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纳西白郎
老纳西白郎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570901 次
  • 日志: 312篇
  • 评论: 818 个
  • 留言: 108 个
  • 建站时间: 2005-5-25
博客成员


<< >>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作者:明月童子 提交日期:2016-12-14 12:00:00 | 分类: | 访问量:1819

——《山河万朵——中国人文地脉》内容概要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山河万朵——中国人文地脉》(北方卷、南方卷), 是由区域文化随笔和珍稀图像构成的藏版读物,以历史叙事示现文化寻根,深度挖掘中国人文地脉的精髓 ,使读者足不出户而游走山河万朵,体味传统文化的深邃特质 。 一尘举,世界起,一花开,大地收, 在广袤的怅惘和流逝中, 在综罗百代与广博细微之间 ,中国那无比古老、硕大漫长的鲜活身影浮现在历史节点和经典细节中。这套书以风格化的图文之魅,密布乡愁,梳理了中华文化中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的十个区域——燕赵、齐鲁、西北、中原、三秦、吴越、湖湘、巴蜀、岭南、滇云。全书分北方卷、南方卷,内容包括以下十一部分: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1920年代,大漠日出  岛崎役治  摄

 

 

        山河唤回昨日

 

       奥克塔维奥·帕斯说:“对现代性的追寻让我们回到传统。”昨日是一面祖先的镜子,镜光射向明日,当我们凝视这镜光,可测试出今日的深浅。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思念故国,郁何累累。山河唤回了记忆并将它收拢于自己漫长的额头。寥廓一笑间,顺着龙之脉,我们驾一叶扁舟逍遥于昨日烟海,顺着龙之脉,我们乘一匹高头大马驰骋于昨日大地。

百川赴海,千峰向岳。生死契阔,归路云深。里尔克说:“生与死,同属一个核心。谁了解自己本来的家世,谁就会将自己酿成葡萄酒,投身于最纯粹的火焰。”这个核心是大地之爱,归根,复命,在钢筋混凝土时代,怀揣乡愁,努力做有根的中国人。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20世纪初年,北京潭柘寺雪景   迈耶  摄

 

 

 

燕赵慷慨悲歌地

 

燕赵内跨中原,外控朔漠,土地深厚,阳光清旷,天气萧凉,自古就是雄视中原的兵家用武之地,以出英雄豪杰而闻名,司马迁感叹道“燕赵自古多悲歌慷慨之士”。

茫茫苍原,一夫独立,公元696年,胸中装满沉郁块垒的陈子昂登上幽州台(即战国时燕昭王为招揽贤才所建的黄金台)慷慨悲吟,写下《登幽州台歌》,这忧歌中的忧歌像颗子弹击穿了燕赵的神秘星空。

历史上的每一个燕赵人就是一棵红高粱。还有棉花,棉花成熟了,四野皆白,明朝末年燕赵就盛产棉花。高粱上下一片红,棉花上下一片白,把萧凉的燕赵沃野装点得分外妖娆。

当年的山西人背负着一把故乡的泥土和一些故乡的槐树种来到了河北。从此,河北有许多村庄都把老槐树当作祖先及乡梓的象征,他们教育自己的儿女说:“孩子,别忘了咱家祖上是从山西洪洞县的大槐树底下搬到这儿来的。”

1880年4月1日的美国《纽约时报》称,大清国的皇亲国戚足足有四万多人。老北京文化的风情令人感叹“北方伟大生活的幽闲”。江南与燕赵比起来,如郁达夫所说:“正像是黄酒之于白干,稀饭之于馍馍,鲈鱼之于大蟹,黄犬之于骆驼。”

如今,年轻点的北京人已经不知道隆福寺、蟠桃宫、东岳庙、厂甸、白塔寺、护国寺等热闹非凡的庙会是怎么回事儿。他们不会知道民国时期每逢农历四月初一到十五,北京、天津、河北一带前往妙峰山碧霞元君庙进香的香客沿北京的西北大道形成了长长的一条巨龙,沿途设有多处茶棚,以供香客们歇脚,庙会期间,各种赶会人从市区出发向百余里外的山顶进发,各种各样的秧歌、杠箱、大鼓在腰鼓队激动人心的打击声中红红火火,沿途围观者人山人海,难以计数。

