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荐客

三荐客
阿拉丁、叶三和阿乙推荐激动过的文艺。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博客信息
博主:阿乙 
博客登录
  • 用户:
  • 密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602608 次
  • 今日访问:184次
  • 日志: -31篇
  • 评论: 193 个
  • 留言: 6 个
  • 建站时间: 2008-2-2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下一篇>>
小说推荐:《纸团》舍伍德.安德森
作者:叶3 提交日期:2009-4-8 20:11: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3690

[三按]:读《小城畸人》读到一半,被这篇俘虏了。俗世传奇,遍地悲剧。被舍伍德一写,就是小城里的小报。舍伍德的核心文本构成中有个高大黝黑的姑娘,无谓地为爱情死了好几次。

我手里的是吴岩译本,比这个电子版好。


 纸 团
  ——舍伍德.安德森《小镇畸人》选译

  
  悠 哉/译
  

  他是个老头儿,白胡须,大鼻子,大手。远在我们了解他之前,他就是个大夫,骑着一匹白色的驽马,次第经过温尼斯堡街道的一栋栋屋舍。后来他娶了个有钱的姑娘。她父亲过世时,遗传给她一个肥沃的大农庄。那姑娘文静、高大、黝黑,在许多人心目中她十分美丽。温尼斯堡的每个人都纳闷为什么她嫁给这位大夫。婚后不过一年她过世了。

  这位大夫的指关节大得出奇。两手攥握时,它们看上去像一嘟噜没上漆的木球,大似胡桃,拿钢针串接在一起。他吸的是科柏烟斗;打从老婆过世,他整日家坐在空寂寂的诊所里,傍着一扇结满蜘蛛网的窗户。他从不打开这扇窗户。八月的某个炎热天,他曾试图打开,竟发现它卡得死死的,过后他把这事儿全然撇到脑后了。

  温尼斯堡已忘却这老头儿,但是在里菲大夫心里,存着某种优良品性的种子。他孤独地待在位于赫甫纳街区、巴黎布匹公司楼上那间散发霉味儿的诊所里,不停地工作着,将亲手毁坏的物品重新建造。他建造好些真理的小金字塔,待建造完毕,便将其拆毁,以便利用这些实物来另建别的金字塔。

  里菲大夫是个头高大的男子,著一身穿了十年之久的外套。袖子出现磨损,膝盖和臂肘部位露出小孔。在诊所里他也穿一件麻布风衣,衣服有几个大衣袋,他每每将好些纸片塞到衣袋里。过了几个星期,这些纸片变成硬硬的小圆球,当小圆球塞满衣袋时,他将它们倒在地板上。十年里,他仅有一个朋友,那人也是个老头儿,名叫约翰.斯潘尼亚,拥有一家苗圃。有时候,怀着一种嬉耍的情绪,老里菲大夫从衣袋里掏出一把纸团掷向苗圃主。“那会搞懵你的,你这叨个没完的老情种,”他嚷道,哗笑着摇头。

  有关里菲大夫和那个成为他妻子、将大笔遗产留给他的姑娘之间的婚事,倒是个很离奇的故事。它蛮合口味的,恰似温尼斯堡果园里长得歪劣的小苹果。秋天,人们漫步于果园,脚下的土地上冻了。采果人将树上的苹果摘掉了。它们给装进桶里,运往城里,在那儿的公寓里被吃掉,这些公寓充斥着书籍、杂志、家具和住户。剩在树枝上的只是一些采果人看不上的癞疤果。看上去它们挺像里菲大夫的手。有人啃过那种苹果,蛮可口的。在歪劣处的近旁,聚集了这些苹果的甜津。有人跑遍上冻土地的一棵棵果树,采摘这些长得歪劣的癞疤果,装进随身的口袋里。仅有少数人懂得这些癞疤果的甜。

  姑娘和里菲大夫的相恋,开始于一个夏日的下午。那时他四十五岁,已经开始训练将纸片塞进衣袋,待变硬成团时又扔掉它们。当他坐在白色驽马后的车座里,沿着乡间道路慢慢行进,这个习惯便养成了。那些纸片上是他记下的好些思想,思想的结局,思想的开端。

  一个接一个思想,从里菲大夫的脑海里产生。从这些在脑海里长成庞然大物的思想里,他构建出一个真理。这个真理覆盖了全世界。它变得好可怕,随后消失了,零星的思想继之而起。

  那个高大、黝黑的姑娘来找里菲大夫,因为她怀有身孕,她给吓住了。她弄到这步田地,肇因于一连串也很离奇的情况。

  由于她父母故世,一大块膏腴之地遗留给她,招致成群的求婚者紧追不舍。有两年之久,她每天晚上接待求婚者。除掉两个人之外,其余的都一般无二。他们热切地向她表述,语气中有一种急不可耐的情绪,当他们看着她时眸子里也同样含有。那显得不同的二位,彼此也是区别很大的。其中一个青年,两手白皙、身材颀长,是温尼斯堡某珠宝商的儿子,把处女贞操挂在嘴边。当他和她待在一起时,这话题他从不离口。另一个长着大耳朵的黑头发少年,什么也不说,只顾每每设法引她到暗处,在那儿开始亲吻她。

  某个时候,高大、黝黑的姑娘考虑过嫁给珠宝商的儿子。好几个小时,她默默地坐着,聆听他的言说,随后她开始发怵了。在他关于处女贞操的言说下,她开始疑心存在比其他男子更不堪的色欲。时不时地,她似乎感觉他一边说话一边将她的胴体揽在怀里。她想象他将它在白皙的手里慢慢地转动,定睛凝视着。到夜间她梦见他咬啮她的胴体,下颚滴着鲜血。她作了三回这个梦,随后便同另一个人行了苟且之事,那人根本啥也不说,只顾趁着激情当真咬她的膀子,那齿印数日之后历历可辨。

  这位高大、黝黑的姑娘在逐渐了解里菲大夫后,她似乎觉得永不想离开他。一天早晨,当她进入他的诊所,无须她说任何话,他似乎明白她遭际了什么事。

  在大夫的诊所里有一个妇女,她是在温尼斯堡开书店的男士的老婆。和所有老派的乡村医生一样,里菲大夫兼拔牙,此刻那候诊的妇女用手帕捂着牙齿上,哼吟着。她丈夫在旁作陪,当牙齿终于给拔出来,两个人齐声叫喊,鲜血滴淌到妇女的白衣服上。这位高大、黝黑的姑娘不加措意。当那妇女和她丈夫离去,大夫粲笑了。“我要驱车带你随我下乡去,”他说。

  有好几个星期,这位高大、黝黑的姑娘几乎每天和这位大夫在一起。促使她来找大夫的情况,随着一场病过去了,而她像那发现歪劣苹果的甜津滋味的人,竟无法再垂青在城里公寓里所尝到的完美的圆苹果。在她和他开始结识的那个秋天,她嫁给了里菲大夫,转过一年她辞世。在冬天,他把抄录在纸片上的思想的零碎念给她听。读过之后,他开怀笑了,随后塞进衣袋里,变成圆而硬的纸球。

  悠哉译于2008-9-8

  

#日志日期:2009-4-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阿乙 评论日期:2009-4-9 15:08
悠哉是那个北大的二啊。
你去搜索就觉得是个笑话。不知道他翻译如何。反正他摆下擂台,要挑战曹雪芹。

评论人:叶3 评论日期:2009-4-9 17:54
个人认为翻译的很差。操,北大快成冷笑话广场了。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三荐客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