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诱引者的手记
一个诱引者的手记
Sometimes I wish I were an angel Sometimes I wish I were you
博客信息
博主:西部浪子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134084 次
  • 今日访问:12次
  • 日志: -35篇
  • 评论: 84 个
  • 留言: 4 个
  • 建站时间: 2008-2-14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吾居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子是也: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男怨女痴。因近来风流冤孽,缠绵于此处,是以前来访察机会,布散相思。
重读卡夫卡《饥饿艺术家》
作者:西部浪子 提交日期:2008-4-17 17:35: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933

重读卡夫卡《饥饿艺术家》

表面上看来,《饥饿艺术家》表达了对艺术,特别是现代艺术的反思。难道人们对已有的艺术形式都失去了兴致,以致饥饿表演成了一门专职艺术?

在其源头,艺术意味着人对自然的模仿和提炼。艺术品是人类激情渗入自然物的产物。激情与语言的结合诞生了诗歌,与声音的结合诞生了音乐,与自然景物的结合诞生了绘画。

难题在于,万物皆处于流变之中,人的审美趣味亦然。对旧有艺术品和艺术形式的厌倦促使人们不断寻求新的艺术表达方式。此种愿望,使艺术家不惜冒犯伦理道德,不惜用极端的方法去颠覆已有的审美习惯。

这一艺术现实与柏拉图的理想背道而驰。柏拉图最为看重的是艺术的教化功能。在他那里,艺术的最高德性在于,艺术品用自身的韵律和节奏为灵魂提供范型,其目的是塑造质地均匀、高贵的灵魂。这导致了柏拉图对荷马史诗等艺术品的诘难。

柏拉图与荷马之争是日神与酒神冲突的典范。对峙的双方都能轻易为自己找到足够的理由。在柏拉图这里,处于缔造社会秩序和城邦道德的需要,艺术不能冒犯道德,而应献身于培育民众的高尚情操。而在希腊悲剧和荷马史诗的悲剧传统中,“理性”是虚弱无力的,它无法面对存在的深渊,以及生命在根本上的悲剧性。对于这一点,柏拉图显然比任何人更清楚,否则《理想国》就不会以一整章的神话故事收尾了。

杀戮和死亡,残忍与暴力,这些俗世道德最忌讳的事物,却是构成希腊悲剧传统的基本元素。只有赫拉克利特是看穿生死的超脱者,他用“火”这一概念轻易囊括了日神与酒神之争。

据说卡夫卡曾深深迷恋老庄哲学。我无法想象老庄经文译成德文或英文是何种模样。海德格尔晚年说过,诗与思都是无法翻译的。我把卡夫卡对老庄的迷恋理解为他对西方文明的失望,以及对异质文明的好奇和奢望。希腊哲学未能挽救西方文明走向失败,老庄哲学也未能挽回中国文化的失败。只有不断地失败,才能达成最终的胜利,才能完成人类乃至所有生命的消亡,如果石头不称自己为“生命”的话。对于宇宙来说,生命这种怪物是多余和微不足道的。惟有那时,残缺与完美,日神与酒神冲突才能达成真正的和解。

在更深层意义上,我把《饥饿艺术家》理解为卡夫卡的自我嘲讽。在我看来,这篇作品显示了作者对写作本身的绝望。卡夫卡既是恪守艺术道德的饥饿艺术家,又是“写作”这种艺术表演的残忍观众。对卡夫卡而言,写作是作为艺术家的自我向作为观众的自我的一次献祭。这位苛刻的观众不停地向表演者质问:写作能否强行赋予无意义的世界以意义?直到艺术的阿喀琉斯之踵击中了艺术家的手指,使他厌倦了自己的作品,并决心将它们付之一炬。

 08.4.17河南平顶山


#日志日期:2008-4-17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羽戈 评论日期:2008-4-18 9:19
顶平顶山。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一个诱引者的手记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