希腊作家卡赞扎基斯在其《中国纪行》中,用蓝焰般的笔头描绘1935年的燕赵大地:“中国是不朽的。果实累累,一望无际的平原,春天玛瑙绿,夏天银灰蔚蓝,像母亲。她无数蚂蚁般的孩子身穿蓝色长袍,匍匐在胸脯上吃奶……一代又一代,人、土地和水和谐共处,遵循生育的节奏……一切来源于土地,一切回归于土地。宇宙是一条神秘的蛇,它咬住自己的尾巴,形成一个神圣的环。”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民国时,曲阜孔庙    喜仁龙  摄 

 

 

齐鲁天下根

 

“山东”这一名称最早出现在战国时期,关中的秦人,称崤山或华山以东的地区为山东。至唐代和北宋时代,太行山以东的黄河流域广大地区被称作山东,到了唐代末年,有人用山东专指齐鲁之地。

齐鲁多鸿儒,燕赵饶壮士。历史用一种特别的形制眷顾了齐鲁厚土,这种形制是“儒之道”。上古之少昊,开鲁之周公,兴齐之姜尚,贤达名士,灿若星河,依周礼而成定制,启民心之醇酽浩气。

西周初年分封天下后,姜尚问周公:“您将怎样治理鲁国?”周公道:“尊尊而亲亲。”复又问姜尚:“您将怎样来治理齐国?”姜尚道:“尊贤而尚功。”“尊尊而亲亲”即以伦理治国之意,“尊贤而尚功”即尊重人才开拓进取之意。这个传说见于《淮南子·齐俗训》,它准确地说明了齐、鲁两国在建国方略上所走的不同道路。

感动中国的《二十四孝》辑录了24个“孝动天地”的故事,其中有10个出自山东:孝感动天的虞舜,啮指痛心的曾参,单衣顺母的闵损,为亲负米的仲由,鹿乳奉亲的郯子,戏彩娱亲的老莱子,卖身葬父的董永,行佣供母的江革,卧冰求鲤的王祥,扼虎救亲的杨香。

美国佬查尔斯·埃德蒙于1919年游历山东后感慨说:“那块古老的土地向我们展示了多年来一直牢牢控制着中国的某种文化传统。”

齐鲁地脉飘荡着的一股浩然之气,令人想到孔子之孙子思撰写的《中庸》里的一句话:“博厚,所以载物也。高明,所以覆物也。悠久,所以成物也。”显然,这股浩然之气近百年来历经了巨大变迁,几年前一个专家团队去寻找具有完整齐鲁气韵的传统古村落,结果一个没找到。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敦煌千佛洞唐代壁画上的仙鹤

 

 

大西北白银时代

 

西北乃雄浑之地,苍凉之地,烈火与柔情之地,亦是四方人文交汇之地。

诗人柏桦曾感慨说:“世界本就是旧的。”这句话对雄阔剽悍的西北是极佳的注脚。它的大部分细部层层叠叠地囤积着旧时代各种各样的文明,散发着某种魔幻的唯美之气。大漠孤烟,长河落日,荒荒岫云,寥寥长风。大用入浑,积健为雄,恃之非强,来之无穷。

一次,东西方两大哲人池田大作、汤因比在谈论历史时,池田大作问汤因比道:“假如让博士重新选择出生,您希望出生在哪个国家?”汤因比带着深切的笑容回答说:“希望出生在公元1世纪佛教已传入时的中国新疆。”他说的恰是丝绸之路刚刚兴起时的大西北。

最早提出“丝绸之路”这一名称的是德国自然地理学家利希霍芬,1860年前后他数次考察了包括中国在内的远东地区,于1887年出版了《中国亲程旅行记》第一卷,该书谈到中国经西域到希腊、罗马的陆上交通路线时,首次使用了“丝绸之路”这一名称,并加以详细论述。民国后,“丝绸之路”逐渐被接受。在这片亚洲腹地探险多年并扬名世界的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写过一本书,书名就叫《丝绸之路》。

