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语言

沙漠的语言
LTLT56.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浓玛信箱:LTLT56@Hotmail.com

上一篇 下一篇
话语与语言
作者:浓玛 提交日期:2011-6-29 12:41:00 正常| 访问量:3925

  关于话语和语言,我始终相信着一种能量守衡的定律。它也许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定律。在一种话语没有节制的时候,会感到自己是模糊的、不安的。与一种语言疏远的时候,会感到自己是缺失的、虚弱的。好的表达,就象一种信仰。
  
  《话语与语言》,也是一篇文字的标题,以一种纯粹的自我状态开始写,写着写着,竟纷繁宏大起来。需要更多的气力。暂时放下。
  
  贴两个早已写下的短句,虽然很蹩足,作为一种时光的记忆,还是保存在此吧。
  
  有一些意思,也只有自己能够懂得。对那种没有泄漏的安静的纯粹的饱满的空间和状态的迷恋,已经形成了无比柔软又无比坚固的我。这是我自己,最喜欢自己之处。除此之外,也就是一些庸常、亲和、享乐的日子罢了,它们都在安好地消失。有些模糊的絮叨,回想起来,竟如一种不堪。幸好我强烈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幸好它们是短暂的。会铭记的东西,它们往往是无形的。有时候,内心会沉入大音希声这个词语,独自动容。
  
  
  《好的表达,就像信仰》
  
  浓玛
  
  有时,我被没有节制的话语拖进一种模糊
  拖进不安中
  它们划破我的脸
  让我开始厌恶自己
  一种狭窄的艰辛和疲惫冲击着我
  超过路途上所有的艰辛和疲惫
  我感到自己在一片一片地脱落
  
  我渴求清晰与辽阔
  哪怕它是旷野的烈风
  呼啸又疼痛
  
  我与语言被太多话语离间的时候,
  会感到自己是残缺的
  空虚的,弱小的、浅薄的、甚至愚蠢
  
  好的表达,就像信仰
  需要你供奉的
  你就得完全的供奉
  有目光在注视着
  就连你自己也无法蒙混过去
  
  好的表达,就像信仰
  供奉它的那些牺牲
  在寂静之夜逐一铺呈
  珍馐满案
  丰盈的香气氤氲而上
  云端在那些时刻
  浩荡降临
  时光就此被一种声音
  笼罩着
  飞了起来
  
  
  《本质》
  
  浓玛
  
  事物最终的灰色的本质
  有什么值得人如此在乎和靠近
  而我追寻的
  几乎只是本质边缘那些眩目的光影
  我总是被那些光影迷惑不能自拔
  就像一个总也看不到本质的盲人
  她的眼睛,会在本质的另一端
  刹那间明亮起来


#日志日期:2011-6-2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heicuo 评论日期:2011-12-15 21:03
  摘三段话来
  
  一、
  
  【在致力于穿越腐败语言的迷津,以寻找某种方式通往实在及其表达的恰切语言时,出现了某些不总让当代知识分子喜欢的规则。我的研究中,在方法上首要的、也许是最重要的规则,乃是回到孕生象征的经验。今天的语言象征根本不能视为真正的(bona fide)象征,因为腐败如此之深,每一个都值得怀疑。在这一努力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不得不探索古典哲人创立的哲学这一象征的含义,其含义必须根据文本来确定。所以,这一象征的含义在时间推移中发生的这类变化,必须通过把它们与原初含义联系起来看,小心地予以确定,因为,只有在这种比较研究的基础上,你才能判断含义的改变是有根有据(因为这种改变考虑到了实在的某些方面,它们并不包含在原初含义中),还是无根无据(因为,为了建构有缺陷的新概念,实在的要素被排除了)。 】
  
  ——摘自沃格林《自传性反思》,徐志跃译

评论人:heicuo 评论日期:2011-12-15 21:07
  二、
  
  【(一)迟复为歉。此段话揭示了沃格林哲学的一个重要特色,即“意识哲学”,但沃格林意义上的“意识”,其实是一种批判性的直觉,而不是现代经验主义哲学,因此他反对从我们“可见、可思、可触”的浅显经验去设定哲学的目标与范围,这也是为什么沃格林反复自称自己是“神秘主义的原因所在。
    
    (二)但值得注意的是,沃格林仍然认为,语言在这种“直觉哲学”中扮演重要角色,即“符号体验论”,而和灵知主义那种废弃语言,完全重视内心体验的路径不同,从这个意义上,我相信他对禅宗一定也会认为是某种意义的“灵知论”了。或许,沃格林仍在海德格尔的晚期哲学视野之内。】
  
  成庆对《沃格林——历史哲学家》(尤金.韦伯著,成庆译)中谈及克尔凯郭尔的一段话的解读。

评论人:heicuo 评论日期:2011-12-15 21:22
  三、
  
  【因为佩索阿一直专注于在诗歌中只写它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他的诗可以说是没有“光晕”的。诗歌的思想不在其产生的共鸣或者横向振动中,而在于文字上的准确性。他的诗不寻求引诱或者暗示。虽然其结构可能会很复杂,但他的诗以一种简明和紧凑的方式成为了自身的真理。所以,佩索阿的观点和柏拉图相反,后者认为书写永远是对他处的某个理想之物的模糊和不完美的回忆,他则认为书写就是思想本身,而不是别的什么。】
  
  摘自阿兰.巴迪乌《非美学手册》之<哲学任务——成为佩索阿所代表时代的人>

评论人:heicuo 评论日期:2011-12-16 10:50
  塞巴(Gregor Sebba): 【对沃格林来说,去看清一个问题并在其整个结构中来想的第一个思想家建立起体现新洞见的分析词汇。只要分析站得住脚,这词汇就依然是权威性的。因此需要回到一个口头象征系的第一次出现:源头处的水最清——这是他在1933年对我说明的】

评论人:ruirui626 评论日期:2012-5-3 23:25
  真喜欢浓玛的语言,“好的表达,就像信仰”,读到它的时候,觉得心里好舒服好舒服。语言像音乐一样美妙。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沙漠的语言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