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纳西白郎
老纳西白郎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622348 次
  • 日志: 307篇
  • 评论: 818 个
  • 留言: 108 个
  • 建站时间: 2005-5-25
博客成员


纯阳 (峨眉岩栖 一)
作者:明月童子 提交日期:2015-1-28 23:01: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2844

纯阳   (峨眉岩栖  一)

 峨眉纯阳殿。百千乳白之气、月白之晕,一时流布(山中云翳,非雾霾)

 

 

 清秋,日头出来,片片琥珀光中,眸子浮起万朵青山,不禁思念纯阳殿的古楠。遂赴峨眉。至山麓,乌色巨云低垂,大雨忽来,衣袂鞋袜尽湿,雨歇时,渺渺白霭流于重重峨峰之上,大野之青与大野之明相濡。山道清寂,茂树屯岩,峨眉碧身一时铺。流水浸入秋风,偶有几粒人飘于远处。至纯阳殿,秋气阴浓,睹庙外十数株古楠依旧幽态高华,胸中一热,如遥访故人得遇。纯阳殿当家师纪莲不在,之前几次来都在,其人高大朴实,声若朗钟,待人慈爱,每日着青布海清亲躬于各种劳务。余宿于二楼之清代寮房。过廊甚宽敞,上覆小青瓦,廊外即古楠林,郁郁之树干需几人合抱,青苔白藓尽染,莹若三代之铜锈,雨后更显苍素。《楞伽经》所言宝香林也,冷翡翠之彩,纷披黛映,姗姗可爱,几顷绿琉璃伸手可及,鲜气直抵梦中。倚栏坐,骨骸深切,如坐明镜中,莫辩内外。

黄昏,绿光渐收,树冠漏下耀光,映于积雨,明影暗影四散,枝头不时有雨点滴下,亦有白果从古银杏落下。归巢之鸠掠过,两只,三只,褐翅上一圈白,鸣声甚切。俄顷,一团大云飞来,亦浓亦淡,百千乳白之气、月白之晕,一时流布,青山庙宇朦胧如月窟。万籁流入静中,百代之刀刃,故国之新恨,俱已放下。余乡玉龙大雪山之麓,晚清有妙明和尚者,尝游峨眉,有”赤足白云从”之句,今余孤坐峨眉白云中,成“云中子“矣,此刻倘有星辰升起,仿佛可徒手摘下。

       瞻彼峨眉,千峰在抱,仙佛同宗,位居道教三十六洞天之第七洞天,后乃缁流熙攘,黄冠渐绝。纯阳殿处赤城峰之岚,宋代时为新峨眉观,据范成大之《吴船录》,其曾亲至此间。岁在万历乙酉(1585年),御史卫赫赢重建吕仙行祠。崇祯六年,增修时改名为纯阳吕祖殿。可知其时重楼瑰玮,羽士栖止,不意进入清代,羽流凋零,其地充建佛堂。留存至今之木构,为乾嘉之物,牌楼状山门前突,两边依次向后减柱,前殿两侧厢房均为吊脚楼,以避潮气。山中无道士久矣,然印光法师之《峨眉山志》,提到山中有飞鸟曰“雨道士”,鸣则天雨,颇奇。

纯阳殿附近,原有白云、香烟、罗汉、慧灯、天台诸庙,下行里许原有大刹曰华严寺(归云阁),俱已化为荒树茂草,从旧址上过,一囊残光,虚空沉影,令人慊慊。

丁亥夏月(2007年),余栖纯阳殿。一日,夕阳西下,金辉茫茫,光轮寸寸透入肌肤,突见明照中,一僧三步一大叩挪向山门,后面跟着几个妇人,肩上担了行李,那僧三十上下,熏黄僧袍沾满污迹,已被大汗浇湿。走近时,见其人面若圆月,双眸濯濯如洗,气韵空明,丰神射人,举止投足之际天然真淳。余被其精光罩住,立于日影中深感自惭,不禁怀恭敬心,跟随于后。一行人入寺礼佛后,安顿下来,始知僧人法号“延净”,俗籍贵州铜仁,那几个妇人乃是陕西汉中的居士婆婆,一人语余云,延净师三步一拜朝九华、普陀、五台、峨眉四大名山,已数载矣,此番拜抵峨眉金顶,便德圆两足初心大成,又言,延净师一路化缘苦行,每天进斋一次,过午不食,化七次尚化不到缘,此日即不进斋,当其孤身拜至汉中,几人为其举止所感,乃发心护驾左右,随其入川,一路餐风露宿吃苦不少。延净师言语甚少,微笑间寥寥数语而已,问及朝山后的归处,曰向喜岩谷,曾隐修于岩穴,今后亦想幽居于人迹鲜至之岩穴。余尝于静逸中作一联,其辞云:“庙堂气英雄气山林气以通阳明之气,平等心菩提心清净心不住有无之心”,“ 阳明之气”,分明在延净师身上已得见,其迹也,若春云之行空,素履而往。