古道,西风,驼队,天山雪,昆仑玉。千里黄沙,百里绿洲,十里孤云。飞天在穹顶上迈出的曼妙碎舞,丝绸在清真寺前漏下的华丽圆光,玉石在少女皓腕上淌着的魅影,战马扑向苍茫大漠的高亢嘶鸣,旅人于戈壁滩落下的一掬热泪,羌笛于夕阳下唤出的一只独雁,驼背上白衣飘飘的阿拉伯人的酒歌,废墟上沉沉黑夜覆盖着的无边神秘。西北,是秘境也是母地,它是文化的苦旅之地,是亚欧大陆最璀璨的人文谷屯。而贯通西北的丝绸之路——这条史上最辉煌的商道,从文化的角度上也被称作“亚欧大陆桥”,它不禁让人想起沟通欧亚两洲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大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罕·帕慕克曾无数次在家乡伊斯坦布尔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大桥上驻足沉思:这座横跨两大洲的桥梁是欧洲和亚洲两大文化板块之间关系的缩影——它沟通两者,但沟通本身表现为反复的、长期的冲突,这种冲突同时是不同文化传统交融的展现。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河南宋陵前的瑞兽造像

 

 

中原梦华录

 

河南古为豫州,据九州之中,又称中州,自古为东方文化发祥地。东汉时张衡认为:“天形似鸟卵,地居其中,天包地外,犹卵之裹黄,圆如浑丸,故曰浑天。”在古代,人们认为这蛋黄似的大地的最中央,是在保持着尊贵的龙眠之姿的中岳嵩山,所谓“于大地四方为正中”。

在古人眼中,上天有一半的秘密是在黄河与洛河之间泄露的,夏商周三个古老王朝的多数君王都居住在这一带。从那弥漫着神秘占卜之气的甲骨文、幽丽纹饰遍布的青铜彝器,我们掂出了这片土地超凡的文化重量。从公元前21世纪夏王朝建立到1127年北宋帝国覆灭的三千年里,河南一直是中国历史上最显赫灿烂的地区,那时,它以繁荣的经济和发达的文化著称,层出不穷的英才有如雄阔磅礴奔流不息的黄河之水。

德国人魏特夫十分强调东方专制王权形成与水利工程之间的关系,他认为大规模的治水(灌溉与防洪)需要强有力的合作、纪律、政权与专制主义。有充分的证据说明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夏朝的出现确实是与治理水患有着很大关连。夏朝及后来商周时代的统治中心正是在河南一带,那时,这里有当时世界上最为灿烂的青铜文明,河南在文明的冲突中构建了中华文化早期的核心框架。在治理水患的长期斗争中,河南人培养起了比其他地区更为显著的集体协作精神和家族宗法观念。

在漫长的历史中,河南人的两大正统思想,一是儒家思想,二是佛教思想。正如万历皇帝所说,儒家与佛家犹如一只鸟的两只翅膀,每一只翅膀都需要另外一只翅膀的合作。商人敬鬼神,周人畏天。在河南境内出土的大约15万片甲骨文中,内容大都是关于占卜结果的记载,可见早在商周时代河南人的老祖宗就挺有宗教感。

北宋都城东京(汴梁)人口最多时达到了140万到170万,其中经营工商业及其他服务业的人口占去了十分之一左右。仅官营手工业的各种工匠就多达8万人以上(规模最大的官营军器制造就拥有军匠3700人)。手工业的门类有军器、纺织、陶瓷、制茶、酿酒、雕版印刷等160多种。在《东京梦华录》中,曾长期生活在东京城的孟元老赞道:“举目则青楼画阁,绣户朱帘。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绮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八荒争辏,万国咸通。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庖厨。花光满路,何限春游,箫管喧空,几家夜宴……”

横槊赋诗不可一世的曹操在河南青梅煮酒论英雄,他对卖草鞋出身的刘备说:“天下英雄,唯吾与使君耳!”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西安化觉巷清真大寺   白郎   摄

 

 

秦中自古帝王乡

 

