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语言

沙漠的语言
LTLT56.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浓玛信箱:LTLT56@Hotmail.com

上一篇 下一篇
我坐在一间容纳所有瞬息的屋里
作者:浓玛 提交日期:2011-10-7 16:02:00 正常| 访问量:4225

  读到特朗斯特罗姆的《 途中的秘密 》。日光洒在沉睡者的脸上/他的梦变得更加生动/但没有醒//黑暗洒在行人的脸上/他走在人群里/走在太阳强烈急躁的光束里//天空好像突然被暴雨涂黑/我站在一间容纳所有瞬息的屋里——/一座蝴蝶博物馆... “我站在一间容纳所有瞬息的屋里——/一座蝴蝶博物馆”。读到这句诗时,我正坐在一间容纳所有瞬息的屋里。假日最后一天,留给自己独处。文字像蝶群围向我。字落在本子上,纸片上。那些巨大的寂静气流,仿佛要将我掩埋。身体有些窒息。仿佛难以承受另一个世界的真实与强烈。内心所有的爱意,在语言里飞…
  
  我被我的影子拎着/像一把/黑盒里的提琴//我惟一想说的/在无法触及的地方闪烁...特朗斯特罗姆在《 四月与沉寂》里说。有太多字。写在纸上就感觉完成了。有些是想刻意珍藏。有些不想急于录入。新的文字还在不断涌现。我在等待自己最好的写作时间。我相信它们还在前面的地方。一种会相伴终生的热爱,让我并不慌张。它们会在生活停顿的地方,等着我。等着我从痴迷于那些像梦一样的时间与事物里偶尔抬头。
  
  正在写着的《夜航》不断被生活打断。我从不因此感到可惜。生活里我所珍爱的那些瞬息,终会被另一种热爱珍藏。
  
  “蝶群漫天飞舞/刹那间/内心花开成海/香气的涛声破石惊天/湿透了的爱恋从眼睛里涌落出来//一个梦/被歌唱了千年/还将继续唱下去...”
  
  那些瞬息,都会长出羽翅,蝶舞翩跹。这是我从不怀疑的。


#日志日期:2011-10-7 星期五(Fri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heicuo 评论日期:2011-12-15 20:41
  显白与隐微的契合需要机缘。
  
  那么这真的瞬息的事。
  
  

评论人:heicuo 评论日期:2011-12-15 22:14
  当我们把舒展开来的时空重新卷曲拢去,瞬息与恒久或是等价的。

评论人:浓玛 评论日期:2012-10-11 13:52
  瞬息与恒久,有时甚至是同一概念。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沙漠的语言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