      山中多阴翳,多碧荫,多溪气,亦多竹。纯阳殿古楠林外,山岩幽幽,山竹依依,竹枝壮者,粗若碗口,小者,细若拇指,森森玉列,根窠盘结,影连寒烟。秋风起,余于庙外板屋柴扉旁独步,徘徊于筱竹间,漫漫竹光筛来,嚼之,淡不可收。余不识品类,讯之山民,一 一细指,计有楠竹、慈竹、苦竹、紫竹、白夹竹等。野而旷,柔而韧,负阴抱阳,筋骨化虚,乐于寂静,是指此物也,蜀中地气,亦尽显于此物。秋风吹拂,青枝互答,嗖嗖绿波流转为沧浪之音。

      一连7日,闲读绿云下,此“绿云”乃古楠同气连枝相缀而成,中有3日,一长排寮房竟只有余一个孤客。重阶生寒草,飞鸟出绿萝,空山含澈,高树相照。悠悠白昼,悠悠黑夜,尽缓缓旋转于耳中,而耳朵,似漂于一条无相之河。清凉山境,令余想起文益禅师之偈:“吾有一言,天上人间。若也不会,绿水青山,”一切现成之玄意耳,相类于禅语“运水搬柴不是尘,头头全现法王身。”余读书甚杂,精研者少,于佛道,亦无甚修持,多年前,得吕纯阳所著之《太乙精华宗旨》,有江湖泊久,月挂一灯之畅;感其宝筏,犀利直指,新句惊人,便不时亲近之,虽不能证入深妙,但已常得沐浴。故“纯阳”于 余,此亦一厚缘矣。试举书中两语:

“用心即为识光,放下乃为性光。毫厘千里,不可不辨。识不断,则神不生;心不空,则丹不结。”

“逍遥两间,荡荡心田。灵机活泼,万感皆虚。光明者,心之用。空寂者,心之体。空寂而不光明,寂非真寂,空非真空,鬼窟而已。”

     纯阳必明,“明“,日月相合者也,日月之性即心源之性,故耀照无内外。纯阳殿中,供奉有日光菩萨和月光菩萨。

      暮晚渐漆,空山有梵音流来,幽深,清澈,和雅,此是数里外大峨寺之钟鼓声。大峨寺又名神水阁,因寺前有玉液泉,自古被视为仙饮。余尝遇一遍访南北醴泉之台湾茶人,语余曰,峨眉玉液泉乃蜀中泉品最佳者,已臻太乙水。田艺蘅《煮泉小品》云:“石,山骨也,流,水行也。泉非石出者必不佳,”玉液泉正是从岩石中汨汨而出。饮石泉兮荫嘉木,壬辰(2012年)晚春,余与纳西友和继全、杨林军在峨眉盘桓数日,专至玉液泉旁清坐。泉声冷冷,余与二子荫高树,坐白石,取叶脉发红之古树普洱,以庙里煮好之甘泉烹之,未几,汤响松风,甘液凝芳。玉液泉外大石上,题有“云外流春“,春日林泉醇,叫人肌骨变轻,两腋习习清风生,此真云外流春之际也。春阳西斜时,峨眉山骨之琼浆,令余等不舍,于是从山民处买得两个塑料桶,汲满泉水,提至纯阳殿,当晚居于此。越明日,于庙旁农家煨此水,继续春饮,终日静读于古楠林,不知光阴之几纪。

纯阳   (峨眉岩栖  一)

纯阳殿清代寮房外,空山含澈,高树相照

 

纯阳   (峨眉岩栖  一)

 万籁流入静中

 

纯阳   (峨眉岩栖  一)

 

《楞伽经》所言宝香林也,冷翡翠之彩,纷披黛映

 

纯阳   (峨眉岩栖  一)

山竹依依,森森玉列

 

纯阳   (峨眉岩栖  一)

2007年7月9日,在纯阳殿邂逅延净法师

 

纯阳   (峨眉岩栖  一)

延净法师与随其入川的居士婆婆

 

 

纯阳   (峨眉岩栖  一)

2012年5月8日,与纳西二子静读于纯阳殿



#日志日期:2015-1-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老纳西白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