对陕西人来说,灵光已逝的旧日时光是神秘斑斓的无边锦缎。

陕西称秦,上古属雍州、梁州,其核心腹地为关中平原,东有潼关,西有大散关,南有武关,北有金锁关。缪希雍在《葬经翼》中说:“关中者,天下之脊,中原之龙首也。”传统风水学认为,中原的龙脉是从关中开始发脉的,所以长安高居龙首,俯视中原。而且,长安在黄河上游,有“处上游以制六合”的地理优势。

周族人曾据守沃野千里的关中平原,并东出灭纣,建立了昌盛的周朝。周武王死后,周成王年幼,武王弟周公旦、召公奭辅政,当时,天下尚不稳定,周、召二人于是决定分陕而治,陕西之名最早由此而来。分陕的具体位置,《水经注》说以陕城或陕陌为界,《括地志》则说以陕原为界。

陕西是名副其实的帝王之乡,西周、秦、西汉、西晋(愍帝)、前赵、前秦、后秦、北魏、西魏、北周、隋、唐等王朝先后在这里建都,时间竟长达1200年之久。像黑夜中的蝴蝶,这些走马灯似的王朝消失于历史波澜壮阔的夕光,让人想起法国学者谢和耐在其名著《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国日常生活》中所说的:“人们惯常于妄下结论,以为中华文明是静止不动的,或者至少会强调它一成不变的方面。这实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中国的历史并非存在于延续性和不变性之中,而是存在于一连串剧烈震荡、动乱和毁坏之中。”

朝听天言,夕聆地声。沉甸甸的黄土,处处掩藏着旧时代的王气和帝国斜阳的忧伤,一入此地,正如贾平凹在《论关中》中所说:威威乎白天红日,荡荡乎渭水长行,朔风劲吹,大道扬尘,古都长安城池完整,广漠平原皇陵排列,断石残碑证历代名胜斜埋于田埂,秦砖汉瓦散见于农舍村头常搜常有……

山河古朴,天光沉穆,黄鹤掠过汉家宫阙的残垣,野花遥映王侯将相郁郁累累的陵墓。在这里,随便挖一锄下去也许就能碰上古典时代的碎屑,田间地头的一介草民也许就是一个《易经》研习者。这里的文士送礼喜用汉瓦当拓片,或是一方秦砖做成的砚台。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民国初年,法国诗人谢阁兰在南京郊外的南朝石柱旁

 

 

冷翡翠江南

 

碧眼紫髯的孙权,长着双瞳孔的项羽,“伤心词祖”李煜,江南只出偏安一隅的半吊子帝王。

林语堂说:吃大米的南方人,没有福气拱登龙座,只有让那吃馍的北方人来享受。

基辛格说:历史从来不产生于南方。

江南是温柔富贵之乡、花柳繁密之地;是青山软水、泽国古镇;是十里洋场、七里山塘、二十四桥的明月;是西湖香荷、鲈鱼莼菜;是杨柳风里的寒山寺钟声,是朝霞共绸衣一色的丽人。《易经》里说“天地氤氲,万物化醇”,这样吉祥流转的句子令人想到江南。

梁启超在《中国地理大势论》中精妙地阐释说:“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吴楚多放诞纤丽之文,自古然矣。自唐以前,于诗于文于赋,皆南北各为家数;长城饮马,河梁携手,北人之气慨也;江南草长,洞庭始波,南人之情怀也。散文之长江大河一泻千里者,北人为优;骈文之镂云刻月善移我情者,南人为优。”

悠悠云根,苍苍水气。绽放复飘零,飘零复能绽放?今天,传统江南已大面积坍塌,传统元气耗蚀一空,幸好瘦山素水间,还遗留了一些古村落,这些灵息醇正的古村落令人想起琏——以前宗庙中盛黍稷的器皿,连绵马头墙挽留暮晚金辉的深切之细中,倍感琏的气息,琏的光晕。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这些PM2.5时代的超现实主义生活,尚在边缘处镂鹤刻月的斑驳甲第间存在着,令人追思“漫研竹露裁唐句,细嚼梅花读汉书”的老日子。

