,一首诗歌就解决掉了。
潘维:赵佳是个很有生命力的女人。
林辉:赵佳是个好人啊,不是好人的话怎么能写出这么好的诗歌?潘维是理想主义,英雄主义。
赵佳:我在北京做话剧的是一个草台班子,话剧是贫穷的事业,偶然相聚。很多人靠演电视剧谋生,但会抽出两个月时间来演话剧。碰到了一些人。斯特林堡是瑞典鲁迅式的人物。
潘维:斯特林堡是一个特别神经质的人,是个典型的艺术家,对社会批判只达到郁达夫的水平。
浪子:郁达夫是真正的浪子,郁达夫式的批判也是浪子的批判,也是对我的批判。
潘维朗诵《我是一个没有出息的女人》。
赵佳:潘维说到声音,话剧组里的音乐王凡说过声音是“随处发声,当起即灭”。
浪子:这是故弄玄虚的说法。
潘维:老车的作品里有很多小聪明,喜欢玩一些事物。有人说曹雪芹也是玩,但这是用整个生命在玩,和整个汉语世界在玩,玩得如此精确。
赵佳:话剧是情书,生活,三个月间发生了很多事。
浪子:把分裂糅合在一起。
潘维:赵佳作品里还是有东西,很多诗歌都与生命有关,活生生的人就在眼前。我是相信很多艺术家和作家,他们没有隐私,从作品完全可以窥视到他们那最真实的内心。你的东西很清晰,明确。
从某一天起,就看到了未来……
这首诗歌里有打动我的东西。《一个被私有化的男人》,不错,我非常喜欢。有点残酷的。和这样一个女人吃饭,我们显得多么孤独。
浪子:只要纯真还在梦中停留,这是以前我朋友写的一句诗,黑夜就有光,就有白昼,酒友燃烧的美酒。我一口气喝了三瓶大瓶啤酒。
韩星孩:目前你第三瓶是最多的,但3瓶本身不重要。
浪子:我用广东白话念《心是镜子》。
朱锦绣用温州话朗诵《心是镜子》。陈伟用江西话朗诵。
赵佳:我自己都忘记了这首诗,看到很陌生的。何家炜法语朗诵。
韩星孩:我和赵佳谈话经常谈到树。
潘维:有些诗歌是需要朗诵的,用不同的语言唤醒赵佳的记忆,听觉抵达本质。
韩星孩朗诵《孤独》。赵佳朗读《孤独》。
道一朗诵《我是一个没有出息的女人》。

浪子:整体上的看法,你写的都是当下,我们应该和当下保持距离,有距离才能有提升。我看到的只是往下,写得很满,我觉得没有必要,把你个人经验,体验,思考,发现看不见得东西,用心灵看见。对现实生活要保持适当的警惕。

潘维:为什么她就不能写满?当所有人都保持距离了,从某种意义上,不存在某一种诗歌。
赵佳:我把发生过的事重复了一遍。朗诵《雪,舞舞舞》。

韩星孩:这些诗为什么这样,我有责任,我要求她写更多的细节,让我了解她的生活状态。生命中有具体的街巷,具体爱的人,具体的场景,你以后如果变成诗人的话是很恐怖的。
浪子:我不反对具象。

韩星孩:让一部分人写诗,一部分人保护她,别让她成为诗人。
道一:雪,从技术层面看是差的,切入点是一个方向。喝酒和我们任何一次一样,但用诗歌重现它,但酒友生命某种高度。如李白写《将进酒》。但赋予了孤独某种高度。诗人不能赋予事物任何东西。

韩星孩:我老婆说,古诗她看得懂,现代诗她看不懂,就是因为不具体。古人写诗就是用白话写得。

何家炜:赵佳自己写过,“我不可能更换我的语言,正如我不可能更换我的血液”。每个人认识事物不一样,对语言把握也不一样,写出来有独特性的东西。

韩星孩:赵佳是偶然成为诗人,我从没见过的诗歌。第三首让我感到很有个性和力度了。大学成就了她的爱情,写得很饱满,坚持了7年,这份爱情让我很感动。李磊说,韩星孩这小子是否暗恋上赵佳了。我说,那你看她的诗歌,我的暗恋是否有道理。如果一生是一部电影,青芝坞那场雪就可以是序幕,落幕时候打出《孤独》那首诗歌。青芝坞这场雪影响了其经济,浙大的尾巴,我们开始常去那里喝酒了。
赵佳:《经过》我根据一个朋友的建议,把“我”去掉,好多了。
韩星孩:“我”在与不在一个样,当代诗人的“异质性”一定要保持,心态,切入点,方法要保持。
潘维:一个女人这样的写作,十年,活更短,比时间,把内在生命轨迹,历程如此清晰呈现,我发现她的诗歌和观点不一致。语言可以给人换血,一旦进入语言,包括道一和韩星孩说的诗歌,对你是重要的,但成为文字以后,终于有可以一个路碑树着,对个人的意义,对其他的则不。对你有反作用,你应该在基础上提升。
韩星孩:2001-206,关于换血,像台阶一样上升,越来越饱满,从容。
赵佳:是环境给我换血了吧。
潘维:我是就事论事,蛮夷,迎合是女性的姿态。话没问题,是目前的阶段,肯定会越过,变成一个期待那了。女性写作从身体出发,很感性。没人角度有大有晓,但可抵达永恒。贵族有他们自己的语言享受,衣服,生活是如此丰富美好。赵佳生活在当代中间,在杭州和在北京都不一样,她是有时尚感的。北京是一个丰富的中心,它太强大了,也会把一些问题破坏掉。你会有似是而非的态度,你要超越自己。
道一:你越来越自信,同样是雪,越写越干净。
何家炜:每首诗思考成分很大,存在主义的左还是右很多。
韩星孩:没有判断怎么解决?
赵佳:我有点男性化。
潘维:一个人的血液里流淌着许多人,男的,女的,高贵的,贫贱的,我们是复合体。
韩星孩:小宓,你也讲几句啊。


#日志日期:2006-1-23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adopin 评论日期:2006-2-17 21:23
经过

评论人:原来如此(游客) 评论日期:2006-6-1 4:06
明白了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5-6 11:54
星孩是个人才啊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无知之书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