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语言

沙漠的语言
LTLT56.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浓玛信箱:LTLT56@Hotmail.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作者:浓玛 提交日期:2012-8-27 13:45:00 正常| 访问量:4441

去网上搜找自己的一篇旧文时,读到这篇字。文字来自不相识的阅读者。虽然言辞过誉让我汗颜,但是那份静下来的阅读之心,已让人心生感谢。这是一种好的力量。虽然文字于我,是一种内在的日常的需求。存下来,致谢。“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这也是我特别喜欢的词句。

《沙漠的语言》第一份读后感

heicuo

碰到浓玛的《沙漠的语言》纯属偶然。当时在微博上搜索佩索阿,由此得以步入这个平行宇宙。法国哲人阿兰•巴迪欧在《哲学任务——成为佩索阿所代表时代的人》中试图论述“为这位葡萄牙诗人去建立一套哲学以便去衡量他的作品”是值得去做的事,我便想当然地打算为《沙漠的语言》建立一套哲学了。如今,我宣布放弃这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真相很简单,我的心必须足够静才能去阅读那些文字。也就是说,她们不完全是外在于我的观念演进,而很大程度上是内在于我的心灵救赎。年前购买的图书,春节带到高山村孩子外婆家细细读过,带回城后就被老同学讨去了。这样也好,断了过分引用之囿禁,任由无限的畅想与感悟。

在沃格林之前,人们认为人类的历史是观念史。用杜拉斯式的话问:“那些观念关乎心灵救赎么?”答曰:“没有必然联系。”哦,那些语言如沙漠的粗砺之于柔润的心灵。这是对书名的一种解读。

语言文字是冰冷的沙漠,在想象下升温,以致幻化出海市蜃楼;或随兴而起,强大到足以令沙漠发声。这是对书名的另一种解读。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这套话适用浓玛,因为她适用任何人,适用任何关乎心灵的文字。语出余光中译西格夫里-萨松:[佩带花环的阿波罗向亚伯拉罕的聋耳边吟唱:“我心里有只猛虎在细嗅蔷薇。审视我的心灵吧,亲爱的朋友,你应战栗。因为那里才是你本来的面目。”]

是啊,心中似曾相识的声音,被如此准确而饱满地表达了出来。这种生存的张力是存在真理。这语言是对真理的补充,而不是试图取代真理。这语言真正地代表了真理,而不是错误地代表。这语言也是人存在的意义所在吧。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张力的另一端是什么呢?那是不可言说的,也是一说就错的,因为任何言说皆有伪造之嫌。我们可以做的是:经验到张力的张弛与趋向,而将自我从与张力对应的观念建构的极、端、边、缘、界、限中抽离。息息流变,自如极致。

但是盲目那么容易,连察觉都不能。伪造无处不在,它们遮蔽并取代着真理,它们错误地代表真理。消除存在之张力是其典型特征。驯化、阉割、谋杀猛虎正是愚人们不息的功业。

浓玛说:

[我们聆听许多声音,因此获得一种对生存环境最根本最适用的认知。后来我们开始说出很多的声音,我们称颂相同,抨击不同。再后来,我们理解得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柔和。再后来,我们对着很少的人倾诉,倾诉我们能够彼此懂得的声音,与不会懂得的人和事保持着沉默的距离。 再后来,我们用更多的时间对着自己的内心独语。我们面带微笑或无助的凄苦,我们大音希声...这是属于每个人的一种生之幸福和艰难。这就是孤独。一种孤儿的状态。在一种好的关系中,我们互为医护;在一种不好的关系中,我们互为病患。]

守望孤独,是为守望恒真,是为等候那些随兴而起的瞬息。直到某一天,[对着爱人的眼眸说出:“我的山河,美不胜收吗?”](语出小椋佳《山河》:愛する人の瞳に 俺の山河は 美しいかと)。什么时候,我能无愧于心地对所爱的人说出这句话呢?



#日志日期:2012-8-27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阿贝尔 评论日期:2012-8-28 13:50
  读了,留个念想。

评论人:色舞飞眉 评论日期:2012-12-3 21:25
  想念当时大家一起写博的时光了。。。。
  真的想念。。。
  那时每晚睡觉前都用手机把你们的博客都看一遍,就好象离彼此的生活都很近

评论人:桔子黄红 评论日期:2012-12-31 9:58
  问候浓玛
  一起静候--新纪元,新世界,新开端。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沙漠的语言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