一个典丽的江南盒子已经被我们打开了,它绝不会是潘多拉的盒子。在美的悼亡中,我们折返于昨日江南。

雨入花心,自成甘苦,说来说去把江南说成个绸衣璎珞的妙人了,头上倭堕髻,耳坠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如雪的香腮明净而羞涩。但江南也出专诸、要离这样杀气浩然的侠客,方孝孺、王思任这样不怕死的硬骨头文人,尹凤这样乡试、会试全部名列头名的骁勇悍烈的武状元。“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如此雄豪的诗句不也出自江南诗僧贯休?“天悲悼我地亦忧,万里河山带白头。明日太阳来吊唁,家家户户泪长流”,如此狂放的绝命诗不也出自江南奇才金圣叹?

满洲人骑着高头大马杀向南方的时候,“嘉定三屠”“扬州十日”不也发生在江南吗?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曾国藩像

 

 

湖湘满地红

 

古代湖南是中原文化与当地楚文化胶合出的混合之物。在这一巫风盛行的文化机体内,缀满了神秘主义的风物。从流传至今的楚辞里,我们体验到了这片戴着傩面的土地的浪漫。

白云楚水吊湘娥。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长江在湖南北部边界上滚滚东流,它雄迈而旷渺的水势对湖南地域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古代湖南的真身给我们留下一种雾里看花似的灵和朦胧之相。

“唯楚有才”这句古谚在古代指的是身兼白云黄鹤的湖北人。直到清朝初年,湖南在偌大的中国无足轻重。翻开浩若烟海的历史名人册录,除了以发明“蔡侯纸”而饮誉的宦官蔡伦等寥寥数人之外,我们还真需要花费点大海捞针的功夫去寻觅湖南杰出人物的踪迹。

作为东方文化古老沃野上的一朵瑰丽大花,自成一体的楚文化传统自唐宋以后逐渐式微,那充塞千里的神秘绚烂的灵巫之气,被《四书》《五经》武装起来的正统之气冲得七零八落。山野的朴刀被宫廷的权杖击落,楚文化的全面衰退在所难免,它在时间的沙场上中了儒文化的十面埋伏。好在湘西奇门遁甲似的奇山异水,以坚韧的秘境之力,为楚地祖先守住了一片文化上的残山剩水。湘西巫文化现象错综迷离,如一处浮着巨大彩色帐幔的海水,亦真亦幻,亦正亦邪,翻动着无边秘光,最具代表性的如赶尸、放蛊、落洞女、辰州符。

    近代湖南人匡世救国以天下为己任的群体精神,发祥于清初王夫之“理势合一”的经世致用思想。晚清湖南人杨度说:“中国如今是希腊,湖南当作斯巴达,中国将为德意志,湖南将作普鲁士。诸君诸君慎如此,莫言事急空流涕。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

德国人利希霍芬评价说:“湖南人是长期保持独立的一个种族的后裔。近代中国的军人主要出生在此地,尤其是很多的政治官员也出生于此。相反,在金融界、商业界则看不到湖南人。忠实、正直、强烈的自我意识加上粗犷、反抗的性情是该省居民的主要性格特征。”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康藏高原的行者    白郎    摄

 

 

巴蜀异端江山

 

    1909年底,在土地棕色、墨色、赭棕色的光影变幻中,欧洲才子谢阁兰进入四川盆地,他感到自己来到了一处彬彬有礼的富饶之地。12月6日,他带着15匹骡马进入当时有50万人口的成都——他想象中“一座世界尽头的大城”。谢阁兰惋惜自己来晚了,老成都已所剩不多。

至少在秦汉时期,“天府之国”是人们对丰腴的八百里秦川的一种赞词。高深莫测的张良就曾对刘邦说,关中乃“金城千里,天府之国”。到后来,这顶华光灿灿的冠冕就戴到四川头上了。

         鲁迅曾说“中国根柢全在道教”,意即道教是中国传统的根脉所在。四川盆地正是道教的发源地,道教精神上善若水,秘密流衍于青碧大野和日常生活的深境。巴蜀文化由于受封闭盆地气场的牵引,其文化机体内随处分布着独特的传统,相对于中原地区,四川盆地可说是一个异端文化之盆。这盆地是阴翳之盆,“阴”则灵气往来,所以蜀地多灵异之气,多灵异之人。阴翳推动着蜀地的“神秘”,催生出令世界目瞪口呆的三星堆文化和金沙文化。面对古老纵目人青铜面具上的纵目,人们只能感叹蜀地的深邃和“玄之又玄”。

自从伟大的水利工程都江堰建成后,四川盆地便成了一只巨大的金饭碗,它一直是中国最著名的粮仓之一,川人躲在其中悠哉游哉,自成一统。成都平原两千年来一直是中国的一大富贵红尘之地,唐代便有“扬一益二”之称。以公元1000年即宋真宗咸平三年为例,张仪楼、散花楼、合江园是当时成都的标志性建筑,尤其是“江天富艳、遍地竹木馆阁”的合江园,当时为成都陆路水路的起始点,游人汇集,商贾汇聚,商船渔舟舳舻错落,文人骚客迎来送往,可谓盛景空前。阔大的城墙上,后蜀王孟昶于938年种植的木芙蓉,红白相间绵延数十里。那时,今天城中心天府广场一带是著名的摩诃池所在地,这个集开阔空明的水面和琼楼玉宇为一体的湖泊是成都文化神秀之所,它最初由代蜀王杨秀修筑,南宋末年后才渐渐干涸。公元1000年的成都,锦江西岸,浣花溪畔,到处是造纸坊和印刷坊,薛涛笺、彩笺、谢公纸和楮纸名重一时,八行雕版印刷的薛涛笺作为贡品每年大量上贡朝廷。而上启汉代的“锦官城”在海内名头很响,蜀锦的主要格调有月华锦、雨丝锦、浣花锦等,手绣针活有景针、切针、沙针等100多种。宋太祖平蜀时,曾将成都锦工数百人迁往京师,专门设机院,这一举动使得宋锦技术得到大大发展。

约翰·列侬说:“当我们为生活疲于奔命,生活实际上已离我们远去。”茶馆让川人慢下来,这“慢”盛满了真醇和至味,这“慢”是岁月之饮,令岁月静好,生活之树由此静静绽放出一朵华丽的大花来,一头伸向头上的明月,一头伸向颈下的肺腑。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晚清时,广东海面上的商船   汤姆· 约翰逊    摄

 

 

岭南蓝调浪潮

 

20世纪90年代,一首新民谣四处流传:

要看中国的两千年,请到西安;

要看中国的五百年,请到北京;

要看中国的一百年,请到上海;

要看中国的近十年,请到广东。

广东兼有山地和海洋两重文化,这使得这里的民众同时具有强烈的兼收性和传统的保守性。往细里分的话,广东最具特色的主流人群可分为客家人、广州人和潮汕人。这三个群落形貌各异,各有千秋,颇有点“三足鼎立”的味道。

林语堂指指点点地说:“广东人富事业精神,少挂虑,豪爽好斗,不顾情面,挥金如土,冒险而进取。又有一种奇俗,广东人犹继承着古代食蛇土著居民的遗传性,特别喜欢吃蛇肉,由此可见广东人含有古代百越民族的混合血统。”

秦始皇下令开凿古老的灵渠以连结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并下令迁50万汉族人前往开发百越地区,这些措施显然对推动岭南的经济文化发展起到了深远的作用。唐宋年间,广州的对外贸易极为繁荣,对外贸易范围一度扩大到南太平洋和印度洋各国,白帆蔽日的外国商船带来的香药珍宝堆积如山。在外国人心目中,“千门日照珍珠市,万户烟生碧玉城”的广州就是中国的象征。当时由广州制造的木兰舟船,船身大如巨室,篷帆好像垂天的白云,舵长数丈,一般可载数百人,船舱里还可储放粮食,酿酒,甚至还有专门养猪的场所。大唐开元二年(714),唐政府开始在广州设专门管理对外贸易的官员“市舶使”,当时侨居广州的外商(主要是阿拉伯人)达数万人,最多时近十万人。中山路的怀圣寺和寺内的光塔,就是唐贞观年间伊斯兰教徒来华时所建。

佛教大宗师惠能开创的禅宗和王阳明“知行合一”思想对广东人影响深远。“阳明学”从根本上讲是理学和佛教禅宗思想互相糅合、互相观照的产物,这是一种心性之学和道德实践打成一片的学说,把传统儒学“内圣外王”的思想推向了一个新的维度。

广东是近代中国思想家的摇篮。太平天国运动,戊戌变法运动,辛亥革命运动,近代中国三大石破天惊的运动都是由广东人发起和领导的。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云南永胜的牧羊人      白郎    摄

 

 

云南众神之地

 

天之涯,云之南。在红土高原秘境,暴烈阳光加重了土地的野性,高渺苍天加深了明月的锐度,星辰都是一团团永恒旧火,森林和流水在祖先的倒影中互为镜子,在这纯光的镜子中人们谛听到春天树叶在流水中摊开的声音。诗人于坚说:“我把云南那些幸存的土著,看成神的后裔。文明有一日会意识到,拯救最终是来自大地,而不是文明。”

“云南”作为地名最早出现于汉武帝元狩元年(前122),据说这一年,大理一座小城的白崖上现出祥瑞的彩云,于是政府为此在该地设置了云南县。而《南诏野史》上则说:蒙舍国相盛逻皮前往觐见唐玄宗,玄宗皇帝问他住在哪里。盛逻皮回答说:“在南方,云之下。”于是皇帝老儿便呼其地为“云南”。公元1273年,“云南”正式成为省级地名。

山高水长阳光充沛,这里的人们大都是拥有深色玫瑰脸庞的自然之子,在相貌上有“南人北相”的倾向,但是于厚重中多了几分朴实,于率真中多了几分机灵。历史上,内地人长期将云南视作万里云天外的蛮荒边陲、化外之域,雄才大略的宋太祖赵匡胤甚至不屑于争夺这块土地,他用玉斧在地图上指着大渡河说:“此外(指云南),非吾所有也。”然而正是在这片神秘的碧天厚土上,“南蛮子”们世代绵延,顺天法地,活出了另外一番光景。

就像一束强光打在一条幽秘的蛇上,鱼贯而入的洋人惊扰了近代云南人的春秋大梦。历史的闷雷砸在彩云南端,狂飙突进的闪电下,苍天泪水涟涟,丰腴的山河喘着粗气。在近代,云南不再是与世隔绝的蛮荒边陲,而是燃烧着新旧两重烈火的西南之窗。进入近代,与云南有密切关系的洋人有奥尔良王子、戴维斯、弗朗索瓦(方苏雅)、大卫·妮尔夫人、小西奥多·罗斯福、金顿·沃德、乔治·弗瑞斯特、约瑟夫·洛克、赫伯特·斯蒂文斯、埃德加·斯诺、顾彼得等等。洋人们在阳光中骑着矮种马在红土高原上到处游荡,当他们揭下云南那古老而神秘的傩面,这一地区的真实面容令全世界大吃一惊。

云南简称“滇”,从一个角度,可解读为“流淌着真的地方”,这种“云南之真”的最大秘密在于,这里的骄阳用它的日规把人的呼吸同大自然的呼吸合二为一,人就是大自然的另一种显形,在这样的日常生活中,人们谦卑地活在大自然之中,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大自然成了天赐的大教堂,里面有无边的光,有祖先的根气,有万物奏响的圣洁和声。在无根化程度不断加重的今天,在时代喧嚣的巨翼下,能否继续持有“云南之真”,是一种挑战。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海报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2016年11月27日,成都言几又书店凯德天府店,《万朵山河》分享会现场海报    邓平模    摄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2016年11月27日,成都言几又书店凯德天府店,《万朵山河》分享会现场  邓平模  摄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2016年11月27日,成都言几又书店凯德天府店,《万朵山河》分享会现场   邓平模  摄

 

 

白郎:十方水土,万朵山河

《山河万朵——中国人文地脉》作者白郎



#日志日期:2016-12-1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老纳西白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